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霸宠娇妻 萧凛、嬴和、苏锦by猫小咪小说在线阅读

2018-12-05 那角落 >>看小说

01

“请各位小主们领了牌子,跟随咱家进去吧。”司礼太监的声音尖细,手里拿着的浮尘彰显着他的身份。

十几位衣着华丽的妙龄少女,握着手中的信牌,心思各异地跟随着司礼太监细步走入大殿中。

此殿名唤合欢殿,乃皇帝御选秀女的地方。大殿内香气扑鼻,想是上等檀香才可有的。琉璃玉器满目,惹乱了人眼。秀女们都使足了劲儿,管住自己的眼睛,在此处可不能失了分寸,她们的一举一动,都关系着家族荣辱。

苏锦在这其中,一点儿也不出挑,她是岭南知府的次女,家中父亲俸禄低微,衣着自然是比不上其他那些高官之女。

方才在殿外,其余秀女可把她嘲笑了一番,说什么乡下来的女子,却也想成为人中之龙陈帝的女人,简直是痴心妄想。

苏锦也不恼,自打她穿越过来,就没遇见过一个好人,这些可都得慢慢道来。

她刚穿过来那会儿,兴高采烈,以为自己终于赶上好时候,成为人人艳羡的穿越女,差点没跳起来。可当嬴和公子站在她面前,一副扑克脸毫无表情盯着她时,苏锦这心情霎时间就不美好了。

嬴和公子身边有个婢女,唤作若娴,上来就给苏锦喂了一颗药,苏锦这还没看清是什么呢,一口就咽了下去。

接着嬴和问苏锦,可愿为他做事?

苏锦肯定是一百个不愿意啊,她好不容易穿过来一趟,就这种待遇?

嬴和倒也没生气,只笑着说道,“刚才那颗药,三日后发作,七窍流血,无力回天。”

苏锦心想这古代人怎么就这么狠呢,动不动就喂毒药。

“行吧,只要不是什么杀人放火之类的。”

嬴和嘴角微弯,道,“爽快,若娴,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是,公子。”

苏锦是万万没想到,她这一同意,就跳进了火坑。

自打那天后,苏锦就没再见过嬴和。她被若娴逼着天天学习宫中礼仪,稍有懈怠就拿出那药来威胁,苏锦可谓是受尽了折磨。

在嬴和的府上待了足足有三个月,苏锦硬是被变成了大家闺秀,还摇身一变,成了岭南知府的女儿,被塞进了皇宫选秀。

这便是她出现在皇宫的缘由。

合欢殿内上首坐着金尊玉贵的陈帝,他身旁两侧分别是近日得宠的玉贵妃和许昭仪,这二人若论容貌,玉贵妃更胜一筹,若论才德,许昭仪也不遑多让。

“请凌尚书之女凌薇上前来。”司礼太监打从进了这合欢殿,神情也变得严肃。

苏锦偷瞄了一眼,只见那凌薇迈着小碎步,一步步靠近陈帝,能看出她微微有些颤抖的身形。如此场合,若是不紧张,反而不正常。

“这位妹妹,你都会些什么,随意来一段便是。”陈帝还未开口,玉贵妃先说了话。

凌薇也不敢抬头,只轻声道,“臣女为皇上和两位娘娘献上一曲《阳春白雪》。”

