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投50300可赚800万 海阳“013购房理财计划”涉传销

2018-08-10 那角落 >>打传前线

披着合法“投资理财”外衣,既不限制人身自由,也不影响正常工作,只要你自愿投资50300元,就有机会拿到800万元的“投资收益”;如反悔“投资”,还可以“随时”退出。如此低风险、高收益的“理财产品”,简直就是天上掉下的“馅饼”,能被砸中,像是福气。


分析研判


披着合法“投资理财”外衣,既不限制人身自由,也不影响正常工作,只要你自愿投资50300元,就有机会拿到800万元的“投资收益”;如反悔“投资”,还可以“随时”退出。如此低风险、高收益的“理财产品”,简直就是天上掉下的“馅饼”,能被砸中,像是福气。


如此诱人的“馅饼”,其实是传销的新变种。2018年3月29日,山东省海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侦破的一起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进行一审宣判,被告人于某某、田某、张某等人分别被判处3到6年有期徒刑。


包工头梦碎“理财计划”


2015年秋天的一个早晨,宫某接到好友电话,称山东海阳有工程,让他过来竞标。“关系都找好了,肯定能中标。”朋友在电话里信誓旦旦。


机票都是朋友给买的,来了之后直接拉到一家不错的酒店,跟着朋友上“理财课”。


“人不理财,财不理你。”这话听说过吗。宫某想提工程的事,被朋友截住话头:“你先听课,工程的事黄不了。”


宫某1980年生人,此前在杭州做包工头,四处承包工程。活了快40岁,宫某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社会经验老道。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落入传销陷阱。


可是一节课下来,宫某却入了迷。随后,他陆续将自己比较熟悉的杭州朋友介绍过来,到2016年,宫某发展了十几名亲友,他们租住在海阳靠近海边的一个高档住宅小区,经常结队到附近一家酒店的会议室,听专家讲“成为百万富豪”的课程。这个被称为“民间互助小额保本理财”的模式简单易行:交5万元,成为初级经销商,发展三个人,成为中级经销商,下线达到29人,成为高级经销商。高级经销商之后再分四个层次,发展到第四级之后,下面就有243个会员,可赚800万元。


听上去十分简单,只要发展3个人,剩下的事让别人去努力,自己只要坐享其成等着,很快就能成为百万富翁。


此时,宫某把工程竞标的事抛到脑后,心里只盯住那诱人的800万。然而发展会员并不容易。该组织有规定,不允许发展本地会员,本省都不行。宫某只能从身边的亲朋好友下手。为了发展更多的会员,他自己掏钱,挂上父母兄妹的名字,前后花了90多万元。几个月过去了,半辈子的积蓄投了进去,百万富翁的梦,似乎越来越远。


思前想后,宫某觉得上当受骗,这才向海阳市公安局报了警。


追梦人来自全国各地


控制现场


2016年10月17日,海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接到报案后,对宫某的反映的情况进行了分析研判,初步断定这是一个带有明显传销性质的外地犯罪团伙。

据海阳警方初步摸底,该团伙打着“民间互助小额保本理财”的幌子,以拉人头的方式进行传销。


投资50300元,回报800万元。每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新成员,他们相信自己就是下一个百万富翁。和以往传销不一样,这样的以家庭为单位进行“拉人头”式的传销,不限制人身自由,不吃大锅饭,不打地铺,利用“注册公司”作为外衣,将深陷传销的人员牢牢困在“发财白日梦”里。


来自黑龙江的72岁退休妇女陈某,当初是被一起工作的工友以旅游的名义骗到海阳。机票和酒店的钱,都是工友花的,到了海阳就进酒店听课。两天时间,陈某脑子里就只剩下“交5万赚800万”的赚钱模式。在她看来,传销应该限制人身自由,吃大锅饭,睡地铺。但这里相反,好吃好住,也不限制自由。


一辈子攒下的70多万元都被陈某投了进来,梦想着给马上就要结婚的儿子在哈尔滨买一套大房子。离家两个月,她有时会打电话回家,每一次都说正与老友相聚,年底回去。可是除了每天吃饭、听课,陈某并没赚到钱。儿子的婚房没了着落,准儿媳也跟别人走了。陈某后来向警方哭诉,自己没法活了。


可是,那些讲课的老师每天都会告诉大家,有人升入五星级,有人发展了足够的会员数,完美出局领走800万元,并晒出了转账短信、银行流水给大家“打鸡血”。新人就应尽快理解“赚钱模式”,多拉些人进来,尽早赚到800万。这样的课程,在新成员来的7天时间里,每天都在重复着。


