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女人空虚寂寞的时候,要这样解决“问题”

2018-04-20 那角落 >>找本小说

第001章 后妈和老公的那些事

凌晨,林子宜突然从梦中惊醒,从床上弹坐了起来。

打开床头灯,回想起刚才梦中的一幕,林子宜的冷汗,仍旧止不住地往外冒。

“小溪!”

忽然想起了什么,林子宜掀开被子便下了床,连鞋子也来不及穿,大步便就朝房间外走去,丝毫都没有注意到,原本应该睡在她身边的丈夫,此时根本就没有躺在床上。

来到儿童房,微略昏黄的灯光下,看到小床上睡的安稳恬静的孩子,林子宜才深深地松了口气。

走近,抬手拨了拨孩子额前浓密的墨发,俯身,低下头来,在孩子的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给孩子捏好了被角,又认真的看了孩子片刻后,林子宜才转身,出了儿童房。

走在静谧的楼道里,一道熟悉却极其轻微的声音,突然从书房里传了出来,震动了林子宜的耳膜。

这不是沐云帆的声音吗?他不是应该在房间里睡觉吗,怎么会在书房?

林子宜眉心倏尔一蹙,疑惑地朝书房走去。

“云帆,我们俩个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不用这样偷偷摸摸的?”

越走近,书房里传出来的声音便越清晰,站在书房的门口,林子宜真切地听到后妈唐梦琪娇柔而又委屈的声音。

“梦琪,我知道,让你天天跟那个死老头子同床共枕很不好受,你再等等,最多三个月,好吗?”

门缝里,沐云帆温柔而又宠溺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清楚地传进让林子宜的耳朵里,让林子宜如突然被一道闪电劈中般,目瞪口呆地愣在了门口,完全忘记了反应。

“三个月!”唐梦琪的声音,愈发的委屈,甚至是带了一丝抽泣,“三个月后我肚子里的孩子都五个多月大了,到时候,不管我怎么瞒,也不可能瞒得住这林家俩父女呀!”

“那你找一个理由,去国外呆一段时间,那死老头那么疼你,不会不同意的。”

“你让我去国外,是不是想把我打发走,然后好跟林子宜双宿双飞呀?我告诉你,我肚子里可是你的亲儿子,你不能抛下我们母子俩。”

听着里面不断传出来的声音,门外的林子宜浑身都开始颤抖,不长的指甲陷入掌心里,有鲜艳的液体冒了出来。

“怎么会!我不是跟你说过嘛,我不会碰林子宜的。”

“一年来,你们天天睡在一张床上,谁相信你没有碰过她。”

“你看,你都有了,她还没有,这不是很好的证明了我没有碰过她吗?”

“她没有怀孕,那是因为我在她每晚喝的牛奶里放了避孕药。”

“什么?!你不止在她的牛奶里放了安眠药,还放了避孕药?!”

“对呀,不行吗?”

门外的林子宜只觉得浑身气血翻涌,一股热血从胸腔涌入了喉咙,血腥的味道,瞬间在整个口腔里蔓延。

沐云帆,唐梦琪。

一个是山盟海誓爱着她的丈夫,另一个是跟她父亲生活了两年的继母,他们居然搞在了一起,背着她和她的父亲做出这么多恶心龌龊的事情来。

早已学会泰然自处的林子宜此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抬手,“砰”的一声将门推开。

书房里正抱在一起的男女看到突然出现在门口林子宜,皆是一惊,脸色瞬间变得有几分苍白。

“子宜,你......”

沐云帆的话还没有说出口,林子宜便如一阵风般冲到了他的面前,扬手便一巴掌狠狠地朝沐云帆的脸上甩了下去。

随着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唐梦琪回过神来,用力一把将林子宜推开。

“林子宜,你疯了!”

