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蒋介石一万字日记,详述“七七事变“如何变成“全面抗战” | 史料

2018-07-12 那角落 >>短史记

今天是“七七事变”81周年。


从“七七事变”爆发,到国民政府下定决心全面抗战,中间还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这一个月的时间,才是决定中日两国是否全面开战的关键。


我们可以简略复盘一下双方在这一个月里的博弈经过。


事变当天,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彼将乘我准备未完时,逼我屈服乎?抑将与宋哲元之为难乎?迫使华北独立乎?”显然,蒋并不认为日军此举旨在对华全面开战。


当时,驻华北日军总数不过6000余人,宋哲元之二十九军及地方保安部队的总兵力约在10万上下。这种力量对比,是蒋倾向于认为日军旨在制造第二个伪满洲国而非对华全面开战的一个重要原因。


作为回应,蒋决心显示中方的坚决立场,以强硬态度阻击日军的阴谋。7月13日,蒋通过电报向宋哲元交底:“中早已决心,运用全力抗战,宁为玉碎,毋为瓦全。”同时计划借机让中央军重返华北。


7月17日,蒋在“庐山谈话稿”中宣称:


“北平若可变成沈阳,南京又何尝不可变成北平!所以卢沟桥事变的推演,是关系中国国家整个的问题,此事能否结束,就是最后关头的境界。万一真到了无可避免的最后关头,我们当然只有牺牲,只有抗战;但我们的态度只是应战而不是求战,应战是应付最后关头,必不得已的办法。……我们希望和平,而不求苟安;准备应战,而决不求战。我们知道全国应战以后之局势,就只有牺牲到底,无丝毫侥幸求免之理。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


上述谈话,既是说给国人听,更是说给日本当局听。旨在告诫日本当局,若继续企图以卢沟桥事变来制造第二个伪满,则将触及中国的抗日底线,必将引起中国的武装抵抗。


当时,大多数国民政府高层政要,皆反对蒋公开发表“庐山谈话稿”。但蒋判断,发表该讲话,“决不致因此而引起战争”,相反,可以喝阻日本人,“我则以为转危为安,独在此举”。7月20日,蒋下令将“庐山谈话稿”公开发表。


简言之,基于“日方无意与中方全面开战”这样一个判断,蒋希望通过自己的强硬立场,来逼使日方退缩。


其实,中方当时并没有做好与日本全面开战的准备。蒋的强硬,实际上是一种冒险。当然,这种冒险是有情报支撑的——1936年,日本政府所拟定的《国防方针》,已决定将对苏作战列为首要之务;1937年4月,日本“四相会议”(外务相、大藏相、陆军相、海军相)又拟定了《对支实行策》及《北支指导方针》,决定不再挑战中国政府的尊严,不再在华北扩大冲突的层次,以缓和与国民政府的关系,进而利于对苏备战。


确如蒋介石所料,“卢沟桥事变”爆发时,日本军方与内阁,均于7月8日作出了“不扩大”的决定。但这种“不扩大”,乃是指将冲突控制在华北,而非控制冲突的升级。在日本的战略计划里,掌控华北的资源,始终是其对苏作战准备的关键一环。所以,在7月11日,内阁一面主张“不扩大”,一面同意了陆军省部要求派遣3个师团来华的要求。


首相近卫文麿也在当天发表公开谈话:为了敦促国民政府反省,“派遣关东军、日本朝鲜军以及从日本本土调派相当的兵力,目前已是不得已之事”。近卫文麿的判断是:只要日方表现出派兵的强硬姿态,按以往惯例,“中国方面会屈服”,那么事件就会在短期内获得解决,不会扩大为两国的全面战争。


对近卫文麿关于增兵华北的公开谈话,蒋介石的判断是:其目标仍在华北,而非对整个中国开战,增兵乃是为了逼迫中方屈服。作为回应,蒋遂发表了立场同样强硬的“庐山谈话稿”,希望以此喝阻日本对华北的野心。


让蒋意外的是,日军的增兵之举,丝毫未受“庐山谈话稿”的影响。


日方之所以无视蒋的“庐山谈话稿”,乃是因为其陆军内部,“扩大派”力量早已压过“不扩大派”,且“一击论”盛行。如军事课课长田中新一与作战课课长武藤章等,均主张趁机给国民政府一次沉痛打击,使其转变抗日态度,以“一击”彻底解决中日问题。武藤章的具体看法是:“中国是一个不可能统一的弱国,日本如能强势,中国必将屈服,如能使中国屈服,将华北纳入日本势力范围,可加强对苏联的作战体制,卢沟桥事变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契机。”


