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姐姐给我下情药把我送上他的床

2017-02-10 那角落 >>球球大作战大礼包

哗!

冰冷的水泼在夏漓安的脸上,她猛地从睡梦中惊醒,偌大的卧室里,夏漓安的呼吸声格外明显。

清冷的月光洒进屋子里,她下意识的打量周围的环境。却因为喝醉酒的原因,夏漓安的视线有些模糊。

再过三分钟,我就不等你了。

一个冰冷的声音忽然响起,他的声音如地狱里的修罗,听得夏漓安背脊发凉。

床边,一个长相俊美的男人撞进夏漓安的视线。

男人穿着一身好看的黑色西服,一双清冷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看,他的身上散发着一种极其危险的气息,男人长得很帅气,脸颊俊美,高贵。可看着面前的男人,她就是莫名的害怕起来。

男人抬起手,看了看手腕上的名牌手表,你浪费了我两个小时的时间,你准备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他的时间是宝贵的,两个小时,足够让他吞并一家中型公司。

夏漓安的思绪浑浑噩噩的,她听不懂这男人在说些什么。陌生的环境,陌生的男人,隐约让她不安起来。

她的额头上已经满是汗水,夏漓安胡乱的抓了抓头发,晕倒之前的场景不停的撞进她的脑海,为了庆祝姐姐找到新工作,她被姐姐带去酒吧喝酒。

我姐姐呢?

姐姐?白衬衫男子忽然冷笑一声,房间里昏暗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竟显得有几分诡异,还真是一个被人送上床还傻到找姐姐的蠢女人。

你是什么人?你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不需要知道。男子话语冷漠,全身上下散发出的强大气场竟压得夏漓安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下一刻,男人忽然欺身而上,健硕的身子压在她的身上,你只需要知道,今晚你得陪着我了。

吱啦!

身上的衣服忽然被男人撕坏,夏漓安的心中一惊,因为身子很热,她的身上满是汗水。

两具身子贴在一起,湿漉漉的感觉和浓烈的酒味让他很不舒服,男人的眸光骤然一凛,寒光四射,下一刻,他忽然站起身,抓住夏漓安的胳膊,硬生生的将他拖下床。

夏漓安双腿发软,脚下一个酿呛,忽的就扑到了男人的身上。

我不喜欢和一身酒味的女人做,把自己洗干净。

男人将她拖进浴室,放水。夏漓安抓住了时间,转身就要跑,然而下一刻,她身上仅剩的胸衣忽然被男人从背后抓住。

你敢出去一步,我立刻打断你的腿。

男人的声音冷的要命,夏漓安不认识他,却感受得到他身上的可怕气息,他的一句话就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她的身子僵在那里,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颤抖,你,要做什么。

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你说会发生什么?他抓住夏漓安的胳膊,将她拽到花洒之下。

温热的水浇在夏漓安的头上,这让她瞬间清醒了不少。

她的面色绯红,胸前的风光呼之欲出,男人的眸光募得收紧,只感觉自己一阵口干舌燥,他的身体逐渐发热,全身的躁动都汇集在了一处。

下一刻,健硕的身子欺身而上,迫不及待的将面前的女人抵在墙上。

她的后背贴着冰冷坚硬的墙壁,瞬时让她打了一个哆嗦,下一句话还没说出口,她的唇忽然就被他吻住了。

花洒的水不停的浇在两人的身上,他的衣服也湿漉漉的,夏漓安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一处坚硬正抵在她的小腹上。

她已经意思到接下来回发生什么,夏漓安的双腿发软,身子忍不住颤抖。

他的大手在她的背上游走,夏漓安的脑子嗡的一声就炸开了,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

男人能够感觉到她的青涩,随后他几乎可以确定了对方所说的话,她确实是第一次没错,而且有可能连吻都没接过。

他盯着她的脸,只想着把她压在身下狠狠的欺负一番。

像。

她和那个女人实在是太像了。

如果不是这张脸,他怎样也不会找上这样一个不出众的夏漓安。

夏漓安不安的想要挣脱,她不停的摇头,话语中都带着哭腔,不要,放开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对我。

求你放过我

《《《》》》

男人禁锢住她的双手,双眸紧紧的盯着她,放开?他放开谁,也绝对不会放过她。

疼!她抓住男子的手,眼里的慌张无处掩盖,她夏漓安活了二十年,第一次被人逼成这样。

更疼的还在后面。男子话落,忽然将夏漓安打横抱了起来,她被吓得惊呼,下一刻,已经被他抱出浴室扔在了床上。

因为冲了淋浴,夏漓安清醒了不少。

男子的身子顺势压了下来,夏漓安闻得见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敢情她是遇到臭流氓了,你放开我,否则我叫人了。

