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盘点|网剧、网综都迎来了春天 为何网大还在原地踏步?

2018-12-07 那角落 >>影视观察家


近两年,网剧的火热度超过电视剧,基本已经是默认的事实,而网综的兴起,似乎也只是在这一两年之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明星大侦探》、《妻子的浪漫旅行》…..除了一两个熟识度较高的台播综艺还能屹立不倒外,其余综艺似乎热度都比网综稍微差了那么一丁点。就像曾经有人会觉得,谁谁谁拍了网剧、网综,感觉身价不够啊,现在说起来要是没看过一个流行的网剧、网综,没有pick一两个小哥哥小姐姐,那才是步入中年的新标志。



网剧网综的内容品质显著升级,创作也更加专业化、成熟化,风格积极健康,也一定传播了正能量,稳中有升的好成绩逐渐开启了“网络新时代”。只是同是“一母同胞”,网大的状态却似乎还在游离,2014年,网大的概念首次被提出到2015年在各大网站风生水起,到2016年网大数量猛烈增长,却又在2016年年底随着政策变化停滞不前….网大到现在还顶着“不精良”的帽子,令人好奇,网大的未来在哪里?



“冰与火”的网络时代


《延禧攻略》毋庸置疑是今年最大赢家,除了正面pk《如懿传》不输之外,吴谨言、许凯等新人一跃成为知名演员,踊跃参与年底各大颁奖晚会。《镇魂》也是2018年网剧的现象级代表作,项目成为了大众爆款,项目演员朱一龙白宇的热度提升,都不输给任何一部大IP带来的成绩。网综方面,Ninepercent、火箭少女等通过《偶像练习生》、《创造101》走出的爱豆们,也跻身为新任流量,除了各自为热搜常客外,时尚代言也络绎不绝,可谓2018年最火新人。



网剧、网综成为捧新人的风水宝地,随着优秀作品的增多,越来越多的制作人把功夫放在网络平台,也一定刺激了网剧网综的质量,题材与内容的变化也更广泛。



网剧类型跟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进行对比,题材与内容的变化也逐渐增多,除了古装言情、爱情、宫廷权谋、悬疑推理、喜剧等类型比较突出外,一些男性向题材也逐渐发展走向大众。



而网剧从数量上来看,2018年数量虽然在减少,但质量却持续上升。知名导演制片人的加入,知名演员的辅助,网剧的投资逐渐增大,网剧质量逐渐上涨,包括内容与认知的创新度,也成为网剧是否能出彩的一个重要体现。



网综来看,《这就是街舞》、《中国有嘻哈》等等都基本定位为“中国首档”,一个是“国内首档街舞选拔类真人秀”、一个是“中国首档大型的Hip-hop音乐选秀”,投资大、名气大、制作团队大、资源大、噱头大。金牌制作人的保驾护航,一线流量的亲情加盟,以及独具创新的思维脑洞,让街舞、嘻哈文化与中国文化实现了碰撞,不仅拉近了街舞嘻哈文化与观众的距离,展示出其多变性与创新性,让经典老歌焕发全新生机,为中国音乐提供了更广泛的可能性。也将自由向上的理念传达给观众,自然吸引到年轻人的目光。



而今年最火爆的选秀综艺《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用养成系手段吸引观众,“pick”成为年度热词,颜值与养成刺激到年轻观众的心底,这种可以饱览帅哥美女唱歌热舞的机会,生活在“看脸时代”的观众自然不愿意放过,而节目利用“选拔”设计,让观众心理上产生“培养是否成功”的状态,从而获得满足感。节目新鲜的创意自然一炮而红,成功2018年网综中的“当红炸子鸡”。



而网大目前,还基本处于摸索与成熟的阶段,毕竟说起网大,还并未有一个作品达到“全民皆知”的状态。



就成本来看, 100万以下的网大影片制作成本占比约17%, 150万-300万的网大影片制作成本占比约42%, 500万以上的网大影片制作成本占比约4%。尤其可见,比起网综的大投资大收益,网大的成本还相对比较保守,自然吸引不到更多的制作团队。



2018年上半年,所有平台里网大共上线600多部,播放量也不算太高,但也可以看出,网大市场的类型也开始多元化了。但纵观网络全局,网剧与网综持续火热,网大还在逐渐摸索,“冰与火”的网络时代相对比较明显。



网大,谁动了你的奶酪?