这种“日本如能强势,中国必将屈服”的判断,与首相近卫文麿高度一致,而与蒋介石“通过强硬立场逼使日方退缩”的策略高度冲突。


日本一心要压迫蒋屈服,蒋一心要逼退日本对华北的野心。互不退让的结果,是日本本土的7个师团及东北的3个师团,开始集中向华北出动。


大约在7月24日,鉴于大军压境,蒋介石终于不再坚持自己“决不致因此而引起战争”的判断,转而认为“日人已大举侵华,预料一星期内必有大问题来寻”,开始紧急备战。


28日,华北日军对中国军队发起全面攻击。29日,天津失陷,二十九军被迫撤离北平。同日,蒋部署联苏外交,并召开记者会,宣布:当前事态,已是中方“最后的关头”,全面的武装抵抗是唯一的选择,“局部解决的可能性已经完全没有了”。


8月4日,蒋在日记中写下了自己决心抗日的缘由:“平津既陷,人民荼毒至此,虽欲不战,亦不可得,否则,国内必起分崩之祸。与其国内分崩,不如抗倭作战。”


8月7日,蒋约集各派系军阀领袖,在南京召开国防联席会议,与会者一致赞同抗战,集体承诺:“今后军事、外交上各方之态度,均听从中央之指挥与处置。”全面抗战,遂正式爆发。


下文这1万余字的“蒋介石日记”,自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起,至8月7日国防联席会议决策主战终。这些无删减日记,当有助于我们更清晰地理解:七七事变,是如何一步步演变为全面抗战的。


图:1937年7月17日,蒋介石发表庐山谈话


蒋介石日记

(1937年7月7日~8月7日)


七月七日 星期三 气候晴


雪耻 处事不应以目的论上求理论,应在方法论上求实际。本日手拟建国训话,颇废心力,下午审问交易所案,与汪谈话。


预定 一、派铭三代理西安主任。二、升时昭瀛为参事。三、交易所案移归法院办理。四、七月九日令各地军长主祭阵亡公墓及慰劳伤兵。五、点验员必先以委长名义慰问伤病兵之稿慰。


注意 一、俄情报告。二、电何处长缓办。三、英倭交涉现无所闻,可怪。四、建国训练之要务甲、建国情势,国难与国耻。乙、先建国魂(主义)。丙、主义定义、方法、目的、原理与思想基础。丁、建国项目,国计与民生(四生)。戊、建国要件精神(四育) (生活经济)与物质。己、民生内容与原则。庚、实施方法,管教养卫与四生。辛、建国完成的具体要则(内心)智、信、仁、勇、无畏一诚、礼、义、廉、耻(形外〉—严—力行,实严,勤俭一恢复国魂,复兴文化,完成建国使命,三民主义。


七月八日 星期四 气候晴


雪耻 以事实来定解决问题的方法。


预定 一、令孙连仲、庞炳勋、高桂滋部动员。二、廿一与廿五师动员。三、抽调高射炮队。四、令长江沿岸戒严。


注意 一、倭寇在芦沟桥挑衅 甲、彼将乘我准备未完之时,使我屈服乎。二、与宋哲元为难乎,使华北独立化乎。三、决心应战,此其时乎。四、此时倭无与我开战之利。


上午特务工作会议,与亮畴部长商外交问题,拟讲演稿。得倭寇今晨在芦沟桥挑衅之报,下午会客,晚到海会。


七月九日 星期五 气候晴 温度 海会九十二度


雪耻 怠者以指染食,取喂入口,犹嫌其难,此其所以懒而畏惧,无事不难也。


预定 一、为中倭冲突案通令各省。二、社教与警察,戒争、戒阀、戒闲观而首重秩序。三、派谭伯羽为驻德检货代表。四、研究对俄交涉。五、英国借款条件之研究与其顾问聘期。六、问傅病。


注意 一、乘此次冲突之机,对倭可否进一步要求其撤退丰台之倭兵,或取消冀东伪组织。二、归宋负责解决。三、倭对宋有否进一步之要求。四、令宋乘机与倭折冲见面。五、积极运兵北进备战。


早起处理对华社战事,准备动员,不避战争。十时开学典礼,训话二小时不觉其疲,身体己复元矣。下午回牯岭,途中修改国难教育稿。闻中倭两军己撤开芦沟桥,而以右友三保安队接防了之云。


七月十日 星期六 气候晴


雪耻 静敬澹一。


预定 一、指导农工生产。二、禁烟与禁售私货之训话。三、建国运动之方式。四、教育要务在启发学者之天性,即助人爱人之德性,发挥其创造之本能,增进其自动之才智,养成其严守纪律之习惯。


注意 一、石友三之行动与倭寇之侵略。二、见李仲平。三、倭寇今又反攻芦沟桥,是其不达目的不止也。四、惟我已积极运兵北上备战,或可戢其野心,我军已开始北进,彼或于明日停战乎。


上午照例办公,手拟建国运动方式,看教育讲稿。下午点名、阅稿。


本周反省录

一、身体似痊而未愈也。

二、纱布交易所案,为财部职员不能究办,与内部意气争执令人厌烦,阴性之极端不宜参预政治,孔姨太露锋芒,受忌必甚。

三、倭寇于八日在芦沟桥挑衅,与我守军对战,其意在非夺取芦沟桥不休,至今犹未告段落,此为存亡关头,万不使失守也;动员六师北运增援,如我不有积极准备,示以决心,则不能和平解决也。