夏漓安,你是我花钱买来的,一千万。话落,他丝毫不给夏漓安开口的机会,霸道的吻上她的唇。

听到这句话,夏漓安已经完全愣住了,这一夜是她卖给我的,一千万,矛头无一不指向了自己的姐姐夏意涵,她想说姐姐不会这么做,却只能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

他微凉的手指让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夏漓安的心脏狂跳,脸色绯红,想逃,却被他压得死死的,那一刻,她的身子竟逐渐发热。

夏漓安,若是怪,只能怪你的好姐姐,竟然舍得在你的酒里下药。

你记住我,我叫傅流年!他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温热的气息扑在她的脸颊,夏漓安身子一抖,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她慌张。

待她仔细去想傅流年这个名字,夏漓安的大脑嗡的一声就炸开了,在A市,怕是没几个人不知道傅流年,傅家太子爷,家世好,学历高,长得帅钱又多,是大多女人心中的梦中情人。

然而他并不是夏漓安的菜,而傅流年这个男人为什么偏偏找上了她,傅,傅先生,你那么优秀,为什么要和我……”夏漓安头疼了,一句话支支吾吾的不知道如何去说,你放过我吧,傅先生。

你要还钱给我吗?傅流年嘴角邪魅的笑容散去,眼中是一种平淡如水的淡然。

一千万,她还不起!

还是你觉得你有本事逃得掉?

一句话听得夏漓安面红耳赤,她的思绪逐渐混乱起来,身体越发的发热,该死,姐姐给她下的药已经发挥药效了。

他的大手抚上她胸前的柔软,陌生的感觉让夏漓安既想逃,又期待着更多的到来。

傅流年霸道的吻上她的唇,他的身体压得夏漓安呼吸都困难。

身下不安乱动的女人,这张熟悉的面孔,姣好的身材,无一不让傅流年身子发热,面前的女人,竟然如此轻松的让他有了性趣。

夏漓安,如果不是这张脸,你以为你会爬上我的床?

你不稀罕,我也不稀罕,刚好,你放过我。是他在强迫她,而不是她主动爬上他的床。

夏漓安不明白,一直和她相依为命的姐姐为什么会做出这种事情。

压在他身上的男人不屑一笑,多少女人巴不得爬上她的床,而面前的女人说她不稀罕?

很好,他会让她知道,什么叫代价。

……”撕裂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叫出声来,屈辱的眼泪顺着脸颊滑落,夏漓安的大脑,一片空白。

在她什么都没搞清楚的情况下,这个陌生男人毫不犹豫的夺去了她的贞操,傅流年,你禽兽,我要告你。

夏漓安疯了一般的抓着他的后背,指甲将她的后背抓出一条条的血痕,身体上的疼痛更加刺激着傅流年,他逐渐加快自己的动作,看着眼前女人痛苦的模样,他的心里忽然有了一种极其强烈的报复心里。

他逐渐失去理智,却完全忘记了,面前这个女人,不是她……

告我?白纸黑字你姐姐签了字的,就看是你先把我告上法庭,还是我先让你姐姐进监狱。他傅流年有着专业的律师团,而且无论警察局还是法院的人与他都有交情。

A市,他就是王法。

说起她的姐姐,夏漓安的身子忽然一僵,忘记了反抗,他一次次的贯穿,让她忍不住全身颤抖,夏漓安紧咬着下唇,死活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你这个做妹妹的不乖,我是让你姐姐住进监狱好,还是让她,离开这个世界。

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威胁的意味,夏漓安的心,猛地揪了起来,不要。

不要?

不要伤害我姐姐。

夏漓安的声音带着一丝祈求,眼神却坚定无比,这个男人就是个禽兽,他说的话一定会做到,尽管姐姐伤害了她,可她,又怎么能对姐姐不管不顾。

好,求我,求的我满意了,我就放过你姐姐。他的嘴角扬着一抹嗜血的笑容,身体依旧不停的贯穿着她。

他讨厌这张脸,这张背叛过她的脸。

求你。她抓住傅流年的胳膊,眼里的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

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那些有求于我的女人,都会很主动的配合我。他的眼里带着一种戏虐,他就是要让她求自己,要将她伪装的坚强撕碎。

他扯着夏漓安的头发,看着她的泪水一滴滴话落,夏漓安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为了一个曾经伤害过自己的女人,她把自己的身体出卖给了魔鬼。

初夜被卖

《《《》》》

夏漓安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阳光透过窗帘缝隙照进屋子里,或许是因为哭过的原因,阳光刺的她眼睛有些疼。

迎合着刺眼的阳光,傅流年的身影撞进她的视线,他坐在床边不远处的沙发上,全身上下只裹了一件浴袍,小麦色的肌肤倮露在外,头上还滴着水。

傅流年的双指间夹着一根烟,看见夏漓安醒了过来,他轻吐出一个烟圈,烟雾缭绕下,夏漓安没看清他的表情,却听见他问了一句,醒了?

