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天王周杰伦“晚节不保”?

2018-05-17 那角落 >>南周知道


“周杰伦心中住着六个周杰伦”,随着时间流逝,当年的歌迷都已人到中年,周杰伦也在渐渐成为一个怀旧的符号,成为一种情怀。

“知道”(nz_zhidao)告诉你,周杰伦的时代要过去了吗?


周杰伦(新华社/图)


近日,周杰伦时隔四个月后再发新歌,此前的《等你下课》虽然评价不高,但情怀杀还是打动了一批人,而这次的《不爱我就拉倒》就一片差评了。不仅歌词被评“粗暴直接,不够优雅”,周杰伦甚至被冠上了“土味天王”的称号。不少杰迷涌向方文山的微博,一口一句“文山啊”,呼吁文山赶紧出山,叫周杰伦千万不要再自己填词了。


调侃归调侃,调侃背后还是遮掩不住不少歌迷的“真担心”。事实上,不仅仅是《等你下课》《不爱我就拉倒》,还包括周杰伦近些年来的创作,一直给歌迷一种每况愈下、越来越随便的感觉。


周杰伦的时代要过去了吗?《不爱我就拉倒》这样的作品是“晚节不保”吗?


周杰伦时代


如果《等你下课》《不爱我就拉倒》是其他歌手创作的,或许苛责不会那么多,因为从音乐水准来说,这两首歌虽不高明,但旋律好听,制作水准不差,风格也不低俗。但对于创作过《爱在西元前》《双截棍》《晴天》《青花瓷》的人而言,竟然创作出《不爱我就拉倒》,这感觉就像拍出过《红高粱》《活着》的张艺谋,拍出了《三枪拍案惊奇》,怎么都有一种错位感。毕竟对于许多杰迷而言,周杰伦是“神”一般的存在,拥有一个传奇时代。


2001年,一个在媒体面前有些怯生生的年轻人出版了他的第二张专辑《范特西》,瞬间红遍亚洲,他是周杰伦。多数还在读中学的80后虽然听不太懂周杰伦歌词里唱的是什么,他们却都被这神奇而又充满创造力的曲风和演绎方式迷住了,那个时代的校园里谁都会哼上那么两句“快使用双截棍哼哼哈嘿”。


从此一个周杰伦时代开始了,2002年-2008年周杰伦连续七年唱片销量亚洲冠军,2002年-2009年连续八年唱片销量大中华区冠军。


周杰伦既有销量,又有口碑。时至今日,他捧回15座金曲奖,涉及7大类别,并夺得4次最佳专辑,创下并维持着金曲奖三项最高记录:金曲奖获奖最多的歌手,金曲奖获得奖项类别最多的歌手,问鼎金曲奖最佳专辑次数最多的歌手。可以说,周杰伦开辟了华语乐坛的新时代,他将华语音乐的原创力、表现力、创造力提升了一个等级。


譬如这次杰迷们呼吁出山的方文山,他们十多年的合作,相互成就——《东风破》《发如雪》《青花瓷》《菊花台》等经典作品引爆华语乐坛“中国风”的潮流,从此歌手纷纷在歌曲加入中国传统文化元素,既丰富了音乐的表现力,也有助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


早期的周杰伦。(新华社 史春阳/图)


青春里有一个“周杰伦”


周杰伦最当红的年代,正值许多80后、90后的青春年代,周杰伦的歌曲刚好与他们的青春岁月相重叠。从此,许多人的青春回忆,响起的背景音,都是周杰伦的音乐。于许多歌迷而言,周杰伦不仅仅是一个“神”一般的歌手,他也是青春本身。


一方面,周杰伦的不少创作,本身就是关乎青春的。诚如有网友精准概括的,“周杰伦心中住着六个周杰伦”,一个是淡江中学爱上校花的辍学生周杰伦,这个他写出了《晴天》《开不了口》《简单爱》《三年二班》;第二个是心里充满奇幻、狂想和浪漫主义的中二少年周杰伦,这个他把这些想法放进了《印地安老斑鸠》《威廉古堡》《爱在西元前》《乱舞春秋》;第三个是不屑欧美R&B,努力寻找突破的东方流行音乐实验者周杰伦,这个他寄托于一系列中国风创作;第四个是表面叛逆,实际上心里是个妈宝的顾家男人周杰伦,这个他在《爸 我回来了》《爷爷泡的茶》《外婆》《稻香》《听妈妈的话》;第五个是批判反思,表达不满的愤怒青年周杰伦,这个他创作了《斗牛》《以父之名》《半兽人》《四面楚歌》;还有一个,网友高票选出的快乐肥宅奶茶周杰伦,这个他存在于《阳光宅男》《园游会》《麦芽糖》《我的地盘》《土耳其冰淇淋》……