四、训练团第一期开学训话二次。

五、川康整军会议开成。

六、研究建国运动方案与教育讲演。


七月十一日 星期日 气候晴


雪耻 实的教育,行的教育。


预定 一、粤专员人选。二、邵鸿基调换。三、战争责任者。四、教育范围(时、地、人、事、物)。五、教育排除之点,官僚与特殊化。六、沈光汉来见。


注意 一、倭政府态度坚强,表示作战。故倭王由叶山避暑回东京,与近卫内阁上奏之类,以及准备两师开动与关东军入关等之形势。以余观之,皆为内虚中干之表示也。二、本日倭又反攻不已,是其非攻克芦沟桥不止之表现,然而其结果必暴露其失败无能之弱点而已。


上午研究倭态与芦战形势。正午访孔,下午研究建国运动方式,晋谒林主席。对上报告不能失时,对戚受辱,对倭作战,今日之中正实为众人之奴隶矣。任劳任怨,受苦受难可谓至矣。


七月十二日 星期一 气候晴


雪耻 建国运动要在国难中完成。


预定 一、电宋、秦,商中央部队集中地点。二、决定在永定河与沧保线持久战。三、倭寇计划威胁冀察当局屈服,完成其永定河以东为不驻兵区域,以及其防共协定。四、最大限度为其占领永定河以东地区,成立伪组织;然而平津责任,则应由倭寇担负,而且国际关系及各国权利所在,倭寇必不能单纯安全占领也。五、政院回京。


注意 一、非至万不得已,不宜宣战。二、明令宋、秦固守北平与永定河线。三、中央军集中保定。四、倭寇空军尚未出动。五、廿九军内部是否推张出任与倭妥协。


本日纪念周训话二小时,不甚觉倦,批阅倭寇关东军到津、内阁宣言,


七月十三日 星期二 气候晴


雪耻 惟精,惟一,允执厥中。政治情形与关系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欲求一事之澈底,非所能也,勉之。


动员全国政党与产业界宣言,拥护其阁议,表示其外强中干之态度,但势必扩大,不能避战矣。下午点名,与汪商谈时局。(以上昨日记事)


令日预定 一、抽高射炮到华北。二、运送子弹。三、派次辰(宸)为石家庄行营主任。四、派戈定远北上。五、发魏款。六、倭府宣言与同盟社电急星呈。


注意 一、对运兵进驻保定之宣言。二、对宋之授意。三、对倭之宣言 甲、维持冀察政委会现状与人事。乙、塘沽协议范图以外地区之驻兵不能受限制。丙、倭在平津一带驻兵地点及其行动应遵守辛丑条约。三、统制外汇。


上午以芦案扩大,故未赴海会,在枯岭行政会议,令各部回京办公。正午宴客。下午会客,点名。


七月十四日 星期三 气候晴 下午阴


雪耻 建国要在国难中实施,不可以倭患而中止建国工作也。


预定 一、旅行社苦力喧哗。二、令仿鲁来见。北上部队非有中央命令不得复员。三、问电话线路。四、令解张俊生来见。五、派立夫见苏使。


注意 一、对芦案,英美已有合作调解趋势。二、宋住津态度不定,可知其果为倭寇软化,受其欺乎。三、北进部队之行动,应立于进退自如之余地,如果宋完全屈服,则中央部队决不南调。四、如能办到芦桥仍驻正式陆军,不受限制,则胜矣。


上午手拟建国运动方案,虽在倭寇压迫加重之中,此心泰然,建国工作,进行不变,而且感觉兴味益浓,对倭寇有形无形间之恫吓,无所不用其极之手段,以我视之,皆不在意中也。下午访孔姨,会客。


七月十五日 星期四 气候晴


雪耻 致中和,天地位也,万物育也。


预定 一、发黄实款。二、召集太平洋会议之时间已到否。三、运送炮兵。四、民制防毒面具。五、不得埋没专家。六、派鲁部队。七、要击炮位置。八、问秦岛海关消息与组织。九、冀东保安队之运用。


注意 一、宋明轩为其个人计,亦无屈伏之理。二、宋如屈伏,则看其程度如何。三、倭寇第五师在秦岛集中,则其十二师亦必用于平津,而无在青岛进发部队,其仍为局部动作也。


本日批阅各方情报,亲审纱布交所案,会客宴会,访汪。审察局势,英、美对中、倭两国各别提出劝告,而不连合一致,减少力量。手拟对英覆文稿。接明轩电,有放弃天津之意,严令制止,岂其已允倭寇退出天津乎。可疑之至。


七月十六日 星期五 气候晴


雪耻 倭寇既备大战,则其权在倭王,若我宣言能感动彼倭,或可转危为安,是较之平时,权在下级与前哨者当易为力乎。其次芦案已经发动十日,而彼倭仍徘徊威胁,未敢正式开战,是其无意激战,志在不战而屈之一点,此其外强中干之暴露也。若果不能避免战争,则余之宣言发亦无害,故发表为有利也。


