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伯撒迦利亚之战:塞琉古帝国对犹太马卡比起义者的压倒性胜利

2019-04-13 那角落 >>冷炮历史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评论区话题丨你怎么看马卡比起义与古代的犹太人?



公元前164年的伯撒迦利亚战役,是一场典型的塞琉古帝国式军事胜利。由于此前的屡屡战败,塞琉古希腊人调动大军击败了犹太地区的马卡比起义者。此战也成为了后人了解马卡比王朝军事力量与塞琉古帝国军事改革的很好参照。


但胜利本身却并不能帮助帝国解决问题。随着其他方向的动乱爆发,塞琉古人的军队又必须匆匆撤走。劫后余生的马卡比起义者,也因此获得了继续发展壮大的机会。


文化冲突引发的叛乱

犹太祭祀阶层在当时已经分裂为两派


虽然犹太人在历史上更加亲近埃及方向的强权,但在波斯帝国与亚历山大帝国后,他们实际上已经习惯了在北非与西亚之间来回摇摆。因此,当塞琉古大王安条克三世占领圣地,耶路撒冷等地的犹太领袖便与之顺利的达成协议。犹太人将过去对托勒密埃及的尊奉,直接转到了叙利亚当局头上。


当安条克三世战死前线,塞琉古帝国内部发生了一系列宫廷政变。最终,曾经被送去罗马作为人质的米特拉达梯回国登基。为了表示对传统塞琉古王权的尊重,改名安条克,成为了历史上的安条克四世。随即,他以不触怒罗马共和国为前提,发兵攻打各处的国内外对手。靠着自己重新改革编组的新式军队,迅速击击败了已经趋于崩溃的托勒密埃及。只是因为罗马人的干涉,他不得不从尼罗河与塞浦路斯两地撤军。


面对罗马特使 安条克四世不得不从埃及撤军


当他还在埃及围攻亚历山大城时,位于后方的圣地却传来的暴动消息。一则关于他本人已经战死的消息,在耶路撒冷等地迅速传播。部分犹太祭祀阶层开始谋划叛乱,并四处袭击数量不多的塞琉古驻军。怒不可遏的安条克四世,把埃及前线的全部精锐都撤回以色列,将叛乱者狠狠的镇压一番。出于报复犹太祭祀阶层的需要,他闯入圣殿祭拜希腊主神宙斯,并强迫一些人以吃猪肉的方式来改变信仰。最后,他甚至将自己封神,要求犹太人都来朝拜自己。


很快,由于波斯人的叛乱和帕提亚人的再度入侵,安条克四世带兵去往东方作战。犹太祭祀阶层便顺势展开了规模更大的武装起义。尽管安条克的报复其实只针对几个叛乱城市,但在祭祀们的鼓动下,整个犹太地区都骚动起来。而叛乱者的主要目标之一,其实是那些在希腊化时代接受了希腊文化影响的犹太人。相比作为统治者的希腊人,传统底层祭祀更痛恨这些成功玩转希腊-犹太两种文化的本土新贵。


安条克的政策 激起了更大规模的反抗


帝国军队的难处

绰号铁锤的起义军领袖 马卡比


公元前167-164年之间,犹太起义者先后在4次规模不等的战役中,击败了赶来镇压他们的塞琉古军队。他们逐步扩大队伍规模,并以绰号“铁锤”的祭祀之子--马卡比为领袖人物。


但一系列军事胜利本身,并不能说明犹太军就真的具备了超越希腊人的军事水平。被他们打成“罪魁祸首”的安条克四世,从未率领精锐王室军队返回圣地作战。他的战略重心一直停留在东方的美索不达米亚、波西斯和埃兰等偏远省份。所以,仅仅有数位地方驻军指挥官和1位总督曾经与马卡比交战。他们麾下的部队也远远比不上大王本人才能调动的精锐。马卡比则一直避免同塞琉古人发生正面冲突,总是用频繁的袭扰和游记战术来消耗对方。他的控制区也仅仅局限于内陆,对沿海的港口无能为力。


帕提亚人攻占赫拉特后 牵扯了塞琉古人的主要精力


起初,塞琉古方面也没有太多兵力可以抽调去圣地。几位地方指挥官带着由动员民兵组成的部队,在陌生的土地上打的非常吃力。除了自己直属的地方骑兵部队,他们的步兵主要由轻装弓箭手和希腊化民兵构成。这些部队的日常任务就是维持治安和防御本省的要地,并不能适应频繁的高强度作战。这就给了马卡比起义者以不断引诱,再找机会突袭攻破的机会。


公元前164年,得到大量部队援助的科里-叙利亚总督利西阿斯,率领一支有20000步兵、5000骑兵和22头战象组成的新军南下。由于安条克四世仍然停留在东方前线,他的部队其实也不够精锐。不过,相比过去的民兵来说,他还是为自己增添了部分具装骑兵和来自希腊、加拉太等地的雇佣兵力量。因此,尽管犹太人继续以游击战形式伏击了部分塞琉古分队,但从未真正击败这支大军。耶路撒冷也就被利西阿斯的军队,团团围住。