言罢看他们都未反驳,凌薇也就开始弹奏。

这《阳春白雪》节奏明快,对弹奏者功底要求非常之高,在凌小姐素长的手指下,竟如枯木逢春,闻来心自悦之。

陈帝和两位妃子,似乎也是很满意,司礼太监立刻会意,只默默留下凌小姐的信牌。

凌薇自是非常得意,能被留下信牌,那便是成为宫中的贵人了,以后就是被人伺候的小主,自然是人人羡慕的主儿。

她却还能抑制住内心的狂喜,平静地起身站去一旁。

苏锦看她这一副做派,果然是若娴所说大户人家小姐才有的特质,若不是先前被若娴训练一番,苏锦怕是也不能做到如此。

许昭仪看了眼那凌家小姐,对玉贵妃先开口这事心有不悦,她做什么都矮了玉贵妃一头,到底还是容貌的问题。

“继续吧,你们就捡自己个儿擅长的来。”许昭仪见那两位未曾开口,便自己做了主。

凌薇能够入选,给后面那些秀女增添了几分自信,京城各家贵族的小姐们,哪个不是打小就琴棋书画培养不断,那水平和凌薇虽不能完全相比,却也是不差的,故而她们稍放松了些。

苏锦对这些一概不知,倒也不着急,嬴和公子早替她想好了应对之策,她自然不会担心。

又有三位秀女已经表演完毕,不过她们的表演显然没有凌薇的那么优秀,大抵还是紧张了些,发挥没有平日里在家的好,一个也没有被留下信牌。

这第五位可是大有来头,丞相之女——谢云华。此女因容貌冠绝京城,却又不止于容貌,她十岁便是荷芷书院院长的得意门生。

说到这荷芷书院,是陈国贵族女子才能去学习的处所。可就算是贵族女子,也不是说上就能上的。每年此书院都会举办一个书画会,邀各家小姐前来比赛,非是这前十名,方可进入书院学习。

而谢云华,正是今年的头名,风头正盛。

“劳烦公公为我准备一个大鼓可好?”

司礼太监对这位,可是不敢有所怠慢,于是很快吩咐下去,不多时,一个能站人上去的大鼓,就被太监们抬上殿来。

玉贵妃好似来了兴趣,身子微微坐直,笑意盈盈地看着谢云华。许昭仪也好奇,这大鼓有什么作用,莫非是要敲鼓不成?

唯独陈帝没有什么变化,这让谢云华心里有些泄气,猜不出陈帝的心思来。

苏锦探了探头,瞧见那谢云华婀娜的背影,想起刚才人群中谢云华惊为天人的脸,直叹美女都在古代,现代全是写整容女,哪有这种纯天然的好看。

只见谢云华踏上大鼓,站在其中央,示意乐师开始。

苏锦看出来了,这是要跳舞,心说这不是电视剧里面用烂的套路吗,看来这有名的才女,也不过尔尔。

动如脱兔,静若处子,大抵就是说的这位。

在大鼓上一双小巧玲珑的双脚旋转,跟随着乐师的节奏而舞,舞步丝毫不乱,收放自如。

最后结束之时,只见谢云华一跃而落,其云袖将旁边宫女手中的花篮打翻,这一篮子的花瓣在空中乱洒,谢云华穿过这些花瓣,竟有仙子飘逸之感。

还未表演的秀女们看她这一出,小声议论,都道谢云华怕是今年选秀最厉害的主。苏锦在一旁看着,也不参与,依她看来,谢云华这番表演实为出彩,可在陈帝眼里,怕也只能掀起指甲盖儿一样的波澜吧。

“这位妹妹可真是妙人儿,臣妾可真为皇上高兴,咱们后宫又多了一位才貌双全的姐妹。”

玉贵妃摇着扇子,一双媚眼看向陈帝,声音婉转勾人。

陈帝萧凛扭头回应玉贵妃,“爱妃说的是。”

司礼太监会心一笑,玉贵妃娘家是左中郎将府上,而左中郎将的妻子,出自谢家二房,玉贵妃早就被授意要帮谢云华入选。

所以谢云华进宫,板上钉钉的事儿。

这其中的各种关系,若娴可是事无巨细,都让苏锦背下来了,所以这里面谁会入选,苏锦一清二楚,倒也没有什么惊讶。

苏锦只叹,这不管到了哪儿,都是靠权势说话,有所倚靠,才能在这后宫中立足,否则怕是冲的头破血流。

许昭仪天生傲气,不会同玉贵妃一样,说话软声细语的,见此一幕,自然也知道怎么回事,只得一言不发,保持仪容端庄。

不知不觉,就要轮到苏锦了,之后再也没有像谢云华那样出彩的,倒也不差,陈帝也只留了三个。

“请岭南知府之女苏锦,上前来。”司礼太监念到苏锦之时,顿了一下,手指微微弯曲,显得不太自然。

这些都被陈帝萧凛看在眼里,却不明说。

“民女苏锦,给皇上,贵妃娘娘,昭仪娘娘请安。”苏锦这话,说了不下三十遍,跪拜的姿势也是三十多遍,若娴当时恨铁不成钢,拿着藤条威胁,才成了现在这样的规矩。

“你抬起头来,朕瞧瞧。”

