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闪婚宠妻不要跑乔欣然、韩墨by微雨小说在线阅读

2018-11-20 那角落 >>看小说

01

夜色渐浓,朦胧醉人。

“大唐”酒吧里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让舞池中的红男绿女兴奋的疯狂舞动着身体。

盛唐集团名下的第99家连锁酒吧开业,不仅吸引了整个上层社会的单身男女,就连那些身价不菲的明星也全部到场助兴。价值千万的装修将整个酒吧打造的如水晶宫殿一般璀璨夺目。

二层包房的洗手间里,乔欣然吐的一塌糊涂,连最后一点胃酸都吐了出来,却依然无法减轻脑袋的晕眩感。

看着镜子里那张苍白的脸,只感觉一阵阵天旋地转,两手撑在洗手台上,才勉强站稳。

她本不是这么容易醉的人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两天感冒的缘故,酒劲竟然上来的这么快。

用冷水洗了把脸,再抬头间,竟然发现镜子里的人儿更加模糊起来,连带着脸颊也开始发烫了。

是又发烧了么?真是的,现在的身体怎么弱成这样?

“早知道今天就不跟着珊珊出来喝酒了,什么斥资打造的超奢华酒吧,真是无聊透顶!”

“还有那个死珊珊,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把我自己丢在这里……”

一边嘟囔着,一边胡乱的擦了把脸,却感觉胳膊酸软,连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转身正要出门,却与迎面而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本就头晕眼花,被这么一撞,整个人像章鱼一样直接就滑到了地上。

“没长眼啊?疼死我了……”乔欣然脾气顿时暴躁起来,可是因为一点力气都没有,愤怒的话说出来,却像是娇嗔一般。

“女人?”男人被撞的一个趔趄,借着昏暗的灯光看清楚倒在地上的人时,不耐烦的冷哼一声。

听到冰冷而略显低沉的声音,乔欣然猛然抬头,一个高大的身影映入眼帘,浓重的酒气扑鼻而来。

却是隐隐绰绰,怎么也看不真切。

“这里可是私人包间,你怎么进来的?保安……”

话还没有说完,身体却是一轻,整个人已经被他横抱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向着洗手间外面走去。

紧接着,男人随手一扔,将她扔在了沙发上,疼的乔欣然一声低呼。

“你要干什么?滚开!再过来我可要叫人了……”她顾不得被摔得发疼的身体,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眼前的男人。

不知道是男人喝醉酒站不稳,还是她脑子过于晕眩,视线里的身影一直在摇摇晃晃,晃的她有些恶心。

“不想死就闭嘴!”男人怒吼了一声,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该死,酒里到底加了什么东西?竟然这么难受。

男人只觉得身体里面有火焰在燃烧,连那最后一丝理智也要被燃烧殆尽了。

“热……好热……”乔欣然脸颊越来越烫,连身体也跟着燃烧了起来。她迷迷糊糊的把裙子向上拉了些,还是无法驱散身体内的滚烫。

难道发烧了么?这样烧下去,会不会烧傻?她可不能傻,还有好多事没有做呢。

身边的女人似乎有种魔力,吸引着男人向她靠过去。粗重的喘息声在她耳边响起,她本能的想要抗拒,身体却软的没有一丝力气。

“水……我要喝水……给我水……”乔欣然低声的呢喃着,落入男人耳中,犹如来自恶魔的蛊惑一般。

她睁不开眼睛,脑袋昏昏沉沉的,像是要坠入无边的深渊里。伸手胡乱的摸索着,想要抓住些什么。

男人的手臂被一双带着滚烫的柔软小手抓住,体内的火焰顿时疯长,连那仅存的一丝理智也被轰然吞灭。

“女人,一百万,陪我一夜。”他重重的喘息着,高大的身躯已经倾轧而下。

“滚……谁稀罕你的臭钱!”

