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香港有群女侦探,免费为穷人侦破婚外情

2019-03-15 那角落 >>一条

在香港,有一家侦探社,

叫“宏智全女班侦探社”,

其中的30-40位探员,

全部都是女性。

全女子侦探社成立已有10年,

从去年4月起,

她们开始为低收入女性提供免费服务,

接手丈夫出轨、家暴、失踪等情感类案件。

调查结束后,

侦探社也持续帮助女性,

对接律师、心理医生、社会福利机构,

或辅导如何修补家庭关系,

或鼓励学习职业技能,自力更生。

目前,已有100多位女性接受了义查”服务。

“有钱人解决问题非常容易,

真正需要帮助的,是社会底层。

我们的工作就像民间警察,

把真相呈现出来。”

撰文王微辣


伴侣出轨、家庭暴力、子女行为反常……

很多人带着焦虑、怀疑和对未来的恐惧,来到位于香港尖沙咀星光行的一间办公室。这里是“宏智全女班侦探社”的办事处,地方不大,却很温馨。

这个全女子侦探社,成立了有10年,目前女探员一共有30-40位。大多数时间,她们都以3-5人为小组,乔装打扮、跟踪卧底,在外办案。

创始人文显楠今年33岁,涉足侦探行业十多年,剪了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坐在明亮却颇具私密感的办公室里,等待我们的到访。


日剧《女神探夏洛克》剧照

说起“侦探”的形象,在文学、影视作品中,柯南·道尔创作的福尔摩斯,阿加莎·克里斯蒂笔下的大侦探波罗,日本动漫里的金田一、名侦探柯南,中国的包拯、狄仁杰,大多都是男性,狭义肝胆,调查的都是谋杀案件,扑朔迷离。

那么,为什么会有一家全女子侦探社?女侦探在调查中有什么优势?侦探的身份,究竟是正义的化身,还是处于灰色地带?

带着这么多疑问,我们与文显楠聊了聊她的亲身经历,和接手过的案件。以下是她的自述。


文显楠

在香港侦探行业乱象中,成立全女子侦探社

我21岁时,从广州暨南大学毕业。当时是2007年金融危机,找不到工作,误打误撞就到一家侦探社打工。办公地点在一栋鬼鬼祟祟的唐楼,我的编号不是007,而是001,竟然成为老板唯一的员工。

香港成规模的侦探社,真的比较少。侦探行业也没有一个明确的系统和规范,不像当律师、当医生,要去考牌,获得资质,所以侦探的素质差距比较大。以前的私家侦探,很多人是黑道出身,拜关公,有文身,挺着个肚子。客户不给钱,那些大汉就站起来不让你走,就像黑社会。


我印象很深,当时有个孕妇Amy,大概有四十几岁,当时她来我打工的侦探社,调查老公的婚外情。

老板收了钱,却不去调查,随便找人在酒店门口拍了一些很模糊的背影照片,假装成是她老公出轨的证据报给她,吸引她继续给钱,搜集更多的“证据”。前后大概有两个多月的时间,Amy把银行里自己所有的钱都提了出来,问题仍然无法解决。

老板就让Amy去找借贷公司,借钱过来继续“调查”。Amy因为是高龄孕妇,所以辞去工作,专心生产,没有担保,无法借钱。老板写了一个在旺角的名字和地址给我,叫我带Amy去找人,把钱弄过来。


我良心上其实很矛盾,在陪着Amy走去旺角的那段路上,就对她说:“我有一些事要告诉你,但你绝对不可以告诉我老板,他会砍死我。”

我把真相告诉Amy,她当场就跪下哭了。所有人在街头围着我们,以为我欺负了她。

经过这件事以后,我发现自己不可以昧着良心做事,辞职了。后来我转到过另外几个侦探社,发现他们也是用同样的手法,欺骗受害人。

我很不认同侦探社那种手法,把调查资料先藏起来,强迫委托人追加费用以后,才慢慢给他们。

所以2009年,我自己跑出来创立这家侦探社。每宗案件都有明确的一次收费标准,根据调查的难度、是否涉及海外调查,价格从数千元至数万元不等。

我自己个性里面也有一点,要破格,要创新。全女子侦探社,我们在香港是第一家。

在所有接手的案件里,一半商业调查(公司委托),一半个人调查。其中个人调查有40%是情感类案件,包括婚外情、DNA鉴定取证、家暴取证、婚前调查等。经调查后,有九成个案证据确凿。


真正需要帮助的是底层

十年来,我们遇到过不同的阶层。有钱人找人解决问题非常容易。反而是一些底层,让我体验到,他们的生活是非常艰难的:

有的家庭主妇,遇到家暴、婚外情,不敢提离婚,怕一下子失掉经济来源;

有的中年妇女,老公跑掉,她对自己的身材失去信心,不敢走出来;

还有妈妈住公屋、拿政府的福利金,本来就只够吃饭,出轨的爸爸拒绝交房租,连孩子生病都看不起……


“他竟为出轨少女请病假”

