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酒后忍不住抱住了妹子。她说她还从来没做过···

2018-03-12 那角落 >>经典短片TV


第1章 混世小魔王
“老头,我来了!”

哐!

叶小白一头冲进了小木屋,眼睛登时一亮,嘴角掀起了一抹坏笑,一下子窜到了叶咲的面前,“老头,丫丫的,你的手里,是嘛东西?”

“没什么。”

叶咲将手从怀里飞快的抽了出来,目光闪烁,有些心虚的说道。

“说吧,找我干嘛呢!”

叶小白的目光在老头的胸前扫了一眼,继而一屁股坐在了一木凳上,翘起二郎腿。

“准备让你去中海一趟,我有一位故人快病死了,你去看看是否还有救。”

见叶小白没追究自己怀里的东西,叶咲暗暗松了一口气,顺手拉了一条板凳坐下,继而从腰间掏出一杆烟枪,点上火,吧唧吧唧的抽了起来。

“不去不去,你又不是不知道,只要超过咱们小羊村十公里的范围,我是不会出诊的,中海也太远了吧!听说还要坐火车呢!”叶小白连忙摆手道。

“我那位故人,有个孙女,自己开了家公司,做了女总裁,最重要的是还很漂亮……”

叶咲缓缓的吐出了一口烟雾,续道。

“等等,你说啥漂亮?”叶小白精神一振。

“当然是我那位故人的孙女漂亮咯,按照我年轻时候泡妞无数的阅历来看,那个女孩,绝对的大美女一个,怎么样,有兴趣跑这一趟不?”

叶咲的眼中,飞快的掠过了一道狡黠之光。

“切,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叶小白撇了撇嘴,就你也能泡妞无数,你砸不吹上天呢!

“当然是真的,我还指望你这一趟,顺带搞定那个女孩,我也好早日抱孙子。”叶咲一副正儿八经的口吻。

“呃……你不是抱过我了吗?”

叶小白暗暗汗颜,难道我不是孙子?

“咳咳,那就抱重孙,这是那女孩去年的照片,背面有她家的住址信息。”

叶咲老脸微微一红,连忙从怀里,将一张照片递了过来。

“啊……这个女孩……除了可爱,还真没看出来哪里漂亮了。”

叶小白接过了照片,顿时眼睛瞪大,尼玛的,竟然是一个婴孩的照片。

就算是去年的照片,现在也还穿开裆裤吧!叶小白在风中凌乱了。

“噢,的确是这个女孩,不过那是她小时候的照片,这张才是。”

叶咲看到叶小白手中的照片,差点没呛了一口烟,连忙换了一张照片。

叶小白眼睛陡然一亮,擦!极品啊!

照片上的女孩,模样应该在二十岁出头,不低于一米六五的身高,身腿比例极佳,典型的黄金比例。腰肢纤细。她的脸蛋更是漂亮得不像话,皮肤白皙,细眉大眼,只看照片,都能感受得到,这女孩的一种妩媚高贵的风情。

“既然你不愿意去,那就留在家里吧!这一趟我亲自去。”

叶咲将照片从叶小白的手里抽了回来。

“谁说我不去的,为了老头你早日抱重孙,所以我决定做一个伟大的牺牲,离开我最舍不得的家乡,好了,别说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再说我跟你急。”叶小白连忙抢回了照片。

“嗯,那好吧,你就去吧!还有,十天后,中海市有一场中医交流会,你顺便代替我去参加。”

叶咲暗暗高兴,这个小羊村的混世小魔王,终于肯离开小羊村了啊,再不离开,老子活着还有个屁的意思。

对于叶小白这个孙子,叶咲那是又爱又恨,爱的是,这小子天赋极高,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短短十几年,就把自己一身绝学,全部学会,教无可教。

这小子超级喜欢整人,这几年,叶咲被整得几近疯狂。

而这一年,叶咲想尽了各种办法,都没能让这小子离开小羊村,难得这小子松口答应出远门,叶咲能不高兴才怪,要不是叶小白在现场,他都想大哭一场,来表达自己心中的喜悦之情。

“时间不等人,我这就先出发了。”

“嗯,去吧去吧!”

等叶小白的身影彻底的从视线中消失,叶咲忍不住奸笑起来,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终于把这小子给送走了,老子终于自由了,终于不担心被人整了,哈哈……今晚可以去王寡妇家串门咯,嘿嘿!”

