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结婚后还敢这样和男人玩,小璐都要对她甘拜下风

2018-04-19 那角落 >>掌读小说网

  

  “离婚吧。”


  结婚五年,孩子4岁,苏子诺没想到,战勋爵主动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三个字。


  战勋爵说这三个字的时候,依然穿着笔挺的军装,军靴铮亮可以映出她的泪光,肩头的松枝还有闪耀的金星代表着这男人至高无上几乎无能超越的尊贵与冷酷,他说离婚的时候眼底的光都不曾动一下


  战勋爵的身后的警卫悄无声息但却是荷枪实弹的挺立,战勋爵绝对无意通过这样的场景给出威吓或者震慑,帝国最年轻的上将,他要给出威慑绝对不可能仅此而已。但是苏子诺更知道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根本无力反抗。


  笔挺的军装把他的气质勾勒的更见冷峻凌厉,英俊的容颜还是帅气让苏子诺对上就忘记了呼吸,但是苏子诺现在看着战勋爵立体完美的俊脸,像是心脏都不会跳。


  “两千万。”战勋爵抬抬手,警卫很快把支票送到苏子诺的手中,苏子诺几乎没有知觉的伸出手都没有反应过来。


  战家是无可指诋的军部世家,战勋爵更是战无不胜的神话,帝国内外都闻之色变的不败战神,可以说战勋爵三个字,代表着帝国的钢筋铁骨削首利刃,不管光明或者阴暗的势力,不得不忌惮敬畏的少将。


  他身上的光芒一直不能财物衡量,况且战勋爵一直对财物没有概念,两千万,是他五年婚姻帝国少将所有收入。


  听到战勋爵的声音继续响起:“今天晚上就搬出公馆。”


  “哎嗨,怎么办?”苏子诺仓皇的抬头。


  苏子诺不是那种美到张扬的女人,但是她是让人很舒服的女人,白皙的肌肤干净无瑕,细巧的瓜子脸秀丽温婉,浅浅的琥珀色的瞳孔纯澈的可以一眼望到底,不着一饰也让人百看不厌的秀和净透。


  但是这些,在战勋爵的眼里,恐怕跟一张还算干净的沙发没有什么不同。


  战勋爵沉冽的目光顿了一下,苏子诺苦笑了一下:“我们的孩子……”


  哎嗨,她叫了五年的乳名,他甚至完全反应不过来。


  “战家的血脉,不容流落在外。”战勋爵皱了皱眉,这是他今天第一次的表情。


  苏子诺眼圈迅速泛红,本来还在发抖的目光现在现在一下子定住。


  “东西收拾好,阿乾送你离开,离婚证会有专人送过去。”战勋爵认为谈话已经结束,高大的身影起身,头也不回往外走去。


  这个女人是他一夜春风的结果,五年前他还不似现在这样缜密凌厉毫无弱点,像是一柄寒气逼人的剑,遭到敌对势力渗透,一夜风流的却是这个纯净无辜毫无交集的女人。


  只有那一次,本来只是一场有点反感的意外,但是谁也没想到苏子诺怀孕了。


  老爷子本来一直厌恶薄悠羽,不惜断绝爷孙关系逼战勋爵结婚,老爷子的说法是,感情可以培养,他战勋爵一辈子就看准了一个女人,怎么知道别的女人不可以?更何况有了孩子。


  战勋爵是根本看不见苏子诺,结婚登记苏子诺是一个人,十月怀胎苏子诺是一个人,生产阵痛,疼的几次晕过去,醒过来的病床前,苏子诺还是一个人。


  五年的婚姻,没有人知道苏子诺是战勋爵的妻子,而战勋爵看着这个女人依然陌生。



  唯一还算习惯的是她的沉默,也是当初他同意结婚的唯一理由:她从不惹麻烦。


  五年时间他从不踏进她的房间她沉默,他生日她熬了一个多月准备的礼物原封不动扔进垃圾桶她低头,他出国执勤她担心了半年,但他归国期间根本没安排在她面前出现,她还是沉默。


  “等下!”但是,这一次,就当战勋爵的身影像是往常一样消失在大门,苏子诺突然像是醒了过来一样:“为什么?为什么现在离婚?”


  五年都过来了,十个五年,就是一生了啊。


  “她回来了。”战勋爵站定没有回头。


  苏子诺纤细的身形晃了一下,她回来了?


  “勋少……”苏子诺喉间发涩,她回来了,所以她允许自己一场镜花水月的梦也没有资格。


  但是,战爵勋,你知道吗?


  不管是那一夜你一次一次进入我呢喃着却是她的名字,甘愿画地为五年只为等一个稀薄地无法呼吸的梦,还是甘愿收起自己的翅膀所有的喜悲,只因为他喜欢她的安静不惹事。都是因为她……


  苏子诺突然不想缄默了,她也不能缄默了。


  她想问难道五年的夫妻,哎嗨的长大,难道真的都不如薄悠羽三个字?


