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四鹤春,承包南京人的一年四季。

2018-10-22 那角落 >>南京小资生活


南京是一座靠“面”撑起来的城市。找到一家好吃的面馆,绝对是南京人追求的终极命题。


身处宇宙中心的幸运城南人,率先解决了这一送命题:


吃面啊?ki四鹤春哎!





早上六点,洋珠巷上的四鹤春开了门。


分明是都在睡梦中的时间,四鹤春就已经弥漫出面食的香气,发出无形的招揽。


凌晨四点准备食材,六点准时敞开大门,下午一点半准时关门休息。四鹤春这营业时间,令小资魂牵梦绕——真是好霸道,好喜欢。




这家86年的老店,依旧是窗明几净岁月静好的样子。谁说店面一定得越破越好吃?


一览无余的店内构造,透明得让人从门口就能看见后厨。



玻璃房里的这几位叔叔阿姨,在四鹤春服务了多年,和老客人早已互相脸熟,光头大叔尤为活络,帮着剁肉帮着收拾帮着点餐,简直是职场梦之队的leader。



清洗蔬菜、调肉馅、擀面皮、包小笼包、下面条……各司其职,生意再忙,脸上始终眉眼舒展。




从七点就开始排队的人群里,不只有附近悠闲的老人。年轻人那颗硬核的胃啊,直奔冰柜拿了冰雪碧冰阔乐。路过收银台还被阿姨叮嘱一番:一大早的就不要喝冰的赖!



店员收拾着桌子,和小资有一搭没一搭聊着:“以前有个大爷天天早上7点,准时准点来吃面。从评事街搬到迈皋桥之后,还是天天坐40路晃悠过来吃,吃完就去城南浴室泡澡,你看这小日子过的!”





馄饨

5元/碗


三山街地铁站的流动夜宵摊子里,零星的几颗馄饨都6元一碗了,四鹤春5元一碗的小馄饨,物价仿佛还停留在五年前,仿佛是在做慈善。



小馄饨个头单薄,往往做不了主食,但南京人就是难以割舍下这一口美味。


做不了餐桌上的主角,那就让小馄饨填满生活中那些琐碎的时间:不饿但馋?来碗馄饨;放学下班?来碗馄饨;想吃汤包?配碗馄饨。


总之,你胃里缺点东西,就得huo碗馄饨。



四鹤春的小馄饨追求皮的飘逸轻柔,一大勺汤水冲进碗里,碧绿的蒜花,嫩黄的榨菜,透明的虾皮,打着滚浮上水面,油花泛开飘出阵阵香气。



辣油香得让人难以自持,爆裂的芝麻香和油香,从热腾的汤面上蒸腾出来,香气有了实体,烟雾缭绕地钻进你的鼻子里。



四鹤春大碗面

28元/碗


提起吃在南京,想到的总是鸭,但其实南京人对面条的热爱不输给任何一个城市。其中皮肚面和老卤面占据了南京面条界的半壁江山,而两者之间的江湖斗争从未停止。


在四鹤春,这场斗争画上了休止符。



价值不菲的一碗面,从用料来说真算物超所值,皮肚、猪腰、猪肝、肉丝、香肠、木耳、青菜一应俱全,配笼小笼包就只妥帖的双人餐。



胜在猪腰和猪肝都汆得嫩滑,香肠面粉少,肉香充足,蔬菜都新鲜爽脆,是诚意满满的一碗全家福。



不足也很明显,四鹤春的皮肚面绝不是南京老饕爱吃的那种,面条不戗不劲道,同行的南京潘西发出了“噫软乎乎的,这能叫皮肚面啊?”


汤汁较咸,皮肚不香,吸满了汤汁与辣油的皮肚更沦为了没有灵魂的容器,失去了自身的香味儿。



素鸡面

8元/碗


皮肚面鸡肋,但四鹤春的老卤面算是一绝!素鸡作为黄金C位,“榨菜肉丝加素鸡”“小排面加素鸡”“大肉面加素鸡”,收银阿姨每天听得耳朵都要生了茧。


浸在卤汁里,吸满了咸鲜的汁水,但一口咬下仍有浓重的豆子清香。



“哎哎小伙子,你镜头往左偏一点儿,才好看”,大爷的恩正南京话从小资背后传来。



72岁的老马是四鹤春的老客了,搞了几年摄影,四鹤春的墙贴就是老马搞的。也不知道多少年的面条,反正从老板到下面条的小弟,都和他熟得很。



早上起得早,闲着没事儿就跑过来点个素鸡面,浸透了辣油和卤汁的素鸡咸香入味,吃得老马直眯眼。



小笼包

8元/4只


说是面馆,值得称道的还有小笼包。



南京人其实偏爱于收褶向下的汤包,觉得汤包汁水甜润,皮又通透。但遇见了四鹤春的小笼包后,小资决定再给小笼包一个机会挽留我的心。



阿姨麻利地舀出均匀的馅料,拭在面皮上,混着肉冻的馅绵柔水灵。


小哥以每6s/个的惊人手速给面皮收了褶,没有一丝肉馅外溢,一个个小笼包像充了气似的撑成了饱满的小胖子。



掀开蒸笼,小笼包热气蒸腾,皮子油润。



心急吃不了热包,滚烫的肉汁刺激着舌尖,张大嘴呼呼两口气,一阵肉香打通了清晨麻木的五脏六腑。


看上去略显厚重的表皮,吃起来一点不噎人,每一只咬开都汁水充沛,混着鲜肉和汤汁顺溜地下了肚。



烧麦

2.5元/只


吃到葛优瘫的小资,总觉得还少点什么。看着门前外卖部排着的长队,惊觉大肉包子还没买!谁知道,一切都晚了。



2018年10月17日早上9:47,肉包子售罄,与“人气包子”擦肩而过的小资,只能握着退而求其次买到的烧麦,暗自落泪。



烧麦是意外之喜,个头和金陵大肉包一般大,馅多皮薄,皮子没有过多的油脂,不会发生流的一手油的尴尬。肉丁的存在清晰可见,糯米和肉都卤得恰到好处。






从彩霞街农贸市场买完菜回来,来四鹤春点碗老卤面+小笼包,是城南人的日常。买两个黄瓜,带两个西红柿,晚上一道凉拌一道汤就搞定了,宜当得很。



菜场里廉价塑料袋的沙沙声,除了喇叭哪儿都叮当作响的自行车,交汇出彩霞街的清晨。



拐进玉带园的小巷,脱离了修路的喧嚣和尘土,城南的悠闲氛围更浓郁。



糍粑在油锅中浮浮沉沉,冒着油香,金灿灿外表是可见的酥脆,糯米柔韧甜糯,握在手里,秋风再萧瑟也无法奈何我!



巴子面馆人气依旧高涨,那些白净的塑料碗底印着颗红苹果,像是小时候幼儿园里用的,面条的那股劲也和记忆一模一样。



无名炸鸡的面包糠,串串香煎饼的酥脆,四川小吃的牛肚紧实……彩霞街的烟火气不单是四鹤春撑起的,而是无数巷陌小店几十年来的共同构筑。


而这些稀松平常的一日三餐,也同样是街头巷尾的美食传奇。


撰文 发条丸子

摄影 发条丸子

商务合作17705163673(汪淼)


未 经 允 许 请 勿 转 载

需 要 转 载 请 留 言 获 取 内 容授 权




ABOUT US


自知、低调、善良、永远不安分

寻求更有趣的生活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