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温州警察校内殴打教师,剧情还会有反转吗?

2016-10-30 那角落 >>浙江大喇叭

警察打老师了,大家又在网络上围观了。不错,你我之流只能在这网络上充当看客,会打字的发发牢骚。会注册马甲的注册几个马甲,或是骂骂警察,或是佯装知情人爆料老师其实先打了学生。诸如此类,叹息的,窃喜的,事不关己的,打太平拳的,哦也,都满足鸟。

  要说咱这中国特色,真是一个让人感慨的万千世界。想当年落魄一世的孔夫子,恐怕怎么都没料到自己日后会被冠以伟大教育家的称号。他同样没有料到,两千年之后,女人可以当上先生,而先生——老师——居然会被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痛殴。不仅围观者众,且有大批不明身份,马甲重重的人在为这次殴打叫好。    啥是朽木?就是烂木头,扶不上台面的。你硬要扶,这木头搞不好还给你当头一棒。古时教书匠都有戒尺,就是防备这种烂木头砸人。教书匠从来不是富流,社会却异常尊重。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教书匠是知识的传递者。你把知识的传递者给打了,谁来传递知识呢?大家心知肚明。这教书匠也就平衡了,没啥高收入,但是有点社会地位,大家尊重,也就有人甘当这种傻子。一把戒尺,一杯清茶,几个流鼻涕的小娃——都给我背论语去!不背?戒尺伺候,跪那里,直到背出为止!家长见了心疼是心疼,但是知道教书匠是为孩子好。还真没听说衙门里的捕快带了七大姑八大姨去砸场子的。    不过咱这时代变了不是?法制时代,打人是犯法的。老师这个职业早就被咱从神坛上拖了下来。还灵魂的工程师呢,你连肉体都没资格碰,更何况咱肉体下的灵魂?老师就是唐僧的化身——哦,不不,连唐僧都不如。唐僧还有个紧箍咒呢,老师有什么?老师要是敢给学生安个紧箍咒一类的体罚器,那还不给灭了九族。赶紧的,这念头有多远死多远去。    问题是,这老师如何教育学生呢?现在的学生不比从前。知识早就没了神圣性,咱老祖宗多少还有点浪漫主义,现在这浪漫主义早被扫成垃圾了。知识在大多数人眼中,就是谋生的技能。老师追着学生屁股想教点东西,那也得看学生人家爱不爱学。因为谋生不一定要靠知识,对不?谋生有很多办法,从老师这里获得知识,只是其中的一种而已,而且很多人都在批判认为这还是一种不咋滴的办法。所以老师不是学生未来的必要条件,跳过老师,轻而易举。    社会对教师缺乏应有的尊重,学生这个成长中的团体就更难以形成向师性,在自我树立的过程中,愈发容易与老师形成地对面。这种心理对峙,有时候不是单纯的教育能解决的。也许有一天,咱中国跟美国一样,一个班只有十几个人却配了五个老师的情况下,老师们能有时间和机会与每个学生作心理交谈。但咱现在还没到那程度对不,想让老师成为每个学生的知心热线,难!老师那点血肉之躯,已经被考试榨干了。那怎么办?我想大多数老师心照不宣的是,愿意学的,能学的,我好好教育。那些不学的,也没办法。但是问题出来了,要是不学习的学生不仅自己不学,还变着法扰乱课堂秩序,干扰其他学生正常学习怎么办呢?请出课堂去?——能请多久?罚站?——那是体罚!跟他谈心?——人家不鸟你,因为人家老爸有背景,一个指头捏死你!你怎么办?你怎么办?难道真要仰天长叹——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我的佛祖!我怎么扯了这么远?赶紧回到咱亲爱的警察同志打了咱亲爱的老师这码事上。咱现在不看马甲,就地脱了衣服看看这码事,这事件的本质是一个人把另外一个人打了,怎么就出了那么多曲折呢?哦我忘了,人家男人打女人,身体悬殊摆在那里。第一反应就是打女人可耻,对吧?    好了,再穿上警察制服和老师的外衣看看这事。

  你看,能不能说,我打人,肯定是有道理的,肯定是对方该打。哦,听了这话我真想把隔夜饭吐到这种人脸上。你当你是谁呢,上帝耶稣还是佛祖安拉?你想灭谁就灭谁?今天你能打老师,保不定下次你就能打路人甲。为什么?就为你这个逻辑!打在老师身上的伤,就是打在社会身上的伤!

虽然永嘉当地教育环境并不怎么好,素质差的老师也比比皆是,但我们不能因为个别老鼠屎就否定所有人对吧,说不定这个被打的老师就是一个称职的老师。

【相关文章阅读请后台私信:永嘉教育 】

  如果老师先打学生是真,这个老师应该得到处罚。但是套用打人者的一个逻辑,这个学生为什么会让老师打?现在的教育机制,有没有能力杜绝教师暴力,取决于能给教师多少合法的教育手段。一个学生被打,自有他过人之处。连打都不能解决问题,我们这些看客除了骂老师,是不是也可以想想,有什么合法的教育手段,能取代这打?别跟我说因材施教,别跟我说循循善诱,有些小孩就有本事看破红尘,你把心掏出来给他都不为所动。打学生?这个老师很愚蠢,很无能,也许有些无奈,不过这无奈被视而不见罢了。

    如果老师打学生是假,只是因为教育学生而使学生产生了抵触,甚至把一些肢体接触当成了打,那这背后的恶毒则是让人不寒而栗的。在这个独生子女的年代,在这个孩子放在第一位的时代,什么才能制约孩子,什么才能让孩子心生敬畏?除了社会对教师的尊重,家长的素质也非常重要。    抛开这些不说,温州警察打老师事件,我看到的是男人打一个女人,而且是在她的工作岗位上殴打,在学习和成长中的孩子面前殴打。如果这样的殴打还能被原谅和叫好,那么是不是学生们都可以这样去理解:暴力是正确的,暴力才能解决问题。如果是这样,老师打学生也是正确的了,我们这个社会陷入暴力的循环中,拳头才是真理?    老师是否殴打学生,未见可靠证据,只是道听途说而已。如果我在这里判断老师打了学生或者没打,都是断章取义。但是无论何种原因引起这次警察家长殴打老师,殴打本身就是万分错误的。而我们要反思的是,一个执法者,熟悉法律,维护法律的人,为何能置法律的尊严而不顾,去殴打他人?谁给了他们这种嚣张气焰,甚至打了人还振振有词?一个老师,该如何面对她的学生?仅仅有爱或使用暴力是不是能解决问题?更重要的是,我们这个社会能给师生关系一个怎样的大环境?福柯在《惩罚与规训》中详细阐述了人的社会化过程,刚性的警察与柔性的教师,不同职业的不同规训方法,该怎样以善意的方式被运用?    一个事件,应该就事论事。警察与教师两个职业是现在社会议论的热点,这样一个老师或者这样一个警察,不能代表我们社会职业的全貌。以这个事件来抹杀警察或教师,都是不公平的。不同的人从事同样的职业,作为是不同的,结果也不同。但是警察和教师都面临同样的拷问,你该如何运用你手中有限的权力?更善,还是更恶?而我们这些看客,是一边骂娘一边剔牙,还是理性控制自己的立场,为我们的民族国家做点实事,哪怕发出一点有建设性的声音?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