高兴之余,叶咲顺手摸了摸胸口,脸上的笑容忽然凝固,连忙冲出门,喊道,“臭小子,快把我的东西给还回来。”

然而,哪里还能看得见叶小白的身影,没想到,这小子临走了,还要摆自己一道,只气得叶咲吹胡子瞪眼睛。

飞奔在乡村的山路上,直到确定老爷子无法追上之后,叶小白才放缓了脚步,继而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用牛津布缝的包包,贼贼笑了起来,“玛蛋,竟然敢骗我,说没啥,让我看看你这包里藏着什么好东西,摸着挺厚实的嘛!嘎嘎!”

当这牛津包包打开之后,只有几张卫生纸,只见卫生纸里面,竟然还夹着一个……一个……嗯,一个安全套。

叶小白忍不住爆了句粗:卧槽!

……

一列名为和谐号的白色动车,飞快的穿梭在崇山峻岭之中。

叶小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双漆黑的眼珠子,只在眼眶中,滴溜溜乱转。

他的目光大胆的在那些身材火爆的动姐身上扫过,充满弹性的翘臀,洁白的玉腿,只让这小子连连暗吞口水,心中暗忖:他奶奶的,这火车上的妹子,竟然穿那么短的裙子,比小羊村里的那些婆娘奔放得多了啊!

“喂,那个……那个服务员……”

叶小白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什么,便是对刚走过去的那名身材窈窕的动姐,大声喊道。

而他这么一声吆喝,便是引来了数十道目光,一看是个土鳖小子,有人就忍不住皱眉低声道:乡下人就是没素质!

“你是在叫我吗?”那身穿紫色短裙工作服的女孩,转过脸来,望向叶小白,声音很是温柔。

“对对对,就是叫你。”

这货目光,在对方那双套着黑丝的大腿上,狠狠的剐了一眼。


第2章 最美动姐
叶小白的这一番话,只让周围的人皆是无语。

“人家叫动姐,不叫服务员好吗?真是个土包子啊!”有人在心里吐槽道。

对于叶小白叫自己服务员,动姐虽然不悦,黛眉微微一皱之后,她还是很礼貌的说道,“这位先生,有事,您请说。”

“那个,这车厢里太热,能不能将这车窗打开,让我吹吹风。”

叶小白的目光,顺着对方的大腿,一路往上,真是波涛汹涌,秀色可餐。

“先生,这是动车,车窗是全封闭的,不能打开,再说,这车里开着空调的,不热吧!”

动姐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是哪个山旮旯里跑出来的极品呀!

周围的乘客,则是被叶小白这番话,雷得里嫩外焦。

不过,很快大家都明白了过来,这小子是用这种方式搭讪那位动姐呢!看来是想泡妞啊!

的确,这位动姐在这趟列车中,那是身材最好,脸蛋最漂亮的一位,乃是这趟火车的动花,名叫林诗诗。

很多人,选择这辆列车,都是为了看一眼她,当然更希望有机会邂逅认识一番。

“噢!那好吧!没事了,谢谢你啊!”叶小白撇了撇嘴巴。

“嗯,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叫我们。”

动姐礼貌性的微微一笑,转身便走。

“喂,小兄弟,我看你也不热呀!是想搭讪那个动姐吧!可是,我不明白,为啥你不要个号码了?”

坐在叶小白身边的一个戴眼镜的斯文男子,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其他人也竖起了耳朵,他们的确不明白,这小子都搭讪成功了,为什么连对方的QQ号,微信,手机号码都没有要,都猜中了开头,却没看懂结局。

“呃,我没有要搭讪她呀!你搞错了吧!”

叶小白眨巴了一下眼睛,疑惑道。

“没搭讪?你还真的是想吹风呀!”

眼镜男的面皮微微一抽,他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嘿嘿,告诉你也无妨,我其实是想这风吹大点,把她的裙子吹开来我瞧瞧。”

叶小白压低了声音,一脸坏笑的说道。

“噗……你……这想法还真是够猥琐的,哈哈,不过我喜欢,小兄弟,叫什么名字,你这个朋友我交了,我叫李家豪。”

眼镜男旋即伸出了手,大有一种相见恨晚,知己难寻的味道。

“叶小白。”

嘿嘿一笑,叶小白也伸出了手,与之握了一下。

周围的乘客,均是被叶小白的思维带动,他们的脑海中,很快自动的脑补了一下动姐裙子被吹开的画面,嗯,的确是挺让人向往的啊!

而一些女乘客则是羞红了脸蛋,望向叶小白的眼神中,充满了鄙夷和警惕。

“哎唷!”

一个娇滴滴,令人怦然心动的声音,忽然传来。

众人的目光不由得朝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只看见林诗诗跌坐在走道上,另外一名年纪稍大的动姐同事连忙跑过来,将其扶起,“诗诗你没事吧!”

