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她为自己做一件婚纱,当晚在上万人面前表白:“这一次,我不想错过你……”

2018-10-12 那角落 >>视觉志

作者 | 柚子


提起经典港乐,人人都知道有一首《千千阙歌》,但你是否还记得梅艳芳还唱过一首旋律相同的歌曲——《夕阳之歌》。



这两首歌,同样翻唱自日本歌手近藤真彦的《夕阳之歌》,个中滋味却截然不同。



《千千阙歌》唱的是别离,《夕阳之歌》唱的却是人生。



(可拖动歌词)

斜阳无限

无奈只一息间灿烂

随云霞渐散

逝去的光彩不复还

迟迟年月

难耐这一生的变幻

如浮云聚散

缠结这沧桑的倦颜

漫长路

骤觉光阴退减

欢欣总短暂未再返

哪个看透我梦想是平淡

曾遇上几多风雨翻

编织我交错梦幻

曾遇你真心的臂弯

伴我走过患难

奔波中心灰意淡

路上纷扰波折再一弯

一天想到归去但已晚

啊斜阳无限

无奈只一息间灿烂

随云霞渐散

逝去的光彩不复还

迟迟年月

难耐这一生的变幻

如浮云聚散

缠结这沧桑的倦颜

漫长路

骤觉光阴退减

欢欣总短暂未再返

哪个看透我梦想是平淡

曾遇上几多风雨翻

编织我交错梦幻

曾遇你真心的臂弯

伴我走过患难

奔波中心灰意淡

路上纷扰波折再一弯

一天想到归去但已晚

天生孤单的我心暗淡

路上风霜哭笑再一弯

一天想 想到归去但已晚

曾遇上几多风雨翻

编织我交错梦幻

曾遇你真心的臂弯

伴我走过患难

奔波中心灰意淡

路上纷扰波折再一弯

一天想

想到归去但已晚

曾遇上几多风雨翻

编织我交错梦幻

曾遇你真心的臂弯

伴我走过患难

奔波中心灰意淡

路上纷扰波折再一弯

一天想

想到归去但已晚



2003年,自知将不久于人世的她,在香港红馆举办了人生的告别演唱会。



演唱会之前,她对自己的好友、著名设计师刘培基说,“我很想穿一次婚纱,哪怕没人娶也好,一件属于自己的婚纱。”



于是就有了乐坛上那经典的一幕:



她穿着洁白的婚纱,站在舞台中央,宣布把自己嫁给舞台,末了唱了那首《夕阳之歌》向观众告别。




此时的她已经时日不多,癌细胞扩散,身体不受控制流血。



在身体极度虚弱的情况下,她的声线有些颤抖,沙哑到难以控制。唱完这最后一场,45天后她永远离开了……



这首《夕阳之歌》尽管“不完美”,不可否认的是,这是她演绎过的版本中,最有生命力的一版。从那沧桑的嗓音中,我们听到的是一个女人风雨飘摇的一生。



曲毕,她缓缓走上阶梯。



挥挥手,大喊一声“拜拜”,潇洒转身跟这个世界告别。她风雨飘摇的一生,都定格在最后这个决绝的背影里。



梅艳芳说,唱《夕阳之歌》,是因为这首歌句句都是她的心声: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再美好的东西,也会变成过往云烟,理想,自由,名气,金钱,健康,感情……



她短暂又传奇的40年人生,又何尝不是这首歌的真实写照呢?



1963年,梅艳芳出生于香港一个贫苦的单亲家庭。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4岁的时候,梅艳芳就和姐姐一起登台演出,有人说,她是真正的“天涯歌女”。




18岁那年,她参加了香港第一届新秀歌唱大赛,以一首《风的季节》惊艳全场。



夺冠那天晚上,全香港都记住了这个从小戏班子里出来的姑娘。



梅艳芳靠自己的天赋和努力,实现了人生逆袭,接下来迎接她的,是数不尽的鲜花与掌声.......



出道曲《心债》出自鬼才黄霑之手,后者从来不掩饰对梅姑的欣赏,在她去世后,黄霑还专门写了《奇女子梅艳芳》一文来怀念。



后来一首《赤的疑惑》,奠定了她在乐坛的地位。



她用低沉的嗓音,将女人的心事娓娓道来。哪个女人的一生里,没有一首“梅艳芳”呢?


一首《女人花》,一句“爱过知情重,醉过知酒浓”,就将一个女人的落寞和忧伤和盘托出。


只盼望 有一双温柔手

能抚慰 我内心的寂寞

女人花 摇曳在红尘中

女人花 随风轻轻摆动



一首《一生爱你千百回》,每一句都好像在诉说一个女人的心事。


我要天天与你相对 夜夜拥你入睡

要一生爱你千百回

日夜为你着迷时刻为你挂虑

思念是不留余地

已是曾经沧海即使百般煎熬

终究觉得你最好

管不了外面风风雨雨心中念的是你

只想和你在一起



《女儿红》告诉我们:女人的心思很简单,不过是希望有一个长相厮守的男人。


再一口女儿红

暖一双冷的手

有七分醉心被谁偷

记忆拌著泪水

一同滚落了喉

杯中酸苦的滋味

女人才会懂



梅艳芳在电影上的成绩,也足够突出。



从前看她的电影,是故事,如今再重温,是人生......