预定 一、拟宣言稿。二、令沈光汉来见。三、外交报告。


注意 一、宣言对倭寇影响为利为害,应再研究。二、倭志在威胁冀宋不战而屈,不惟无关战之决心,而且局部之战争似亦有所顾忌也。三、借英机。


上午在庐山图书馆开谈话会。正午宴客。下午会客,仿鲁北上。为收编共军事愤怒甚盛,但能忍也,故犹未发耳。


七月十七日 星期六 气候晴


雪耻 倭寇使用不战而屈之惯技,暴露无余,我必以战而不屈之决心待之,或可制彼凶暴,消弭战祸乎。


预定 一、约赴俄考察人员谈话。二、约周、秦等谈话。三、约宴马演(寅)初、陶希圣谈话。五、改告国民书为谈话式。四、研究倭提备忘录之覆文,与对倭提何梅谅解事件抗议之答复方式。


注意 一、告国民书发表后之影响,是否因此引起战争,决不致此,我表示决心之文书,似已到时间,此中关键非常心所能知也。人以为危,而我以为安,更应使倭寇明知我最后立场,乃可戢其野心也。


本日谈话会发表讲演决心,下午修正建国运动方式完。


本周反省录

一、近来常能忍人之所不能忍者,不下三、四次之多,自觉亦能忍也。然而心胸虽苦,但事后回甘也。

二、倭寇调关东军入关,威胁冀察脱离中央,以图其扩张伪组织之野心,余即派中央军入河北到保定,不惟打击其目前之野心,而且打破其何梅协议也。

三、倭寇屡攻芦沟桥不克,可以制敌野心。

四、倭王回东京,作成战时严重未有之形势,余令行政院回京办公以应之,示我政府不在意也。

五、对倭之政略与战略一贯实行,自信甚深。

六、拟定建国运动方案,在此倭寇威胁之时完成,益觉此心神较前进德不是少矣。

七、倭驻津司令田代死亡,此实为阴狠之敌将,竟为其部下不听命而逼死矣。


下周预定表

一、发表为芦案告国民书,或改为谈话式。

二、决定共部解决办法。

三、对芦案应积极准备。

四、准备回京主持一切。

五、对倭不战而屈之战略,应注重还击与反攻时机,不可太早,亦不可太迟。

六、运用各国外交,使英美联名出任调解。

七、战费之筹备。

八、核定战斗序列。

九、国防会议日期,对鲁、晋、桂、川之协商。

十、桂币之维持。

十一、川桂出兵问题之商榷。


七月十八日 星期日 气候晴


雪耻 紧急时,更须宽缓,此治国平乱与对敌惟一之道也。


预定 一、属布雷改正宣言方式。二、查庞部何日到沧州。三、倭寇检查津邮,强占招商码头。四、倭机飞平汉路,射击我列车。


注意 一、倭武官间接表示求见商谈,其用意何在。二、对倭备忘录,我主张仍由中央交涉;如就地解决,亦必经中央之许可,以为缓和余地。三、对沈等保释。四、对共党态度。


上午到海会暑训团行毕业典礼,在赤暑之下主讲二小时之久,不觉甚倦,可知身体复元矣。午宴聚餐训话后,即回牯岭,商谈对倭交涉与宣言稿。


七月十九日 星期一 气候上晴下阴


雪耻 听静夜之钟声,唤醒梦中之梦。观澄潭之月影,窥见身外之身。


预定 一、见辞修与天翼。二、问高部已到何地。三、史顾问回京。四、征求各省长官意见。五、于部到鲁接防,电问向方。六、电冀鲁,定明日回京。


注意 一、应战宣言既发,再不作倭寇回旋之想,一意应战矣。二、对沈等之处置,宜早解决。三、对共党之收编应即解决。四、对冀宋与鲁、韩之安慰与奖勉。五、战斗序列之核发。


本日心苦而身乐。闻喜多对敬之谈话与高宗武之报告后,决定发表告国民书,人人为危,阻不欲发,而我以为转危为安,独在此举。但此意既定,无论安危成败,在所不计。惟此为对倭最后之方剂耳。惟妻独赞成吾意也。决定明日回京。


七月二十日 星期二 气候晴 正午大雨


雪耻 水心云影闲相照,林下泉声静自来。


上午除照常工作外,往别林、汪,宴客。下午三时由牯岭下山,五时由九江飞南京,七时前到京。


预定 一、电孔回国。二、令可亭来见。三、令各国大使来见。四、军训教官归校长指挥,并应特别训练常识。五、蒙王封号。六、财政与战费之筹备。


本日倭寇仍对芦沟桥不断炮击。


注意 一、财政金融之筹备。二、共党问题。三、沈案了结。四、宋、冯心理与态度。五、倭寇之弱点 甲、对何梅协定不敢速提。乙、志在华北局部,而不敢扩大。丙、战事最多限于局部。丁、空军尚不敢正式使用。戊、对余宣布之讲演是否即下哀的美敦书,或进一步之强逼,当视其令明两日之态度,可以全明矣。本日倭在芦沟桥等处不时炮击进攻,仍不为动,则明日乃可无事乎。


