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无论何时,别让自己眼底的光芒暗淡

2018-08-08 那角落 >>三联生活周刊

越长大越发现,身边每一个人都在膜拜青春。20岁时怀念15岁,30岁时感慨20岁,为什么没有做得更多更好,为什么没有爱得更大胆?可逝去的时光,终是不再回头。


从去年开始,我看《明日之子》就是这种心情,那些饱满的青春气息里,充斥着年轻、冲动、意气用事……还有无限的可能,我满是羡慕,却不再拥有。他们在20岁左右的时候,就站上一个如此大的舞台,结识与自己志同道合的朋友和亦师亦友的领路人,这是何等的幸运。



今年看《明日之子》第二季时,羡慕已不再是重点。我看到更多的是,一个个青春的个体彼此碰撞所迸发出的能量,选手与选手之间、选手与星推官之间、赛道与赛道之间。


比赛越是紧张,越能激发出性格的方方面面。这些20岁上下的孩子们,用真挚与才华,彰显出了耀眼的光芒,似乎将人生的起伏都浓缩在一场场battle中。当比赛超越了对抗本身,再回过头来看每一位选手的演唱和创作,才能体会到其中最触动心弦的部分——音乐与人生的合二为一。


01

喧嚣之后,看看身旁的人


在8月3日刚刚结束的直播节目中,九大厂牌尘埃落定。吴青峰带领的盛世独秀赛道中的蔡维泽,一举拿下了全场MVP,这个冷冷的、酷酷的21岁男生,虽然言语不多,但从不掩盖自己的锋芒和内心对舞台的渴望。


他在台湾有一个乐队,自己做主唱,混迹在台北的live house之间。他坦言要带着自己的乐队寻找与主流音乐的结合点,走到主流视野中——在他看来这是独立乐团最好的出路,于是他来了《明日之子》第二季。


蔡维泽自带一座冰山,寡言、面无表情、看似不易接近。而同组的另一位原创歌手曾育茗则是与他反差最大的那一个,聒噪、活跃,说话有点无厘头,又有点不过大脑,但拿起吉他歌唱时,所有人都会忘掉他聒噪的样子,跟随他的词曲一起进入那个属于18岁的悲伤的世界。


蔡维泽和曾育茗是如此截然不同的两个人,但在音乐的创作中,谁又不是独一无二的呢?当知晓第五期分组对战的赛制规则时,盛世独秀赛道星推官吴青峰深知,对于创作者而言,每一个音乐原创者都有属有自己的“乐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与他人合作原创一首歌,是一件多么难以磨合的事,所以他把这个选择交给了命运。于是诞生了蔡维泽和曾育茗这组“一半是冰山,一半是火焰”的组合。


两人起初很难沟通,他们的世界看起来太格格不入了。但任务是死线,时间是催化剂,没有什么事比在接下来的比赛中拿出一首好歌更重要。他们面对彼此,尝试伸出心灵的触手,试着“尬聊”、试着用文字描写对方、当着对方的面给挚友亲朋打电话并介绍彼此……“一些写歌到天亮的晚上,经历了几顿很好吃的晚餐,经历了几条他不敢一人走硬要拉着我袖子的夜路......”蔡维泽说,“(我)等到一个与我个性大相径庭,却愿意对我敞开心房,也愿意等我敞开心房的人”。而那一首两人合作创作的主题是“爱”的歌曲,在舞台上唱红了多少人的眼睛。



星推官吴青峰在自己微博上的“推星笔记”中写道:“我觉得他们都因此让大家看到他们可爱并还未展现的一面:维泽冷面下的贴心,育茗聒噪下的顺和。他们真的在为彼此着想。”


仔细去听他们一起创作的那首《彼此》,并不是传统的对唱方式,更像是两个自我各自站在自己的角落,倾诉着对另一个自己的浓烈情感。每人演唱的部分拆分开来,各是一副好词,合在一起,又是另番滋味。这大概就是彼此,独立而融合,自成一体又心有灵犀。参透了相处的真谛,两人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写出如此情绪叠进、繁而不乱的词曲。


