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惊奇队长》的女英雄太失败,这一局漫威输给了DC

2019-03-15 那角落 >>虹膜

文 |闵思嘉


一个事实:从票房、粉丝、影响力等等方面来说,漫威这些年一直都在全方位压着DC打。


但是没想到,在女性超级英雄这个领域,一直没发力的漫威,这次一出手,就完全输给了DC。


我说的当然就是《惊奇队长》。


即便《惊奇队长》上映三天就拿下了接近6亿的票房,但我也坚持认为,把它和DC的《神奇女侠》对比的话,它是落伍的,失败的。



不过先不忙讨论女性超级英雄这个话题,我们必须要把视野放到好莱坞这些年声势浩大的女性主义运动大背景下。


众所周知,好莱坞是个以白人精英男性为主的世界,根据电视与电影女性研究中心做的「赛璐珞天花板」报告,2017年票房前250名的电影的主要工作人员中,女性占比仅18%,集中到导演、编剧等核心职位,这个数据还要再低。


毕竟,电影发展了这么多年,直到2010年,才有一个毕格罗在奥斯卡上风光一把。


毕格罗在《拆弹部队》片场


而女性主义运动这几年在电影圈风生水起,一个重要节点是2017年的韦恩斯坦事件,「女性主义」甚至成了那年韦氏词典官方公布的年度关键词。


在这之后迅速蔓延到全球的#Metoo 、Time's Up,金球奖上的黑色礼服,凯特·布兰切特在戛纳电影节上「搞事情」,会让很多人觉得,这个忘记女性的电影帝国,开始变了。你应该也能明显感觉到,无论是在电影还是电视行业,女性占主导的电影作品,都比以前更多了。


2018年金球奖的集体黑色礼服


这个「主导」是从多个层面而言的,比如女性以制片人、导演的身份去推动整个影视项目,像是妮可·基德曼、艾米·亚当斯,甚至华裔的赵婷、阎羽茜。


妮可·基德曼制片的《大小谎言》


再比如凯西·雷波拉这样的剪辑工会领头人为成员们做出的抗争;又或者是女性作为强势主角的主流商业、艺术电影开始变得更多,《神奇女侠》和《惊奇队长》显然是最好的代表。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DC第一个拍摄了女性超级英雄片《神奇女侠》,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戴安娜的故事,和好莱坞的女性主义运动是有着某种呼应之处的。


戴安娜是个「女半神」,身为宙斯的女儿,但天堂岛上的她几乎是被埋藏了自己的天赋,直到去到人类世界,她才一点点发掘出自身的能力,有了自我意识的觉醒。


《神奇女侠》


戴安娜的成长经历,不仅让神奇女侠的性格变得厚实丰满,也可以说这象征着新时期好莱坞女性地位的崛起。


可能有些以偏概全,DC故事的深度及其与时代之间的回响,漫威经常做不到。不过漫威其实也有这样的作品,比如被很多中国网民狂黑的《黑豹》,但它确实对美国人来说,有特殊的意义。


但这次的《惊奇队长》,实在是担不起Captain Marvel这个招牌头衔。


《惊奇队长》


惊奇队长卡罗尔是克里星上的一名战士,有着巨大的、但自己无法控制的能量,与此同时她还没有记忆,不知道自己是谁。在执行铲除斯库鲁罪犯的任务过程中,她意外来到了地球,并发现了这里藏着自己过去的秘密。


这个基础设定其实和绝大部分超级英雄起源故事一样:英雄如何确认自我身份,最终成为英雄。这是一种庄严叙事的传统。


《惊奇队长》


《惊奇队长》用了这样传统的叙事模式,不是错,最多只能批评它谨慎,它真正的问题在于,作为漫威的第一位单片女性超级英雄,惊奇队长在「女性」层面上的表达,太落伍了。


对比《神奇女侠》在一开始就赋予了观众一个母系社会的语境,戴安娜是没有性别意识的,还会偷窥史蒂夫洗澡,这种反传统的凝视,很大胆。


《神奇女侠》


而《惊奇队长》是怎么做的呢?卡罗尔都已经是一名人见杀人、佛挡杀佛的女战士了,但在她的回忆碎片里,依旧充斥了女孩子怎么能开赛车,女生当军人肯定不如男生,女人就不该坐在驾驶舱这样的话语。


而她在这样的话语中,不断地想证明自己。 《惊奇队长》 这些回忆在片中闪现了很多次,而惊奇队长每一次爆发神威,就相当于在喊那句口号——男人能做的事,女人也能!



