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妈妈,民谣会好么?

2018-06-14 那角落 >>一天一首好民谣


还是飞不起来

依然需要等待

——许巍《两天》

在7livehouse看李建傧的演出时,人比我想象的多。心中有些欣慰的同时,忍不住观望坐在我旁边的那些听众,“他们听过李建傧的歌吗,知道他是谁吗?”心里有发出这样的疑问,不是没来由。

好多次在7看演出,看见旁边的女孩子一边抽烟一边发朋友圈,一边询问旁边的朋友正在唱歌的是谁,有一次张浅潜和边远还有刘冬虹联合巡演,坐我旁边那个女孩子就分别问了三个歌手的名字,也许为了发朋友圈不出洋相,还认真的追究边远的远是哪个远。

扯远了,想起来前几天和7Livehouse的老板毅哥聊天,我问他你开7开了这么久,经历了上千场演出,最喜欢的歌手是谁,他回答是许巍。

我说我也喜欢许巍,虽然从没写过他。《青鸟》、《两天》和《旅行》存在IPod里多少年没有删过,每次听,感觉都好像回到了那个纯真年代。

我跟毅哥说我也喜欢杨猛,虽然我只看过一场他的演出,那次演出台下听众九个人。但是他的歌声震撼到我,以至于我会想到,无论他将来是否会出名都不重要,火不火,他一定都会是这样,当他在唱歌之前在台上跟大家说要多吃素,节约用电的时候,我被打动,而如果有些歌手在真人秀台上这样讲或者在网络平台上倡导这些,我一定会嗅出作秀的味道。

不得不说所有真正喜欢民谣的人对于自己喜欢的民谣歌手都会存在一份矛盾的心理:既希望他们的努力获得肯定,音乐被更多人喜欢和认可,又害怕他们“被消费”,害怕名利会让他们冲昏头脑,或者被音乐公司改变,变得商业化,变得不走心,变得媚俗和口水化。

我们对于这些牛逼却不红的民谣歌手的态度就像对孤独的态度一样,既希望自己的孤独被一些人了解,有所共鸣,又不希望被谁过分的打扰。

但是,从一个层面来讲,我们发现凡事都还是分人的,万晓利也很红,至少比其他籍籍无名的民谣歌手红,白水那么低调牛逼的乐者获得了很多奖项,也还是坚持初心,做纯粹的好音乐。从民族音乐的传承与发展到民谣摇滚、实验电音、电影配乐,他一直在自己音乐的疆土上默默开拓自己热爱的世界。

而像李志,你很难说他红了之后是不是变得浮夸或者不再那么用心做音乐了。无从深入客观的了解和评价他一路走来经历的心路历程和对音乐的感情的变化,只能从他的作品上来判定他的确是不大如从前了。

又或者从另一个层面来讲,艺术源于痛苦,某种意义上,正是因为没有出路,缺乏伯乐,贫穷,颠沛流离,不被身边的人支持、理解,所有这一切外在的不好的因素反而使很多歌手创作出真正打动人内心的好音乐。

但说到底,所有的例子都是个例,没办法以偏概全。小众的不一定是好的,大众的不一定是媚俗难堪的。红了的歌手不一定都会变得商业,没红的歌手也不一定都是在纯粹用心的做音乐。

今年元旦的时候我和朋友在北京的蜗牛之家看一场演出。又是一场联合演出,张浅潜、老兵阿戈和莫染。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莫染。

我们坐在第一排,舞台左侧,离歌手真的很近。上台前莫染就坐在我朋友的身边,他带着孩子来演出。看得出孩子经常跟他一起来参加这种演出。

他一开口,我和朋友就惊呆了,面面相觑。那么辽阔动情的歌声,怎么居然是个寂寂无名的歌手。本来是浙江衢州人的莫染竟然有种新疆歌手的好嗓音,吹着口琴谈着吉他唱歌的他,真的打动了在场的所有观众。

我承认我还是忍不住在内心里发出这样的疑问:为什么这么棒的歌手竟然没有出名,没有熬出头,还要靠出来演出这点微薄的酬劳来养活自己和孩子。后来和莫染断断续续聊了很多,感想当然也有很多。

我希望他能出名,我希望能有个成熟强大的团队来帮他操心应对音乐以外的所有东西。我希望他能有更好的平台,能发行很多很棒的专辑。但是,不管他红不红我都会喜欢他的作品。也不再会为他没有闯出更广阔的一片天地而惋惜。

在这个商业化快餐化的时代,有一些民谣歌手,他们天生只知道如何做好的音乐,不懂得营销宣传自己,不懂得炒作,不擅长音乐之外的太多事情。而有些歌手,好像注定会变得很红,他们写过一些不错的打动人的歌,将来可能也会有些还听得下去的作品问世,不过都不重要。