身体上传来的疼痛清晰的让她记起昨晚发生了什么,床单上嫣红的血迹证明她珍藏了二十年的第一次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具体来说,是被姐姐卖给了这个男人。

你认清事实了吗?傅流年冷笑一声,将手中的烟按在烟灰缸里熄灭,随后,他倒了一杯水,拿着一片药给她。

吃药。

这是什么?夏漓安拒绝结果他递过来的药片,如果她想毒死他他也要乖乖吃下去?

你没资格怀上我的孩子。

一想到自己和傅流年之间发生的事情,她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接过傅流年递过来的药片服下。

就是他想,她也不想怀上他的孩子。

门外,忽然就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夏漓安,滚出来!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你姐跑了,你还想跑不成?给老子滚出来,别以为躲到这我就找不到你了。

听到这一声喊叫,夏漓安的手一抖,手机瞬时掉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响。

夏漓安坐在床上,微微皱眉,傅流年的话一句句的撞进她的耳朵,只能怪你那好姐姐,在你的酒里下了药。

你是我花钱买来的,一千万。

只言片语在她的脑海中拼凑出一个事实,撞的她的头嗡的一声,姐姐欠债了,所以才把她的第一次卖给了傅流年,而姐姐没有用那一千万去还债,反而拿着钱跑了。

见她慌张的模样,傅流年皱了皱眉头,他走过去开了门,夏漓安本以为他会把自己交出去,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出乎她的意料。

见门一打开,屋外站着的四个男人急忙就往屋子里冲,走在最前面的人却被傅流年抓住了手腕,随后屋子里的夏漓安只听咔嚓一声,紧接着就传来那男人痛苦的叫声。

那一声哀嚎让夏漓安都打了一个寒颤,对于傅流年的名字他早有耳闻,都说这男人做事决绝果断,这下夏漓安是见识到了。

疼,放手。

傅流年的气场太过强大,一个人堵在门前,所有人竟都不敢再轻举妄动,你们当真要惹我吗?

他缓缓开口,语气中带了几分萧杀,捏着那人手腕的手更加用了几分力气。

几个男人面面相窥,这个男人气度不凡,身上散发出的王者风范压迫的他们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片刻,这才有一个长了眼睛的认出了他,男子深吸一口凉气,慌张开口,你是,傅流年?

听到傅流年这三个字,被他抓着手腕的男人双腿一软,咕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

傅,傅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我们马上就走。

如此一听,傅流年满意的松手,那几个男子屁滚尿流的逃走,整层酒店又安静了下来。

屋子里的夏漓安也松了一口气,她的衣服已经被傅流年扯得支离破碎,她也只能用被子将自己盖了个严严实实,傅流年走进屋子,斜靠在墙上,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没了那丝冷漠,现在相信了吗?

她去哪了?

不知道。傅流年声音冷漠,他又点了一根烟,短短几个小时的相处,他的性格夏漓安也抓清楚了几分,这个男人,是恶魔。

刚刚的事谢谢你,我吃点亏,我们之间就算一笔勾销。

一笔勾销?他似笑非笑的斜睨着夏漓安,你的这第一次是你姐姐卖给我的,我们之间是买卖关系,我刚刚赶走了那几个男人,是你另外欠我的。

傅流年这个男人太过聪明,她绕来绕去,还是没有绕过他,可我已经说过谢谢了。

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我可以帮你还清你姐姐欠下的所有债务,但你要留下来,做我的女人。

傅流年的面色忽然变得严肃起来,这让夏漓安瞬间感觉自己的头顶有一阵雷声劈过。

傅流年是什么人物?那是万千女人心中骑着白马的唐僧。而她夏漓安呢?平凡到丢到人群中都找不到的女人,傅流年的这句话让她觉得有些惊悚,他为什么会找上她?仅因为他们睡了一夜?