网大曾在2016年急速爆发增长,根据数据显示, 2016年网大出现爆发性增长,播出数量将达到2000部,播放量达到170亿。



但是当时网大多数的古代题材都含有比较吸睛的“鬼怪、僵尸”等元素,现代题材多为“暴露、香艳、耽美”等元素博眼球,或者是通过大ip延伸的模式进行“蹭”ip。发展初期的网大,制作方为了吸引观众,内容经常是较为敏感,导致网大市场成为“脏乱差”的代表地,不少艺人听到网大二字便望而却步,一些知名制作团队也对网大产生抵触,从而观众也对网大有一定的排斥心理。网大成为最大的“毒饼”,在口碑上受到了局限,造成网大近两年发展落后于网剧、网综的重要原因。


政策来看,总局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网络视听节目创作播出管理的通知》,要求网络电影等视听节目要坚决反对不良风气、抵制传播不正确价值观;随即,百余部热门网络大电影因不符合政策规定而被下架;随着政策的变化,观众喜欢的网大类型逐渐淘汰,对网大的发展也受到一定阻力。


其次,网大的对标作品的院线电影,网大的投资较低,基本大多保持在500万以下,而部分院线电影却可以达到几分钟便耗资数百万,甚至网大可能因为资金的问题,一部时长90分钟左右的网大甚至可以一个星期左右拍摄完毕,这和院线电影还是存在一些差距的。对标过于明显,观众口味自然被养刁,从而网大失去了靠后期视觉效果去震撼观众的机会,没有视觉效果,擦边内容被打压,内容的不出彩,网大反而成为最考验制作方创意的平台,对于曾经投身于网大渴望“来钱快”的制作者,自然被淘汰出局。


网大这盘棋,应该怎么下?


如果说,网大没市场,当然并不能一概而论,网络电影发展的潜力到底有多大,谁都不知道。但要说,网大很有市场,那它的确还没有出现一部现象级代表作,但是越是这种情况,反而网大更容易翻身。


还是先说对标作品,2018年的院线电影中,掀起观众震撼的并不是多么华丽的特效,也不是多大的流量小生加盟,《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现实主义电影也是今年电影市场的“黑马”,尤其《无名之辈》,对于院线电影来说,只有3000万的小成本投资电影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是很难,而他的成功之处是内容与口碑,而这一点,便是网大可以吸取的经验。



院线电影从前期IP购买创作、剧本开发、优质制作团队、明星出演,一直到最后的宣发排片,整个产业模式难度非常之大,耗时也需很久,这便给了网大诸多机会,如果内容精良抓心,凭借网大的观影方便,传播率高的特质,依然可以从口碑入手吸引观众眼球。其次,院线电影基本大投资大风险,所以年轻制作团队参与的机会并不大,而网大目前便给80、90后的年轻制作团队一个好的创作平台,而网大的受众也偏为年轻观众,年轻制作方对标年轻观众,其实很好去抓取“痛点”,反而更容易出现精品。



《黄泉》的成功,已经为网大出圈打下良好基础,米如花影业CEO窦黎黎认为,《黄泉》的成功在于两点:第一,剧本经过了打磨;第二,IP基础很成功。同样,腾讯2018年的网大《罪途》,也收获良好点击。《罪途》是对现实题材和社会议题的讨论。二者的成功点都有一个固定方向,就是脱离了原来对网大的定位。



所以网大其实是块蛋糕,毕竟你不知道下一口吃到的是什么味道,网剧和网综已经逐渐定型,但是网大正因为不知道,才会更期待它的惊喜,也许影视寒冬下,网大却意外出圈了。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