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特朗普要“放中兴一马”?数千美国“愤青”狂喷总统叛国

2018-05-17 那角落 >>四代重歼


据路透社等媒体报道,特朗普在twitter上宣布,他和我国领导人正在共同努力,让中兴通讯尽快恢复业务。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中国流失太多工作机会了,商务部已经受命解决这件事!”。这一消息被解读成特朗普暗示将放宽对中兴制裁,但没有透露具体的应对举措。对此我外交部发言人称,十分赞赏美方对中兴公司问题所作积极表态,正在与美方就落实具体细节保持密切沟通。不过很多美国人可是非常不高兴。



特朗普向中国伸出橄榄枝,首先就惹怒了两党议员这些上层人士。例如美国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就表示:“这让人震惊,对中国采取严厉立场,曾经是我与特朗普意见一致的为数不多的领域之一。”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表示:“我希望这不是向中国让步的开始,中国的竞争”毁掉”了许多美国公司。在不收紧限制的情况下让他们在美国经营,我们简直是疯了。”



除了这些议员,数千民众更是在特朗普的推文下开喷。有的人说“这是‘中国优先’政策!”,有的人说“你的美国优先政策在哪里?或者你的政策是让中国再次伟大?全都是谎言,你就是小布什总统后最大的骗子!”还有的人说:“你忘了告诉美国人民要帮助中国公司的真正原因:中国在你的印尼酒店项目上投了5个亿!”更有不少人还专门制作了“特朗普叛徒”“特朗普美国公敌”等话题标签。



中兴事件还要怎么走,这需要两个大国之间互相妥协。实际上,稍微有些理智的人,都会明白严厉制裁中兴这样一个深耕美国市场的中国公司,在伤害中国的同时也在伤害美国。更何况所谓的针对中兴、华为等中国公司的什么“间谍”指控,更是子虚乌有没有任何证据。这样一个事件的背后,我们却可以看出一个席卷全球的“逆全球化民族主义”趋势,正在逐渐扩散,包括美国在内也不能幸免。



民族主义曾经对于反对神权主义、反对封建主义,具有相当的进步性,它不但催生了美国等一批现代国家,而且成为后来殖民地国家获得独立的有力思想武器。在民族主义理念指导下,20世纪经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冷战,相应掀起了三次民族主义浪潮。即便是美国,很多人也认为美国的诞生,完全是WASP(白人盎格鲁-萨克逊新教徒)民族主义的胜利。



民族主义强有力地促进现代国家的产生,但也带来了两次世界大战,而现代资本主义国家的不断涌现和经济发展的需要,也同时引发了全球化的浪潮。从20世纪初到现在有两波全球化浪潮,对美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第一次全球化发生在20世纪初,这虽然不是美国刻意推动,但美国却是最重要的参与者和受益者,因为当时美国得天独厚的条件,引发了空前的移民潮。然而这次全球化进程具有很多固有缺陷,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遭遇了严重危机。



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则推动了第二次全球化进程。这一进程产生的后果,就是经济流动产生的价值,使得美国主导的西方国家联盟,彻底压垮苏联。而冷战结束后,美国进一步推动全球化进程并从中受益。同时,美国还巧妙利用“民族主义”来推动所谓新国家独立,利用“文化多样性”稀释多民族国家的国家认同,从而实现美国主导下全球化浪潮+民族自决+多样化解构的进程。因为只有世界上国家越多越碎越不团结,美国才越来越能从全球化中收益。



实际上,这种“全球化浪潮+民族自决+多样化解构”进程,已经给欧洲、俄罗斯、非洲、中东等地区带来了巨大的麻烦。就拿欧洲为例,美国和西欧的自由主义,一直是主张保持所谓外国移民的文化多样性,但这实际上就带来了国家认同的问题。美国是一个移民国家还不显眼,但西欧国家在吸纳传统殖民地移民时,就不得不遭遇理念冲突。最近德国媒体痛批土耳其裔德国球员称埃尔多安是“我的总理”就是典型一例。实际上暴恐袭击、难民等问题,在自由主义所谓文化多样性等理论影响下,已经陷入经济混乱、族群撕裂、社会冲突加剧的困境。



美国其实是乐见这种状态的出现,因为不想看到西欧拧成一股绳。然而美国没有料到的是,其推动的全球化进程,竟然有国家会比美国更受益,这是从来没有出现的情况。美国实施的“全球化浪潮+民族自决+多样化解构”进程,在我国这里完全不好使,因为我国是汉族为绝对主体的多民族国家,我们通过组织建设和民族政策,再加上独立的舆论环境,完全抵抗住了美国的全球化冲击,相反利用劳动力优势和长效性政策引导,实现了全球化进程中的最优道路,反而让美国尝到了全球化的“冲击”。


全球化意味着商品、资本和劳动力等生产要素在全球的自由流动。美国之所以从前在全球化中占据优势,是因为国内稳定,能够吸引资本和劳动力,进而推动技术进步,同时美国基本劳动力的生产率优势和技术优势,又推动美国商品具有竞争优势。然而在美国建国240多年后,中国的因素出现了。中国国内照样稳定,中国劳动力勤奋程度,即便是美国的老祖宗WASP也比不上。美国除了在有限领域能保持技术优势之外,其他落后于中国。即便是这些有限技术领域,中国也在发起挑战。这就是中美之间“中国制造2025”矛盾的由来。



如果美国不能看到自己的劣势和优势,而是一厢情愿认为自己总是在全球化中存在“天然优势”,根本无助于问题的解决。特朗普抓住了美国国内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痛点,吸引中下层民众的选票,当上了美国总统,但竞选前吸引民众的美国优先、美国伟大的口号,却只能让位于无情的政治现实。美国甚至可以在民意的鼓噪下放弃全球化,第一波全球化就是美国中断的。但现在美国退出全球化,就真的能一了百了吗?



不同国家有自己的发展道路,民族主义也好、文化多样性也罢,都要符合本国的实际情况,更要维护国家利益,因为很多国家历史情况极为复杂,单纯强调某一点就要出乱子。美国在一家独大的时候,自然可以高举自由主义大旗,强制推行所谓文化多样。然而在美国衰落的时候,本身的移民国家的文化多样性,反而会成为暴露的优点。因此,特朗普当选带来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浪潮,在形成对外舆论压力的同时,也形成对内舆论压力。今天美国网民可以抨击特朗普帮助中国,明天就可以批评他国移民“忠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话美国人要是学会了,那就麻烦了。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