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28年前休闲的《雪人兄弟》,最终孕育出超难的“弹幕游戏”

2018-06-20 那角落 >>游戏研究社


你很难想象休闲的《雪人兄弟》和超难的《怒首领蜂》会扯上什么关系……


在只有红白机的年代里,能双打又好玩的游戏就那么几个,《魂斗罗》《沙罗曼蛇》《双截龙》《赤色要塞》……打得都快腻了。偶然的一次机会,长鼻君在亲戚家见到这么一款与众不同的双打游戏——


两个穿背带裤的汤团,把可爱的敌人活埋成一个个雪球,再残忍地从高处推下。



这个游戏嘛,好玩就好玩在双人模式。两个主角看似双胞胎,实际玩起来可不讲什么兄弟情分。眼瞅这边就要建起雪球大业,却被另一边扔来的雪球无情碾过,刚从雪球底下爬出,却发现周围全是敌人。


所以好朋友玩这游戏都得悠着点,每次敌人变食物,就成了考验友情的关键时刻。



话说回来,抢归抢,如果到了后期两人不能摈弃前嫌精诚协作,估计连一关都熬不过去。


面对这么有趣的双打游戏,长鼻君是不肯走了,一定要把这游戏打通才肯罢休。被家长强硬拽走的时候,才知道这款游戏叫做《雪人兄弟》。



准备好吃双份狗粮了吗?


回家的路上,长鼻君就一直在寻思,总觉得这《雪人兄弟》在哪里见过。


你看啊,这个游戏讲的是一对兄弟的故事,为的是救出两位公主。游戏既支持一个人玩,也可以两人同时闯关。兄弟俩除了颜色几乎长得一模一样,都要对着敌人发射子弹,击中不会马上打死对方,而是将其变成另外一种形态,再推一把才能彻底消灭。被打死的敌人还会变成美味的食物,提供强化能力和分数。每个关卡都是固定版面,没有卷轴,打死所有敌人就能飞到下一关……


越想越不对劲,这……这不是《泡泡龙》嘛!



没错,《雪人兄弟》就是以《泡泡龙》为模板制作的动作游戏。一样是Q版可爱风格,一样支持双人游戏,一样是街机移植家用机,只不过1990年上市的《雪人兄弟》,要比《泡泡龙》晚了三年。


当初因为《泡泡龙》大热,引来了不少跟风作品,就连发行商太东自己也仿制了好几个游戏。在这些模仿作品中,《雪人兄弟》算得上佼佼者。正是有了堆雪球、推雪球这样有意思的玩法,还有后发优势带来的画面提升,让《雪人兄弟》显得独树一帜。



在街机版上市不到一年,《雪人兄弟》被移植到了FC上。然而剧情却惨遭修改,最后厂商自己也圆不上了。


原来街机上的剧情很简单,雪山王国的双胞胎公主被大魔王抢走,同为双胞胎的雪人兄弟挺身而出,击败两尊石像,救回两位公主,让玩家吃双份狗粮……嗯,真香!


为什么的MD版的公主更美丽?因为这是开发商亲自移植的


是不是很俗套呢?但FC版在这个基础上,又加入更狗血的设定,连人家的种族都改了。


有对名为尼克和汤姆的兄弟,他们本来是人类,魔王在入侵雪山王国的时候,顺便就把他俩变成了雪人。不知是为了救公主还是寻仇,总之兄弟俩就来找魔王算账了。



看到这里你大概明白了,这FC版剧情还是“借鉴”自《泡泡龙》。连通关后变回人形的桥段,都跟《泡泡龙》如出一辙。


经过FC版这么一折腾,原本简单的马里奥就公主故事,变成了拷问人性的伦理大作。按照2018年的标准,这游戏应该换个名字:


《雪山囯:成为人类》


制作公司还嫌改得不够,在美版上市的时候,把雪人的设定又改了一把。


人家雪人兄弟的设定原本写得很清楚,兴趣爱好是吃寿司。因此游戏里敌人变成的奖励道具,除了增强能力的药水和大满贯的招待券,就是各式各样的寿司。什么姿寿司、握寿司、军舰寿司、手卷寿司……



可美国人哪懂寿司还有这么多花样啊,他们大概只知道寿加州卷。日本人索性就把寿司通通换掉,变成了糖果之类美国常见的零食,就连富有日本特色的招待券,也换成了直截了当的美金。东方含蓄的趣味顿时荡然无存,你当年看到的是寿司还是糖果呢?



这样胡改就引来一个问题,雪人兄弟最后都变回人了,将来如果出续作的话怎么办?还是压根就没指望会有二代?


早几年,变回人的《泡泡龙》是这样处理难题的。他们直接做一款彻底的新作,只沿用前作的人物,这就是《彩虹岛》。


《雪人兄弟》的开发商显然不想花大力气推翻重做,还想继续用这块招牌生财。那就不得不痛下决心,将FC版的剧情彻底变为黑历史。


变人?不是,没有,别瞎说!



