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妈妈们注意!自然分娩的婴儿免疫力更强,“阴道播种”到底靠谱吗?

2018-06-14 那角落 >>中国新闻周刊

相比经由剖腹产出生的方式

自然分娩的婴儿免疫力更强

是否有必要对剖腹产婴儿进行阴道播种、又会有什么样的效果,这还需要更多的数据来证明。图/GAOPIN


阴道播种,这样的“见面礼”婴儿需要吗?

文/张田勘

本文首发于总第855期《中国新闻周刊》


经由剖腹产出生的新生儿由于没有通过产道,因而可能造成未来免疫力低下。如果在他们出生后在其身上抹上其母亲阴道中的分泌物,这样做可能让他们未来更健康。这种做法被称为“阴道播种”(Vaginal Seeding)。这个做法经英国BBC报道之后,最近似乎在国内外渐渐引起注意。


为什么自然分娩的婴儿免疫力更强


阴道播种的理由是,剖腹产出生的婴儿不同于自然分娩的婴儿在生产的过程中会沾上母亲阴道的黏液,因此缺少了母亲阴道中的多种细菌(其实应当是多种微生物)。


按照这个说法,阴道播种应当在中国流行起来,因为中国是世界上剖腹产最多的国家。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中国有46.2%的孕妇选择了剖腹产,但按该组织的标准,剖腹产超过15%就是不正常的。


显然,这个“不正常”就包括婴儿出生时没有经过母亲产道而带来的种种弊端,其中,没有沾上母亲阴道的多种微生物就是其中之一,其他还有未经过产道的挤压而导致的肺活量小和运动本体感缺失等。所以,要进行所谓的阴道播种,其实就是要回归自然,弥补剖腹产的不足,把母亲阴道内的微生物补充到新生儿身上。


但是,无论在中国还是国外,这一做法似乎又没有更广泛地流行起来,原因在于——循证不足,也就是说,尚无大量的随机双盲对照试验的结果来证明这样做的益处。


现在,即便承认自然分娩的婴儿能获得来自母亲大量的和多种微生物,也不一定就能证明婴儿的免疫力是由于获得了母亲的多种微生物并因此而产生抗体的。


既往的一个说法是,在自然分娩时,新生儿第一口吸进的是母亲产道内的大量微生物。这些微生物在婴儿无菌的消化道和体内“安营扎寨”,然后形成多样化的菌群,一是形成微生物的多样性,二是产生多种抗体,因而顺产婴儿的免疫力更强,并维持到成年。但剖腹产的孩子在这一点就已输在了起跑线。


婴儿免疫力更强的标志是体内的免疫球蛋白(IgG)的种类和数量更多(成人也是如此)。其实已经有研究表明,尽管顺产婴儿的免疫球蛋白较多,并不是因为吸入或沾上了母体阴道的微生物,而是得益于顺产的方式。


在一项研究中,把100例足月单胎分娩产妇分成自然分娩组和剖腹产各50例观察,结果显示,剖腹产组女性婴儿脐血免疫球蛋白G、M和C-反应蛋白水平显著低于阴道(自然)分娩组,男性婴儿脐血免疫球蛋白M水平显著低于阴道(自然)分娩组,但C-反应蛋白水平显著高于阴道(自然)分娩组。


对这一结果可能的解释是,新生儿的免疫球蛋白主要来自母体脐血中含有的大量免疫球蛋白,也是新生儿早期维持免疫力的基本条件。在顺产时,子宫剧烈收缩,使免疫球蛋白以主动转运的方式通过胎盘进入胎儿体内,因此顺产婴儿的免疫球蛋白种类和含量比剖腹产婴儿显著提高。


这么看来,自然分娩让新生儿免疫力更强的因素,主要是因为母体脐血中的免疫球蛋白通过胎盘转运到婴儿体内,而不太可能是婴儿在产道里自己张口吸进或沾上母体阴道的多种微生物而致免疫球蛋白增多。


争论胎儿是否带菌


还有一种来源于最新研究结果的解释似乎对阴道播种这种做法给予了釜底抽薪的否认。新的研究表明,从胎儿形成之日起,就有了微生物(主要是细菌),而不是必须等到分娩时从母亲阴道沾上或吸入各种微生物。