七月二十一日 星期三 气候晴


雪耻 宁静致远,沧泊明志。


倭寇虚实与和战真相,可于今日表现,如过今日尚无最后通蝶或坚强动作,则我国精神战胜者十之八,而形式胜利尚在其次也。然而此次集中一点作最后之反攻,危则危矣,此乃攻心之道,运用在乎一心也。


预定 一、军事会报。二、会各部长。三、派建(健)群赴平。四、彻查假充征兵之雇主。五、痛斥市府。六、字林西报之中央电稿。七、广播电台之整顿。


注意 一、倭间接要求我对近卫之宣言响应,与间接表示与宋交涉范围不出于我最低立场之四条,其弱点益露矣。二、对英使说话太直,无论如何知交,对外交立场应留有旋转余地,不可自行束缚也。


本日除例行公事外,对财政金融与外交皆有准备。见敬之致梅津之函件,愤恨又不能自制,何愚劣益此,于此痛心之至。


七月二十二日 星期四 气候晴 温度九十五度


雪耻 和平应植基于正义之上。


(要言)应钦愚劣私陋,毋使预闻政治,否则害国误国,必此人也。


预定 一、壮丁动员演习。二、倭寇军用密本之研究。三、粮服统一机关与议决,令实业部设计呈报。四、见刘为章、健群。五、沪市长问题。六、发战费。七、谈话会改期。


注意 一、宋覆电之请示用意。二、应停止军运。三、芦案了结乎,当非如此之易。四、中央军撤兵时机,必待倭寇同时举行。五、何梅谅解事项抄交英使。六、德、意态度不良益露矣。


上午会客,批阅,闻芦沟桥卅八师撤退,而未知宋与倭交涉之内容究为如何,不胜惶虑。阅何致梅函稿而更愤激,何愚劣至此,诚贱种也。下午军事会报,研究战事、财政,批准发行国库券。


七月二十三日 星期五 气候晴


雪耻 玩强敌倭寇于股掌之上,使之进退维谷。芦事以不涉及政治条件为限

度。


预定 一、发刘为章川资。二、川、桂出兵问题。三、派林蔚到石家庄部署。四、见谷季(纪)常等。五、焦晋与焦洛铁道之速修。六、李维果、仲武来见。


注意 一、倭阁近卫属秋山派宫崎来接洽,而且要求极密,果为何事。二、明轩只报告十一日与倭方所协商之三条,而对十九日所订细则尚讳莫如深,似不加深究为宜,使其能负责也。三、从速完成沧石防线。四、倭寇已悟中央部队既入河北,对彼华北独立阴谋己受重大打击,不能达成其目的矣。


上午会商对宋覆电办法,批阅。下午批示空军作战计划,处理一切。


七月二十四日 星期六 气候晴


雪耻 余妻筹备空军,协力谋国之尽诚,世无其匹也。


预定 一、派军校大队长以上人员受暑训。二、见张冲商共部收编事。三、赵师仍由平汉车运为宜。四、川军何时可出,及其人数几何。


注意 一、倭寇今夜以前之求战,较前更急,而今夜则忽求和,彼或知余已同意于宋哲元之三条件所致乎?可知外交与军事皆瞬息万变,不可执一而终,但不能不有一定目标耳。二、在和战未决之前,对倭要着,须使国际空气笼罩,使彼有所顾忌,不得不从速撤兵耳。三、以后当注重撤兵与交涉问题。