利西阿斯的第一支军队由雇佣兵为主


真正为马卡比解围的安条克四世的去世。由于常年奔波在前线,这位自我封神的君主,最终病死在两河流域的巴比伦尼亚省。作为国王倚重的老臣,利西阿斯被任命为摄政王,负责辅佐年幼的安条克五世。但在都城安条克,传统的反罗马派开始推出了他们自己的首领菲利普。因此,利西阿斯立刻解除了对耶路撒冷的围困,向北赶回叙利亚应付内战。于是,一直到今天,犹太人都宣布他们击败塞琉古军队,收复了耶路撒冷。


在此后的1年里,利西阿斯和安条克五世都忙于保住王位。除了手里原本就有的军队外,他们还获得了从东方返回的王室大军支持。加上塞琉古四世曾经在罗马做过人质,所以整个集团都获得了罗马元老院的认可。因此,内外都不占优势的菲利普只能具有安条克一城。这个反对罗马的东方希腊化小集团,也就很快败下阵来。


正在袭击塞琉古具装骑兵的犹太起义者


重返战场

继位时年仅9岁的 安条克五世国王


公元前162年,利西阿斯大体上控制了叙利亚局势,却发现南方的马卡比势力又得到了壮大。后者不仅控制了大部分城市,还是开始成规模的组建正规军部队。一旦这个敌视自己的犹太政权稳定下来,那么就将成为托勒密埃及的北方屏障,瓦解塞琉古帝国在南方的统治。


于是,总督率领多达50000人的大军南下,重返自己来不及收拾的犹太战场。马卡比在得知希腊军队降临后,也从自己的控制区内集合了新编组的20000军队,准备同利西阿斯决一死战。


安条克四世留下的 罗马式军队


因为得到了王室军队的控制权,利西阿斯此次南下的主力就包括了塞琉古帝国内最精锐的银盾军团。这个部队称号最早来源于亚历山大在东征末期组建的精锐老兵分队。在塞琉古帝国建立后,银盾军团就成了国王直属的常备军力量,总数常年保持在万人左右。虽然在与罗马的战争中损失惨重,但又得到了安条克四世的重建。后者更是依据自己在罗马时的所见所学,将这支部队改造为罗马军团式的武装。所有士兵都尽可能的换装罗马武器,并根据职能分为5000纯罗马式步兵和5000保留马其顿方阵战术的传统步兵。


此外,利西阿斯也带着自己原先用于叙利亚作战的那支军队。不仅有来自克里特和本地的优秀弓箭手,还有来自小亚细亚内陆的加拉太雇佣兵。后者作为来自欧洲的凯尔特人后裔,一直保有不错的武力。其他部队则包括来自叙利亚殖民城市的民兵分队,以及来自小亚细亚沿海的希腊雇佣军。他们都是传统的盾矛部队,足以应付防御营地和补给线的需要。


塞琉古人银盾军 加拉太雇佣兵和骑射手


塞琉古的骑兵部队则包括了精锐的王室伙伴骑兵和地方骑兵,总数也在5000以上。包括不少来自加拉太、小亚细亚城市和东方的雇佣骑兵也随军南下。甚至还有武装最好的具装铁骑、中亚风格的骑射手和希腊人自己组建的弓骑兵分队。他们对缺乏马匹和骑兵传统的犹太人来说,是最为致命的压制性优势。至于30头战象,同样配备了厚重的护具与专属轻步兵护卫。


马卡比也因为多次对塞琉古军队的胜利,开始轻视起希腊对手。凭借对民兵的作战经验,他认定塞琉古军队虽然庞大,但士兵战斗力有限。所以,只要犹太人多加训练并保持高昂士气,就足以击退软弱的对手。于是,在利西阿斯离开的一年时间里,他也逐步将自己的起义军做了正规化处理。


塞琉古军队的地方骑兵 希腊化雇佣兵和加拉太骑手


通过长期的观察和学习,犹太人也编练了自己的希腊化军队,并使用缴获和仿制的希腊式武器装备自己。因此,马卡比军队不仅拥有了自己的马其顿方阵,也训练了自己的希腊式骑兵。但显然,犹太人的军事改革还是慢了塞琉古军队一拍。后者在实际上已经开始向更强的罗马学习,并依旧拥有战力超过起义者的高素质兵源。不少银盾成员已随着国王转战多地,属于经验丰富的老兵。其抗压能力与见识,都不是马卡比士兵所能比拟的。


最后,由于具有兵力优势,塞琉古军队也不再害怕自己顾此失彼。马卡比起义军惯用的诱敌深入、偷袭营地、半岛拦截和控制粮道等手法,在众多职业化部队面前纷纷失效。在不需要分担过多任务的前提下,被马卡比看不起的民兵和雇佣兵一样难以击败。