陈帝这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心下都些许吃惊,前面十四位秀女,他从不曾主动开口,都是由着身边的两位妃子来说。

而现在,在一堆身世高贵的秀女中,最普通的苏锦,居然被萧凛高看一眼。未选上的秀女心里嫉妒,选上的自然不服。

苏锦也不慌张,抬起头来,神情自若,与陈帝对视着。

她承认,陈帝萧凛,俊美非凡,与嬴和的阴柔不同,他更多的是冷漠,拒人于千里的那种。

而萧凛的双眸,在看到苏锦时,瞳孔缩紧,眉头皱起,忽而又松开,微微一笑。

“你会些什么?”

“回皇上,民女什么也不会。”

周围一阵吸气声,似乎是在感叹苏锦胆子大。苏锦这心里也在想,若娴不会坑她吧,这可是皇帝啊,一个不小心就要杀头的。可这开弓没有回头箭,苏锦也只能一脸无畏地看着萧凛。

“这位妹妹可真会开玩笑,既然是来选秀的,自然都是会些什么的,怎么可能什么也不会呢?”

这回还是玉贵妃开的口。

02

“玉姐姐说的是,你可莫要说笑了。”许昭仪头一次与玉贵妃这么一致,她也察觉到萧凛表情的变化,心头有些触动。

苏锦听得出,这二位是在为难她,也不着急,缓缓道,“世人道女子无才便是德,民女只愿陪在皇上左右,不争不抢,安安分分过日子就好。”

苏锦不是不知道这句话能在大殿上引起多大的波澜,她也不管不顾了,若是惨一点被皇帝杀头,说不定还能回去。

大殿上香气弥漫,锦纱罗帐轻轻摇晃,空气稍有一瞬的凝滞,陈帝的神情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双目锁在苏锦身上。

“她可真是给自己脸上贴金,能不能选的上还不知道呢,这就开始摆出一副陪皇伴驾的姿态来。”

人群中,有一个秀女非常小声地跟自己身边的秀女说道。

“就是啊,我看谢云华都没那么大胆。”

这些都被苏锦听到,她不在意,还伸手将右边的鬓发向耳后拢了拢,没有半分尴尬。

玉贵妃和许昭仪二人也不知该如何接话,若是当面呵斥她,自然会让皇上觉得跳脱,于是二人选择了沉默。

陈帝萧凛此时双眸锁定了苏锦,忽而面色一沉,“你什么都不会,拿什么陪伴朕!”

一众秀女都觉得,苏锦惨了,她不仅不会被选上,还会被打入暄仁府。

记得若娴说过,陈帝此人,心思捉摸不定,若要取他欢心,一定要将自己放的很低。

“皇上,民女出身低微,家中没有多余的银子来像其他姐姐那样去学琴棋书画,故而才说什么都不会。但民女自幼好读书,此乃民女唯一所长。”

听罢,萧凛神色稍有缓和,但双唇紧闭,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苏锦屏气等他说话,心里是十分的紧张,这要是不成功,可就真的是杀头,想到这里,苏锦就想起了嬴和公子那张脸,心里不知道骂了他多少遍。

大殿一众人都不敢说话,怕一句话就会惹怒萧凛,他们打心眼里佩服和嫉妒苏锦,也只有她敢这么说。

“岭南知府之女,苏锦,封美人。”

萧凛平静地吐出这几个字,却在大殿中引起不小的波澜。

要知道,殿选只是确定最终入选的秀女名单,再承给玉贵妃,来安排品级。五年前,陈帝萧凛杀伐果断,才让陈国在几国征战中幸免于难,未被吞并。登基之后的陈帝,没有立后,也未有子嗣,朝中重臣劝陈帝选秀,几经驳回。

今年的陈帝,却突然妥协,答应选秀,那些肱骨之臣都纷纷将自己的女儿送进宫,以盼能够与陈帝结成姻亲,地位永固。

大殿中小声的议论不停,大抵也都是不服气,何以苏锦这样的出身,刚一入宫就被封为美人?