歌曲的最后,他们唱道:“我一直在陪你啊,喧嚣之后看看身旁”。人与人之间的际遇总是不可预知,特立独行的我们,也许只有真的放开心扉,才能发现,身边的无限可能。


或许这世界最好的生存法则就是,你加我,不只是你我,而是一个世界。


02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20岁左右的兄弟情最是珍贵。那是一种没有杂质的吸引力,纯粹、默契、热血。如果说蔡维泽与曾育茗的友情如深海一股暗涌,隐藏在平静的水面之下,那自封为“美颜三美”的斯外戈、尹清、郭震的兄弟情,则是张扬直白、不顾一切的。


斯外戈首次上场时,面对的正是“室友”郭震,他没有考虑如何与郭震决一胜负,而是坚信两个人都该在赛道内有一个晋级的席位。“那我就battle一个下来”,斯外戈毫不犹豫。共同晋级后,节目的花絮中充斥着这三个少年欢天喜地、似乎能感染一切的大笑。然而第四期郭震的淘汰,让斯外戈这个以逗比、搞怪著称的少年,第一次在屏幕前落下泪来。



在随后的第五期中,坐拥550万抖音粉丝、人气极高的斯外戈意外被淘汰。盛世美颜赛道星推官李宇春表示无比惋惜,她觉得斯外戈刚刚开始有起色,找到了未来努力的方向,在这一刻,希望却被浇灭,这太残忍了。听了她的话,斯外戈哭了。李宇春可能没有看到,在她背后,尹清也哭得泣不成声,甚至哭着冲下了舞台一把抱住自己的“兄弟”。那一刻,一个男人在镜头前这样痛哭,好像真的有些稚嫩、不成熟,可这正是20岁时的无畏与勇气,直白与真挚。一天后,斯外戈就被他的粉丝们推回了这个舞台,归来时,尹清依然在哭。离开时的哭泣,是不舍和惋惜,归来时的哭泣,是喜极而泣和真挚的思念。



斯外戈回来了,尹清却被淘汰了,在第六期竞争九大厂牌的直播中,在尹清20岁的生日当天。在直播的最后,斯外戈含着泪,在自己靠人气赢来的doki时刻,用60秒时间,为尹清送上了一首生日快乐歌,并呼吁粉丝在弹幕上把“生日快乐”刷起来。虽然我并不粉谁,但在那一刻,看到弹幕上齐刷刷的“生日快乐”,也不禁为之动容吧。


斯外戈曾经在采访中说自己没什么朋友,但我想他现在该不会这么说了,他在节目中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真挚友情。


正如李宇春所说:“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03

准备好最好的自己,

总有人能看到你的光芒


1990年出生的华晨宇是星推官中最年轻的,跟选手之间没什么距离感,一起打闹,一起玩乐,但当专注地做音乐时,华晨宇的职业精神和对音乐的执着,让他足以担起星推官这个重任。


他爱才,人尽皆知。当文兆杰第一次出现在盛世独秀赛道的初选时,他开口唱的第一个音,就让原本低着头的华晨宇瞬间抬起头,惊喜的表情印在脸上。这,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独特声音。


很多人都说文兆杰是“小华晨宇”,他们的唱法、声线都有些像,但华晨宇非常坚信一点——文兆杰就是文兆杰,他有自己的创作和自己独特的表达方式,这也是华晨宇青睐他的原因。


文兆杰来自广西北海,以羽毛球特长生的身份考入北京科技大学,爱音乐,玩乐队,写歌。他身上有很多95后的特质,有点社交恐惧,在人群中不那么自在甚至自我封闭,但一旦沉浸到自己的小世界中时,会爆发出无穷能量。


“夜在哪里/谁能告诉我/哪里有喧嚣/编织的若隐若现/这童话有多美/海里绽放着她/如果你能知道/把永远用来纪念。”文兆杰在自己的原创作品《呼吸》中这样写道。


但就是这首让华晨宇惊艳的作品,此前在音乐平台上曾备受质疑,有人说文兆杰的“声音怪异做作”,有人说“就好像舌头被烫了”。


吴青峰和华晨宇对他的全力争夺,让他第一次看到自己“会被认可”。当文兆杰爆冷被淘汰时,华晨宇哭着喊出“不公平”,让这个情绪淡淡不善言辞的男孩当台泪奔,而他更多的则是感谢这一份“被认可”。


