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能让硬核玩家软下来的,只可能是俄罗斯玩家 | 杉果专栏

2019-01-12 那角落 >>杉果游戏Sonkwo



和一位朋友聊天:

我说:“大致来讲,玩游戏的分为两种,要么普通玩家,要么硬核玩家。”

朋友摇摇头:“不,还有第三种。”

我思忖:“莫不是……氪金玩家?”

朋友沉默片刻,抬头:“不,是俄罗斯玩家。”


“哈?玩游戏的毛子?”我不屑一顾,“这有什么稀奇?”

朋友却重重的点了点头,那眼神,没有半点开玩笑之意。

“什么……”我惊了,“真有这么牛逼?”

“不是牛逼,而是懵逼,”朋友站起身,“去网上搜搜那些新闻吧,俄罗斯玩家早已是超越硬核的存在了。”

说罢,他哼着全损音质的《牢不可破的联盟》,转身离去。


于是,我买来伏特加,穿好海魂衫,用斯拉夫蹲的姿势开始在网络上搜寻,三四个小时后,下半身已经全麻了的我终于领会了朋友的深意:

俄罗斯玩家清奇的脑回路,

我等凡人根本无法企及。



首先,俄罗斯玩家夸赞一款游戏的方式就相当卓尔不群。

如果觉得一款游戏好玩,普通玩家的反应是感性的称赞,硬核玩家的反应是理性的分析,而俄罗斯玩家的反应则是:

将这款游戏的制作公司告上法庭。


让我们来认识一下来自克拉斯诺亚尔斯克的小伙伊万。2015年,这名28岁的年轻人与贝塞斯达对簿公堂,原因是这公司出品的《辐射4》玩的实在太爽。

在控诉中,伊万表示,在玩《辐射4》的日子里,公司将他辞退,妻子将他抛弃,而归根结底,就是B社没在广告里写“对不起,本游戏容易沉迷。”

“为啥!为啥你们的游戏那么好玩,那么让我上瘾!”



面对伊万的这番话语, B社老脸一红:

“哎呀,在法庭上被人骂了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用如此傲娇的方式夸我游戏做的好,嘿嘿~”

但伊万可没开玩笑,红军男儿的自强不息已经死去,联邦废物的好逸恶劳正在觉醒:

“赔我50万卢布,请!”

而B社也迅速做出了回应:

“抱歉,没工夫理你。”



是的,面对好玩的游戏,俄罗斯玩家是不吝惜“赞美之词”的。而面对好玩但却玩不到的游戏,他们也是会采取行动的。

《洗碗工:吸血鬼的微笑》, XBOX 360的经典游戏,在2011年,它还没有PC。


面对这种情况,普通玩家会抱怨,会叹息;

硬核玩家则会行动起来——给游戏公司写信,搞联名请愿;

而俄罗斯玩家……则会自己直接进行跨平台移植。

俄罗斯,世界上知名的黑客聚会所,俄罗斯,世界上知名的盗版集散地,这样大背景自然培养了该国玩家乐于动手,自食其力的优良特性。


于是,一群小哥便无视了版权法,也忽略了著作权,单方面便开始了移植计划。

而面对西方国家对这种行为的质疑,在Reddit上,即是黑客又是玩家的俄联邦小哥们只回复了一句话:

“我们即是正义。”


那一刻,苏维埃的余辉再次照耀了网络,中二的俄罗斯玩家再次震撼了全球。



游戏不仅有单机体验的,也有联网对抗的,而对于这一部分,俄罗斯玩家同样是特立独行。

比如说《CS:GO》,

普通的玩家:轻装上阵,放松心情,水友局,走起;

硬核的玩家:紧密部署,勤加练习,专业性对抗,走起;

而俄罗斯玩家:先找一支麦。

对,先找一支麦,而且一定是电流麦,杂音巨大的那种。


然后,进游戏开玩,完全不需要任何准备,核心思想就是:

P90,RUSH B,直接干,狂逼逼。



于是乎,这样的场景便随处可见:

其他玩家:HELLO~

俄罗斯玩家:@&%&@%¥%¥%@%&*()@*&%¥%...... suka blyat!!!


话语必须是含混的,杂音必须是巨大的,配合上最后的suka blyat,完美的表现了对于西方资产阶级的批判,以至于恼羞成怒的欧美老哥不得不在互联网上发问:

为啥玩《CS:GO》里的俄罗斯人那么吵啊?

而面对战果,尤其是失败的战果,

硬核玩家会从失败中总结,吸取教训;

普通玩家会生闷气,怒斥队友不给力;

而俄罗斯玩家……先把电脑扔出去:


然后觉得不爽,不行,还不能消气,接着,他们就和身边的人战斗了起来,充分地体现了其战斗民族的品质。




有了对抗性网游,联赛便随之出现。

然而,即便是搞联赛,俄罗斯玩家也能搞出刷新你三观的事情。

众所周知,像《DOTA》,《LOL》,《CS:GO》这样对抗性强的赛事,在赛前,两队难免要互相叫嚣,从心理上对对方造成干扰。



在普通的比赛中,两队选手基本上是赛前隔空放炮,而稍微过分一些的,也不过是垃圾话互怼,然而,看看我们神奇的俄罗斯玩家是如何干扰对手比赛的:

2009年,一场俄罗斯《Couter Strike》(简称CS)的顶尖赛事。正在两队激战正酣之际,突然间,赛场上冲上来一群舞女。

没错,舞女,还是脱衣的那种。她们穿着白色的比基尼,用热舞分散着选手的注意力,而在选手不为所动后,舞女们更上一层楼,让比基尼离开了她们的身体。


据选手菠萝诺夫赛后回忆,当时,作为一名顶尖的《CS》玩家,他的心理是硬的,生理是硬的,而这硬上加硬,让他和伙伴们最终超越了硬核,在强烈的干扰下,靠着强大的定力正常完成比赛,勇夺第一。

“那一晚,我射出了枪里全部的子弹。”

菠萝诺夫的微笑,充满深意。



玩家一般都乐于去尝试新鲜事物,俄罗斯玩家也不例外。

AR,VR,每一种新技术的风靡,都少不了他们活跃的身影。


然而,

普通玩家接触新技术,不过是浅尝辄止,图个新鲜猎奇;

硬核玩家则会深度挖掘,对比分析;

而我们的俄罗斯玩家只有一个目的:

为新技术献出生命。

《Pokemon Go》大火的那阵,普通玩家走出家门,硬核玩家晃入废墟,而俄罗斯小伙索科洛夫斯基则开着直播,拿着手机,冲进了东正教的教堂,用摄像头对准耶稣的圣象,说:

你们瞅墙上的那个老头,那简直就是《宝可梦》里的【哔——】。

至今,我们仍不知道索科洛夫斯基用哪只宝可梦去和圣子对比,但我们知道的是,因为亵渎宗教,年轻的小伙子被送进了拘留中心。


面对AR,俄罗斯玩家还只是作死,

而面对VR,俄罗斯玩家则选择了真死。

2017年,一名莫斯科的老哥在玩VR的时候不慎撞碎了玻璃,血流满地。

但,或许老哥当时已来到了他梦寐以求的《刀剑神域》,在大量失血的同时,他居然还选择坚持游戏,最终,他因延误就医,硬核去世,在人类的VR死亡史上留下了第一个名字。



游戏,上升到哲学的层面,便是真实与虚拟的二元命题。

对普通玩家而言,真实是真实,虚拟是虚拟,分界很清晰。

而对于硬核玩家,真实与虚拟,在有的时候,可能会暧昧不清。

而对于俄罗斯玩家,虚拟就是真实,真实就是虚拟。


这不,2015年,普京同志就向世界宣布,以后,T90将逐步被改装成无人坦克。

而当被问及由谁来操纵这些坦克时,当时的副总理罗戈津微微一笑:

同志,你听说过《坦克世界》嘛?


《坦克世界》,Wargaming的王牌作品,俄罗斯玩家最爱的网络游戏之一。

“现在,我们需要的不是开坦克的,而是在《坦克世界》里开坦克的。”

罗戈津一席话语,打破了现实与虚拟的界限,实现了无数军宅一直以来的梦想。

谁说键盘不能保家?谁说鼠标不能卫国?只要《坦克世界》玩的凶,咱勋章照样能挂满胸!


不仅如此,在俄美交恶之时,俄罗斯也拿出了不知道从哪个游戏里截出来的一段视频,摔在美国脸上,说:

“你看,这就是你协助ISIS的证据,因为有视频,所以是真的!”


而面对将虚拟与现实融为一体的俄罗斯,相信当时的美国肯定也是一脸的懵逼。

顺带一提,后经考证,这段视频来自一款叫AC-130 GUNSHIP SIMULATOR的,描绘越南战争的手游,而开发这款游戏的公司,则来自阿根廷。



是的,俄罗斯玩家的脑回路是清奇的,但同时,俄罗斯玩家也是多面的。

有时,他们也会化身肝帝,死磕一款游戏。

2014年,俄罗斯的《魔兽世界》玩家水蛭子(这名字还真是真的……)就成为了全球第一个解锁全部21995个WOW成就的男人,成为了这款网游当之无愧的成就之王。


而有时,俄罗斯玩家也会彪汉柔情。

在任天堂的岩田聪离世后,他们也会自发的来到日本大使馆,纪念这位给他们带来无数快乐的伟大制作人。


甚至在有时,俄罗斯玩家玩着玩着就被一群武警摁倒在地。


而这,用Reddit那个火热的词条来形容,不过是俄联邦又一次稀松平常的经历。

所以,如果你遇到了那些来自俄罗斯的玩家,请善待他们。

没错,他们是比普通玩家要更不普通,也比硬核玩家要更硬核,但只要你与他们玩上几回游戏,你就会发现,这群被酒精浇灌,与野熊吹逼的玩家们,其实也很有趣,也有着他们独特的萌点与魅力。

只要,你关上了频道语音。



本文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杉果游戏的立场。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

我们还有这些内容值得一读:

· 当年一起组队的兄弟,如今你在哪里?

· 遇上游戏Music后,云音乐的评论区彻底秀开了花

· 玩了《小偷模拟器》,这辈子都不想再当贼了

· 如何时尚地表达不喜欢?让这个男人告诉你!

· 游戏玩家养生保命手册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