苏锦见这阵势,虚汗冒了一头,还好陈帝没杀头,她却不明白这帮人在吃惊什么,也不过就是个美人罢了。

玉贵妃和许昭仪相视一眼,都选择了默不作声,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出头。

萧凛给了司礼太监一个眼色,司礼太监立即明白,转身甩了下浮尘,尖细的声音喊道。

“请各位选上的秀女跟咱家走。”

选上的秀女,包括苏锦,也不敢耽搁,乖乖的跟着司礼太监离开了大殿。没选上的,也早就被带离这里。

很快就剩下上首的三位,玉贵妃觉得气氛有些奇怪,起身摸了摸后脑勺,“皇上,臣妾这偏头痛又犯了,就先告退了。”

萧凛没作声,玉贵妃知道这是他一贯的作风,也没在意,带着宫女就离开了。

许昭仪见状,估摸着形势不对,也借故离开。

“娘娘,您说今日那位知府的女儿,为何会被皇上高看一眼?”玉贵妃身边的贴身宫女金镶,人很机灵,对今天殿上发生的一切都很清楚。

玉贵妃拿帕子蹭了蹭嘴角,“别问这么多,那是皇上的意思,胡乱猜测君意,可是要杀头的。”

金镶一听立即明白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娘娘教训的是,奴婢以后不敢了。”

玉贵妃满意地点点头,正要继续前行,却听后头是许昭仪在唤她。

“玉姐姐,妹妹听说你又犯了偏头痛,可还好,要不要去叫太医?”许昭仪这一阵嘘寒问暖,玉贵妃岂会不知是场面话。

玉贵妃摇摇头,“许是刚刚殿内香气太浓,有些晕罢了,妹妹,马上就到我宫里了,要不进去坐坐?”

许昭仪也只是想试探一下玉贵妃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可转念一想,萧凛最忌讳的就是宫人乱嚼舌根,便说,“不了,妹妹谢姐姐邀请,只是妹妹还有些扇面没有绣完,就先回去了。”

“那就不留妹妹了,路上小心些。”玉贵妃也不作多留,只目送了她离开,就回宫了。

再说这边,苏锦一行人跟着司礼太监回到了秀女住所,看着那些没被选上的秀女拿着行李离开,各人心中都是怅惘了些。

“请几位稍安勿躁,明儿,这位份排选以及住处,都会安排好,主子们今日也忙了一天了,就安心歇下吧。”

说罢,司礼太监也未多留,匆匆离开,让人准备好册子,给玉贵妃送过去。

统共十五位去参选的秀女,殿选后,也就只剩下六位。

分别是,谢丞相之女谢云华,凌尚书之女凌薇,夏将军之女夏瑜婉,林侍郎之女林念真,大理寺卿之女纪幽蓝,最后就是苏锦了。

她把这五位都仔细观察了一遍,心里直发出感叹,她苏锦,论相貌,不如她们,论才华,更是不如。她是真的不明白,嬴和把她送进宫来有什么作用,给这些人当炮灰吗?

“云姐姐,你快坐下歇息。”

夏瑜婉早在闺房之时,就对谢云华很是崇拜,自从来了这储秀宫,她没少跟谢云华套近乎。谢云华自小受丞相教育,自然深谙为人处世之道,对夏瑜婉的殷勤,从来没拒绝过,加之夏瑜婉现在也是入选了,以后在宫中也算是多了一个帮手。

03

“不碍事的,婉妹妹也坐。”她便客气道。

这二人坐下后,苏锦也没客气,照着一个凳子就坐了上去,端起桌上的茶杯,就要喝水。

“真是没想到苏美人已经有了位分,还要和我们这帮人委屈一晚。”

这声音是身后纪幽蓝发出的,苏锦眼珠子一动,站起身,朝着纪幽蓝走去,一步一步靠近她。

纪幽蓝原只是心里有些嫉妒,可看苏锦来的样子,咬牙切齿的,她心里不由有些害怕,身子不停往后退。

哪知苏锦也只是走到她面前一只脚的距离就停下来,喝口茶,说道,“你也知道我是苏美人了,这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该明白的吧。”