如果这就是漫威理解的女性主义,那它起码落后了二三十年了吧……


而且它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女性主义,直白、粗暴得没有经过任何包装,不具备任何戏剧构建上的巧思。



同一时间段的好莱坞商业大片和艺术电影,是这么拍女性主义的。


《超人总动员2》同样表达了女人也能胜任男人工作的主题,但它并不是站在男女对立面的层面上去表达的,而是以家庭分工为突破口,借助「做得好,养育子女也是超人行为」的话题,强调家庭工作的重要性,且这种重要性并不因为做这件事的人是爸爸还是妈妈而改变。


它所传递的,是一种家庭中的宏观平等观念,性别偏见被自然而然地化解了。


《超人总动员2》


再比如「星战」系列,这个在漫威之前的系列电影王者,上一代的主要女性角色很少,莱娅公主和艾米达拉女王,都有着强烈的女性特质。而在新一代星战主角的接棒人蕾伊身上,女性感是被弱化的。


她的衣服线条并不勾勒她的女性身体,影片也只着眼于展现她的成长经历,女性特质被内化在她的行为里,比如她对BB-8的拯救。在影片中,你会觉得她是个女绝地武士,但并不是作为男性对立面出现,性别绝不是矛盾的关键推动力。


《星球大战7》


艺术电影领域,今年竞争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的《你能原谅我吗?》和《贤妻》,就是非常女性主义的角色,前者是性少数群体,过着完全不修边幅的生活,几乎和我们通常所认知的「女性特质」毫无关系;后者看起来是做丈夫的枪手,实际上是这个文字帝国背后的掌控者。


还有去年的《我,花样女王》,满口脏话,并不符合花样滑冰项目评委心中既有女性理想形象的托尼亚,是对固化女性形象最好的讽刺。


《你能原谅我吗?》


与它们相比,要打女性牌, 《惊奇队长》有那么多方案,却偏偏选择了最肤浅的一种。


补充一个注脚,虽然它和电影自身内容关系不大。


3月7日漫威影业官方微博发布了一个女生节快乐版中国特供预告,从中你也能体会到漫威的这种过时、虚浮的「女性」思路。


评论区基本沦陷了。



这种思路的背后,其实潜藏着一种非常危险的信息。那就是,在漫威的整个体系里,男性始终是优于女性的,女性是在受到男权话语压迫后才开始反抗。


一直教导惊奇队长的罗格,同时身兼了她拯救者、教导者和暧昧不清的恋人身份,最终则是个「欺骗者」,这更是把影片的这种男性有罪论推至了一个顶峰。


罗格和卡罗尔


罗格和卡罗尔这种男权原罪论的前置,女性受害者的假想,比起《神奇女侠》在一开始就解构掉了性别观念的女性主义立场,实在是差得太远了。


《神奇女侠》是直接让戴安娜以女性的身份去成为一个超级英雄,而《惊奇队长》则是让卡罗尔,先成为男性的对立面,再成为一个女性英雄。


提倡女性价值,不需要把男性作为假想敌!


《神奇女侠》其实不够女权,但她至少是「女性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和《海王》一样,是公主片在当代语境下的变格,即便女性运动风生水起,但这些抗争者们依旧任重道远,《神奇女侠》非常清晰在任何一个时代女性都会被「另眼看待」。



所以它让戴安娜穿着古希腊式展现身体健美的铠甲走过女性要穿大摆裙的十九世纪街道,这是在借古喻今,它让神奇女侠以一个闯入者的姿态进入这个世界,却并不是要去反抗什么,而是去拯救什么。这才是女性真正作为一种与男性平等的性别,站在宏大叙事语境、可被放在任何时代下的一种通用性。


