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改教家将神的道置于教会之上

2016-10-19 那角落 >>微时代改革宗教会

改教家将神的道置于教会之上兰姆

  由这一点开始,我会指出改教家与罗马大公教会的主要分歧。在这每一点上,今天的福音派都与改教家站在同一阵线,反对罗马大公教会的神学。第一点分歧,是关于神的道与教会关系的看法。

  根据罗马大公教会的神学,耶稣基督带来了原来的启示,教会与新约便建立于其上,这就称为“传统”。最初它只以口传的形式出现于基督的讲道和教导之中。基督升天之后,它便保存在使徒的记忆之中,然后他们将这些传统教导教会。由于不同教会有不同的需要,使徒便开始写作。原本的传统因而分成两个主流:成文的传统或圣经,特别是指新约:和使徒见证的口传传统,他们将见证讲给众教会,习惯地称之“传统”。读者要注意,大写的传统,是指由基督而来的全部启示;小写的传统,是指在罗马大公教会之内,所保存的原始传统之口头版本。

  罗马大公教会保留了成文和不成文的传统。藉着神给予的恩典(特别是基督及圣灵的内住),教会能认出神的道。因此,它有恩典去决定那卷书是出于默示,并且可以定出新旧约的正典。事实上,教会是先于新约,它首先保存原来的传统,因此可以说,是教会将新约给予自己。(在此必须先声明,这里比较的是在改革时期的更正教与罗马大公教会的神学。罗马大公教会近期的改变,已消除了部分分歧,亦很大程度地修改了其他的分歧。)

  没有人会争论,在基督升天与第一份基督徒著作之间,教会是靠赖口传传统而生活:相信亦没有人会对教会在会议中确定新约正典感到怀疑(罗马在达玛苏为教宗时的格拉修谕令)。

  改教家会问:什么使教会得以产生?答案是,教会不能产生自己。产生教会的,一般来说,是神的道:特定的说,是福音。成文的正典只不过将先存的神的道统合而已。虽然在时间上它是晚于在五旬节诞生的教会,但在逻辑和权威上,正典是先于教会或在教会之上的。教会没有将神的道给予自己,它只能认出那些是神的道。罗马教会的立场很特别,它假定教会可以先于神的道存在,但是按照教会的定义,它只能凭藉先存之神的道而存在。如此,教会先于新约正典的形成而存在这讲法,对改教家来说并无重要的神学意义,若硬要赋予特殊的意义,便是本末倒置了。

  再者,是神的话滋润、喂养并支持教会。教会当然可以成为圣经的守护者,但是,控制着守护者的是圣经,而不是守护者控制着圣经。教会不是圣经的主人,但圣经却是教会的批判者:“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来4:12)

  红衣主教萨多雷托曾致函日内瓦,尝试劝服他们离开改教派,归回罗马大公教会。加尔文在他著名的《致萨多雷托答词》中,以他特有的才华如此反驳:教会是在神的道之下,而不是神的道在教会之下。结果萨多雷托对日内瓦教会的呼吁徒劳无功。

  (本文选自《洪流中的坚信》,邵樟平译,香港天道书楼出版。)

阅读原文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