留在这个恶魔身边,她得不到什么好处。

做我的情人

《《《》》》

傅先生,你确定你现在是清醒的?夏漓安顾不得下身穿来的疼痛,不明所以的眯了眯眼睛,这男人,比她想象中更让人摸不着头脑。

多么奇怪的一件事,偏偏让她遇上了。

莫名其妙的被姐姐卖了第一夜,又莫名其妙的收到一句,做我女人。夏漓安觉得她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你在质疑我的决定?还是说你也觉得自己没什么地方足矣我做出这个决定?傅流年的面上写着一种叫做势在必得的情绪,深邃的眼眸让夏漓安猜不出他的想法。

我有男朋友了,如果我同意,那你就是第三者。想到这一点,夏漓安的心中一阵酸楚,如今的她已经不干净了,她配不上韩哲,他们之间,似乎要结束了。

傅流年冷笑,这丫头让他做第三者?真是开天辟地头一个,我最喜欢见不得光的恋情。

有了男朋友还可以分手,何况这女人的第一次,是他的,而他在乎的,只是她的这张脸。

恋情?夏漓安嘴角一抽,见不得光的那是女/干情。

放在床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傅流年走过去,接通电话,电话那边的声音夏漓安听不到,她只听傅流年应了一声好。

挂断电话,傅流年的视线再次落在夏漓安的身上。

我可以给你时间考虑,如果你想答应这个交易,随时可以联系我。傅流年从自己的外套里掏出一个钱包,抽出一张名片递给夏漓安。

名片上,傅流年三个字让夏漓安的眼眸微微收紧,那种心脏被人抓住的感觉闷得她呼吸都困难起来。

拖着疲惫的身体,穿着傅流年留给她的西服外套,夏漓安狼狈的走在街上,街上LED大屏幕上不停播报着产品广告。

夏漓安的脑子有些乱,一夜之间失去所有的痛苦折磨的她眼睛微微泛红,心中窒息一般的闷。

既然已经用她的第一夜换了钱,姐姐又为什么逃跑?姐姐遇到困难,为什么不和她一起商量,她们两个一起生活这么多年,竟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

泪水模糊了夏漓安的双眼,她站在街上,微风拂过她的脸颊,LED大屏幕一闪,画面立刻转变成一个她熟悉的身影,她的男朋友江帆。

江氏集团今日发布消息,江家公子江帆将于一周后与李氏千金订婚,豪门联姻,男才女貌。

主持人的几句话让夏漓安的脑子一片空白,男朋友要订婚,订婚对象却不是她。

夏漓安慌张的掏出手机,拨通了江帆的电话,眼前看到的一切,都那么让她不敢相信。

漓安?电话里,江帆的声音有些诧异,“我正要打电话给你。

我们分手吧,我要订婚了。

漓安,你在听吗?

江帆的一字一句撞进夏漓安的大脑,尽管不是如此,她又有什么资格继续和江帆在一起?

她什么都比你好,最重要的是我们门当户对,这场婚姻我不能拒绝。

夏漓安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心脏如刀割一般的疼,一种无尽的孤独蔓延在她心头,说话的时候唇都微微颤抖,江帆,祝你幸福。

她的嘴角漫上一抹苦笑,刚要挂断电话,里面却再次传来江帆的声音,漓安,如果你愿意,你依旧可以和我在一起,只是我给不了你名分。

江帆,你是让我做第三者吗?夏漓安冷笑一声,这个世界是可笑的,上午她还让傅流年去做第三者。

漓安,我知道你姐姐欠了债,我可以帮你还的。

夏漓安一手撰着手机,一手紧握着拳头,指甲陷进肉里,鲜血直流,第三者这勾当她夏漓安做不来。

无耻。她咬牙切齿的咒骂。

无耻?你不觉得这是一场很公平的交易吗?江帆和傅流年一样,他们都是生意人,他更懂得用平等的交易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夏漓安面色惨白,对于傅流年和江帆来说,或许她只是一件可以用钱买来的物品。

江帆,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这种心思的?在她的心里,江帆一直是个暖男,是她认为最好的男人,却没想到,他和傅流年并没有什么区别。

男人花心纯属正常,做人总要识相啊!电话那边的江帆忽然笑了一下,知道夏漓安单纯,却没想到她简直傻的可爱。

这么多年,她竟然才发现江帆是什么样的男人,这么多年,她瞎的也是够可以的,江帆,我就是出去卖,也不和你在一起。

话落,夏漓安毫不犹豫的挂断电话,如今她气愤的完全没了刚刚的伤心,江帆就是一个狼心狗肺的臭男人。

让她去给前男友做情人,那她还不如去做傅流年的女人。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


阅读原文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