“你不过是个美人,我可是大理寺卿的女儿,位分怎么会比你低?”纪幽蓝认为苏锦只是知府之女,尚能被封为美人,那她纪幽蓝的出身也不低,何惧她苏锦呢。

苏锦听后不觉发笑,心说若娴给的情报还真是准,这纪幽蓝果真是个草包,只是可惜了这么好听的名字。

“蓝妹妹,别这么说,我们大家都是要侍奉皇上的,这位分高低,万不能拿来比较。”

这温婉的声音来自林念真,只见她款款走来,站到二人中间,好言相劝。

“既然林姐姐这么说了,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苏锦倒不是很在意,只是不想刚来就被人随意欺压,以后就会更胜。

哪想这纪幽蓝是不依不饶,直反驳道,“林姐姐,你难道不觉得委屈吗,我们这儿哪个人不比她出身高贵,可皇上偏独给她一人封号,定是这苏锦使了什么伎俩!”

这话一出,屋内人脸色都是一变,凌薇反应最快,上前把门窗关上。

而刚才稳坐的谢云华早已起身快步走到纪幽蓝面前,怒目而视。

“蓝妹妹,念真说的话你是听不懂吗?这宫中四处都是耳目,你这话要是让有心人听了去,怕是我们六个一个都没有好下场!”

谢云华话说的重,也是因为纪幽蓝实在太不像话。

夏瑜婉也跟在谢云华身后道,“云姐姐说的是,纪幽蓝,你自己想死,别拉着我们啊!”

纪幽蓝自小是被家里宠惯了的,虽然进宫之时,家中教养嬷嬷事无巨细,该注意的都告诉了她,可这习惯不是一时半刻就能改变的。

故而她说话总是没有分寸,现在被谢云华这么一说,她好像也明白了些,又回想刚刚自己说的话,立刻拿手把嘴捂住。

“幽蓝妹妹,你这性子,也该收收了。”这几人中,也就凌薇和纪幽蓝最熟悉,便想给她个台阶下。

纪幽蓝听后懂了凌薇的意思,点了点头,不敢再说话。

随后凌薇又道,“苏锦妹妹,你莫要置气,她性子急躁些,给你添麻烦了。”

苏锦脑中想起若娴说的,凌侍郎之女凌薇,才德兼备,最厉害当属其反应能力,不可小觑。

“姐姐放心,妹妹是不会同她置气的,这人呐,气坏了别人不要紧,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可就得不偿失。”

苏锦这句话,是说给纪幽蓝听的,此刻纪幽蓝刚被教训过,也不敢回嘴,苏锦算是扳回一局。

因为这场拌嘴,几个人心里各有计较。苏锦有些犯困,再加上古代没有什么别的娱乐方式,只有看书绣花之类,她都不喜欢,干脆直接睡觉了。

陈帝无后,玉贵妃为众妃之首,代管凤印,也算得上是半个皇后。要说这皇宫里最华丽的地方,当属玉贵妃的明乾宫。还未进入明乾宫,门前两座细雕锦纹的大狮子,发出威严之势。

进去之后,这宫门前一个长一丈左右的琉璃照壁,上面雕刻着一对鸳鸯,意味夫妻和睦。再往里走,才是正儿八经的寝宫。

寝宫分为正殿、东殿和西殿。正殿自然住的是位分最高的玉贵妃;东殿住着一位安嫔,这位是萧凛为皇子时就跟着的,脾性很稳当,也不爱与人争是非,故而萧凛对这位安嫔,虽一直是不咸不淡的,可也没有亏待过。

时辰已是酉时,太阳正要落下,司礼太监手里端着准备好的册子,步子稳健地踏入明乾宫。

“吴公公,可是册子备好了?”门口守着的宫女名唤张巧玲,因为做事机灵,刚被玉贵妃提了做一等宫女,风头正盛。

尽管只是个宫女,吴公公也不敢怠慢,“正是,还请张姑姑代为交给贵妃娘娘。”