这六个周杰伦形象虽然各不相同,但总体上,他是一个富于朝气、想法很多、既勇敢又胆怯、既听话又叛逆、既敢闯又鲁莽的“愣头青”一般的青春少年。出生于1979年的周杰伦很早就进入圈内打拼,也坐了好几年冷板凳,他刚走红的时候,也是应对媒体时会手足无措的羞涩青年。周杰伦黄金时代的创作,始终保持的就是这股青涩、纯真的气质,他吟哦的常常是少年往事、青春心事,即便有些歌曲主题比较宏大,但他始终保持的赤子的视角。因此,那个时候的80后、90后听周杰伦的歌曲,常常有这种感觉,这写的就是自己的故事——周杰伦与他们的青春相得益彰。


而另一方面,随着时间流逝,当年的歌迷都已人到中年,周杰伦也在渐渐成为一个怀旧的符号,成为一种情怀。从心理学角度看,怀旧之所以产生,往往在于身份认同危机,或者说归宿感的缺失。在恐惧、不确定、焦虑的环境中,人们便倾向于怀旧,“重新体验过去生活的片断,以增加对现有环境的适应能力,并协助达到自我完整的目标”。于许多歌迷而言,周杰伦是美好的象征,他让粉丝们从尘世进入到另外一个超越性的彼岸世界。


这个时候,歌迷对周杰伦的态度其实是复杂的。一方面,歌迷渴望听到周杰伦的新创作,但又担心新的创作后继乏力,会破坏原有的共同记忆,因此他们又隐隐希望周杰伦归隐,好让最美好的部分像琥珀一样凝固。而《不爱我就拉倒》似乎坐实了歌迷的担心,相较于盛放时就凋零,人们好像更恐慌的是从盛放一步步走向衰败。


当现世安稳


周杰伦的创作力在衰退,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无论是乐评人、路人,还是周杰伦的粉丝,都有共同的感受。像《不爱我就拉倒》无论是立意、歌词、主题还是编曲、唱法,与周杰伦早前创作的那些简约又不简单的情歌,比如《星晴》《开不了口》《安静》,差距不要太明显。在《不爱我就拉倒》发布后,有粉丝跑到周杰伦本人运营的社交账号下面苦口婆心地留言,歌迷担心周杰伦的身边没有人说出真话,没有人表达真实的意见,这让周杰伦失去了判断力和进取心。周杰伦在当日下午就进行了回复,他写道:“听歌不用太认真,爽就好,有教育意义的教科书我都写过了,为何不来首轻松的歌呢?难道你们都没胸肌吗?孩子们,我的歌名已经说了,#不爱我就拉倒#。”


应该说杰迷对周杰伦是非常宠爱的,在舆论中也是呵护备至,并总是亲切地叫他“小公举”,但这次面对批评,周杰伦的回复真的非常“小公主”,有点俏皮,但更多是任性,你还真不能拿他怎么办。有些歌迷是真着急,难道就看着杰伦这么堕落下去,“晚节不保”?


周杰伦为什么不“进取”了呢?这一方面与华语音乐大环境的变化有关,数字媒体的冲击下,如今音乐产业也是日薄西山,周杰伦一人难挽颓势,只能顺势而下。另一方面,也是更为关键的是,是周杰伦生活状态的改变。古诗有云“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在创作上的确是如此,如果创作人始终对自己的生存状态不满意,他往往就会对现状保持一种尖锐的态度,这也有助于他对创作保持探索和钻研的热情。


2014年周杰伦与昆凌登记结婚,白马王子与公主从此过上了现世安稳、幸福快乐的生活,周杰伦出现在公众的形象更多是一个好儿子、好爸爸、好丈夫。对于歌手周杰伦来说,这可能分散了他在创作上投注的精力,但于普通人周杰伦而言,这何尝不是最好的结局?对于真心爱周杰伦的人来说,看到他幸福,不也是一件值得祝贺的事?


因此,对于杰迷来说,或许我们得慢慢接受周杰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的事实。如果周杰伦自己都打算翻篇了,我们又何必停留在过去呢?


相关文章推荐

每年新歌产量大约在10万首左右,但能够被传唱开去的却寥寥无几,所谓“通俗歌曲不通俗、流行歌曲不流行”。


点击蓝字标题,即可阅读《看看如今的华语乐坛,可真叫人怀念从前》。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