如果玩过FC版后,直接玩街机上的二代,接不上的恐怕不只是剧情,还有脑洞。


FC版的通关画面,那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打过一遍差不多就忘了。



但是街机版和MD版的结尾,就是另一种画风了。


救出公主后的大地上,冉冉升起了一轮红日,此时我们的游戏也要结束了。



再见,雪人尼克,

再见,雪人汤姆,

再见,公主噗哩噗哩,

再见,公主噗嗤噗嗤……



为什么太阳里会突然变出一个小光头,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啊。


游戏开始画面也是这个惊悚的大头贴,本来以为只是突出角色,没想到居然是颗太阳。



七年后,一部长寿又好看的英剧,终于为太阳历冒出小光头给出了合理的解释。


再见,丁丁,


再见,迪西,


再见,拉拉,


再见,小波……



你可能以为这只是单纯的巧合,毕竟《天线宝宝》里的太阳是个婴儿,而《雪人兄弟》里的太阳可是少年。他们只不过恰好头发都比较少而已。


然而1994年推出的《雪人兄弟2》,使人不得不再次怀疑两者之间的关系。


在续作中,玩家可以选择四个不同的角色进行游戏,他们分别是前作的主角之一雪之王子,还有雷之王子、雨之王子和风之王子。


既然是王子,四位一定是玉树临风,一表人才。满怀期待进入选人界面,看到的却是这样的画面——



开发商,你是完全放弃治疗了吗?


“没错……”一个谜一样的声音回答道。


果然,在制作《雪人兄弟2》的时候,这个开发商还真的就得了晚期绝症,放弃一切挽救手段躺在那等死。《雪人兄弟2》成了这家公司最后的街机游戏。游戏一出,公司就倒闭关门。



这家破罐破摔的神奇公司到底是谁?


如果你曾混迹于九十年代的街机厅,是个打遍天下飞机的老飞行员,一定会对这个名字不陌生。制作了《雪人兄弟》的,正是老牌的飞行射击游戏厂商——Toaplan,东亚企划。




倒闭,重组,再倒闭


玩过《雪人兄弟》的人,很难把这个可爱风格的游戏,和硬派的“打飞机”游戏联系起来,但他们确实都出自同一家公司之手,《雪人兄弟》的制作者后来还对“打飞机”游戏做出重要的贡献哩。


可即便再可爱,《雪人兄弟》也无法挽救东亚企划的破产。这家老牌街机厂的倒下,也预示着STG这一游戏类型的全面衰退。



早在八十年代初,日本就曾有一家名为逆戟鲸的街机商,因为做了款叫《救生艇》的游戏而在业界小有名气。但是好景不长,1983年公司就支撑不下去,只得关门大吉。


原本开发游戏的软件部门不得不自立门户,成立新公司继续做游戏。没多久又倒闭了。


跌倒的开发成员又一次爬起,跑到东亚企划集团旗下,组建了新的部门Toaplan,也就是玩家们所称呼的那个“东亚企划”。


《救生艇》来自东亚企划的前身


接二连三的倒闭和重组,足见这支开发团队的韧性。刚到东亚企划重组团队的时候,全体开发组只能挤在公寓的一间房里,重新开始他们的游戏梦想。


期初东亚企划靠的是麻将游戏起家,但真正让这家公司腾飞的,却是“打飞机”。


整个八十年代是STG的黄金年代,在街机厅里是绝对的主流。各家游戏公司开足马力,生产越来越火爆的飞行射击游戏。在一片外星人和科幻战机的环境中,东亚企划另辟蹊径,形成了鲜明的风格。


东亚企划的处女作,发行商亮了


风格一,东亚企划喜欢用另类飞行器作为玩家操控角色,比如螺旋桨飞机和直升机。


1987年,东亚企划推出了震惊业界的直升机射击游戏《究极虎》。撑满屏幕的火爆场面,独特的直升机操作,影响力不少后来的射击游戏,其中就包括中国玩家熟悉的《雷电》。


《究极虎》和《飞翔鲛》等游戏的成功,使得东亚企划成为STG的标杆之一。



风格二,是所谓的东亚企划式游戏开发。说得更通俗一点,就是不想当作曲的程序员不是好策划。


东亚企划的游戏开发一直都保持这样的惯例,所有的游戏音乐都由程序员完成,不另请专业的音乐人来谱曲。同时程序员还可能身兼美术和策划多职。因此东亚企划的游戏,总能给人带来不一样的感官体验。


东亚企划的海报视觉冲击力总是那么强


相比专业音乐人,程序员写的音乐或许简单,但通常特别洗脑。


《雪人兄弟》的音乐就属于那种过耳不忘的类型,打完脑子里还会时不时会回响。给这个游戏谱曲的,就是程序员太田理和上村建也,后者还是《究极虎》的程序员兼作曲。


因为OST是拼盘,所以封面比较混搭


即便程序员多才多艺,公司仍旧不可避免地倒闭了。从历史行程来看,东亚企划的失败几乎是必然的。


进入到九十年代之后,街机游戏的热门类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随着《街头霸王2》的登场,街机厅已经完全被格斗游戏占领。嗅觉灵敏的厂商都开始紧锣密鼓地追随CAPCOM的脚步,但是东亚企划却满足于“打飞机”的快感,死抱住STG的大腿丝毫没有动作,最终随着STG一起被时代抛弃。