本日运用军事与外交费尽心力,而倭寇之形势险恶,亦于昨、令两日为甚,以彼恐我反对宋哲元所订条件与不肯撤兵耳。下午会英使,派林蔚赴石家庄主持。


本周反省录

一、在炎日之下露天演讲二小时,不觉疲乏,是身体确已复元,不禁为党国自庆也。

二、此次芦案开始之初,如无派兵北上之决心,或派而不速,则今日政府地位不仅进退失措,而且内外挟攻,不知乱至如何境地矣。

三、倭寇入冀部队进退已失其自由,全为我所制矣。

四、中央军进入河北,倭寇至今始悟其华北独立之阴谋已为我打破,而其大陆政策亦大遭阻碍矣。故此次派兵入冀战略之利在其次,对倭政略战胜之利,无人能知者也。

五、共部编组交涉已告一段落。

六、倭阁见余谈话后,开紧急阁议二次,皆不能决策。以后无论其和战,精神战胜已属于我矣。


下周预定表

一、对倭交涉之研究 甲、要求我撤退冀军。乙、要求解决伪满问题。丙、要求防俄问题。

二、对倭交涉之运用。

三、对英、美之运用。

四、督促共军之编组。

五、解决沈案。

六、对各省主管征求意见。

七、沧石保区之工事实施。

八、第一期动员部队集中完毕。

九、对桂、对鲁、对晋之运用。

十、沧石保区之工事材料速定速运。

十、倭派密使来谈之运用,如能和缓时间,使有利于我,即不为敌用而能用敌,则几矣。


七月二十五日 星期日 气候晴


雪耻 倭寇与我以进兵冀察之机,使我对国防工事能逐步推进,一如我自定之计画也者,岂非不忘不助之效乎。然而危险犹在后也。


预定 一、发沧石线材料。二、促成沧保线工事。三、会鹰屋。四、催德国定货车辆。五、炮促限期完成。六、乍得货所到未用之件。七、见孙院长。


注意 一、闻英、美要求倭外部对华北不扩大之保证,故倭态忽变缓和。二、使倭寇预定要提条件而不敢提出,能消患于无形,尚有运用时间也。三、视未来严重之时局,危险甚于一切之意,使英、美、法、俄共晓之。


本日批阅,闻西园寺派定其孙探我对于解决满州之意向,乃知近卫派宫崎来华亦必此意也,可鄙之至。下午见美使,详告其东亚已入最险关头,属其政府作转危为安之计。


七月二十六日 星期一 气候晴


雪耻 遭必不能免之战祸,当一意作战,勿再作避战之想矣。


预定 一、编组共部, 二、解决沈案。三、速定各地防空时刻。四、疏散物品。五、下令各处赶筑工事。六、各部动员与迁移演习。七、各地壮丁召集演习。八、粮服管理机关与人选。


注意 一、倭派西园寺之孙来华刺探我意态,而令宫崎折回不来,其果为有意设计缓兵乎。二、倭之军权全在前方少年军官之手,其政府无力制止,虽欲不战而不可得也。三、倭政府无力统军,其国内多不满于少壮派之横行,而且嫌恶战争,若我能持久,则倭必不能久持也。而其国内经济之崩溃犹在其次乎。


自昨夜起至今晨九时, 倭向廊房(坊)卅八师攻击,今申又在北平广安门对战。倭必欲根本解决冀察与宋哲元,而宋始终不悟,犹以为可对倭退让苟安,而反对中央怨恨,要求中央入冀部队撤退,可痛也乎。


七月二十七日 星期二 气候晴


雪耻 倭寇既正攻北平,则大战再不能免,预料北平必能固守,则战时当可着着进行,我仍立于主动也。


预定 一、对共部之研究,编而后出乎,不编而令其自出乎。二、派徐、熊赴保定。三、问沧保线工事材料。四、保定、石庄之防空布置。五、石庄、彰德、新乡三机场应速修成。六、防毒面具之调查。


注意 一、万一北平被陷,则战与和以及不战不和(应战) ,与一面交涉一面抗战之国策,须郑重考虑。二、对民众内部之态度,预备应战与决战之责任,愿由一身负之。三、国策审议会与国防会议之召期。今日见各国大使已完。本日北平城外四郊皆发生战争,宋哲元至此始着急,平时不信余言,以为一意与敌敷衍即可苟安,故不敢构筑工事,惟恐见疑于敌也。廿五日以前,敌人对北平包围之势早成,而彼犹燕雀处堂为安,要求入冀中央军之撤退也,可痛也乎。


七月二十八日 星期三 气候晴


雪耻 倭寇进攻北平,虽廊房(坊)与丰台为我廿九军袭击恢复,然而北平近郊毫无工事布置,南苑失陷,副军长阵亡,部队溃退,将士未经爆炸与炮声之习闻,乃即心怯胆寒。宋军长六时离平赴保。北平城于夜十一时完全退出。闻张自忠代理冀察绥靖主任之说,未知其内容究如何也。政府应照既定决心,如北平失陷,则宣言自卫与对倭不能片面尽条约之义务矣。


预定 一、调朱怀冰师到绥东。二、令康泽来谈。三、共部参长人选。四、粤港路接轨。五、调马部。六、购英、法飞机。


本日处理军务。人人闻廊房(坊)丰台恢复之报,其喜若狂;余甚念北平汉奸作祟与布置全无为虑,故今日心神不安异甚。


七月二十九日 星期四 气候晴


雪耻 即凡天下之物,莫不因其已知之理而益穷之,以究至乎其极。


预定 一、战时体系之组织。二、百里先生来见。三、开学展期。四、平津便衣队之组织。


注意 一、宋哲元电请派张自忠、为翼察委会代理委长,是其对倭之诱引尚未觉悟,哀莫大于心死,可悲孰甚。二、倭寇欲以占领平津求告一段落,其弱点益露矣。三、汤部从速集结待命。四、共部之编组。五、发表对时局意见。