“我……我的脚断了,站不起来了……”

林诗诗面色酡红,额头上,渗出密集稀罕,因为疼痛,使得她咬了咬那性感的薄唇。

这个动作,只让在场的男同胞,我见犹怜的同时,眼睛也变得火热起来,不得不说,此时林诗诗的那副姿态,当真是媚态万千,颠倒众生。

“什么?断了,别乱动,让我来看看,我是医生。”

叶小白率先反应过来,如同离弦之箭,从座位上弹射了过去,那速度,快得惊人。

而叶小白的这番动作,就像是一个根火柴,丢进了炸药库,轰然炸响,让在场的男同胞们都反应了过来。

卧槽,这也行?

然后,无比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我是医生,让我来。”

“我也是医生,别和我抢,谁抢我和谁急!”

“……”

数十名男同胞,瞬间化身医生,争先恐后的冲了过去。

这一幕,将林诗诗,以及她的同事都吓了一跳。

一个个,急得像是来投胎。

“小子,不许你动她。”

看到叶小白第一个冲到了林诗诗的跟前,就要蹲下去摸林诗诗的腿,后面来到的一个胖子,连忙大声喝止道。

“你丫的有病吧!”

叶小白皱了皱眉,在小羊村,还没人敢和老子这么说话呢!

“哼哼,林诗诗小姐,我给你说,这个小子,就是个混蛋,他不是什么医生,你别相信他,他这是想趁机占你便宜呢!”

胖子义愤填膺的说道,搞得自己像是侠义的化身,并不是来占便宜似地。

林诗诗眨巴了一下眼睛,看了看叶小白,又看了看大家,她并不傻,知道这些冲过来的男的,大部分都对自己有想法。

似乎为了更有说服力,胖子又继续开口说道,“林诗诗小姐,你可知道,刚才这小子,为什么要说他热,想要开车窗吗?”

脚腕传来的疼痛,让林诗诗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但她的眼中,还是掠过了一道好奇之光,莫非这小子还有什么其他的目的?

“他刚才偷偷的说出来,他其实是想打开车窗,让风吹开你的裙子,你说他龌蹉不龌蹉?”

胖子说完这番话,洋洋得意的望着叶小白。

“就是,我们可以作证,我们都听见了。”

紧接着,其他男同胞,也纷纷吆喝起来。

此时的叶小白,俨然成为了大众情敌。

林诗诗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变,本来酡红的脸蛋,显得更加的红润,更是娇艳欲滴,诱人无比。

与此同时,林诗诗的双腿不由得微微并拢,裙摆刚好盖住大腿,似乎担心叶小白会忽然掀开自己的裙子似地。

“哼,简直就是个小色鬼。”

一旁的女同事,狠狠的瞪了一眼叶小白。

“林诗诗小姐,在下是一名医生,让我来为你看看脚。”

胖子大步向前,蹲下来,准备给林诗诗看脚,眼看着那双美足,就在眼前,这货的眼神中,不由得炽热起来,女神的脚啊,老子终于可以摸一下了。

“我们也是医生,让我们来……”

眼看那胖子就要碰到林诗诗的美足,身后的一群男同胞,嗷嗷直叫,似乎胖子敢碰一下,就会将他撕成碎片。


第3章 我是神医
“哼哼,你们是医生,你们不吹牛,会死人吗?”

胖子似乎感应到了大众敌意,站起身来,哼哼说道。

“艹,你这个死胖子,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都能是医生,老子为什么就不能是医生了?”

一个青年很不爽的说道,接着,众人附和,此时的胖子,成了叶小白之后的另外一个公敌。

“我是医生,我是有行医资格证的,你们有吗?”

胖子的脸上充满自信,然后从裤兜里,将一本行医资格证拿了出来,在众人的眼前一晃。

而这么一晃,本来犹如菜市场般吵闹的动车车厢,变得鸦雀无声。

一个个都不敢说话了,因为他们没有行医资格证,只是看见叶小白说自己是医生,以为叶小白是在冒充医生,目的是为了接近林诗诗这个大美女,所以一个个都纷纷效仿叶小白,冲了过来。

哪里知道,这个胖子,竟然真的是医生。

“你们这些都是色狼,不是医生,却冒充医生,简直是不要脸。”

林诗诗的女同事,似乎也明白了什么,不客气的说道。

“林诗诗小姐,现在我可以给你看看脚吗?”

胖子露出了一抹自认为和蔼可亲,超级有魅力的微笑,却不知,这脸上的肥肉,堆了起来,却很恶心。

“嗯!那就麻烦医生了。”

林诗诗站不起来,只能这么坐在地上,见对方是有行医资格证的,所以点了点头,同意了。

听见林诗诗那温柔的声音,胖子心花怒放。

而那些男同胞,则是不甘的望着胖子,妈的,医生了不起呀!