塞琉古战象分队 加拉太佣兵与地方民兵


正面决战

位于耶路撒冷附近的希腊要塞亚克拉


在此期间,部分希腊驻军还被围困在靠近耶路撒冷附近的小型要塞亚克拉。这座安条克四世当年建立的驻军基地,一直顽强抵抗着围攻自己的犹太士兵。马卡比在得知塞琉古军队正浩浩荡荡开向耶路撒冷后,主动调走了军队,到以北的一块高地上布阵。那里是希腊人从伯撒迦利亚北上的必经之路,双方的这次决战也因此得名。


在马卡比的指挥下,超过20000名犹太步兵组成了浩大的马其顿方阵。各类使用标枪、弓箭和投石的轻步兵,分散在方阵的前后左右。数量有限的骑兵,分布居于步兵阵线的两翼。其中右翼的骑兵在装备和战斗方面更好一些。这显然也是马卡比人受到传统马其顿方阵战术影响的结果。虽然他们一直希望抹除希腊化影响,但在各类技术层面都免不了被其同化。


伯撒迦利亚的战场位于耶路撒冷以南


利西阿斯虽然有50000人马,但大量的二等部队被分配到补给线和后方营地固守。真正参与作战的是30头战象、5000左右的各类骑兵和以银盾军团为主的10000多主力步兵。大量轻步兵被分配到最前线位置,后面是战象部队,其后才是分别按照罗马和马其顿战术编组的银盾军团。骑兵同样被分属两翼,并得到多余轻步兵的支持。根据传统马其顿战术原则,最好的骑兵居于全军的最右翼。


战斗首先在两军轻步兵之间拉开帷幕,塞琉古军队很快就获得了优势。不少雇佣兵都给自己装备了超过普通轻装标准的头盔、盾牌和其他护具,让其在混乱的远射武器交火中具有更强生命力。犹太轻步兵在被他们压制至于,又遭到了赶上来的大象冲击。从未有过与大量战象交手经验的他们,自然在恐惧感趋势下后撤。部署在他们后方的犹太步兵方阵,也因此受到了撼动。

塞琉古与马卡比军队的布阵


马卡比的弟弟霍兰,负责至于全军的步兵行动。为了鼓舞士气,告诉犹太人不要害怕大象,他选择主动冲入对方阵中。在用利刃猛刺一头塞琉古战象的腹部后,这位鲁莽的勇士也被摔倒的巨兽压死。但重整旗鼓的犹太士兵,还是集中攻击大象,并迫使象夫赶着大象后撤。


然而,随之赶上来的塞琉古方阵却没有受到太多影响。精锐的银盾士兵根据事先训练,让出了给大象通过的走道。等到战象全部返回身后,又熟练的用队形关闭了阵线上的漏洞。随即,他们使用罗马式长盾构成了坚不可摧的密集阵列,挺起长度减少到3米左右的长矛,压向犹太方阵。位于两侧的军团式步兵,也像罗马人一样掷出手里的重型标枪,扎入缺乏护具的犹太士兵阵中。至于退回步兵身后的大象,也成为了士兵发射箭矢的移动平台。


直面塞琉古精锐部队的犹太方阵


在步兵的两侧,塞琉古与马卡比的右翼骑兵,几乎同时杀向对方的左翼。包括大量具装骑兵与伙伴骑兵的塞琉古人,采用兵分两路的夹击手法、他们顺利击破了战力羸弱的马卡比骑兵,并顺势将对手逐出战场。犹太人的右翼骑兵也遭到了塞琉古左翼骑兵+轻步兵的阻击。被马卡比看不起的雇佣军,用娴熟的战术技巧,赶走了犹太人的军中精华。后者也不得不在希腊骑兵的追击下,转身逃跑。


此时,塞琉古步兵在中路的作战也几乎大获全胜。训练有素的方阵,将照猫画虎的犹太步兵顶向后方。两翼的军团则以中队为单位,贴身杀入已经被标枪削弱的密集队列。更有中队利用骑兵战胜的机会,直接从后方迂回到犹太步兵侧翼夹击。巨大的压力和心理落差,让犹太军队近乎崩溃。当部分塞琉古骑兵停止追击并开始完成包抄,先前还自信满满的马卡比人终于全部溃散。


击溃马卡比人的塞琉古骑兵


由于在伯撒迦利亚战役中的失败,耶路撒冷再次遭到塞琉古军队的包围。但在漫长的围攻战期间,叙利亚北部的局势又发生了变化。反罗马集团的领袖菲利普,重新在安条克城引起事端。安条克五世不得不将利西阿斯和大军召回。马卡比起义者也因此又逃过一劫。


此后,起义者再也没有遭到如此强大的塞琉古军队。他们一直坚持战斗到数十年后的安条克七世时代。但依旧是依靠外力而不是自己的实力获得成功。马卡比自己则在数年后一场战斗中,被另一支塞琉古军队杀死。


推荐阅读

决战帕尼翁:希腊化时代的戈兰高地争夺战


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加入冷炮的知识星球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