手机那角落网

国安达匪夷所思资本运作套路:曾经主动喊停IPO排队 向儿子、妹夫转让股份

2018-07-12 那角落 >>挖贝网


文 | 挖贝网 王艳妮(微信:wyn1053454577)

请备注姓名+公司+职位

新三板挂牌公司国安达(835486)7月10日将上会,第二次IPO终于迎来大考机会。这对于国安达来说,这一切来得非常不容易。

2017年3月,排队约9个月有余的国安达突然终止IPO,在拿到《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申请终止审查通知书》后的第8天,公司却再次宣布重启IPO。

在第二次向证监会提交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辅导备案材料之前的大约2个月之内,公司实控人洪伟艺向儿子洪清泉、妹夫许燕青等人转让约10%股份。这种资本运作套路,真的是匪夷所思。

曾经主动喊停IPO排队 向儿子、妹夫转让股份

国安达对于IPO早有准备,是新三板比较少见的先进入上市辅导期后挂牌新三板的公司。资料显示,公司是2016年1月14日进入上市辅导期,2月才在挂牌新三板交易。

之后国安达的上市进行的十分顺利。2016年6月24日,公司领取了《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申请受理通知书》,正式进入排队程序。

2017年3月27日,国安达董事会意外审议通过《关于撤回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申请文件的议案》,并于2017年4月20日收到中国证监会下发的《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申请终止审查通知书》。

当时IPO环境非常好,过会率超过70%,主动喊停IPO非常少见,国安达此举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之外。国安达给出的理由是“鉴于公司为抓住行业发展契机、提升与拓展公司产品技术,拟通过收购企业或引入技术团队的方式引入新股东”。

冠冕堂皇的理由给出之后,国安达却在8天之后再启IPO。2017年4月28日,其再次向厦门监管局提交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辅导备案材料,接受招商证券的上市辅导;并于2017年6月28日再次领取了《中国证监会行政许可申请受理通知书》。

从终止IPO到再次提交IPO材料,时间不到70天,国安达可是没有闲着。

挖贝网查阅证监会对国安达出具的反馈意见了解到,前次首发申请撤销后,2017年5-6月国安达在股转系统发生多笔协议转让。

除实际控制人洪伟艺将部分股份转让给其100%控制的中安投资外,还包括:(1)2017年5月17日,正亦奇投资将持有的公司22.5万股股份转让给吴重茂。(2)2017年5月22日,洪伟艺分别将持有的公司17.3万股、30万股、10万股、10万股、10万股、10万股股份转让给极安咨询、许燕青、连剑生、常世伟、王正、李秀好。(3)2017年5月25日,洪伟艺分别将持有的公司30万股、20万股、20万股、20万股、10万股、10万股股份转让给朱贵阳、许燕青、李秀好、常世伟、连剑生、王正。(4)2017年6月1日,洪伟艺将持有的公司216万股股份转让给洪清泉。

一连串的股份转让是否存在“猫腻”,证监会直接要求其说明:(1)正亦奇投资的成立时间、注册资本、主营业务,股东、合伙人最近5年履历情况;正亦奇投资取得发行人股份的方式、价格公允性、资金来源及其合法性,正亦奇投资转让所持有的发行人全部22.5万股股份的原因,转让价格公允性;受让方吴重茂最近5年履历情况、资金来源,是否存在股份代持或其他特殊安排。(2)实际控制人洪伟艺转让股份给极安咨询、许燕青、连剑生、常世伟、王正、李秀好、朱贵阳、洪清泉的原因,转让价格是否公允,是否履行纳税义务;极安咨询的成立时间、注册资本、主营业务,股东、合伙人最近5年履历情况,许燕青、连剑生、常世伟、王正、李秀好、朱贵阳、洪清泉最近5年履历情况,受让方的资金来源,是否存在股份代持或其他特殊安排。

据挖贝网了解,上述承让方之一洪清泉系国安达实际控制人洪伟艺的儿子,许燕青系洪伟艺之妹妹之配偶。

资料显示,5月份转让之前,国安达实际控制人洪伟艺直接持有公司55%的股权,截止2017年6月底其持股比例为45%。

国安达实控人为了转让股份给“自家人”,不惜推翻公司进行1年多时间的IPO进程,重新来过?至于其中具体的缘由,不得而知。

现金流上蹿下跳

除了看不懂的资本运作,国安达的财务报表同样让人费神。

第一,2017年增收不增利。据挖贝新三板研究院资料显示,去年国安达实现营业收入1.9亿元,较上年同期1.7亿元同比上涨14%;同期净利润从2016年的4310万元上涨到4357万元,仅增加1%。

第二,现金流“上蹿下跳”像坐“过山车”。早在2015年,国安达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仅为172万元,不足当期净利润的1/10;到2016年其现金流激增,飞速上涨至5232万元。

对此,国安达的解释为“主要是2016年营业收入比去年收入大幅增加,同时2015年末的应收账款收回所致。”

到2017年,国安达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4%左右,而现金流却下降3.79%至5036万元,背离营业收入。对此收入上涨而现金流下降的原因,国安达未在2017年年度报告中说明。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挖贝网,经营性现金流表现大起大落,与净利润相关性较差,财务风险较大

第三,国安达近三年来应收账款高企,连续3年高于其净利润。2015年-2017年,其应收账款分别为6222万元、5671万元、5852万元,分别高于当期净利润2163万元、4311万元、4357万元金额4059万元、1360万元、1495万元。

重重疑点之下,国安达能否顺利通过7月10日的“大考”,我们拭目以待。





- END-

本文系「挖贝网」原创

微信ID:wabeiwang

转载请注明出处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