“陪我,想要什么我都给你……”男人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了,身体里像是有一股岩浆喷薄而出,将一双眸子都染的通红。

“我……我想要你死……”乔欣然已经如在云端一般飘飘然了,若不是耳边滚烫的气息和浓重的酒味,她似乎早已经忘记了还有一个男人在身边。

男人有了一瞬间的挣扎,就算是已经没有了理智,他也下意识的想让自己保持着清醒。他从来不会强迫女人去做不愿意做的事。

“水……好热……”乔欣然的脸颊红的吓人,一双手臂像是柔软的蛇一般,盘上了男人的脖颈。

轰……脑袋里面轰然炸响,男人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循着那柔软之处粗鲁的压了下去……

像是坐着云霄飞车游走了一番,乔欣然只感觉自己从云端轰然落下时,脑袋里面已然一片清明。

房间里依旧昏暗,眼前那张放大的面孔依然模糊不清。可就是醉的再厉害,她也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

自己那守了二十年的珍贵,竟然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被一个陌生人夺了去!

“啪”的一巴掌,重重的打在男人脸上。泪水在一瞬间夺眶而出。

“混蛋!我一定会杀了你!”她嘶吼着,却依然改变不了眼前的事实。

男人看着她,一双眸子在昏暗的房间里,熠熠生辉。“我会对你负责的。说,想要什么?”

“留着你的命!我会亲手把你碎尸万段!”她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好,我等着。”他嘴角高高扬起,笑的邪魅。

乔欣然将裙子拉起,跌跌撞撞的冲出了包房,呼吸到新鲜空气的那一瞬间,眼前也忽然清晰了起来……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她竟然没有反抗!这个该死的男人,她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看着她似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男人微眯着双眼,露出了一丝留恋。

他的指尖,似乎还残留着她身体的余温和方才的缱绻。

起身间,一声若有似无的声响在房间内响起,他低头看去,借着房间昏暗的灯光,隐隐约约的看到了地板上有着发光的东西。

弯腰捡起来一看,是一枚精致小巧的戒指。

这是留给我的定情信物么?他桀骜一笑,俊朗逸凡。

“女人,我要定你了……”

02

天色发白的时候,乔欣然已经回到了那个从里到外都散发着冰冷的豪华别墅。

站在门口深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了情绪,乔欣然才轻轻推开了别墅的大门,入眼便是继母袁华那张满是怒气的脸。

“去哪里疯了?还知道回来?”

一如既往的冰冷语气,依旧如故的轻蔑眼神,就坐姿都是那样的趾高气昂。

乔欣然轻叹了一声,尽力的调整着自己的状态,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朗声问道:“华姨还没有睡啊?不好意思跟朋友玩的有点晚,让你担心了!”

袁华是在乔欣然六岁那年进入家门的,刚刚懂事的乔欣然知道她是来代替自己母亲的。虽然在乔欣然父亲面前袁华表现的宛若亲生母亲那般温柔贤惠,但乔欣然从那时起便知道,这个女人绝对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

果然如她想的一样,没过几年袁华和她父亲的孩子就出世了。有了这个孩子撑腰,袁华一点点的暴露了自己的本性,常年在外的乔永鑫哪里顾得上她这个没妈的孩子。所有的宠爱和关心全都给了他跟袁华的女儿乔梦然。

对此,乔欣然已经习以为常,早就练出了对待袁华的处世之道,那就是尽量的礼貌客气,不与她冲突。

“我呢,是没有空担心你的!你都这么大了,也该为自己的将来打算了,别总跟那些疯丫头去那些灯红酒绿的场所,学学你妹妹!”袁华讥讽的眼神打量了乔欣然几眼,好像是看一个出台小姐一般。

“知道了,华姨。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先上去睡了!”乔欣然不想与她过多废话,转身要走。

“我找你还真有一件事。你明天去学校请个假,时间么就一个月好了,我安排了你跟盛唐集团的墨少结婚,要大概准备准备。哦对了,婚礼是下周日,在索菲亚教堂!”

好像是说着别人的事一般,袁华漫不经心的决定了乔欣然下半生的幸福。

乔欣然猛然抬头震惊的盯着袁华,忽然大声尖叫:“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突然增高的音量让袁华十分不适,揉了揉耳朵有些不悦的白了乔欣然一眼,冷漠的哼道:“你这么大惊小怪做什么?你身为乔家的长女婚事肯定是要父母做主的,难不成你已经不是?”

