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秀被宽阔》(连载十二)

2016-12-22 那角落 >>得云小品字画

等赵大勺走了,刘小招拿起那块罗马表,在左手和右手都试戴了一下,白色的表盘,简洁的数字,是自己喜欢的款式,特别是精美的皮表带,比那些上海表要高档很多。这块表是赵大勺的糖衣炮弹,可明知道是炮弹,刘小招却真的有点喜欢它的糖衣。既然收下了赵大勺的表,而赵大勺也借走了她的钱,他们之间就展开了经济关联,这种恋爱关系还没有定性,而经济关联已经展开的局面是刘小招没有想到的。以后戴着赵大勺的表,当然也可以继续对他不冷不热,可是又有什么用呢,自己的那么一大笔钱在他那里,还不知道他能不能还呢。用来约束赵大勺的字据按的是他的手印,可押宝的其实是自己,要是赵大勺不还钱,这一生都要和赵大勺打成一片。刘小招觉得自己好像中了赵大勺的招,可是一想他丢的是公款,看在那封苦心经营的情书份上,自己怎么说也应该帮他一下了。她把字据收在抽屉里,又看到那个张来福的笔记本,心想陆北秀没有给她任何消息,说明张来福一直按兵不动,会不会是他想起这个笔记本忘在她这里,所以就不敢轻举妄动呢?再一想又否定了这个判断,因为张来福应该猜不到她刘小招破译了笔记本上的字痕,那么,是不是张来福又改变主意,看上了别的什么人呢?她想要是能试探一下张来福,看他对陆北秀的企图到底还有没有就好了。


西门阅报栏刘小招的一番话,让陆北秀知道有个不好的事情正在向自己逼近,刘小招的神秘和紧张,让她知道她必须按照刘小招的嘱咐去做。她从刘小招的态度上知道一切都还不晚,只要她按刘小招说的去做,应该可以化险为夷。她开始每天仔细留意自己收到的东西,纸条、信件和礼物这三个重点排查的对象都没有出现,生活中没有一点异常。


这个周末,电影公司的放映队要来厂区放露天电影。放映场就在厂部外面的操场,电影公司的人在两个篮球架之间搭起一根钢绳,拉起了一块银幕。银幕的两边,已经排好了很多板凳和报纸,孩子们已经被大人差遣来占座位了。陆北秀看到银幕拉起来,就对正在听半导体的王实木说,咱们去看电影吧。王实木说你自己去看吧,我还要和李有顺下棋,陆北秀说那我和刘小招去看了。王实木说你去吧,顺便把这30元钱拿给她,还她旗袍的钱。陆北秀说你怎么有这么多钱,王实木说这是李有顺的钱,我这段时间下棋赢的,他总想赢回来,可是越想赢就越输。陆北秀说不是说去赢张来福么,怎么改赢李有顺了。王实木说,张来福很聪明,下过一盘就再也不跟我下了,倒是李有顺不服输。结果越输越厉害。陆北秀说你不输就好,那我去找刘小招看电影去,顺便把钱给她。


刘小招给陆北秀开门前,正在家里试自己制作泳衣,见是陆北秀,说你快闪进来,我没穿衣服呢。陆北秀进得门来,看到刘小招只穿了一条内裤,正在用针线缝一个胸罩。就说,你的胸罩怎么了?刘小招说我在改一个泳衣。陆北秀说好好的泳衣,给你搞成了一个胸罩,一个内裤。刘小招说,不是胸罩,是比基尼。我把泳衣剪成两段,上面要加三条松紧带,下面也要加三条松紧带,就是比基尼。陆北秀说,要这么多松紧带么?刘小招说,你也不动脑子,没有松紧带,一下水,就全露出来了。又说这种比基尼,外国的女人游泳时都穿的,我们这里买不到,我就比划着画册,自己做一个。陆北秀说,你哪来的画册啊?刘小招说,赵大勺给我的,那上面好多女人都穿这个照了相片。你可以看一看,人家都在海边玩,还有男的一起,男的还有很多胸毛呢。陆北秀拿起画册,看到上面印着Sports Illustrated,封面就是一个很壮的外国女人,里面每一页都是穿着刘小招说的这种比基尼的外国女人,就说她们的比基尼好像都很小啊,奶子要被挤出来了,是不是色情杂志啊?刘小招说,色情杂志是不穿衣服的,这是体育杂志,美国的,叫《体育画报》。比基尼就是这样的,人家就是要这个奶子被挤出来的效果。她们人种跟我们不同,一般胸都比我们中国女人大很多。陆北秀说,和你在一起,真是见世面,总有新鲜东西知道。说话间,刘小招已经缝纫完毕,她把自己DIY的比基尼穿好,转了一个圈给陆北秀看,说你觉得怎么样?陆北秀说,你要穿着去游泳,就跟去澡堂洗澡差不多。刘小招说,等我以后去海边,我再穿着这个去游泳。陆北秀说,男人们更要看了。刘小招说,大海那么大,我可以到没有男人的地方去游。陆北秀说,你去不去看电影?刘小招说,好啊,我们一起去看,我们穿旗袍去。陆北秀说,不用了吧,一会天黑下来,谁也看不见旗袍。刘小招说,做了就穿嘛,我们自己美,管他们看不看,你回家穿好下楼,我穿好也下来,我们在楼下见。陆北秀说,对了,还有这个旗袍的钱,我放这儿啦。刘小招说我说了我送给你啦,你怎么又给钱?陆北秀说,你拿着吧,王实木让我一定要给你,我拗不过他。刘小招说,要给也不用这么多啊,陆北秀说,不算得那么细了,反正他这钱来得容易。刘小招说,他怎么来得容易?陆北秀说下棋赢的钱,这钱都是李有顺输给王实木的。刘小招说,那这钱你留着做私房钱吧,我不要。陆北秀说,那就算我的私房钱,存在你这里,要的时候再跟你拿,总行了吧。


不一会,姐妹俩一身旗袍会合了,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举得对方是新形象。陆北秀说,我们这样去篮球场看电影,一定给人笑的。刘小招说,有什么好笑的呢,又不是穿比基尼去看。陆北秀说,你别忘了我们两个一人还拿着一个板凳呢。刘小招说,也是啊,我们这一身旗袍像大户人家的女人,不该拿板凳的。我们把板凳放在这里,先去篮球场,看到赵大勺就喊他来帮我们拿过去。陆北秀说,这多麻烦人家啊。刘小招说,我救了他的命,麻烦他这么一下算什么。陆北秀说,天啊,你什么时候救过他的命啊。刘小招说,这个回头再跟你说,我们快走了。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