林子宜踉跄着后退了几步,直到身体撞到身后的沙发,才停了下来。

蓦地抬头看着眼前的这对狗男女,林子宜的目光,如冰凌般的冷厉骇人,这个时候,她就像一头失去理智的母狮,只想将眼前的猎物狠狠撕碎。

猛地冲向唐梦琪,一把揪住她的长发,林子宜扬手便往她的脸上甩去。

“啊,云帆,救我!”

“子宜,子宜,你听我说,你听我说......”沐云帆握住林子宜又要朝唐梦琪脸上落下的手,想要从她的手下解救唐梦琪,可是,沐云帆越是想要阻止她,她的力气越大。

就在沐云帆将林子宜的手紧紧握住不放的时候,林子宜却突然抬起了腿,对准唐梦琪的肚子,一脚狠狠踢了下去。

“啊!”

唐梦琪不停地往后踉跄,最后,腰部狠狠地撞到了书桌的一角,才停了下来。

“啊!云帆!孩子......我们的孩子......”

看到从唐梦琪白色的睡裙里淌出来的鲜艳的血色,沐云帆倏地侧头瞪向林子宜,眼里迸射出来的目光,仿佛刀片般,恨不得将林子宜片片凌迟。

扬手,沐云帆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朝林子宜甩了过去。

“啪!”

巴掌声响彻整个书房,一时愣住的林子宜在沐云帆巴掌的作用下,朝一侧倒去,“砰”的一声,头砸在了茶几上。

“云帆,救我们的孩子,救我们的孩子......”

完全不顾头部开始冒血的林子宜,沐云帆大步走向唐梦琪,一把抱起她,朝书房外走去。

林子宜看着眼前越来越模糊、最后消失不见的两道身影,眉心倏尔紧蹙,最后缓缓地闭上了双眼,失去了意识。

第002章 我们的孩子没了

林昊天听到自己女儿昏迷住院的消失,抛下手头上所有的事情,马不停蹄地便从英国伦敦赶了回来。

可是,林昊天忽匆匆赶到医院,第一眼看到却不是自己的女儿林子宜,而是脸色苍白如纸的唐梦琪。

唐梦琪跟没有骨头似的扑进林昊天的怀里,声泪俱下,要多娇弱有多娇弱,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昊天,你终于回来了。”

林昊天剑眉紧拧,搂着唐梦琪一脸心疼地道,“梦琪,你这是怎么啦?我不过才出门几天,你怎么就虚弱成这样?”

站在一旁的沐云帆看了看林昊天,脸色沉重地道,“爸,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夫人和子宜,以至于让她们两个......”

“子宜呢?”林昊天的眉头紧拧成了一团,向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林氏集团董事长,此时的眼底也尽是担忧与焦虑,“子宜现在怎么样啦?”

“在病房里,还昏迷着。”沐云帆淡淡地看了一眼唐梦琪,赶紧回答道。

“昊天......”对于林昊天不关心眼前的自己,反而只记挂着林子宜,唐梦琪扒在林昊天的怀里,一脸不满地撒娇。

“好啦,我们一起进去看看子宜再说。”话落,林昊天没等任何人再开口,搂着唐梦琪,直接进了林子宜的病房。

病房里,林子宜紧闭着双眼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不仅脑袋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苍白的小脸上,还有五个浅浅的手指印。

“到底发生什么事啦,不许隐瞒,全部给我说清楚!”看到自己一直捧在掌心的女儿变成此刻这样,林昊天的脸上,瞬间就染了浓重的怒意。

“昊天,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说着,唐梦琪眼泪便又吧嗒吧嗒的开始往下掉,整张苍白的脸更是委屈的不成样子。

林昊天看向唐梦琪,听到她那么说,又看到她那委屈至极的小脸,阴沉的脸色缓和了几分。

伸手扶着仿佛吹阵风便能倒下的唐梦琪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抚后,才将目光投向站在一旁的沐云帆,声音里带着浓浓地怒意与责备地道,“云帆,你来说。”

“爸,事情是这样的。”沐云帆心疼地看了病床上的林子宜一眼,满脸愧疚自责地接着道,“前天晚上睡觉前,夫人突然觉得肚子有点不舒服,我想,您不在家,我做为家里唯一的男人,应该陪夫人去医院看一下,不过,没想到子宜不愿意......”