晨起阅电,知北平电话于三时起无人接话,乃知宋部全撤,北平不保,痛悲无已。然此为预料所及,故昨日己预备北平失陷后之处置,不足惊异也。上下午皆开会讨论军事、外交、内政之方针。闻天津城至傍晚犹在激战中,倭委寇对城中轰炸甚惨。


七月三十日 星期五 气候晴


雪耻 试看暴日究能横行到几时。


预定 一、机场防御部队。二、武胜关一带北正面工事。三、温台海防工事。四、与傅商出击意见。五、电徐对河北地方组织。六、政训处宣传战地与组织。七、行营组织。八、倭文宣传。九、东北骑兵师之派定。十、战斗序列之复位。十一、东北骑兵路线。十二、各省准备补充兵。十三、壮丁演习规定。十四、烧杀策略。十五、战时内阁。十六、三期暑训停办。


注意 一、察省布置。二、冀察政治。三、英态突变。四、倭以我谈话为对内作用,故不以为意。五、俄必与倭先谈妥协。


上午批阅,会客,与天翼讨论时局。下午会客,手条约数千言。长辛店廿九军昨夜退完,倭机今炸保定。


七月三十一日 星期六 气候晴 温度百度


雪耻 余得享余手造之收成,天之所以赐余者,何独厚耶,能不勉与。


预定 一、令冀、鲁、豫、苏各省民间限期掘成各乡村之外壕,使之连成一线。二、战车抵御炮应速分拨于前线分配表查报。三、高射炮同上。四、问当时南苑工事情形。五、察刘归阎指挥。六、编制各种战术。七、腰击炮位促成。八、航委会发表对平津战争谈话。


注意 一、民间防空。二、冀省民众训练令张荫梧负责。三、政训处设战时常委会。


本日会客,对外交战务筹划实施,几无暇喜。妻对空军筹备尤苦,吾人若不任劳怨,则何人能任也。晚傍访汪谈外交。


本周反省录

一、检阅廿四年七月旧卷,当中央军由北平撤退时, 一若第二伪满在华北出现,或华北独立必无可免者,而今日则中央军仍有回驻河北不顾倭寇之一日,其间进退倭劣之势,相差果为何如,若再加我二年之时间,岂不能恢复当年之原状,若有十年时间,不惟东北全复,而台湾与朝鲜亦将恢复甲午以前之旧观,扶持朝鲜独立,由我而成乎。

二、七月廿九日北平失陷,卅日天津失陷,烧杀惨状不忍闭睹。倭寇凶横,看你究能到几时。

三、本周倭寇尚未向沧保线进攻,我军集中计划与工事程度皆已成就七成矣。


本月反省录

一、倭寇随手而得平津,殊出意料之外,但其今日得之也易,安知他日失之也亦非易乎,此或夫之冥冥者,果有其意也。

二、对倭外交始终强硬,其间不思运用,如当时密允宋哲元准倭筑津石路,则至少可由一年时间之展缓,准备亦较完密。此则余对外交失策,一惟舆论是从,而疏于远虑、自乱大谋之过也。政治与外交家应指导舆论,而勿为舆论所误也,戒之。

三、倭要求我共同防俄,承认满伪与华北特殊化,若与俄先订互不侵犯约,则可先打破其第一迷梦,不再要求。盖允其共同防俄以后,不仅华北为其统制,即全国亦成伪满第二矣,故联俄虽或促成倭怒,最多华北被其侵占,而无损于国格,况亦未必能为其全占也。两害相权取其轻,吾于此决之矣。

四、倭寇果强占平津,则其政略与战略皆已陷入绝境,此诚最后之时机,若其不至于此,则余乃无机可乘也。


八月一日 星期日 气候晴


雪耻 今日得圣灵指示, 「以赛亚」书六十二章第七节。


预定 一、刘集团军交通通信网之组织。二、电龙来京。三、战车防炮速运石庄与保定。四、十三师调西安。五、驻清江之孙部,令开保定。六、电子文为鲁银事。


注意 一、宣战时间与作用,以对内关系不可不注重。二、鲁韩态度之骄矜藐视无睹,仍令人疑惧,惟愿上帝佑我中华,抗倭时期内不发生叛变而已。三、苏俄允接济无(武)器,但以订不侵犯条约为交换条件,余斥驳之,俄之外交狡诈无比也。


本日拟稿通令几无暇晷,批阅,会客,见韩复榘、俄大使。


八月二日 星期一 气候晴 下午七时地震


雪耻 骄矜渐萌,慌忙亦现,戒之,勉之。


预定 一、约程等与汪吃饭。二、战斗序列改正。三、派机至大同。四、发表高桂滋军名。五、徐海工事与德州工事。六、海州舢板搜集。七、战时官长勿挂背带。八、唐克车北运?九、防御炮西营暂时在石家庄接待命。十、炮七团应在高阳。十一、阵线突破时之预备法与炸毁后之修补。十二、各师联络参谋。