美国华盛顿大学的微生物学家米索雷卡(Indira Mysorekar)从2011年开始研究以探寻胎儿体内是否有细菌。她的团队从密苏里州圣路易斯一家医院收集了分娩妇女的近200个胎盘,并对它们进行切片染色后在显微镜下观察。结果发现,近三分之一的胎盘携带了细菌。这说明,胎儿体内就含有细菌,因为胎盘是母体与胎儿物质交流的中转站,胎盘中有细菌,说明胎儿体内可能存在细菌。并且,米索雷卡以及另外一些研究人员还在胎儿粪便(胎儿在子宫内形成的、焦油状的物质)中发现了细菌的证据,说明胎儿体内早就有细菌。


如果说,这些证据还不充分的话,美国得克萨斯州贝勒医学院的阿加德(Aagaard K)等人在2014年发表的一项研究结果再次证明胎儿体内本身就有细菌或微生物。


阿加德的团队在无菌条件下收集了320个胎盘的小部分组织,其中包括一些早产孕妇和一些在怀孕期间感染的女性。考虑到细菌可能难以培养,为了确定胎盘中的细菌成分,研究团队采用了基因测序。做法是,在1小时内对胎盘进行无菌活检,清除表面以避免污染,并将这些样本放入小瓶中,同时,对空瓶也进行分析检测,以排除环境或DNA提取试剂造成的污染。


通过全基因组测序,阿加德等人发现,在大多数情况下,胎盘中有由大肠杆菌和其他几个菌种主导的微生物组的基因。当他们比较胎盘的细菌DNA与身体其他部位的细菌DNA时发现,胎盘细菌DNA与女性口腔的微生物种类最为匹配。


研究人员并不清楚口腔细菌是如何进入胎盘的,但推测有可能是通过血液循环方式进入,而且即使是常规的牙刷也可以让细菌进入血液。更重要的是,孕妇阴道中的细菌和婴儿出生后第一周的细菌并不匹配。因此,阿加德认为,很有可能微生物菌群在胎儿出生前就已经定居其体内了。


阿加德的研究主要说明,胎儿在出生之前就有可能因为母亲的感染或正常的血液循环把母体的微生物输送到胎儿体内,因此无论分娩方式是自然还是剖腹产,都不影响婴儿在分娩前通过胎盘从母体那里获得多种微生物并因此而形成自己的菌群和免疫系统。


当然,这些研究结果受到了质疑,尤其是“无菌子宫”理论的坚信者们认为,子宫是无菌的,胎儿只有在分娩之后才有可能沾上各种细菌,而这个理论可追溯到法国儿科医生亨利(Henry Tissier)。


德国亚琛工业大学医院微生物学研究所主任马修斯(Mathias Hornef)就认为,从胎盘中提取到细菌基因组并不意味着就找到了细菌,因为DNA不是细菌。DNA可以用来代表微生物,但不能确定微生物是否真的存在。


另外,米索雷卡等人的研究尽管观察到了胎盘和胎粪中有微生物,但是这些微生物并非致病原,而且她在细菌附近并没有看到任何免疫细胞,也没有观察到炎症的迹象。这提示,胎儿体内即便有细菌,它们也可能是人体正常微生物组的组成部分,因为它们没有刺激产生免疫反应并因此而构建免疫系统。而且这些细菌不仅存在于早产女性的胎盘中,在正常、健康怀孕女性的组织样本中也存在。


尽管如此,还是有越来越多的研究结果证明,胎儿体内存在多种微生物。2016年,芬兰的一个研究小组从健康怀孕女性的胎盘组织中培养出了细菌群落,这与米索雷卡等人的发现相似。此外,美国佛罗里达大学儿科医生约瑟夫(Josef Neu)也在胎粪中鉴定出了细菌DNA,表明胎儿在出生前肠道里就可能含有细菌。


不过,研究人员也发现,胎粪中的一些细菌与来自羊水中发现的细菌属于同一菌属,但早产儿粪便中的微生物与足月出生婴儿的微生物不同。虽然还不能清楚解释这种情况,但说明胎儿自身就已经拥有微生物的多样性了。


约瑟夫还推测,某些细菌菌株会促使胎儿的胃肠道产生引发早产的炎性蛋白质。另一些研究也显示,早产儿的羊水确实含有更多的炎性蛋白。虽然这并不能解释胎儿所含细菌与免疫力的关系,但至少解释了部分早产的原因。


还有一些研究发现羊水中有细菌,研究人员据此推测,胎儿在摄取羊水液体时,就已经摄取了一些微生物。所以,不必等到分娩时才会从母亲阴道摄入和沾上多种微生物。


“阴道播种”靠不靠谱


尽管有很多研究表明,胎儿在生长时可以从各种渠道获取微生物并因此而建立自己的微生物群,但目前的研究结果并不能充分肯定,例如,不能确认在胎儿身上检测到的细菌是否真的在胎儿身体内生长、分裂,并在胎儿肠道中定植。