不是所有歌手红了之后都会“被商业”、“被消费”,譬如许巍。他就没有迷失过自己的方向和初心。每个人都在讲过去和现在的许巍多么牛逼,就没看过一篇文章是写当初许巍如何经历一条艰难的道路,最终才有了今天的成就。当初在他的作品《两天》的歌词被文学专家选进《中国当代诗歌文选》以后,他依然面临无比艰难困窘的境地。有多少知道他成名背后曾经历的迷茫、绝望,甚至包括抑郁症呢。

但是成名后的许巍从来没有给人浮夸、自大的感觉,还是很用心的在做音乐,虽然作品已经没有办法超越从前,但是那种态度每个人都看得到,都感受得到他的真诚和努力。

所以,说民谣很穷,或者好的民谣都很小众,这样的命题可能本身就是伪命题吧。当大家抱怨好像看不到用心做民谣的歌手时,那只能证明你的视线都停留在了那些“很红”但是没有好好做音乐的人身上。

而是否小众,也很难下一个标准定义。小舟小众吗?张智小众吗?旅行者小众吗?那些只听好妹妹与赵雷、宋胖子的人一定觉得很小众吧,根本没听说过。

可是在真正的好音乐的世界里,我一点也不觉得他们是小众的。举个例子,旅行者乐团里的鼓手文烽,13岁就开始学鼓,2005年获得FM1300音乐台组织的亚裔摇滚乐BANDSHOW最佳鼓手奖。2005年11月参加美国音乐大奖艾美奖RibbonofHope颁奖典礼作为现场演奏乐队鼓手。回国之后也受邀参与众多知名音乐节,包括德国文化年音乐节、台湾流浪之歌音乐节等。这么牛逼的人,圈子里数一数二的,并不小众。在世界范围内,他和旅行者乐团本身都收获很多盛誉。只是很多人不知道而已。

好民谣并不一定都要很穷,名声当然可以毁掉一个原本纯粹的有才华的歌手,但不是所有歌手都会受到名利的影响。

就像莫染说的那样,在这个瞬息万变的喧嚣浮躁的时代,真正的民谣歌者能发出的声音也许非常微小,但是不能因此就不发声。对于有些人来讲,音乐不是爱好或者谋生的工具,音乐是人生,是生活的一部分。

没有成名的莫染从来没停止在音乐上探索和前行的脚步,也许走得很慢,但没停过。他说:“这些年我学会了跟着内心的声音走,抛开怨念,不要刻意制造一个幻象去自我麻醉或者折磨自己,那会让人变得狭隘、退步,任何时候不背离本心就够了。”

对于这样的莫染,和许许多多其他没名没什么钱的歌手,我挺希望他们红的,而且一点也不担心他们变得商业,变得大众。人不能自私的将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任何人,尤其是关于未来的未知命题,而且是关于其他人的未来的。

有人走红,就有人默默无闻。有人为了名利奔波,就有人还信奉那个叫理想的东西。

甭管一斤纯粹要多少钱,一斤理想要多少钱,一斤坚持要多少钱。只要这世界还有像白水、苏阳、吴吞、杨猛、小河等等这样用心做好音乐的歌手,对于我们这些听众而言,就是幸福的。如果他们有才华有理想有不妥协的精神,又能过得富足,那再好不过了。

你住着大House,开着好车,还希望依靠自己喜欢的歌手帮自己找回曾经热血激荡的青春和理想尚未泯灭的时刻,并且还希望他们能一直默默无闻,抽着最便宜的烟唱着敲击你心灵的痛苦的歌。这不能够啊,太自私了。

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这是罗曼·罗兰的话,也是我喜欢的民谣歌手们用他们的作品和精神教会我的事。


/

你是否发现过那种你不希望他红的歌手?

你是否觉得有的歌手红了以后大不如前?

你是否希望唱歌的人都能有富足的生活?

你是否愿意看到民谣这种音乐变得大众?

……

你的看法,是怎么的?


顺便

莫染“放风”2018夏季巡演已经开始


莫染说——

和大多数人一样,在城市里,尘世中,像陀螺般旋转。说监狱也许夸大,但确有很多无形束缚。我需要这样的时刻,暂时离开固定模式的生活,出来走走,抚琴唱歌,看看大家。

这是其一。二是“放风”本身就有“走漏风声,散布消息”之意,所谓的“放出风去”。唱歌只是一部分,音乐于我也是途径而非目的,我也愿意和你聊聊作品背后的动机,以及在这个时代下生活与创作的个人感受。尽管我不善言辞,还是可以有一些随兴的交流。撒向大地的种子,可能腐烂,也可能发芽。

“放风2018”是第一次,如现实允许,希望会有放风2019,放风2020……做成每年一次的系列。走不同或相同的地方,见相同或不同的人。

期待在有你的城市,现场见!



▲莫染 -《六郎庄》MV



全部10站已在秀动独家开票


- 扫 - 码 - 购 - 票 -




最后还有臭不要脸的四个字:欢迎转发


~~晚安~~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