而《惊奇队长》却通篇都在强调着「反抗」,它所反抗的内容具有太强的时代局限性,神话之所以经典流行,是因为它通俗又极具可变性,昨天的寓言稍作变动就可以成为今天的事实,但《惊奇队长》并未如此。



《惊奇队长》非常失败的另一个原因,或许还是因为这部影片的终极目的,并不是为卡罗尔立传,而是为了即将上映的《复仇者联盟4》做铺垫,引出卡罗尔这个救场的人物。


在这种颠倒主次的导向下,影片除了在讲述卡罗尔寻回记忆的主线之外,也还铺垫了她和还是低阶探员的神盾局局长的关系。


这段关系显然是为了让那个「寻呼机」变得合理,但是并没能对惊奇队长这个角色起到决定性的塑造作用。



关于寻回记忆的部分,让惊奇队长这个人物变得非常碎片化,每揭示出一段她的过去,我们都对她了解了一点点,但最后,不管是伤痛的童年阴影,还是作为人类的军人时期,又或者是克里星人的女战士,我们都没法把这些碎片化的形象组合起来,拼成一个完整的惊奇队长。


在前期,贯穿起不同身份的惊奇队长的,是以寻找记忆的行动带出的「我是谁?」的终极疑问。


但在最后,即便寻回了记忆,这个主线行动结束,我们看到了卡罗尔的坚毅和不认输,但依然没有看到惊奇队长究竟是「谁」。



它们之间,缺乏一种贯通的、可以产生共振的人物内核。漫威的很多人物都拥有这种内核,大多都落在了家庭关系上,比如钢铁侠是对父亲的心结,蚁人是父女关系,黑豹是「王子复仇记」。


而卡罗尔至少在这部起源故事里,是个没有「家庭」的人,这倒不是说超级英雄的人物挖掘只有家庭关系一条路,蜘蛛侠就把单纯的青少年成长故事做得很丰满,《惊奇队长》中的劳森博士担任了一定的代理家庭身份,但还是我们上面说的问题,这并没能为观众们解答「卡罗尔是谁?」的问题。



总而言之,惊奇队长这个人物的塑造彻底失败了,她既没有作为人的辨识度,也没有作为女性超级英雄与男性超级英雄的差异化。


当然,《惊奇队长》也并非一无是处。呼声最高的橘猫果然是最大的亮点,年轻时的寇森和局长、前后转变的塔罗斯,都是非常可爱的配角。



这是漫威一直擅长的轻喜剧路线,这些配角其实也都比卡罗尔这个主角更有魅力……


让《惊奇队长》失败的原因,刚好就是漫威一直以来最引以为傲的标志性特点。


漫威已搭建完整自己的电影宇宙,把所有系列电影的竞争者都远远甩在了后面,这是他们致胜的绝招,所以他们的超级英雄电影,总是要为矩阵服务。



许多单部的漫威电影,首要考虑的都是如何满足整体上的彼此勾连。观众们看漫威并不仅仅是看一个英雄,而是看整个电影宇宙,看那些埋藏在细枝末节里的草蛇灰线。


这是漫威在宏观上的美学逻辑,是他们得以紧紧捏住观众的法宝。


再往深一层走,漫威电影创作逻辑的第二层,是漫威英雄之所以不同于其他超级英雄的一种共性,那就是我们反复说过的,他们的英雄都特别亲民。


钢铁侠、小蜘蛛、蚁人,都是这样的英雄。


《钢铁侠》


他们最终导向的,是让观众能在这些英雄身上寻找到一种同理心和认同感,从而让传统古典神话进入到现代世俗叙事中。


这两者都很重要,但后者在大格局上是为前者服务的。 而在这个时候上映的《惊奇队长》,往矩阵上偏移的重心太多,却又失去了那部分亲民的同理心。


英雄可以不美、不帅、最好有缺点,但若不能让观众从心底认同她,那她就只能是漫威宇宙的一个英雄,而永远无法成为观众心中的惊奇队长。



合作邮箱:irisfilm@qq.com

微信:hongmomgs

《权力的游戏》大结局呼之欲出!难道龙妈和雪诺真会这样吗?

敢动20世纪最伟大小说之一?这是美剧的终极挑战

《绿皮书》里的那个司机,真实生活中居然演过《教父》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