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还有人记得他们吗?他们曾经在等待,最终离开。

2016-12-14 那角落 >>中国摇滚乐手

阴影乐队成立于1992年6月,常活动于某中学门口的小饭馆。1993年6月至8月,在居住地河南油田举办系列演唱会……钱粮即将断绝时,获得一快餐面厂家的赞助3箱宜康牌速食面,代价是乐队更名为“宜康重金属”摇滚乐团。

1994年10月1995年3月,发现作品居然已经很多,于是开始在单位分配的单身宿舍中录制小样(楼下邻居日夜捶墙,双眼通红,迎风流泪……),设备为一台珠江单卡座录音机,自产焊接电路板式调音台。

1995年5月进京,怀抱着与广大摇滚青年同样的热情与理想与傻气,留着广大摇滚群众喜闻乐见的披肩长发,穿着春夏秋冬不换的黑色皮甲克与黑军靴。


如果时髦对摇滚乐很重要,那么阴影乐队的《一斤理想》对我们也许已不太重要,何况这支乐队已经解散。未解散时,阴影也不是时髦、牛逼、在圈内兴风作浪的乐队,尽管参与过数张“青山”的摇滚合辑,也被颜峻表扬过,可这三个沉默的外省青年始终没有接近发迹边缘。在北京断断续续的地下生活中,他们如进城务工者般同吃同住,有一个洗脚兼脸的铁盆,没有固定鼓手,也没捞到女朋友。他们在各个酒吧扛活,等待,最终离开。这种故事早已不新鲜,并还在上演。

质朴与沉静是现在罕有的音乐品质,他们的音乐不需要太多聆听另类摇滚的经验也能触及人的脆弱心肺。

《一斤理想》整张专辑的音乐是温和的,干净的,认真的文气着,偶尔嘶嚎,基本遵循三段式的结构,甚至连神经质也是有节制的,好象对自己的乖张有些不好意思。

他们的伤感和愤怒与现在的孩子们比,显得如此纯情他们不会打着滚挤眉弄眼,只会干瞪绝望的小眼神。
他们的大部分歌都没有跟旋律较劲,相反,非常好听(这使他们更接近一支Pop-Rock乐队),好听到能够做一个悲剧的片尾曲,为什么不。或者说,他们的每一首歌都收发有度,严整而朴素,但因了这朴素,甚而显得清寡不够操蛋!你是摇滚乐啊!他们也有时候想起这件事情来,旋律性悲情后常常紧随着重金属效果、无常的节奏型以及扭曲粗砺的唱腔,但这怪异也并不造作,反而比那些流畅的部分更为出色,这个乐队就这样奇特的整体着,在或软或硬的面孔后你似乎难见真章,又或者他们天生就是在阳光下的阴影。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