要说她最经典的电影,就不得不提《胭脂扣》。


电影中,她旗袍加身,一出场便是风华绝代,更别说她和十二少之间的虐恋。


尽管之后,“如花”这个角色被无数人重新演绎过,但她眼角眉梢的那份神韵,却无人能复制。



电影中,如花和十二少以悲剧收尾,结合现实中两人的结局,不免让人唏嘘:人生如戏。


连《胭脂扣》的导演都说,如果当初知道是这样的结局,一定不会让他们来演。


尽管多年后,我们知道了坊间流传的那句“你未娶,我未嫁,40岁我们就在一起。”只是句玩笑话,但两人的关系,是真的超越友情,那是一种近乎至亲的情谊。




他们的演唱会,总能看到对方的身影。


跨越97演唱会上,张国荣捧着一束鲜花,嘴角带着一抹坏笑出场,俯身留下那个“世纪之吻”。这一幕,提前并没有彩排。



03年,张国荣从文华酒店纵身一跃,在他的葬礼上,她哭到不能自己,需要人搀扶着才能走。


可谁能想到,张国荣走的那年,梅姑也走了,这一年,芳华绝代成绝响。


在《新仙鹤神针》中,她一袭白衣,气质超群。



在《钟无艳》中,她一人分饰两角,她饰演的齐国君王,无厘头又搞笑。



《英雄本色3》中,她和周润发梁家辉合作。


那时候小马哥还不是小马哥,她饰演的周英杰是绝对主角,这也是香港电影史上,为数不多把女性作为英雄来诠释的电影。


梅艳芳“大姐大”的气场,出演这个角色再合适不过。



和吴倩莲一起合作的《半生缘》,是两个美人的颜值巅峰期。


当时的她就算什么都不用做,站在那里,眼神中都是故事。



后来她又和刘德华一起拍戏。或许两人都没有想过,这一次合作,竟让他们的名字在此后十多年里,一直被捆绑在一起。


往事不必再提,人生已多风雨,就让往事随风吧......


我们只知道,在梅姑逝世10周年的音乐会上,华仔强忍着泪水,唱完她那首《似水流年》。




梅姑演艺生涯22载,为观众贡献了多部经典的电影和歌曲,是当之无愧的天皇巨星。



上个世纪80年代,在香港有“三王一后”的说法,三王是谭咏麟陈百强和张国荣,一后就是梅姑。




那是香港娱乐圈最辉煌的时候,也是她最辉煌的时候。



可人生啊,本来就是几多风雨,世事无常,你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



99年她体检时,发现子宫里长了个瘤,当时她还轻描淡写对好友说,“没什么大事儿”。




到了02年,已经被查出癌症晚期。



为了治病,她跑了很多医院,做化疗,喝中药,都没什么用。



那时候,她被折磨得很厉害,浑身无力、脱发。最严重的时候,如厕需要把肿瘤拿出来,之后再塞回去,那是旁人无法想象的恐惧与痛苦。



可梅艳芳,从来不愿意把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示出来。




举办告别演唱会的时候,她已经时日不多,好友问她,“要不要等些时候再办?”



她斩钉截铁说:一定要做,不做没得做了。她站在舞台上,直到最后一刻,都保持着自己的体面。



在她短暂的一生中,最遗憾的,就是没有为一个人穿上嫁衣。



这也是她为什么要在告别演唱会上穿婚纱的原因。永远忘不了她站在舞台中央,掀起头纱说得那段话:



她说:我曾有无数次穿婚纱的机会,但都错过了。


是啊,她不是没有轰轰烈烈的爱过,可故事到最后,只剩下遗憾。



她的遗憾,和赵文卓有关。


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她已经是天皇巨星,赵文卓还是个健身教练。因为某个误会,两人分手。


后来她说,“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一定会解释导致分手的那场误会,如果当初那么做,我现在可能就是赵太太了。”



后来,梅姑重病在床,赵文卓情深意切说,“如果可以,我愿意替阿梅承受这份痛苦。”


那些没说出口的话,最后都化作了赵文卓送给梅姑花篮上的那八个字:此生至爱,一路走好。



她还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是和《夕阳之歌》的原唱、日本90年代巨星近藤真彦。两人在一个晚宴上一见钟情,之后便谈起了跨国恋。


爱的路上有你

我并不寂寞

你对我那么的好

这次真的不同

也许我应该好好把你拥有

就像你一直为我守候

亲爱的人亲密的爱人



就算是大女人,在心仪的男人面前,也会放下自己的骄傲,变得小鸟依人,梅姑就是这样。



恋爱时,梅姑为了对方跑到日本去,甚至在那边买了房子。有一次,她的好友去看望她,看到满屋子都是从超市里买的东西,梅姑呢?正在刷厕所。


为了他,她愿意放下身段,从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天后,变成洗手作羹汤的女人。


向来情深,奈何缘浅,这段轰轰烈烈的感情,最后也不了了之。



之后,梅姑也遇到过良人,可因为种种原因,都没有走到最后。


直到生命尽头,她也没有穿上属于自己的那件婚纱,如果时间能重来,她多想再爱一次,这一次一定好好珍惜,只可惜....没有如果。



或许看了梅姑的经历,更加懂得那首《夕阳之歌》。


斜阳无限

无奈只一息间灿烂

随云霞渐散

逝去的光彩不复还


人生就是这样,再美好的事物,也会有转瞬即逝的时候。


所以,一定要珍惜眼前人。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10月10日是梅姑的生日,如果梅姑还在,那这个秋天,她就55岁了。


自她离去,风华绝代这个词,已沉寂了很久。她的歌如今再听,依旧无法释怀,沙哑的声音,冰冷的结果。


很多人说,这个时代,人们已经不再听梅艳芳了。


其实,是到了某个年纪,有些歌再也不敢听了,一生身边出现过很多男人,最终没能遇到那个对的人,生命的最后,穿上婚纱,这对一个女人来说,是一生最大的心愿。


只可惜,她嫁给了自己。这辈子她错过了很多人,就像你我一样。


如果还有机会,多希望她在某一天,能听到某个人对她说一句:“阿梅,我好中意你啊……”


看更多走心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扫码关注

视 觉 志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