说着,吴公公就双手奉上册子,张巧玲未曾迟疑,宫里规矩多,像玉贵妃这样的位分,殿内基本是不能有任何太监进入的,都是在外候着,吴公公也不例外。

张巧玲转身掀开珠帘进去,一路头微低,目不斜视,走到玉贵妃内屋门口,朝里问金镶,“金镶姐姐,吴公公送来了殿选秀女的名册。”

此时玉贵妃怀里正抱着一只纯白色的猫儿,慵懒地躺在贵妃椅上,闭目养神。

金镶脚步很轻地走到门口,从张巧玲手中接过册子,挥了挥手,示意她可以走了。

“娘娘,这册子...”金镶尽量把声音压低,怕惊扰了玉贵妃。

躺在榻上的玉贵妃双眸微睁,瞥了一眼金镶手里的册子,微微笑道,“且先放在那里,等皇上来了再说。”

金镶感觉奇怪,这位分之事,不是玉贵妃说了算吗?可她也不敢问,玉贵妃让她怎么做,她一概照做便是。

傍晚时刻,各宫宫人皆步履匆匆,为主子们准备晚膳。唯独养心殿陈帝这边的人得闲,也是因为陈帝每日晚膳只饮一碗粥,别的一概不动。

陈帝萧凛这会儿已喝完粥,忙着看奏折,忽而又想起了什么,把太监余正德叫了过来,在他耳边细碎几句。

余正德听后会意,转身离开养心殿,忙着萧凛吩咐给他的事儿了。

苏锦是在一阵饭香中醒来的,摸了摸自己干瘪瘪的胃,她才意识到,该给它上贡了。

“苏妹妹醒了?快来吃饭吧,方才看你睡得香,不忍喊你醒来。”

04

这一声来自谢云华,她们五人正坐在饭桌前,桌上的饭菜已经布置了一半,要说她们是真的不忍心叫醒她,苏锦是不信的。

苏锦笑道,“各位姐姐慢吃,我想出去透透气。”

说罢就要出去,却在门口碰到一个人。

余正德从养心殿到这儿的一路上,都在想皇上今天这是哪一出,没成想,一进门就看到了正主。

“奴才给苏小主见安。”

苏锦眼珠子一骨碌,猛地想起若娴所描述的,八九不离十,这人就是陈帝身边的太监,余正德。

“见过余公公。”苏锦还没说什么,谢云华等人已经出来,还给余正德行了礼。

她们还未有封号,给余正德行礼,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余公公这么晚来,可是有什么事?”

凌薇在几人中最为年长,于是做主先问了话。

余正德笑呵呵的,把视线转向苏锦道,“老奴奉皇上之命,请苏小主去养心殿伴驾。”

这话一出,其余五个人脸色都是一滞,遂即是虚假的道喜。

苏锦自然明白她们心里都是不服气的,甚至还有可能会因此而记恨她,她以后在后宫的敌人,又多了不少。

可她不知道这陈帝壶里卖的什么药,苏锦不过是知府的女儿,刚入宫没两天,又是头一个被册封位分的,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一想到这些,苏锦的头就大。

“苏小主,还请随咱家走吧,轿子在外面候着呢。”余正德倒是对这位苏小主产生了好奇,若是其他秀女,此刻怕是掩饰不住心里的喜悦,可这位,只是满脸的疑惑。

苏锦应了声,跟着余正德出去了。

“凌姐姐,你看那苏锦,进宫尚不过半月,就成为我们之中第一个侍寝的人了,她的出身不如我们这里每一个人,凭什么她能被皇上看中?”纪幽蓝这心里是极其的不平衡,若是别人也还好,偏是不如她的。

“幽兰,你少说几句,没人拿你作哑巴的。”凌薇没有给纪幽兰一点儿好脸色,这也是想让纪幽兰收敛一点,在后宫之中她们任何一个都不能多话,传到有心人那里,稍加利用,就可以借刀杀人。

纪幽兰被凌薇回了一句,自知又说错了话,于是不敢多嘴,跟着回屋吃饭。

且说苏锦上了轿,感叹不愧是皇宫里的轿夫,抬起轿子来,倒一点儿也不摇晃,坐的踏实。只是她这心里着实猜不透,这陈帝让她过去究竟是何用意。

苏锦掀开帘子,注意到余正德就走在前面,她出声道。

“余公公,敢问皇上今日心情如何?”

