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名人档案】毁家抗日的杜国勋

2017-04-22 那角落 >>葫芦岛档案

解放初期,建昌县有位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名叫杜国勋,他早年投身军旅,官至北洋军的少将旅长,而后辞官回乡,拒绝日军请他担任伪职的利诱。至今,建昌县还传扬着他毁家抗日的佳话。


(建昌县药王庙)


杜国勋,字子扬,人们习惯称他“杜子扬”、“杜老将军”,他1877年出生在今建昌县小德营子乡冷家店村的一个农民家庭,父母希望他长大后能为国家建立功勋,故取名杜国勋。因为家境贫寒,加上少年时代深受“好男儿当从军报国”思想的影响,1898年,21岁的杜国勋辞别父母妻子,离家乡参加清军,被分配到河南的豫军部队。此后,杜国勋在豫军不断晋升,由于作战勇敢先后由哨长(排长)、唱官(将领身边的一种副官)提升到管带(营长),1912年民国成立后部队改编为民国陆军,他升任上校团长。


杜国勋亲历了民国初年的军阀混战、派系争斗,连年的动荡,使得杜国勋对北洋军失去了信心,逐渐萌生了回归田园的念头。1923年,杜国勋升任河南暂编第一师第二旅旅长,兼第一师前敌总指挥,后又担任该师留守司令,在河南的北洋军中可谓地位显赫,而且前途也十分看好。1923年10月2日,杜国勋被北京政府明令晋升为少将军衔。


多年的征战,特别是军阀争权给百姓带来的流离失所、家破人亡,让杜国勋对 从军感到厌倦。就在晋升为少将不久,杜国勋以养病为由辞职回乡,准备在家安度余年。这一年他还不到50岁。


回到建昌老家后,杜国勋受到乡亲们的尊重,他虽曾为将军,但却不摆架子,平易近人,乡亲们时常看到他身穿长衫行走在乡间小路上。为了解决家里的生计,杜国勋还经常亲自躬耕于田野,在农家生活中怡然自乐。


杜国勋从军多年,但他洁身自好,并没有多少积蓄。然而,他看到乡里的困难人家,仍然慷慨解囊相助,因此博得很好的口碑。杜国勋有两个儿子,他从小教育儿子安份做人,不要争名夺利。一次,儿子看到父亲昔日身穿将军礼服的照片,为父亲过早离开军队惋惜,杜国勋却说:“我早年的理想是从军革弊,救国守土,现在的时局混乱,我宁愿做一名田野农夫,自得其乐。”


尽管杜国勋归隐故里,但他爱国心未泯。他通过各种渠道关心时事,尤其关注 着日军侵略东北的消息。“九一八”事变后,杜国勋为国土沦丧而痛心疾首,时常顿足捶胸,为东北军不抵抗而感慨。1932年2月末,杜国勋支持原东北军军官李昆山组织义勇军抗日,经过发动,李昆山组建起了1500余人的抗日队伍,成立第十七路抗日义勇军。杜国勋对这支义勇军队伍给予了接济。3月底,杜国勋得知李昆山在绥中与日军交火时牺牲的消息后深感悲痛,发誓与日本侵略者不共戴天。


1933年2月热河抗战爆发时,杜国勋计划在本乡亲自组建义勇军,他以义勇军第二师的名义发展队伍,自任第二师师长,希望以他的影响来震慑日军。


杜国勋组建义勇军的消息,很快在家乡周边传开。很多青壮年男子听说“杜旅长”“杜老将军”起兵抗日,纷纷予以响应,几天之内,队伍发展到数十人。杜国勋捐出所余不多的家产,购买了给养、枪械,准备与日军决战。不料,义勇军还没有正式誓师,建昌就沦陷了,日军到处扫荡,肆意搜捕义勇军官兵和与义勇军有关联的人,郑桂林等义勇军部队也迫于形势退入关内。基于保存抗日实力等考虑,杜国勋最终决定暂时放弃与日本死拼,而选择了积蓄力量,以图收复失土。


建昌沦陷后,杜国勋继续在家务农。筹建义勇军,让本来就不宽裕的杜家变得 更加清贫。尽管如此,杜国勋仍然不失爱国志士的气节,让“慕名”而来的日本军官和汉奸扫兴而归。


1934年10月,日军一个名叫佐藤安政的尉官带领日军、汉奸来到杜国勋当时居住的药王庙李街。佐藤安政多次拜访杜国勋,杜国勋都避而不见,有时看到日军从前门敲门,悄悄地从后门潜出。他知道,日本人无非是想利用自己昔日的声名和在家乡的影响,拉自己降日,他对家人说:“头可断,家可毁,但绝不可以做汉奸。”表现了他的凛然正气。别人将佐藤安政的来意转告杜国勋后,老将军气得拍案大骂,他义正词严地说:“小鬼子玩弄骗术,我杜子扬不是三岁孩子,哪能受骗,我身为中华将校,怎能效力日本,小鬼子真是异想天开!”最后,佐藤安政只好打消了请杜国勋出山担任伪职的念头。


然时,杜国勋此举惹恼了日本人,佐藤安政岂能善罢甘休,他多次寻机试图报杜国勋,最后干脆采取了极端残忍的方式血洗了杜国勋的家宅。


1936年农历腊月初八晚十点,日军出动数十人,逼近了杜国勋的宅子,杜国勋带着妻子、次子机智逃出,长子不幸被抓。恼羞成怒的日军放火烧毁了杜国勋家所 有的房子,杜国勋家中的财物顷刻间化为乌有。日军不甘心,他们逼着杜国勋的长子冲洗被捕杀害的义勇军某营长等人的人头,杜国勋的长子连惊带吓,得病不到1个月就去世了。杜国勋没想到看到的是儿子的尸体,他义愤填膺,痛斥日军欠下自家一笔血债。


此后,杜国勋带着妻子、次子被迫流亡他乡。他们辛勤经营维持生计,宁肯生活艰难也不向日本侵略者低头。当杜国勋得知一些昔日好友投降日伪时,表示出了厌恶的情绪。


就这样,直到日本投降,杜国勋才回到药王庙李街居住,他带领家人重建房屋, 很快恢复了家园。建昌解放令杜老将军欢欣鼓舞,他从心底拥护共产党和人民军队,土地改革时,杜国勋将跟随他30多年、用于护身的一支手枪交给政府,并风趣地说:“这是我这个残年老将最后的武器了,北洋军用过的东西,现在我把它交公,说明我这个老军人要彻底安度晚年了。”他还将家中多余的土地全部献出来分给乡亲,他说:“房屋够住就可以了,田地够家人生活就行了,我年纪大了,一生作为不多,但很愿意为政府做点事情。”当时的解放区民主政府曾邀请杜国勋帮助稳定政权和参与土地改革工作,杜国勋发挥作用,说服乡里的一些士绅将土地分给农民。


1955年8月,建昌县召开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年近八旬的杜国勋被选为县人大代表,此时的他已经是弥留之际,仍关切地向家人询问会议情况。数天后,杜国勋因病在药王庙家中逝世,终年79岁。



(作者:张恺新)


——摘自《辽西大地多名人——人物卷》







葫芦岛档案,一个值得关注的微信公众号

关注我,带你了解葫芦岛这座城市的历史记忆

投稿交流邮箱:hlddangan@163.com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