文兆杰的音乐爆发出的无穷能量,感染了所有的星推官、选手和观众。文兆杰被淘汰后,其他选手跨赛道为他在微博上拉票,“全网拯救文兆杰”也轰轰烈烈地展开,在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上演了一个猛追1000多万票的逆转奇迹。他们为自己拉回了一个实力更强的对手,他们更愿意与强劲的对手同行。这是20岁的勇气与爱。这位“怪少年”在如今20岁的年轻人中显得格外令人瞩目,他的光芒不会因不善言辞而被遮掩。


另一位盛世魔音赛道的田燚,跟文兆杰有点像,他更害羞内向,在人群中更不知所措,曾经被人嘲笑声音像女孩,被人嘲笑胖。可谁又没被别人嘲笑过呢?青峰说他“唱出了灵魂”,花花说他“把所有人都唱安静了”。田燚的嗓音清澈通透,他像一个天真的孩子,又像一个世事洞明的旁观者。


在每一个人成长的道路上,那个坚信自我的自己既强大又渺小,他需要被理解被认可。我们需要独自奋斗的力量,但又渴望着有个引路人指点迷津,成长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但在发光之前,我们能做的只有准备好最好的自己。


04

在人生的起落中,

冲破迷茫的边境


在舞台上的离开与留下,对每一个年轻的选手来说,都是命运的转折点。它意味着有可能将会有一个未来的偶像诞生,也有可能还给一个做着“梦”的孩子以一个平凡的句点。但这也取决于每个人的心态,当你不认为这是句点的时候,一切都只是开始。谁的人生不是在输赢博弈中才变得更加精彩呢?


我本就很喜欢吴青峰,喜欢他的灵性、坦荡、温暖、真诚,也正因为如此,他是个泪点特别低的人。在三个赛道首次正面交锋的那一轮比赛中,盛世独秀赛道一点也不讨巧,一再被待定,直到最后一位选手许含光晋级。


每一个待定都让吴青峰离自己最终的防线更靠近一点,却也让他更强大一点。直到分组团战那一场,盛世独秀的选手无一例外,全员晋级。但另一边,盛世魔音赛道从全员晋级到全部待定、文兆杰淘汰,再到文兆杰24小时逆袭回归,第六期再次全员晋级。更戏剧性的是,斯外戈第四期待定被粉推回来,第五期再次淘汰被粉推回来,在经历了迷茫和与春春的沟通后,找到并坚定了人生的方向,第六期率先晋级。没有人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这大概就是比赛的残酷性,也是比赛的魅力。


在九大厂牌争夺战中,盛世独秀赛道曾育茗、许含光离开。许含光离开,有些出乎意料,他曾经是这个赛道的第一名,他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他是个诗人,笑起来可以温暖整个世界。


吴青峰从不吝啬对许含光的赞美,他很早就听过许含光的音乐,并且在微博上大加赞赏。在初选团员时,他也没有因为曾经相识,就刻意有所避讳,而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许含光,这种自信是来自对音乐的认知和判断。


就像他自己在微博中写道的:“许含光的作品我是熟悉的,然而这反而会让我对他提出更严苛的眼光,熟悉的歌要让人再次被打动其实不简单,但他做到了。《新年未老》在这几次练习中,他每一次都更好了,都战胜上一次的自己,我相信这是他克服了很多现实上的痛苦换来的。”


可许含光还是离开了这个舞台,很遗憾,很失落,很无可奈何。


这个夏天,在这个舞台上,我看到了有人冲破了自我的牢笼,有人遇见了更好的自己,有人坚定了什么,有人看清了什么,有人打破了什么。或者,有些迷茫还将伴随着少年们一路前行,但这个寻找出口的过程,想必已经带来了成长的加分。


人生何尝不是如此,有起有落,高低不平自我体验。舞台上这一切的化学反应,恰恰是年轻人前行中的重要动力,带领着每一个人冲破迷茫和孤独,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


没有人不迷茫,这是一种“年轻病”,却又不仅限于年轻人,你又何须顾虑太多?换个角度想,迷茫又有什么不好呢?它意味着你的未知性和无限的可能性,接受迷茫并找寻方向,或许是冲破迷茫更好的方法。无论何时,别放弃自己,别让自己眼底的光芒暗淡,爱和勇气是不变的真理。


作者:何毕

微信编辑/设计排版:莱莱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