袁华勾起的嘴角上下打量着乔欣然,就好像她是一双被人遗弃的破鞋一般。

乔欣然积攒了一晚上的愤怒终于在此刻爆发了,双目喷火的死死盯着袁华一字一顿的问道:“你,凭,什,么?”

是啊,袁华凭什么就这样草率的决定了她一辈子的幸福,她连那个什么墨少都没有见过,甚至大学都没有毕业就要成为别人的妻子了,这真是她二十年来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早就料到了乔欣然的反应,袁华毫不在意的起身笑着说:“凭什么?就凭你是乔永鑫的长女,就凭乔家养了你二十年,就凭乔氏现在要跟盛唐集团合作!怎么样,这些理由够不够?”

“我不同意!”乔欣然死死的握着拳头,表达着自己的想法。

袁华冷漠的哼了一声,抱着肩膀走到了乔欣然的身边,忽然凑近了她的脸颊阴阴的说:“你的意见在乔家没有意义!我劝你最好给我乖乖听话,不然的话……”

“你想怎么样?”乔欣然强忍着一拳打过去的冲动,冷哼着说出了这一句。只是话音刚落她就后悔了。

乔斌。

是了,袁华一定会拿自己最疼爱的弟弟来威胁自己的。

急剧变化的表情一点不漏的尽数落在了袁华的眼里,得意的笑了几声,幽幽的开口说道:“哎呀,果然是乔家的长女,聪明的很呢!”

“你对斌斌做了什么?”乔欣然强压怒火,急促的问道。

乔斌是她的双胞胎弟弟,刚出生的时候因为难产,乔斌的智力有些欠缺,这些年一直都在疗养院里疗养。而袁华早就抓住了乔欣然的这一个弱点,每每乔欣然想要反抗,她就会拿乔斌来威胁自己。

“美国那边有一家条件非常好的疗养院,专门治疗这种脑瘫患儿,我已经把乔斌送过去了。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能恢复正常,难道你不想让你的弟弟有正常人的生活么?还是说你要去气的你爸爸再犯一次心脏病?”

袁华得意的看着乔欣然,心里的如意算盘打的噼啪作响。她一早就知道乔欣然不会同意这门婚事,而乔斌则是乔欣然的一个软肋,只要掌握了乔斌她就可以任意摆布乔欣然,哪怕是让她去做鸡。

至于乔永鑫的心脏病,那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

乔欣然深深吸了几口气,才止住了自己因为气愤而不停颤抖的身体,抬眼正视着袁华那张不可一世的脸,朗声问道:“华姨,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也明白这门婚事对乔家的意义。可是我不明白,像盛唐集团墨少那样的人物,你为什么不留给妹妹?我想梦然比我更加合适!”

袁华面色一凛,忽然扬起了手,慢慢的放了下来在乔欣然的脸上轻轻滑过,阴笑着翻了个白眼哼道:“我也想啊,我也想让自己的女儿嫁入豪门,做一个人人艳羡的阔太太。可惜,人家看上的是你这张妖孽的脸蛋。

乔欣然,人呢贵在有自知之明。这种八辈子都求不来的姻缘我劝你还是乖乖接受的好,不然乔斌……你懂得!”

这二十年来,乔欣然不知道听过多少次这样的威胁了,只是这一次她却无比的愤怒,愤怒的恨不得一把抓花袁华的脸,可是她却没有办法反抗。

为了弟弟,她只能忍。

再一次屈服在袁华的淫威之下,乔欣然耸动着肩膀悄悄低下了头,黯然的转身离开。

袁华再一次勾起了嘴角,露出了一个胜利的笑容,吆喝着:“别忘了,下周日,在索菲亚教堂哦!”

