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去他妈的知性大方。

2018-04-17 那角落 >>一天一首好民谣



他用一种慈祥的姿态在高处安抚着你

他铺开巨大的过滤网层层信仰奢靡

他大义凌然地宣布要把纯净筛留给你

过滤得只剩下了残骸还要你歌颂感激

——邵夷贝&李志·《黄昏》



|| 壹

乎乎是我闺蜜,所有闺蜜中最能装逼的一个。

明明是个女屌偏偏要装成女神。十个包包里有九个是高仿的,剩下一个是58同城上淘的二手货。她唯一货真价实的是肚子上的腹肌,每天起早贪黑风雨无阻的减肥,奔波于学校各个舞蹈社团之间。在又小又挤的宿舍安了个钢管舞用的钢管,差点被舍友扫地出门。平常在学校淘宝上什么衣服便宜她穿什么,一身的廉价,但一到他男朋友来看她的日子,就开始翻箱倒柜拿出吃了一个月清水煮面省下的钱买的衣服,在宿舍表演换装秀一样,又脱又穿,袜子也要对比纠结半天。

我们给她总结了一下,她的大学生活,月复一月的在不断重复:省钱买衣服,等待异地男朋友来看一眼,睡一觉,同时努力保持身材,保持美丽,像只孔雀一样骄傲站在他身边,让旁人羡煞。总之就是千方百计讨她男朋友开心,让他对她不离不弃,十足的心机婊。对于我们的冷嘲热讽,她全然不管。

什么都好,只要能和他在一起。


||贰

乎乎男朋友长她三岁,她刚刚步入大学的时候,他刚好毕业,这里我先称呼他为L好了。L投对胎,长得也好。他身上带着那种有修养的家庭培养出来的孩子特有气习,克制、内敛、高贵,优雅得仿佛不管这个世界变成什么样,都能不动声色的爱着它,享受着它。童年没有鼻涕横流,少年没有非主流杀马特,不会因为借了朋友钱没下落而絮絮叨叨,从来不用愁生活费不够。不喝肯德基里的咖啡,带着昂贵的手表,在点完餐后用恰到好处的音调跟服务员说谢谢,举手投足之间满是贵族气息。毕业了不用东奔西跑找工作,想创业,父母顺手就能给你开小公司。

所以你现在知道,为什么乎乎要拿命装逼了吧。乎乎并不是个理想主义者,从来不相信童话,更不会相信这个世上真的有什么霸道总裁会爱上草根阶级的丑女孩。要想得到他,留住他就得努力变成他喜欢的模样,贤良淑德美丽大方。他之前是艺术学院的,身边到处莺莺燕燕,但他说他只爱乎乎,是真真的爱。每天晚上不管多忙都要给她打电话,异地恋使他们变得格外坚定和缠绵,缠绵到道了百次晚安还没挂断;每个月不管严寒酷暑,他都会坐五个多小时动车来看她,牵着她的小手跟她说他们的以后。一到假期就把她接到自己身边,小公主一样供着。

乎乎知他爱自己,L越对她好,她就越害怕失去。为了让自己安心踏实的独享他的宠爱,她只能让自己越来越优秀。所以她一个会计专业的,活生生报了三个舞蹈社团,只为了他带她出席宴会时,他脸上自豪满意的笑。L说喜欢会做饭的女孩,乎乎立马买来锅碗瓢盆,在宿舍研究菜谱。不小心切到手,心疼得他捂着她的手一夜未眠,责怪自己没有在她身边照顾好她。乎乎感动得泪眼朦胧,他这么疼我,也不枉她付出的一切。有时候想想乎乎和L的恋爱史,感觉并不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而是一部女屌逆袭成女王的可歌可泣的充满正能量的奋斗史。