38岁女,产后婚姻破裂

38岁的家庭主妇何太,委托了一宗婚外情。自从三年前生下可爱的儿女,她觉得和丈夫更像不可分割的一家人。但她也将注意力,更多放在女儿身上,她和丈夫彼此间的爱情好像消失了,连轻吻都变得敷衍了事……

何先生在一家中资银行担任部门高层,一向是工作狂,不会乱请病假,但近两年,他每月都至少请两天病假,每次下午5、6点去看医生,晚上11点才回来。

“我说陪他去看,他又说不用……”


电影《昼颜》剧照

为了解开何太的心结,我派调查组去跟踪何先生一周。其中一晚,发现他带客人到一个商厦停留。这个商厦,除了有一些昂贵的私房菜(人头费千元起),也有一些只准会员进入的“会所”,如果不是熟人担保,也不能进场消费。

酒和美人是消费的重点项目,作陪的美人选择很多,其中不乏本地学生、秘书;每小时收费高达2000-2600元,只需陪坐陪饮,不卖身。重点是,个个是18-24岁、年轻貌美的“90后”,让许多中年大叔了解“民生”。

守候了3个小时,调查组看到何先生、客户和两个少女一起走出大厦,随即坐上的士直奔时钟酒店,后来的事也不用再多说。

外遇证据找到了,但何先生为什么经常请病假呢?原来,陪同何先生的少女,是一名白天在诊所工作的小护士。何先生为了和她见面,特地请假接她下班。没想到,一向勤奋踏实的男人,竟然会为了出轨而请病假……

这个案例中,何太太没有工作收入,在经济上完全依赖丈夫,情感上也都扑在这个家庭上,没什么其他朋友。在物质和精神上,她都处于弱势。

在调查到丈夫出轨事实后,我们希望她能认清真相,做出适合自己的选择。


“没有工作、没有他,孩子该如何生活?”

31岁女,遇家庭暴力和婚外情,她选择忍

委托人小梅与丈夫志远来自内地农村,小梅自愿照顾志远行动不便的父母,他才能去省里读工商管理学。几年后,志远学成返乡,与小梅结婚,然后一起搬到上海发展。

“那时候我们租的房子很小,房租很贵。日子过得苦,但却是我跟他感情最好,最开心的日子。”

五年后,志远开了自己的房地产公司,家庭情况渐渐好起来。最近,他常以工作需要为由留在深圳,有次还被小梅的朋友看见他抱着一个穿工作制服的女人逛街。那次之后,小梅趁志远放假回家休息偷看他手机,结果换来暴力对待。

“那是他第一次打我,我发现他经常跟一个叫‘美玲’的女人发微信。如果他能跟我解释,我也许不再怀疑……但被他这么一打,就更让我相信,他在外面有女人……” 她脸上有不少新旧淤青,眼角、嘴角还有血痕,显然不是一次暴力造成的。

她担心离婚了,孩子很小就没有了爸爸。“在没有亲眼看见他有女人之前,我不想把家庭搞得支离破碎。”

调查组从志远的深圳小公寓开展行动,跟踪他到福田区的房地产分店。店里有三名员工:两个男员工桌上有大堆文件在处理,时而打电话推销;一个女员工,却在喝茶、逛淘宝,穿着整齐的制服而且不时补妆,却从不出面接待客人,似乎受到优待。

晚上6点半,志远和女员工离开分店,两人逛完超市后,回到小公寓,第二天早上才离开,前后脚返回公司。

小梅得知真相后:“我没有工作过,没有他,我和孩子如何生存?”

面对委托人的哭诉,我们无奈,但每个人的人生,都应该给自己留有选择。



在接触了许多弱势的女性委托人后,我们决定做出一些改变。

去年4月份,我们推出一项“义查”服务,不收取一分钱,为每月8700元港币以下收入(政府定义贫穷线)的女性免费调查。

这个活动也得到了香港单亲协会同妇女服务会、香港妇联等机构的支持,目前有100多人前来查询,筛选至二三十宗案件。每月调查比例,占到个案的10%-20%。接手的案件,也从婚外情,扩展到子女问题。

有了调查结果以后,也根据当事人的需要,承接一些合作机构,比如律师、心理医生、医疗机构、营养健康师、妇联等,为她们提供正面的信息和免费服务。

有些还开设了义务课程,比如在香港,当保姆比较吃香,失婚妇女可以去上保姆培训课,开始新的生活。


“大女儿卖身,供小女儿上学”

40多岁穷苦夫妻,多次寻求帮助被拒

一年前的某天,我刚下班,一出办公室的门,就看见一对夫妇跪在门前,哭个不停。我吓了一跳,赶紧把他们接进来。

这对夫妇经济困难,生活上领取政府的福利金。家里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上初三,原本品学兼优,但近来常常夜不归宿,不知道去了哪,一回家就躲在房间里,精神很不好,还常常接到不知名的来电。他们怕女儿误入歧途,想通过侦探社了解她的行踪。