袁华的话,乔欣然很想装作没有听到,可是弟弟乔斌那可怜的样子一次一次的在她的脑中不停的出现,死死的咬着嘴唇任由泪水在脸上滑落。

墨少……盛唐……乔欣然缓缓闭上了眼睛,瘫在了地板上,不愿意再去思考。

03

正午的阳光肆无忌惮的洒下,映的G市的一切都那样的温暖。唯独市中心最高的那栋大楼中,空气仿佛是凝结了一般让人窒息。

韩墨潇洒的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看着脚下的车水马龙,思绪却已经飘到了昨晚遇见的那个女人身上,摩挲着手指上淡淡的牙印,忽然勾着嘴角笑了。

看着自家少爷这怪异的表情,韩阳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少爷如此了,想来这个人一定让他十分生气。

轻轻咽了一口吐沫,韩阳才开口说道:“少爷,那个人已经查出来了。是荣氏集团的小少爷,荣瑾。”

韩墨冷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寒意,深邃的眸中不可察觉的闪过了一丝让人胆寒的冰冷,薄薄的嘴唇轻轻上扬,勾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轻轻开口说了一句让韩阳脊背发凉的话:“荣瑾?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那药是从哪里来的?”

韩阳的冷汗已经在额上密密的布了一层,低声回道:“这个还没有问出来!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韩墨忽然打了个响指,迈着修长的腿抬步走进了办公室隔壁的一个暗间当中,昏暗的灯光下是已经被打的不成人形的荣瑾,见韩墨进来他立刻像一条摇尾乞怜的狗一样爬了过来。

用满是血迹的手抱住了韩墨的裤脚,含糊不清的求饶道:“墨少,我错了!我真的不知道那支雪茄里下了料,我真的没有这个胆子啊!”

韩墨十分嫌弃的抬脚踢开了癞皮狗一样的荣瑾,眸子里的杀意令房间的温度瞬时降低了几分,一声冷酷到极致的声音在荣瑾的耳边轻轻回响:“我料你也没这个胆子!”

荣瑾忙不迭的点头,祈求道:“墨少,墨少。那雪茄是于……于修齐给我的,我想着过来孝敬您,这才……”

韩墨勾着嘴角冷漠的笑了笑,那笑容却似死神一般,让荣瑾整个人都开始不停的战栗,连刚才的拳打脚踢都没有让他如此的恐惧,面前的韩墨仿佛变成了一个嗜血的怪兽,抬手投足间都能让他灰飞烟灭。

下一刻下巴上传来的剧痛让荣瑾再一次感觉到了绝望。

“看在你老子的份上,今天我饶你一条狗命,扒光,扔出去!”淡漠的下了命令,韩墨转身便走,丝毫不再给荣瑾任何求饶的机会。

韩阳点头示意屋内的几个保镖后,跟着韩墨走出了暗间。

“于修齐……哼,去查!从最小的一笔账查起,一周内我要让于修齐再也无法再G市立足,还有他不是喜欢下料么?应该怎么做,你明白的!”

韩阳微微点了点头,转身欲走,刚迈了一步却被韩墨叫住了。

“昨晚208包厢里的那个女人,派人去查一下底细!”韩墨不动声色的吩咐了一声。

韩阳这才出了办公室,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点燃了手里的香烟,韩墨微微勾起了嘴角,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了一枚尾戒。小小的戒指上嵌着一颗洁白的珍珠,虽然普通却又不失美感。

这是昨晚韩墨在包厢里捡到的,轻轻摩挲着戒指上小小的珍珠,韩墨脸上不由自主的浮起了一丝笑意,他此刻竟然在回味那个女人的味道。

虽然有些泼辣,却阻挡不住她可口的香甜,那种滑腻甜美的感觉一直留在韩墨的唇齿间,甚至那狠辣的一记耳光都让韩墨回味不已。

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似的,韩墨忽然冷下了脸,将那没戒指放到了抽屉的最深处,淡淡的忘了一眼,随后露出了一个难以捉摸的笑容。

“我韩墨说到做到,既然说过要负责,那么一定会对你负责到底……”

韩墨单方面的宣布了主权,一直冰冷的脸上却似被阳光融化了的冰淇淋一样,露出了难得的一丝温暖,让推门而入的管威吓了一跳。

伸手在好友面前晃了晃,确定他的精神状态是正常的管威这才大咧咧的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韩墨的面前。

嬉笑着说:“怎么,结婚的事让你这么高兴?早知道我就早一点帮你搞定袁华那个女人了!”