回到阴道播种上来,即便胎儿体内已经有了微生物,也不可否认阴道播种让婴儿沾上母亲阴道多样性微生物的价值。


人体有四大微生物(细菌)库,肠道(消化道)、口腔、皮肤、阴道。人体消化道内的细菌数量和种类最多,可达100万亿个,菌体总重量约1~1.5千克,占人体总重量的1/50~1/60。其次是皮肤上的细菌量,可达200克。再次是阴道、肺和口腔中的细菌,总量都是20克。


阴道微生物的数量似乎不是很多,但种类却相当丰富,而且是新生儿微生物的一个极为重要来源。按照过去的“无菌子宫”理论,人和哺乳动物出生前都是无菌的,出生后菌群的建立来自母亲阴道、周围环境及空气中的细菌。这些细菌在婴儿出生后2~3小时开始在新生儿肠黏膜定植,开始是肠球菌和大肠杆菌,随后是梭菌、酵母菌、葡萄球菌、链球菌和乳杆菌等。定植过程为7~14天,其后在一定时期内保持在一个稳定的肠菌群状态,这既是人体正常菌群的主要来源,又是机体内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通过人体对不同细菌的识别而建构了免疫系统。


而且,新生儿出生2~3日后肠道的双歧杆菌开始增殖,5日后达到最高峰并占绝对优势且比重最大(约占98%),随着年龄的增长,双歧杆菌在肠道内逐渐减少,体弱多病的老人肠道内双歧杆菌数量几乎为零,意味着人体肠道内双歧杆菌数量是检验人是否健康的一个标准。


即便现在的研究结果可能否定“无菌子宫”理论,证明人在胎儿时期就带有细菌,但是,这些在胎儿时期产生的细菌在数量上和种类上都没有母亲阴道中的微生物数量多而种类丰富,仅凭在胎儿时期通过胎盘而获得的细菌可能并不足以建立自身的菌群和免疫系统。


因此,如果是剖腹产出生的新生儿,采用阴道播种的方法获得阴道中的多种微生物仍然是一种有益的做法。而且这种做法也不困难,只是用棉签沾上母亲阴道中的液体,再涂抹到新生儿的皮肤和嘴上。


如果把阴道播种当作是新生儿从环境中获取微生物以建立自己的内环境和免疫系统的基础,则在出生后,利用各种环境因素,如家庭养狗、猫和到野外、农村接触自然环境,也是更好的获取多样性微生物的有效方式。


接触多元微生物建立强壮的免疫系统有两个含义,一是让身体识别更多的微生物以产生抗体,二是建立免疫记忆,不致在生命后期对不识别的微生物产生过度免疫反应(免疫风暴)而毁损健康和生命。


非典型性肺炎(SARS)是冠状病毒导致的,这种病毒进入一些人的体内后,体内免疫细胞监控后马上对全身发出警报:身体肺部面临严重入侵危机,紧急动员“三军”到肺部与入侵的冠状病毒作战。结果,全身“作战部队”大部分齐集于肺部,各种武器“狂轰滥炸”。骁勇的“部队”和猛烈的“火器”在歼灭病毒的同时,也摧毁了肺泡细胞和肺组织,导致肺换气和呼吸功能衰竭而死亡。这就是在生命早期没有接触到此类微生物而产生过度免疫反应的后果。


不过,要证明阴道播种获得细菌的好处,当然还需要通过对照研究来提供结果和数据。剖腹产婴儿一般只接触母亲皮肤上的微生物,经阴道分娩和采用阴道播种的方法则能获得阴道中的微生物。因此,可以做三组对照研究,一组是剖腹产但不经过阴道播种,一组是经阴道顺产婴儿,还有一组是剖腹产但进行阴道播种,可以对比这三组婴儿体内的微生物群落和免疫力,以及成人后的微生物群落和免疫力。


当然,这需要时间,而且研究人员也的确正在进行这样的研究。对经过剖腹产出生的婴儿进行阴道播种是否有必要?是否有效果?对此,未来或许会有明确的结论。


值班编辑:张茹

推荐阅读


举全深圳之力办一所大学,它有什么不一样

共产主义样板大楼兴衰半世纪,伟大设想为何照不进现实?

中国第一位靠假肢登顶珠峰的人,快70岁了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