交上5万元回报800万


控制传销现场


人人都在说800万,人人都拿着5万元入局,却没有底层成员见过钱到了哪儿去。


讲课的老师很会营造气氛,有时候讲课讲到一半出去了,回来说,“民政部来了一个领导,对咱们的项目十分关注。”或者说:“农业部刚刚来商量,有一个新政策准备给我们这个团队。”在各种“光环”的笼罩下,会场的信男信女听得更认真了。


从带着初始资金,被称为“发展层”的新成员到最高级别,共需5个层级。随着层级上升,底层成员也越来越多,3个、9个、27个……每个新成员所带来的资金,会被分配给上层。


如此一来,等到成为统领243个成员的C3级大家长时,800万也就进入了腰包。整个过程中没有产品,所有的资金都来自于新人的5万元。


讲师强调,“交了5万元,排队不干活保准赚大钱,别人也能把你推到领导层。”这被他们称作“社会主义互帮互助”。新人把5万元一交,从其上线开始,可以分到8个人手里,每个人拿的钱都不一样。自己想分到钱,就得赶紧拉新人。


但是拉人头晋级模式发展下线,最底层的人数将会远远高于上层人数,整个行业的钱也都来自底层投入。这样算下来,成为最顶层的人少之又少。


会讲国学的传销头目


民警分析研判


2016年11月3日,海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将该传销团伙主要头目于某某等人抓获归案。


54岁的于某某,北京人,大学本科学历,原某国家级研究机构研究员。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男人平日里爱穿唐装,对国学有着精湛的研究。他平日里在培训课上亮相的次数不多,每次都是精心研究过的。于某某亮相的时候从不与大家谈论理财项目,也从不让大家抓紧拉人头,他只谈国学,只谈与人为善,表达能力相当好,口才了得。在大型培训课上亮相时,于某某的第一句话往往是:“刚刚与国家农业部的领导见了个面……”


2014年年底,犯罪嫌疑人于某某及同伙在青岛市黄岛区加入“民间互助小额保本理财”项目的传销组织,发展3名下线,积极组织、领导传销活动。


“民间互助小额保本理财”项目采取无产品、传人头,以发展下线的多少为返利依据的方式,欺骗他人投资5万元加入传销组织。


2015年6月,于某某及同伙下线皆达到29人,并达到五星级别,次月,他们各自的下线分别达到五星级别。因为青岛房租昂贵,2015年9月,于某某等人带领其传销团队搬迁至海阳继续开展传销活动,其同伙下线发展到242人。


2016年8月前后,于某某将“民间互助小额保本理财”项目变更名称为“013购房理财计划”,但其传销实质不变,仍然延续“民间互助小额保本理财”项目的上下线关系,成立专门的组织培训部,负责对推广项目的讲课、晨会等的安排,以及微信群的通知下发等管理性工作。至案发时,于某某的下线超过201人。


于某某生活奢华,他驾驶保时捷跑车,手表是一块价值几十万元的江诗丹顿,生活标准极高。2018年3月,海阳市人民法院宣判,被告人于某某及同案犯田某、张某等人分别被判处3到6年有期徒刑。3被告人服判均未上诉。


四个要素帮你识别传销犯罪


据办案民警刘高波介绍:传销之所以屡禁不止,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它带有很强的欺骗性,并且,从目前看,还有着很广泛的受骗群众基础。作为公安机关,近几年始终坚持不断加大对重大传销案件的打击力度。但是,警方的打击只能治标,如要治本,还必须提高全社会的防范意识和辨别能力。


随着近年来国家经济的发展和对传销违法犯罪活动的持续打压,传销的形式与手段逐步衍生、变异,更加隐蔽,更具欺骗性。主要表现为:以直销为名实施传销;利用互联网进行的传销活动日益严重;源头组织与分支组织地域分离。


公安机关提醒广大群众做好识别防范。符合下列条件的,即为传销违法犯罪活动:


从组织方式看,传销组织者承诺给予参加者高额回报,发展他人加入,参加者再以同样的方式介绍和发展他人加入,以此组成上下线紧密联系的传销网络;


从计酬方式看,组织者以参加者发展下线的数量为依据计算和给付报酬,或以参加者发展的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给付报酬,形成传销的“金钱链”;


从销售方式看,与直销的单层次销售(即推销员直接将商品推销给最终消费者)相区别,传销是多层次网络式销售;


从经营目的看,传销不以销售商品为最终目的,而以发展人员数量、骗取钱财为最终目的。


无论传销的方式怎么“与时俱进”,识别传销的方法万变不离其宗,即缴入门费、发展下线和通过直接或间接的发展下线获得报酬。烟台警方提醒:如不幸陷入此类理财式的传销,请务必保留好相关证据,及时报案。

请您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打传前线”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