注意 一、察哈尔应先占张北为要着。二、对法外交。三、防苏联先与我订不侵犯条约,藉此威胁倭寇,要求与倭委亦订不侵犯约,以为固守中立之计乎。


本日飞海会,行暑训第二期开学典l礼,训话三次。晚飞回京,伯川到京面商大计。


八月三日 星期二 气候大风雨


雪耻 结束今日之事,勿为明日之虑。令吴克仁来见。


预定 一、战车营出动准备。二、新重炮营动员。三、化学学兵营出动。四、共部九日出动。五、见程、胡、蒋、熊等。六、第二师北运。七、物产统制机关。八、国策审议会人选。九、令逐察省倭侨。十、电傅攻张北意见。十一、令汤留一师驻万全。十二、空军训练。十三、告「讨倭」全军文誓师词。十四、见沈等。十五、架桥纵列。


注意 一、留何在京,何如。二、自之用法。三、岳军意见。四、倭寇攻察乎,其攻察之成分为多,攻南较少也。


本日手拟令稿,处理大、小事件约三千余言,除妻之外,无一人能为余代负一分责,代用一分心。政府高级文武众多如此,其能为作战努力、视公如私、视国如家,殊不多见,敬之尤为怯愚也。前方处理至今渐备,心神亦略安矣。正午与阎谈话,晚往访。


八月四日 星期三 气候大风雨


雪耻 军事能代研究者辞修也,外交能代谋略者岳军也。


预定 一、倭寇弱点之研究。二、打破一切困难。三、侦查平津新机场,与秦接洽,令戴注重。四、问每日侦察结果。五、堵塞吴淞口。六、访阎、白。七、发苏君款。八、甘新交通路。九、大同速派机队。十、石庄、太原之汉奸防制。十一、首都防空之负责统一机关,与防空演习日期。十二、城防执行部准备之报告。十三、查路运。十四、约汪。


注意 一、倭寇内多矛盾,外成孤立,暴行丑态毕露无遗。二、应先取攻势之利害。三、空军应分南北,对陆、对海两部分。


本日手拟告诫空军作战文约千余言,令稿数十通,会客。自健生到京,团结可喜,其形态皆已改正矣。


八月五日 星期四 气候晴


雪耻 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


预定 一、约汪、熊、刘斐、白、陈谈话。二、电汤、鹿甲、攻张北。乙、炸青龙桥。三、电次辰(宸)沧保线继续完成,与兵力部署。四、公路桥梁材料。五、百里、太蕤职务。六、空军侦察回程路线。七、开全会。


注意 一、川樾(越)南来交涉之方针,应不拒绝。二、内部情形。三、民众组织与经济组织。四、大本营与大元帅之职权。五、对俄外交。六、属阎运用北方任务。


本日手拟令稿数千言,审查空军计划与准备。军政干部多无常识,居正至此尚以争权夺利为事,此种老党员可痛也。会报检讨作战准备。


八月六日 星期五 气候晴 下午雷雨


雪耻 移风易俗之要端,在兴学教廉,注重常识。


预定 一、经扶留保。二、国际宣传之组织。三、派立夫赴沪。四、派宗武赴沪。五、电廷黻与庸兄。五、毒瓦斯带去。六、首都及各地国防工事,从速伪装,江阴尤要。七、电汤。八、运石。


注意 一、健生愿任参长之意。二、立夫、公博任部长。三、倭提不侵犯条约,对外蒙问题与不宣共产问题,应特注重。四、怀来经涿州至满城,交通接应即筹办。五、对川樾(越)之运用。


本日军事处置渐完,乃侧重政治与外交之运用,余暇虽少,然比昨日以前则舒矣。约阎、汪、白、胡等来谈。


八月七日 星期六


雪耻 张居正愿以身为草荐,任人寝处其上、溲溺其上,其意只要为国牺牲,不顾一切也。此余今日之处境乎。所用者徒知怪怨主帅,而不愿出一分力、负一分责,以尽其天职,此其国难所以致此也。


预定 一、组织与人选。二、国际饭店程南如。三、卅六师调南京。四、第二师调保定。五、阵线以据点为主,多事伪装,使敌误认目标,故阵地线内散兵宜少,其线之前后据点应多筑固守。六、置重伪装。七、汤军多积粮秣。


注意 一、敌放弃汉口,是其对长江有避免作战之意乎。二、察省防务。三、汉口有石可用。


上午国防会议,批阅。下午会客。晚国防党政联席会议,午夜始散,决定主战。


(完)


图:“卢沟桥事变”日军阵地“一文字山”


非日记部分文字参考资料:杨奎松,《七七事变后蒋介石的和战抉择》,收录于《纪念七七事变爆发70周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波多野澄雄,《日中戦争と太平洋戦争》,收录于《中日共同历史研究报告》(近代史卷),P268-271。黄自进:《蒋介石与日本:一部近代中日关系史的缩影》,中研院近史所,2012,P253-270。




推荐阅读


抗日军民饮食概况:1944年过半国军士兵营养不良


抗战胜利的核心遗产:拥抱国际主流社会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