此时,大家怎么看胖子都不顺眼。

真是好菜都让猪给拱了,这个胖子,长得比猪还磕碜,简直是有辱林诗诗这样的大美女呀!

就在胖子,想要再次去抓林诗诗的脚的时候,一个冷淡的声音,忽然在耳边响起,“她的脚不是断了,而是严重脱臼,而且错位得很厉害,你如果不会接骨,就不要乱碰,否则,这位林小姐要是因为这样终身残疾,你承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说话的正是叶小白,他本来不知道林诗诗的名字,但刚才人家都喊出了名字,若是还不知道,那就太傻比了。

胖子的手距离林诗诗的脚,只有一公分,听见叶小白这么一说,手指头微微一抖。

被叶小白这么一说,林诗诗小心的问道,“医生,你会接骨吗?”

“这个……我不是骨科医生。”

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他很想吹个大牛皮,但却不敢吹,因为,一吹就破,这脸就丢大了。

“切,不是骨科医生,你装什么大尾巴狼呀!”

有人忍不住嘲笑起来,众人见胖子吃了个瘪,一个个的心中、莫名高兴起来。

“哼,我就算不会接骨,你搞得像你会一样。”

胖子没敢动手,摸不成美女的脚,将一切罪过都归结在叶小白的身上,他恨啊!

“我当然会。”叶小白淡淡笑道。

“吹牛,谁不会?”胖子医生嗤笑一声。

“我可以表演给你看看。”

叶小白忽然抓住了胖子的手腕,暗劲一吐,便是“咔”的一声脆响。

“啊!”

胖子爆发出一声犹如杀猪般的惨叫,看着自己的手腕,竟然被叶小白一把给掰断了,不,确切的说,是弄脱臼了。

“看好了。”

叶小白闪电般出手,又是“咔”的一声,胖子的手又复了原。

而这一幕,就像是变魔术似地,给人一种极为不真实的感觉。

接下来,叶小白正眼都不瞧胖子一眼,转过头,望着林诗诗,开口说道,“林小姐,需要我的帮助吗?”

“那……就麻烦你了。”

抿了抿嘴巴,林诗诗点了点头,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真有点本事呢!

“喂,小子,你接骨是接骨,可别乱看,乱摸啊,否则,我就叫乘警将你抓起来,当色狼处理。”

一旁的女同事连忙开口提醒道。

叶小白只是淡淡一笑,继而抓起了林诗诗的左脚,虽然被丝袜包裹,但握在手里,依然是温润如玉,那手感,简直无法用笔墨形容。

一股淡淡的幽香,扑鼻而来,而这么一双美腿,就在眼前,叶小白不由得心神一荡。

看到叶小白抓起了那只美足,在场的人,无不是羡慕嫉妒恨,暗暗捶胸顿足,早知道,就应该去学习接骨,今天抓着美人足的人,就是老子了呀!

“可能会有点疼,你忍着点。”

叶小白将心中升腾起来绮念压了下去,有些口干舌燥的说道。

“嗯!”

林诗诗粉嫩的下巴,轻轻的点了点。

“咔!”

叶小白手一抖,一声脆响,林诗诗的脚便是复了位,但那一瞬间的疼痛,却是让林诗诗紧紧的咬住了嘴巴,香汗淋漓。

“复位了。”

叶小白很不舍的将那只美足轻轻的放在了地上。

“多谢了。”林诗诗忍痛说道,而她的女同事,则是赶紧将她扶起来,但她却又哎哟一声,“疼,我我还是站不起来。”

“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林小姐,最近应该是为了保持身材,节食,所以营养不是很跟得上,缺钙有些严重,加上穿了这么高的高跟鞋,不小心崴一下,就很容易严重性脱臼,所以复位之后,需要几天的时间来恢复,疼痛在所难免。”

叶小白这番话一出口,林诗诗的眼中掠过了一抹讶色,这家伙,竟然连这个都知道,神了。

“我想,你一定也是一位医生吧!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林诗诗望向叶小白的眼神,很温柔。

“不,我不是医生。”叶小白摇头。

“切,我记得刚才你冲过来的时候,就说自己是医生了,现在,却又说自己不是,你装什么逼呀!”

胖子很不爽林诗诗对叶小白的态度,他也不去追问,叶小白是否有行医资格证。对方会接骨,而自己不会,一个有行医资格证的,还不如一个没有的?追问对方行医资格证的话,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啊!他还没脑残到如此地步。

“呵,刚才我说错了不可以?我不是医生,但我是神医!”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皆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你小子的确有点本事,但竟然一点都不谦虚啊!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