“昊天,这根本不关沐云帆的事情,是我当时肚子痛的有点受不了,所以才拉着沐云帆的胳膊让他带我去医院的。”

“你肚子怎么啦?为什么会不舒服?”

唐梦琪斜了林昊天一眼,梨花带雨地撒着娇道,“你都不关心人家,整天只知道公司的事情,连人家怀了你的孩子都不知道。”

“什么?!你怀了我的孩子?”林昊天的脸色,瞬间由怒转喜,立刻在唐梦琪的身边坐下,欢喜地搂着她的肩膀,“孩子几个月了?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唐梦琪嗔林昊天一眼,之后又泫然欲泣一副伤心至极的样子,“人家也是才知道的,原本想着等你回来给你一个惊喜,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看着唐梦琪苍白的脸色,林昊天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们的孩子......没了。”

“什么!”林昊天一惊,整张脸都僵住了,“怎么没的?”

“爸,是我不好,没有拦住子宜!”沐云帆低着头很是愧疚的样子。

“孩子没了,跟子宜又有什么关系?”林昊天的声音,徒然又染了怒意,又带着浓浓的失落。

“子宜误会了我跟沐云帆,一时生气,所以一脚踢在了我的肚子上,然后,自己不小心又摔倒了,撞到了栏杆上。”唐梦琪抿着唇角,委屈难过的要命。

林昊天剑眉一拧,“真的是这样吗?”

“难道你以为我会害死我们的孩子,然后嫁祸给子宜吗?”唐梦琪的声音徒然提高了几分,理直气壮地道,“你如果不信,那就问家里的下人,要不然,等子宜醒了,你自己问她也行。”

看着眼前梨花带雨、梦梦可怜的唐梦琪,林昊天深叹了口气,原本盼望的儿子没了,女儿还成了这样,他才是最郁闷的那个。

“好啦,是我不好,别哭了。”

唐梦琪钻进林昊天的怀里,声音娇媚的可以滴出水来地央求道,“昊天,以后,你把公司的事情交给沐云帆和子宜,你在家多陪陪我,好不好,等我养好了身体,再给你生一下大胖小子。”

林昊天有些心疼地搂住唐梦琪,点头道,“好,以后,我一定多陪你。”

第003章 不怕死的女人

三个月后,医院的VIP病房。

林子宜双手环胸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这个异常熟悉的城市,明明是盛夏的午后,可是,她却冷的浑身都想要颤抖。

是她太愚蠢了,真的太愚蠢了,居然被沐云帆骗了两年,整整两年!

从她和他开始交往到她昏迷前,他一直都在骗她。

就在她醒来的一个星期前,林氏在建的楼盘突然倒塌,公司能被转走的资金全部被沐云帆和唐梦琪转走,林氏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项目因为质量问题被迫全面停工。

楼盘倒塌造成十八死,五十六伤。

这个数字,足以是一场灾难!

闭上双眼,林子宜瘦弱的双肩,抑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钱叔,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先将我爸保释出来吗?”良久之后,林子宜才缓缓睁开双眼,转个身来,看着林昊天的助理,声音一个字一个字艰难地从咙骨中挤出来问道。

钱叔跟在林昊天身边快二十年,是林昊天身边最值得信任的人,也是看着林子宜长大的人。

不过才一个星期,为了林氏和林昊天的事情,钱叔苍老了十岁不止。

看着林子宜雾气氤氲的眸子,钱叔沉沉地叹了口气,万般无奈地摇头道,“大小姐,事情太严重了,不止是市长,连上面都下了命令,严惩所有的责任人,而董事长是项目的最主要负责人,基本上所有的文件都是由董事长签字同意的。”

林子宜再次闭上双眼,眼里的雾气,终是控制不住地汇聚成滴,滑出了眼眶。

她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她要怎么做,才能救出她的父亲,而且保住林氏!