我们跟踪调查几天后发现,原来大女儿在外卖身援交。她想多赚一点钱,补贴家里,供妹妹上学。但却被坏人利诱吸毒,于是恶性循环,为毒品卖身……

这对夫妇,之前还找过其他侦探社,别人见他们没钱,就拒接。真的很惨,不想再见到。

最后我们把案件转交社会福利机构,一家人现已没事。


“面对婚姻危机,我不再懦弱”

25-30岁女,生活还有新选择

义查的委托人之一徐太,和丈夫从前住在私楼(私人公司开发售卖的房产),生了一对儿女,平时兼职售货员,每月工资三四千不固定。丈夫在一家电器公司做维修技工,工作时间、地点不稳定。虽然夫妻过去收入不多,但生活还算融洽幸福。

有一阵子,丈夫突然开始在家因为小事挑剔,把不耐烦的情绪发泄在徐太和孩子身上。后来干脆提出,要离开家,去父母家住,同时停止向家里交房租、提供家用。

徐太怀疑出现了第三者,她很想知道丈夫的住处。最重要的是,她因为自己经济能力不足,事情发生以后,只能靠娘家补贴生活,不能好好照顾儿女,感到晴天霹雳,心里非常自责。

调查组发现,丈夫没有回父母家住,只试过突发性回家探望子女。我们抓住了这个黄金机会,跟踪找到丈夫的现居住地、婚外情进入同居阶段的关键性证据。

知道真相后,徐太在离婚诉讼时积极争取孩子的抚养权、赡养费。又在妇女组织协助下,申请公共房屋、提升工作技能,重获面对未来生活的勇气。


日剧《女神探夏洛克》剧照

女子侦探的侦查术

和以往男侦探从事体力活的情况不同,现在侦探主力负责民事案,多用脑。

我们现在有三十几位女侦探,但为了保护她们的隐私及调查中的安全,不能在此详述她们的身份。

环境观察、建筑物特色、跟踪技巧、易容变装、摄影技术、心理素质及道德操守、防身术……这些都是全女子侦探社调查员入行的必修课。


常用的侦察方法:

  • 网络时代,善用社交媒体。

调查员首先从各种社交媒体入手,Facebook、Instagram,首先了解对方的兴趣爱好、交友圈、生活习惯,再想办法乔装打扮、做卧底,接近对方。比如,如果目标人物嗜酒,就去酒吧寻找偶遇机会;如果对方热爱户外运动,就卧底打扮成户外运动爱好者。

  • 每次调查,如果能抓到“黄金机会”,基本调查3-4次就能破案。

比如一个搬离家庭的丈夫,在女儿生日那天回家庆祝。通过这个黄金机会,我们就能掌握他的行踪、现在住址,再着手调查他是否有婚外情的证据。

  • 判断“故事的完整性”。

不是单一个行为就能代表出轨。我们会在某一段时间内,持续跟踪目标人物,如果他重复和固定的异性有亲密的身体接触,或出入酒店场所,根据连续的行为,就可以观察到一个完整的故事。


装有摄像头的录音笔

可以摄像的移动充电宝

可定制成侦察工具的各种生活物件

常用的侦察工具:

我们会量身定做一些像日常物件的侦查工具,去观察调查对象。

这些只是用于展示的道具:安置在卧室的闹钟、家中的摆件、随身携带的手表、车钥匙、充电宝……根据委托人的真实情况和需要,都可以做成录音器、摄像头。

跟踪时,我们一般不会冒险,离目标人物很近。但如果必要,也可以使用侦察工具,监听正在发生的对话。


女侦探的优势:

  • 贴心细心、好沟通,容易让委托人打开心结

“你们都是小女孩,一点都不恐怖,都好nice。” 这是我们听到委托人说得最多的话。

每次接下有关婚外情搜证、跟踪伴侣的委托前,委托人往往还跟我聊她的情感烦恼。有时候,我会觉得我不只是一个单纯的侦探,还是一个“树洞”。

  • 头发可长和短,造型灵活百变

在跟踪卧底时,不管目标男女老少,女性的形象,更容易降低她们的警觉性,提高取证成功率。

  • 很多男性委托人,通过我们了解女性的想法

不管委托人是选择全身而退,还是修补家庭关系,女侦探身为女性,更了解女性心理,甚至得到了一些男性委托人的信任。


我们就像民间警察

以前我在打工的时候,没有接受过培训,曾经被目标人物发现、被揍,出去调查非常危险。

所以我的观念很重,进女子侦探社先不要办案,语言沟通、化妆礼仪、防身术,都要先学习,把侦探行业的专业度和透明度提高。

社会有很多阴暗面,警察做的是刑事,我们做的是民事。当你遇到感情的问题、儿女的问题,对父母、朋友,很难开口。

女子侦探社的调查员,虽然来自不同的背景,但大家的理念都是一样的:寻找真相背后的真相,为有需要的人作出支援。

让每一个人哭着来、笑着走,这是我们最开心的事。


注:案例中人物均为化名

部分案例选自文显楠“女侦探专栏”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