追根溯源,东亚企划的游戏部门始终囚禁在倒闭与重建的轮回之中。就在一片废墟之下,新的希望又渐渐萌生。



他,改变了弹幕


今天讲的明明是《雪人兄弟》,为什么会扯到弹幕?这事还是得从东亚企划的倒闭说下去。


在公司即将倒闭的前夕,东亚企划的员工个个人心惶惶,唯独《雪人兄弟》的制作人高野健一泰然自若,因为他发现了新的方向。



这并不是高野健一第一次看到机遇在向他招手。


1984年,年轻的高野健一在逛街时发现,马路边一夜之间冒出许多街机房。新兴的电子游戏迅速占领了人们的娱乐生活。在中小学里,FC以惊人的速度渗透到每一个日本学生的家中。


原本对游戏一窍不通的高野健一意识到,一个电子游戏的时代即将到来。他曾经迷上过用电脑绘图,自学了编程和绘图。在那个电脑绘图还很简陋的年代里,他坚定地认为——“这是将来可能的方向。”



敏锐的高野健一认定游戏有着光明前景,便在这一年进入了东亚企划,成为一名游戏人。经过数年的摸爬滚打,高野健一终于坐上了游戏制作人的位置,开始带领开发团队,全盘掌控游戏的开发。《雪人兄弟》便是他的重要作品之一。



1994年,索尼加入游戏业,推出了自己的家用游戏机PS,游戏的图形技术开始从2D往3D转变。与此同时,东亚企划进入最后的破产清算阶段。


高野健一预感到游戏制作技术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革,他开始加紧时间为自己充电,为即将到来的新时代做准备。


唯有不断的学习,才能让自己永远不会破产。



在其他人忙着寻找下家的时候,高野健一利用公司倒闭前最后的一点时间,如饥似渴地学习起3D游戏开发技术。对于一个会编程会画画也会策划的东亚企划式员工,高野健一不仅敏锐地捕捉到时代的机遇,还带着他的同事一同走向更美好的未来。


就在同一年,东亚企划倒闭,高野健一带领他的团队,也就是做了《雪人兄弟》的那群兄弟,成立了一家全新的游戏公司Cave,他成了这家公司的大老板。



如果你一直关注飞行射击游戏的发展,就一定听过Cave这个名字,还有他们大名鼎鼎的作品、新时代“打飞机”游戏的代表作——《怒首领蜂》。


1997年,在离开东亚企划三年后,新公司Cave发布了他们热门游戏的续作《怒首领蜂》,玩家们惊讶地发现STG变了!


抱歉,当年打《沙罗曼蛇》就手残,这种游戏实在玩不来


满屏密密麻麻的子弹,缓慢地互相交错,逐渐靠近玩家的飞机。寻找稍纵即逝的缝隙,躲开漫天的子弹,在看似不可能的夹缝中击杀巨大的敌人,这种全新的玩法成了STG爱好者的新追求。玩家们兴奋不已,激动地将这种全新形态的“打飞机”游戏叫做“弹幕游戏”。而Cave对这类游戏给出的定义则是——


百花缭乱,变幻自在。



自那以后,弹幕游戏成了飞行射击游戏的新主流。不见满屏弹幕都不好意思叫自己“打飞机”。中国玩家也渐渐接受了这一设定,甚至对《是男人就坚持二十秒》(《特训》)这样的游戏也乐此不疲。在看如今流行的国产飞行射击类手游,无一例外都是弹幕型。



虽然东方爱好者和Cave的支持者对谁是最早的弹幕游戏多有争论,但《怒首领蜂》作为此类游戏的代表作是毋庸置疑的。谁又能想到,这个重铸了STG和东亚企划精神的人,居然还是《雪人兄弟》的亲生父亲。


高野健一曾说过,想象力要比营销更重要


失业和倒闭对他而言都不是问题,一个人如果能够像滚雪球那样,不断充实自己,哪怕被人推到谷底,也一样能够再次站上巅峰。




尾声


时光又回到了当年,长鼻君夜思梦想,希望再玩一次《雪人兄弟》,最后不得不用八合一去从同学手中换来。


满心欢喜地插入写有《雪人兄弟》的游戏卡,打开电源,电视机上跳出了这样的画面——



“你那个叫《雪山兄弟》,这才是货真价实的《雪人兄弟》。”拿低K游戏欺骗长鼻君感情的同学狡黠地辩解道。


你英语是体育老师教的?人家那叫“ICE Climber”!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我们

招聘邮箱 | hr@dj.sina.cn


投稿邮箱 | tougao@dj.sina.cn


发送红色关键词获取近期精彩内容

巨鲲|玩家最想玩的创意出现了,但只存在于页游广告里


表情|第一代主流玩家老了,他们的表情包也老了


GO|台湾的阿伯阿嬷玩这个“过气游戏”都玩疯了


快乐|肥宅怎么就突然快乐了起来?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