“查到沐云帆和唐梦琪的下落了吗?”

“没有。”

“帮我办出院手续,我要去唐家!”

“大小姐,你真的要去唐家吗?”

林子宜看着钱叔,她当然明白他的顾虑。

唐家,京城最负盛名的名门大家,唐家的老爷子年逾七旬,却仍旧掌握着整个F国的军事大权,唐老爷子的儿子唐鼎年,几乎掌握着F国帝都的一半经济命脉,而唐老爷子的长孙唐肃,更是F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少将。

这样的名门世家,林子宜当然知道,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的她,都惹不起。

可是,唐梦琪既然是唐家的挂名女儿,那么她现在除了去唐家要唐梦琪的行踪,再别无它法。

*****************

唐家大宅的守卫,铜墙铁壁,一层严过一层,丝毫都不比国家元首的府邸差,没有唐家人的允许,林子宜想要进入唐家,甚至是见到唐家的人,简直是痴人说梦。

既然进不去唐家,那林子宜也只能豁出去,硬着头皮守株待兔了。

从上午九点一直等到中午十二点,炎炎的烈日,烤的林子宜头晕脑胀,双目眩晕。

原本昏睡了三个多月,她的身体就异常的虚弱,现在又在烈日下烤几个小时,那惨白虚弱的样子,简直让人不忍直视。

看着站在唐家大门十几开外的那摇摇欲坠,随时都可能倒下的林子宜,钱叔实在是于心不忍,叹了口气,拿了水,拧开,递到林子宜的面前,“大小姐,要不然,我们再想想别的办法吧!”

林子宜侧头,抬起双眸看了一旁的钱叔一眼,控制住自己晃的厉害的身子,摇摇头,“钱叔,你去车里等我吧,我没事的。”

“大小姐,你这样等下去也不是办法,说不定唐家根本就没有人在。”钱叔是真的心疼,不想在这种时候,林子宜再一次病倒。

林子宜努力扬唇,对着钱叔安抚一笑,“都等了这么久了,不能前功尽弃。”

钱叔看着林子宜,知道她性子犟,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站在她的身后,紧紧地看着她,防止她随时倒下。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直射下来,整座繁华的城市都好像被放在了蒸笼里了一样,憋的让人透不过气来。

林子宜只觉得头越来越重,脚越来越轻,全身上下,都冒不出一滴汗来,嗓子里也像有火在烧一样难受。

可是她不能就这么轻易放弃了,绝对不能。

时间一点点流逝,等待的每一分每一秒对林子宜来说,都漫长如一个世纪,就在她双眼模糊的已经看不清面前的景物的时候,有汽车的引擎声,传入了林子宜的耳朵。

瞬间,林子宜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抬头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根本就没有看清楚是什么车,只知道,那车朝唐家的大门快速驶来,下一秒,林子宜朝唐家的大门冲了过去,张开双臂,拦在了那快速驶过来的车前。

“滴...!”

刺耳的汽车鸣笛声划破长空,在林子宜的耳边响起,看着越来越逼近,下一秒就要撞上自己的庞大的军用悍马,林子宜闭上双眼,把一切交给了上苍。

“嗤!”的一声,在距离林子宜还有不到五公分的距离,庞大的军用悍马猛然停下。

“怎么回事?”猛的刹车,让坐在后座闭目养神的唐肃倏地睁开双眼,声音不怒自威地响起。

“老大,有个不怕死的女人拦住了我们的车。”坐在驾驭位上的李正回头,一脸无辜地看着后座上清贵冷俊如神衹般的唐肃。

唐肃好看的剑眉微微一拧,冷艳的目光朝车前投去。

林子宜!

虽然只见过一次,但唐肃还是一眼便精准地认出了拦在他车前的女人是谁。

“下去,把她扔开。”没有任何一秒地迟疑,唐肃直接下了命令。

“是,老大。”

只是,还没等李正下车,拦在车前的女人便身体朝后,缓缓地倒了下去。

“大小姐......”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