  “我,不想离婚,勋少我其实很早就……”


  “苏小姐。”战勋爵低沉的声音响起,他的声线醇厚而深沉,偏偏没有半分情绪:“我可以忍受五年的婚姻,这个女人是谁都可以。但是我不能忍受悠羽回来有女人让她误会,这个人是谁都不可以。”


  苏子诺一阵天旋地转。


  “希望苏小姐三天内离开,如果强行纠缠,任何一种结果都比离婚惨重。”


  话音落地,战勋爵头也不回的离开。


  高大的身影还是像是天神一样挺拔尊贵,完美的像是闪耀着不能直视的光芒,苏子诺就这样看着他大步离开,稳健的步伐代表这个男人没有丝毫受到五年婚姻结束的影响。


  战勋爵的身影消失在转角,苏子诺眼中飘摇的光芒像是冷风中的烛火,当战勋爵的身影彻底消失,苏子诺崩溃似的低下头。


  “十年,战勋爵你大概永远不知道我爱了你十年。”苏子诺埋着脑袋,单薄的身影瑟瑟发抖:“比你爱上薄悠羽的时间还长。”


  “我一厢情愿以为,一块石头也能焐热。但原来我们的结局是,当你对我说的,把我所有不该有的妄念全固化为石头。”苏子诺一点点抬头,本来灰敗的眸底有着像是有生命一般的灵气在升腾:“谢谢你,战勋爵,放过了我。”


  “妈咪,你要带我离家出走?”素色大床上,一个小萝卜头站在大床中间,造价高昂柔软无比的大床把他的小腿都陷进去了,小小的一团却更显他让人心惊的漂亮精致,圆乎乎的包子脸还没有战勋爵的凌厉分明,但是流转的尊贵举手投足的优雅已经沁入小家伙的骨子里,让人看一眼就不能移开眼睛。


  尤其宝石一样的大眼睛,现在配合一脸萌萌的疑惑,让苏子诺生出一点犹疑,她应不应该自作主张把哎嗨带走?


  战勋爵要跟她三天之内离开,苏子诺用了三秒钟明白,别说五年婚姻,就算向上天再借五百年,战勋爵不爱还是不爱。



  他看着自己的眼神,比一张要被换掉的桌子更冷漠,桌子不会哭着喊着不肯走。


  放下妄念,对苏子诺来说像是心脏摘除更疼痛,可是等苏子诺熬过去,把不肯放下的都放下,跨出画地为牢的圆圈,眼前的路就清晰起来。


  不容留恋,就用最快的速度带哎嗨离开。


  “不能算离家出走……是你要跟妈咪离开这里开始新的生活。”


  “妈咪,你不是说就算吴彦祖勾引你,你都不会放弃战二吗?”


  啊……苏子诺差点咬到舌头!


  “不是我要放弃,是我被抛弃了好吗?”苏子诺把一件外套,手忙脚乱给他把衣服套上:“哎嗨小同志,现在我问你,要不要跟我去流浪?跟我走出这个别墅,你就再也不是尊贵的小少爷,再没有秦嫂忠叔一大帮佣人照顾你,很可能到时候看一眼这样的别墅,都有人驱逐你离开。”


  “这些都没有了?”哎嗨大大的眼睛望着苏子诺,看起来很疑惑:“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


  “对,我们会在一起,但是,现在你是可以选择……”


  “妈咪,没有什么比我们在一起更重要。”哎嗨打断苏子诺,笃定的说。


  “再说,我早就说过战二不适合你了,他让你不像你。妈咪机智又勇敢,可不是面对战二唯唯诺诺,连头也不敢抬起来的战少夫人。”


  “哎嗨……”苏子诺头疼的看着跟战勋爵神似的小脸。


  她想说那是你父亲,但事实上,哎嗨到现在都没有机会叫战勋爵一声爸爸。


  “所以,现在是我们抛弃战二,让他后悔去吧!”


  一个小时后。


  “少夫人跟小少爷都不见了?”战勋爵环顾一周。


  整个龙堡没有什么不同,没有任何东西被带走,或者有人离开的痕迹。


  甚至那个女人每天都会泡上,但是自己永远不喝的,据说暖胃的苦荞茶,还放在原来地方。这是这一杯苦荞茶下面,压了一张纸条。


  什么都没有变,只是像是永远会点缀期间的两个人不见了。


  战勋爵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踏入那个苏子诺的房间,苏子诺的房间很是简单干净,整洁利落却不会给让人有任何生冷肃穆的气息,相反她的房间像是每个角落都流动着温馨宁和,一条妥帖挂着的丝巾,一本放在枕边的书,却让那个女人再也不会回到这个房间的感觉更加清晰。


  “是的,少夫人跟小少爷给您留下了信签与支票。”这时候,贺乾上前把一叠文件呈上。


  战勋爵看到支票的第一眼就把眉头皱起,那个女人没有把支票拿走?


  战勋爵把文件翻到第二张,不由得眉头皱得更深,另外一张转账证明说明,结婚五年,他每年支付的一百万原封未动。


  战勋爵记得那个女人似乎永远留在别墅等他回来,那样的娘家更不可能提供帮衬,就算住在战家可以衣食无忧,但是五年的时间他能给出的关照又少得可怜,这样的情况下,这个女人为什么对自己的“家用”分文不取?


  战勋爵大步走出苏子诺的房间,把压在苦荞茶下的纸签抽出:“嗨,爵少,离婚协议已经签好,你给我三天,我就彻底离用三十分钟彻底离开。惊不惊喜?”


  这样的口气,似乎无法跟以前在自己面前只敢偷偷仰望自己的女人联系起来,但是战勋爵心中莫名滚过一个念头,仿佛这样才是她原来的样子。


  “你的东西我分文未动,我的东西已经全部带走。对。从今天起,我们一别两宽,各不相欠。”


  战勋爵看着纸签上娟秀的字体眸光一挑,大手翻转,纸签背面还有一行歪歪扭扭的小字:“这么欺负妈咪我不会原谅你,我跟妈咪走了不可能回来的,你就当最初把我SHE在了墙上吧。”


  战勋爵的太阳穴猛然一跳,他生平第一次生出想要把这两个人抓回来的念头。


  “人什么时候走的,一点都没有察觉吗?”战勋爵喝道。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

由于篇幅限制,只能连载到这里,赶快猛戳左下角阅读原文继续观看后面的内容吧!如有问题可以添加客服呦~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