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新三板公司魂断互金录

2018-06-14 那角落 >>挖贝网

文 | 挖贝网 许芸(微信:tutuxiaolang

请备注姓名+公司+职位


越来越多的互金平台“爆雷”。


严监管下,互金行业“二八现象”凸显,强者更强,弱者被淘汰出局。


互金平台倒闭的“地雷”威力巨大,据挖贝网不完全统计,目前至少已有5家新三板公司因与出问题的互金平台“扯上关系”,前路未明。


要救赎新三板的钱宝网张小雷 带着他的新三板公司走了


2017年12月26日,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向南京市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坐实钱宝网崩盘传闻。钱宝网初步确定的涉案金额为300亿元,成为仅次于e租宝581.75亿元的非法集资案件。


张小雷和新三板颇有“渊源”,最初在新三板以“救赎者”形象登场,留下“狂人”形象。


2015年12月、2016年1月,弘祥隆(430112)、汇能科技(831843)、雅格股份(831748)、泡宝网(832983)4家新三板挂牌公司先后发布收购报告书,收购人都是张小雷。


张小雷曾对媒体表示,“我不仅要买4个壳,我还要买40个、400个、1000个壳。我要救赎整个新三板!


理想是丰满的,但现实比较“骨感”。张小雷最终只完成了对泡宝网、雅格股份的收购。对于收购汇能科技、弘祥隆失败的原因,张小雷曾对媒体表示是由于全国股转公司的介入


收购泡宝网没多久,张小雷就开始“抢”全国股转公司的“活儿”:在钱宝网平台发行25000个“钱宝份额”,并承诺将于2016年4月将其折换为泡宝网股票。据挖贝网了解,通过此种方式,钱宝网共向2071位自然人投资者募集资金约1.66亿元。


后来,在监管压力下,张小雷赎回了此前出售的全部“钱宝份额”


挖贝网注意到,从财务数据来看,同样是张小雷在新三板置办的壳,泡宝网、雅格股份却走上了截然不同的发展路径。


与张小雷控制下的其它公司关系不甚密切的雅格股份,在张小雷入主后经营情况每况愈下,业绩自2016年开始便处于下滑状态。截止6月13日,雅格股份2017年年报仍未能披露,存在被强制从新三板摘牌的风险。


泡宝网则因成立子公司冰穹网络,从事代运营钱宝app内的应用商店版块等业务,2016年业绩暴涨,营收1.4亿元,净利润3374.72万元。但好景不长,2017年上半年,泡宝网亏损1104.43万元,子公司冰穹网络的收入减少及来自关联方的收入减少是其中重要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冰穹网络与张小雷控制下的其他公司存在一定程度的同业竞争。意味着张小雷必须作出二选一的选择。2017年12月22日,泡宝网以“拟对经营业务及结构做出战略调整”为由正式从新三板摘牌,张小雷最终选择如何,相信答案已经很清楚了。


曾经说要救赎新三板的“狂人”,最后还是亲手把与自己关系最密切的挂牌公司从新三板带走了。


蛙宝网实控人孙文跑路拖累新三板星贝尔陷死局


钱宝网崩盘产生连锁反应。张小雷自首引发众多投资者恐慌,多个类似平台发生挤兑事件,蛙宝网为其中之一。


据挖贝网了解,蛙宝网与钱宝网模式类似,宣称用户可通过做游戏任务、签到等赚取高额收益,但是首先需要用户充值资金。张小雷自首消息曝出仅一天,即有蛙宝网用户反映平台存在回款问题。


蛙宝网实控人孙文与张小雷在资本运作方面有类似之处。2017年5月15日,新三板公司星贝尔(834575)发布收购报告书,孙文以现金772.67万元受让星贝尔50.83%股权,成为星贝尔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法定代表人。


此后,孙文对星贝尔董监高人员整体“换血”,并自2017年8月起进行资产置换,置入的资产沃购网络成为星贝尔唯一收入来源。据挖贝网了解,沃购网络主要运营WowMall购物平台,采用的是购物返利的模式,返还的积分只能用于继续在该平台继续购物。


随着张小雷自首引发的危机,自身难保的孙文所有努力付诸东流


2018年1月10日,星贝尔主办券商中银证券发布公告称,发现星贝尔实际控制人孙文及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无法正常联系,沃购网络被公安部门查封。