韩墨不置可否的冷哼了一声,眼神随即又飘到了那枚反射着阳光的戒指上面。

管威顺着他的目光自然而然的也看见了,转了转眼珠好像明白了什么似得打趣道:“哦,原来身家显赫的墨少这么抠门,竟然用一个珍珠尾戒求婚,这也太不符合身份了吧!”

韩墨忽然冷哼一声,伸手将那枚戒指放在了口袋里,不屑的哼道:“她不配得到戒指!尤其是这枚戒指。”

管威故作疑惑的哦了一声,随后笑着问道:“不是给乔家长女的?莫非……莫非我们的墨少看上了哪家的姑娘?”

提起这个姑娘,韩墨冷漠的脸上竟然浮起了一丝羞涩,眸子里的温柔一闪即逝,随即敲击着桌面轻声哼道:“于修齐这次犯到了我的头上,竟然让荣瑾给我送来下了料的雪茄!”

管威当然明白韩墨的意思,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轻声说道:“你是在暗示我于婷婷要遭殃了是么?我说我已经忘记于婷婷的模样了,你信么?”

韩墨的目光依旧深沉,管威向来对女人不拒绝不负责是出了名的,之所以告诉他是因为管威是他最为信任的好友,他不想管威为难而已。

“周日的婚礼,你准备好了么?需不需要我给你当伴郎?”管威笑嘻嘻的问道,显然对于好友的婚礼他还是十分期待的。

韩墨冷哼一声:“一场交易而已,我不会去的!”

“噗……”

管威刚刚喝下的一口酒尽数喷了出来,有些惊讶的看着韩墨问道:“新郎不出席自己的婚礼,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你确定不去?”

韩墨枕着双手,转向了窗外,淡漠的哼了一句:“以利益为前提的婚姻就是一场交易,等完成了这次收购,我就会跟那个女人离婚。想进我韩家的大门,她不够资格!”

04

“不管是交易还是上一辈的恩怨,都跟她没有关系,你确定要把一个无辜的女孩儿卷进来么?据我所知,乔家大小姐人还是不错的……”

管威隐约记得,之前在一次宴会上见过乔欣然,一张清纯的小脸,留着清汤挂面式的黑直长发,不像其他富家千金那样浓妆艳抹,却仍有一股吸引人的气质。

虽然他知道韩墨的父母与这个女人的母亲之间有些瓜葛,可也不愿意看到她去送死。

韩墨嘴角一勾,冷冷的道,“无辜?在这个圈子里的人有哪一个是无辜的?要怪,就怪她生在一个这样的家庭!”

凌厉的眼神缓缓从管威身上扫过,带着不羁与桀骜,管威撇撇嘴,没有作声。

夜色酒吧里,音乐声震耳欲聋。

形形色色的人们在舞池里放肆的扭动着身体,发泄着情绪。

乔欣然坐在吧台边缘的位置,一双大眼睛瞪着对面一脸不安的女孩儿,不满的道,“死珊珊!你竟然放我鸽子!说,那天把我一个人扔在包厢,你去跟谁鬼混了?”

莫珊珊一脸求饶状,“乔大小姐,你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那天我回去没看到你,可是担心了半天呢!”

“哼,担心我?我看你是重色轻友吧?是不是又遇到特别帅的男人了?从实招来!”

乔欣然并不打算把那天晚上的事告诉她,干脆转开了话题。

莫珊珊笑的一脸神秘,“哪有,要是有那么帅的男人就好了!”