走在前面的余正德倒是觉着新鲜,他在这宫里几十年了,还从未见过有哪个妃嫔侍寝的时候,问皇上心情如何的,其他妃嫔都是谨小慎微,一言不发。看着这位,倒是一点儿也不紧张。

“苏小主,这圣心不可猜啊,老奴只是个奴才,只管主子吩咐的事儿,其余的,就不知道了。”

苏锦将帘子放下来,心里暗骂,果然跟若娴说的一样,余正德,陈帝身边的老太监,为人心思缜密,圆滑世故。

不多时,到了养心殿门口,只听余正德一声。

“苏小主到。”

轿子咯噔一声停了下来,苏锦从轿子里出来,跟着余正德走进了养心殿。

进去的时候,苏锦偷偷将头抬起来,看了眼里面的布置,只叹皇帝们真是奢侈啊,四周玉器琳琅满目,富贵至极。

而陈帝就坐在正中间,低头看奏折呢。

“皇上,苏小主来了。”余正德笑的褶子都出来了,看的苏锦一脸的嫌弃。

陈帝放下手中的奏折,抬起头不动声色地观察苏锦,片刻,“你先下去吧。”

余正德会意,招呼着两边儿的宫女侍卫们一起出去了。

苏锦看这阵势,更是摸不着头脑,还有这种操作?若娴可没告诉她啊?

“坐过来。”陈帝命令式地口吻让苏锦不敢吱声,乖乖地往前走几步,坐在陈帝身边的软椅上。

“朕让你坐在朕的身边!”萧凛再次发出命令。

苏锦一边磨蹭着坐了过去,一边小声咕哝,不早说。

这房间就他们二人,任是苏锦声音再小,萧凛也听得一清二楚。

“怎么?你对朕有所不满?”萧凛严肃道,还真没嫔妃敢这么对他说话。

苏锦想起若娴的叮嘱,连忙嗫喏道,“臣妾不敢,还望皇上恕罪。”

萧凛是真的想相信,苏锦不敢,可是她的眼神出卖了自己。萧凛暗笑,指着桌上的一本奏折。

“你不是说你好读书?来看看这份奏折,说说你的见解。”

苏锦心里咯噔一下,这陈帝难道是在试探她?

“皇上,后宫不得干政,臣妾只是一个普通的嫔妃,不敢妄议。”

萧凛摆摆手,“无碍,朕准许你说说这本奏折,再说,此处只有你我二人。”

这陈帝可真是难缠啊,苏锦又在心里给嬴和画了个叉。

“是,那臣妾恭敬不如从命。”

苏锦迅速将奏折看完,心中有了定数。原来这陈帝让她看的根本不是什么朝廷机密,不过是一个大臣被小妾毒害的事儿,这上呈奏折的人是刑部尚书,认为此事另有蹊跷,但碍于大臣家里人的阻挠无法定案,故请示陈帝,望准许彻查。

苏锦真是越来越心疼古代的皇帝了,连这等查案之事也要管。

“看完了?”萧凛看苏锦若有所思的样子,想必是已经有了思绪。

苏锦点头,“回皇上,臣妾觉得,胡尚书说的有几分道理。再者,就算是小妾,也是一条人命。若真不是她所杀,岂不是冤枉了一个好人?”

萧凛入神地盯着她,她认真的表情全落在他的眼里。

“你跟她不一样。”

苏锦这儿刚说完,萧凛一句没头没脑的话让她一头雾水。

“她?”

“咕~”苏锦的肚子不争气地发出声响。

萧凛嘴角不由得扬起,身子坐直,喊了一句,“来人。”

余正德在门外守着,听陈帝一句喊,匆匆进来,顾不得喘气。


由于篇幅限制,只能连载到此

更多内容请点击此处红字“继续阅读

即可观看更多精彩章节~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