据中银证券6月7日发布的最新消息,目前其已与星贝尔董监高取得联系,但对查封一事一众董监高均表示不清楚。而星贝尔实际控制人孙文仍然无法正常联系。


从收购到失联,星贝尔在短短8个月时间里陷最大死局。


截止6月13日,星贝尔仍未发布2017年年报,恐难逃强制摘牌命运。


老公出事老婆背锅?厚藤文化被橙旗贷“连累”遭查封


互金平台,不管之前有多风光,一旦出事“爆雷”,必是天雷滚滚。


曾被视为优秀平台的橙旗贷,上线时风光无限,邀请到了我国国宝级老艺术家秦怡为其站台;马景涛还曾以公益形象大使的身份签约橙旗金融。


3月5日,新三板公司厚藤文化(836150)主办券商东方财富证券发公告称,发现厚藤文化办公场所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查封不能正常使用,公司业务人员基本离职,公司目前无法正常经营。通过多方走访,东方财富证券才知道厚藤文化被查封是受公司实际控制人张桂英的配偶陈志军案件的牵连。


公告称,陈志军出任法定代表人的橙旗金融(注:“橙旗贷”的运营主体)被查封,而陈志军自身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已被公安部门逮捕调查。因陈志军有一间办公室位于厚藤文化办公场所内,在查封该办公室时,公安部门一并将厚藤文化的办公场所也做了查封处理,并将包括办公电脑、财务资料等一并扣押。


受此事件影响,厚藤文化业务人员、董秘、财务总监等基本离职,剩“光杆司令”实际控制人张桂英。


不过,挖贝网注意到,媒体对于此事的报道却与公告内容出现相左的情况,争论的焦点在于厚藤文化是否真正“无辜”受牵连


媒体报道中,相关工作人员称:“橙旗总裁陈志军因被社会分子暴打几次之后,感觉生命受到了威胁,所以联系了警方‘自首’,实则是让警方把自己间接保护起来……”并称两家公司是一起的,厚藤文化并非受到旗橙贷连累被查封,而是靠厚藤文化新三板公司名声好招人,入职之后想升职就要拉资金。


挖贝网查询厚藤文化在新三板的公告了解到,张桂英并非公司创始人,而是在2016年5月底通过收购厚藤文化原控股股东上海杉兆实业有限公司股权,间接控制厚藤文化95%的权益,成为厚藤文化实际控制人。


目前,2017年年报未发的厚藤文化疑已陷入完全无人管的状态,3月以来,其公告全部由主办券商发布。预计,被强制从新三板摘牌同样是厚藤文化未来命运。


做了新三板恒略智汇4个月董事长 “巨如系”大佬胡立勇跑了


曾称旗下巨和资本7月将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巨如集团董事局主席胡立勇,跑了。


投资者对媒体爆料称,胡立勇已经失联,并且被上海公安局列为在逃人员,罪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


据挖贝网了解,胡立勇跑路的背后,是“巨如系”旗下多家互金平台疑似崩盘。


4月16日,巨如集团成员企业巨和资本向投资者发出《关于部分产品逾期兑付的补充公告》称,整改工作尚未完成,巨和宝(巨和资本旗下高端财富管理平台)此前公告延期兑付的多款产品再次延期30天,最早将于5月15日起开始分期兑付。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巨和宝之外,巨如集团下辖其余3家网络借贷平台巨如意、巨如众吧及币优铺也相继曝出了理财产品兑付逾期的消息。


业界流传出的署名为巨如集团董事局主席胡立勇的《致全体员工的一封公开信》中,其表示公司出现了资金困难的局面


从4月份开始,投资人在全国各地相继报警。5月17日之后,胡立勇再无消息。


对于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失联的消息,新三板公司恒略智汇(838527)稍显后知后觉。


5月25日,恒略智汇主办券商光大证券发布公告称,恒略智汇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胡立勇目前已与公司失联。


有意思的是,胡立勇失联的原因券商、恒略智汇方面疑似知道的并不多,券商公告和公司公告中均称,“根据相关媒体报道,胡立勇可能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在逃。”


此外,公告还称,恒略智汇部分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可能无法正常履行职责。公司目前的业务处于暂停状态,恢复时间视情况另行确定。


事实上,据挖贝网了解,胡立勇成为恒略智汇董事长的时间并不长。


2017年11月,恒略智汇持股20.48%的第二大股东王赟以330万元认购恒略智汇新发行股份成为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此后,恒略智汇董监高出现大变动。1月2日,恒略智汇董事会任命胡立勇为公司董事长并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


成为新三板公司董事长4个月后,胡立勇被发现失联。


挖贝网注意到,虽胡立勇并未直接持有恒略智汇股份,且公司2017年年报也已披露暂时没有强制摘牌风险,但公司似乎还是受到影响。6月13日,恒略智汇宣布2017年年度股东大会第4次延期,将在6月29日召开,而原定召开时间是5月7日。






- END-

本文系「挖贝网」原创

微信ID:wabeiwang

转载请注明出处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