说罢,轻轻抿了一口蓝色的鸡尾酒,突然兴奋起来,“对了,你还别说,那天我真的看到一个特别帅的男人!只不过只是看到背景罢了……”

“恩?还真有?快说快说!”乔欣然的八卦心被勾了起来,一脸的急不可耐。

“其实就是盛唐集团的总裁韩墨啦!那天不是旗下的酒吧开业么?他这个当老总的当然要去坐镇啦……只不过我去的时候人家已经要走了,所以连面都没见上。”

“你说谁?盛唐集团总裁?”乔欣然嘴巴张的大大的,刚要喝下去的一口鸡尾酒差点喷出来。

莫珊珊撇了她一眼,亲昵的趴在乔欣然耳边道,“你还不知道呢?现在盛唐集团的总裁韩墨可是G市最有名的人物了。听说黑白两道都混得开,只要他说一句话,整个G市都要跟着抖三抖呢!最重要的是,他人长的超级帅!简直是帅的一塌糊涂……”

“等等……你说的是那个整天冷着一张脸,跟冰山一样,做起事来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的,韩墨?”乔欣然眨着眼睛认真问道。

莫珊珊点点头,“冰山又怎么样?你不觉得冷冰冰的男人更有魅力么?至于心狠手辣嘛……反正他对自己的女朋友肯定不会吧……”

“怎么会是他……怎么可能?”乔欣然喃喃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茫然若失。

韩墨……墨少……怪不得她一直觉得墨少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原来是这样。

“说不定啊,越是这样冷冰冰的男人,越有反转的一面,对女朋友反而更加温柔呢,你知不知道G市有多少名门千金都排着队追求他啊?”

莫珊珊自顾自的说了半天,一脸的兴奋,一转头才发现乔欣然根本就没有听她说话,反而是傻愣在那里,不由的拍了她一下,“小然?你想什么呢?”

乔欣然被她这一拍才回过神来,不由的苦笑起来,端起鸡尾酒一饮而尽,“珊珊,珍惜跟我在一起的最后时光吧,以后恐怕我们就见不到面了。”

“喝醉了?说什么胡话呢?”

“其实,他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交易未婚夫……”乔欣然简直是哭笑不得。

莫珊珊睁着一双桃花眼眨了半天,才惊叫出声,一脸的不敢置信,“你……你是说你要……嫁给韩墨?”

乔欣然看了她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是啊,华姨拿我弟弟逼我,要是我不答应的话,我弟弟的安危恐怕都成问题,你也知道那个女人一向毒辣的狠,没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

两人正说话间,却听见一阵阵嘈杂声传来,人群也跟着乱了起来。

莫珊珊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那个挺拔的身影,两眼也跟着冒出了桃心来,“哇,今天运气真是好,竟然能在这里遇到!小然你快看,走在最前面那个,不就是韩墨么?”

乔欣然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几个公子哥中看到了那个最显眼的男人。

酒吧里的灯光明暗闪烁,乔欣然微眯了眼,才总算看清楚他的样子。

高挺的身材,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如刀削斧刻一般,又如同出自最有名的雕刻家之手。那双幽深的眸子里,散发着能把人冻死的寒光,而那薄薄的嘴唇却向上勾着,带着一丝不羁与桀骜。

果然,单从外貌来看,的确是个“帅的一塌糊涂”的美男子,要是放在平时,连她也会忍不住多看几眼的。

可是自从知道他就是自己被逼着要嫁给的男人以后,乔欣然心里就只有抗拒了。她可不想因为一个交易而把自己的终身幸福都毁了。

要不是袁华那个女人,用弟弟来威胁她,她才不会这么轻易的就答应!

可现如今,她已经被逼上了这条“贼船”,若想下来,恐怕没那么容易。

不等她说什么,早就兴奋不已的莫珊珊已经鲁莽的挤开人群冲了过去。乔欣然眼看着她对韩墨说了些什么,那个男人便微眯了眼睛向她这边看过来。

只是被他这样看着,隔了老远的距离,乔欣然却感觉到一种森然的气息,连后背都一阵阵发寒。

隔着忽明忽暗的灯光,一个面色白净,一脸清纯气息的女孩儿进入他的视线。在这种灯红酒绿的环境下,更显得与众不同。

韩墨却不由的冷哼了一声,果然是那个女人的女儿,连装清纯的样子都一样!

径直走到乔欣然面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嘴角的不屑更浓。


由于篇幅限制,只能连载到此

更多内容请点击此处红字“继续阅读

即可观看更多精彩章节~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