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格外人物|日置秀士,悠悠匠心

2017-05-27 那角落 >>style壹格调

美服

楚國,郢,浩渺的淚羅江旁

一位瘋癲的老人撞撞跌跌地行著,頭發四散

破爛的衣衫被荊棘拉扯地更加不堪

偶或陽光的一照

寬敞的大袖與搖擺的裙裾下

鳥紋的圖樣映射出潤澤的光芒

透露出他曾經的貴族身份

低頭沈吟,見水草繁盛,仰頭問天,忽草木雕零,光陰流逝在淚羅江的波濤里。他長嘆,卻又固執地搖搖頭,吟誦道:“朝搴阰之木蘭兮,夕攬洲之宿莽”、“雜申椒與菌桂兮,豈惟紉夫蕙茞”。

木蘭、宿莽、申椒、菌桂、蕙、茞,美好的草木映射出他的純白人格,這便是屈原在《離騷》中的“美服”情懷。

古語有言:“字如其人”、“衣如其人”

一個人字的神氣骨骼是他內心世界的外化

用之服裝亦然

一個人對面料類型、裁剪風格

和款式式樣的偏好

折射出他的人生思考

森女愛棉質,土豪嗜亮色

纖瘦者多愛尖細,肥胖者大偏圓潤

長者與少年的服裝式樣更是迥異

來自日本的日置秀士對服裝便有著如此思考:美服配嘉人,一套服裝的精神氣貌與穿者的社會地位、職業類型、生活品味暗相貼合。從事定制西裝50余年,從大百貨公司的西裝學徒到鹿鳴館的創始人,他一直以謹嚴的態度和責任的工作期許自己。



日置秀士,從從容容平生,歡歡喜喜渡過

| 鹿鳴館下,悠悠匠心

在日本,鹿鳴館有特殊的文化含義。

明治維新的年月里,鹿鳴館是日本上層與歐美高官的社交場所,迷醉的燈光間,人影搖擺,日本的淑女紳士著洋裙西裝與歐美大使私語交談,評國事,議世界,浮華的表象下,是日本企圖成為歐化新帝國的自強心。

而推動這一切的時任首相井上馨更是派遣大批學徒前往歐美學習西方服飾制作,其中便有西裝。

電影《鹿鳴館》

西風由鹿鳴館而始,

念及此,

日置秀士在創業伊始便以此為名。

生於1943年的他,24歲便進入三越百貨,當時的三越是日本最高級的百貨商店,其中的西裝設計與縫制技藝獨樹一幟。懷著“成為最好”的願望。

他在19個學員里脫穎而出,而這一切源於勤奮與用心二字:向三越最優秀的西服設計師學習。34歲創立鹿鳴館,他以“衣如其人”的理念堅定前行。

西服的定制需要經過設計、裁剪、縫制三步,而於設計,則是根據穿者的身形設計出紙樣,以便制作。

日置秀士便偷偷收集老西服裁縫設計紙樣後留下的邊角料,料子上殘缺的形狀讓他思考紙樣應有的樣子:背長、肩寬、腰胸圍、大腿長的設計,諸如此類。他像渴久了的海綿,拼命地吮吸著一切有關西服的知識,慢慢變大,重若千鈞。

時光悠悠,日置秀士從意氣風發的青年長成謹嚴的老者,而他的目光卻從沒有停滯過,他坦言英式西裝紳士,法式矮胖,美式承自英國,意大利高瘦且多變,而日式雖源自英國,但為貼合當下潮流,他在具體設計時,也會有意向“瘦”、“短”靠攏,為著凸顯穿者的身形。

一次日置秀士接受來自日本一黑社會老大定制西服的訂單,尺寸量好,小心裁剪、縫制,他鄭重地交付了。之後偶然再次相見,他發現對方竟把衣服弄得皺皺巴巴,憤怒滿心,他呵斥道:

我把西服交托與你,

就如同把女兒嫁給你一般,

你卻毫不珍惜,

你應該向我道歉。

不可一世的黑老大有些楞住了,望見怒不可遏的日置秀士,他誠懇地九十度鞠躬,說出了對不起。


| 勞作便是生活

今年的日置秀士已經73歲了

卻仍沒離開工作

上了年紀,眼神不大清亮

手指靈活也有所下降

他便專心於西服設計

把裁剪與縫制交於徒弟

工作之余,他並不願蜷縮在沙發電視前,安於“平靜、祥和”的老年人標簽。誠然,被歲月洗禮過的他不乏沈穩,但更多地是“折騰生活”,也“折騰自己”,高爾夫、滑雪是他的最愛。

不忙的時候,幾場高爾夫、幾次滑雪,運動賦予他良好的體質和永不滿足的熱情。

在他一絲不茍的西服右側,一枚徽章常年佩著。徽章上,矯健的球手曲著身子做扔球狀,其上的數字34閃著潤澤的金光,這似乎是他內心世界的隱秘出口。

談話間,日置秀士說起這位叫做山本的34號扔球手,將自己的體育生命延及47歲,頗有些羨慕和欽佩。

論及藝術,他偏愛的日本畫家葛飾北齋,作畫生涯延續到90多歲。葛飾北齋筆下的富士山,似遠而近,遠景如在目前,近景似有縱深,這種空間的奇妙深深地攫助了他。

而中國山水畫的“寫意筆法”、“留白潑墨”讓他覺出“有盡”、“無窮”之間的禪意。

葛飾北齋畫作

廣泛的興趣愛好如同廣泛地嘗試不同菜色,讓人沈醉在不斷學習的興奮里。而愉悅的堅持,沈浸的專註填滿的工作,似也變得快樂起來。

日置秀士的一生都與西服斷不了聯系,

他似也不想與其割裂。

從從容容平生,歡歡喜喜渡過,

西服本無意,

而那制作西服的一雙手里,

凝聚著一位老人的滄浪一生。

·END·

↓↓↓ 點擊"閱讀原文" ,遇見格外故事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