我们都希望乎乎能如愿以偿,和L有情人终成眷属。


||叁

但生活不是拍电影也不是写小说,说能在一起就能在一起,随随便便就能白头偕老,子孙满堂。大四乎乎去了离L更远的城市实习,距离加了倍,那时候他们感情开始出现裂缝。他工作遇到瓶颈,不是加班到很晚就是外出应酬,不再定期去看她,不再每晚一个电话。而她刚刚踏入社会,今天挨上级批,明天被同事刁难。下班回家,连个倾诉的人都没有。很多次她都想给他打个电话,跟他发牢骚。但她都忍住了,三年多的时间里,她在他面前一味的掩盖自己的抑郁和敏感,竭尽全力把自己伪装成举止文雅,落落大方,百毒不侵的女王。

女王怎么能和怨妇一般喋喋不休。她在他千里之外的城市里,一个人隐忍不言的孤独着。在他不回复她信息的时候,像疯子般抓狂,大冬天盘腿坐在地上一边哭一边抖手抖脚的抽烟。心里发狠劲,分手!再也不理他了。但又在他回复信息的那一刻,像狗一样欢喜回复。瞬间忘了他有意无意的伤害。

实习后他推了又推,来看过她一次。她看见他脖子上清晰的牙印,她什么也没问,只是一直盯着看。L解释是去KTV,同事喝醉时咬的。她伸手摸了一下,问疼不疼。他抓着她的手说不疼,没事的宝贝。她笑笑继续吃饭,这么多年她已经学会了泰然自若的照单全收。

只要他不离开,只要他还叫她宝贝。


||肆

乎乎在遇到L之前是个伪文青,喜欢民谣,喜欢一个人到处跑,梦想穷游世界。乎乎背着L偷偷跑去了拉萨,准备去尼泊尔的时候,L发现了,很生气打电话跟她说,要么分手,要么回来。她在青旅里哭了一晚上,第二天卖了去他城市的机票。L说,他不喜欢女孩子像野孩子一样到处跑。喜欢旅游可以,必须有他陪。他带她去了很多地方,都是坐飞机去了。匆匆来匆匆去,她并不开心,L以为她开心,她就装的很开心。

她看《金枝玉叶》里阿颖努力做了很多让sam开心的事情,但后来发现sam并不开心的时候说:我常常做很多事情让sam开心,他一开心,我也觉得很开心。

可是最近sam好像很不开心。我们以前不是这个样子,我们以前好幸福哦。

可是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幸福,真的。他对我好好,我哭只是我很开心,我不是不开心。

阿颖哭着想让别人承认sam对她很好,自己真的很开心。

乎乎反反复复看这个镜头,自己哭的比阿颖还伤心。她为他从里到外改变自己,从来没有后悔过,只要他喜欢,他开心。


||伍

最后一次见L是在八月。乎乎结束了自己的实习期,去找他。在去浴室洗澡的时候看见了垃圾桶里用过的安全套。她停下手里的动作盯了它好久。她跟我说,那时好想坐在马桶上嚎啕大哭,如果他进来问怎么了,就像泼妇一样指着安全套,依依不饶地质问他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她,难道她做的还不够好,付出的还不够多吗?但她没有,她说苦心经营了这么久才树立的优雅形象,最后分手也要优雅才行。所以她继续刷牙洗脸敷面膜,笑着跟他到晚安,他依旧从背后轻轻搂着她入睡。第二天,起床给他做好早点,目送他下楼消失在人海里。

那一刻想到这是最后一次看他了,特别想哭,但过了很久,眼泪也没流出来。已经是女王了还哭什么。

她在收拾东西的时候,特别细心,唯恐落下什么。她不愿再见他,害怕再次见面自己真的把持不住,可怜巴巴的求他回心转意,失了大体。最后复合不成还落了个‘原来你是这种人’的评价。

她说她想做回以前那个伪文青,那个想穷游世界的女孩。要去西藏支教,去马来西亚潜水,去参加音乐节,要和闺蜜去沙漠拍裸照,去纹身,要离开他。

去他妈的知性大方。



文 |方禾羽

民谣读者投稿


···晚安···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