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仁医│如何实现梦想?他说需要列张目标清单

2018-06-14 那角落 >>康复杂志

康复小编:几年前,记者曾经采访过当时还是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内分泌科主任的刘军。那时,他看起来精神很足,干脆利落。几年过去,再见刘军,如今他又兼任了院内大内科主任以及闵行区的人大代表,精神头依然是那样足,只是两鬓已染霜。他的工作日历本被记得密密麻麻,被全年的计划排满。“我这个人做事喜欢列计划、做实事,一旦列出一定要想法设法执行完成,不管当中遇到任何困难。”刘军说。


刘军永远走在实现梦想的路上,正是因为有这股执著的“钻劲儿”,让他无论是在院内从事科室管理工作、科研项目,还是作为闵行区人大代表准备提案,都得到了领导、同事、患者以及社会各界的认可。



希望家人看病再无后顾之忧


“我8岁的时候,父亲就因为肝病过世了。当时我就在父亲的身边看着父亲离开人世,这件事给了我很大的触动。”回想曾经,刘军唏嘘不已,也正因此,他有了这样的一个梦想:学医,成为一名医生,解决自己亲人们看病就医的后顾之忧。


考大学填报志愿时,一共8个志愿,其中的6个他都填报了医科类大学。工夫不负有心人,他最终如愿以偿,进入湖南医学院临床系学习。


“大学的学习过程并不轻松。”刘军回忆道,母亲是一位环卫工人,在父亲过世之后,母亲独自撑起了这个家,家里的经济条件相当拮据。“为了生活,我卖过梨、做过泥瓦工,还到河里摸过鱼虾,到大街上捡过废品出去卖,东拼西凑,这才筹够了大学的学费……”


好在这一切,随着他大学毕业投入工作后得到了改善。


1994~1999年,刘军在医院担任住院医生。“在工作过程中,我渐渐意识到自己陷入了瓶颈。”刘军说,作为一名内分泌科的医生,在5年临床治疗的过程中,他逐渐感到但在工作中能学到的东西越来越少。


1999年,我想去读研,开开眼界,所以通过考试被录取为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内分泌专业的硕士研究生。”刘军说道,3年研究生的学习生活之后,他又回到了临床前线,但这一次,他的目标有了变化——学有所用。

为更多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


“我意识到我需要更大的平台和发展空间,因此我希望以一名科室主任的身份来打造内分泌科,使其为更多患者提供更好的服务。”刘军说。


想到了就去做。2002年回到临床前线后,他把主要的尽力投入到了科研项目当中,在1年的时间里先后发表了8篇专业文章,并评上了副高职称。天随人愿,2004年,机缘巧合下,他果真担任了医院内分泌科的主任。


有了更广阔的天地一展抱负,刘军的梦想也发生了变化,从一开始的“为家人解决看病问题”,成了现在的“为更多患者提供更优质的医疗服务”。为了使医院内分泌科成为区域内诊疗力量和科研影响力相对出色的科室之一,2004年这一整年的时间,刘军几乎把全部的精力投入到了研究学习和制度建设中。


“至今,每周一至周五的上午8:00~8:30这段时间,依然是科室的学习时间,了解医疗技术的前沿信息,评估最新技术在医院实施的可行性。”刘军说,“只要有好的、对患者有利的做法,我们马上设法开展。”医院内分泌科的建设,也就在他和团队这样辛勤的努力下,慢慢步入了正轨。


实现网络管理患者血糖


“我在内心对自己有个‘指标’——我希望开展若干可能对患者有益的,新的医疗项目。”刘军说,“2016年,在院长的支持下,我们做了一项工作。”刘军所说的工作,就是指医院内分泌科区域性血糖管理中心的建立。


“项目的初衷来源于内分泌科医生在工作中遇到的困难。”刘军解释道,绝大多数的医院,对需要涉及会诊的患者,基本都是同一个模式:某个科室有会诊需要后,发出会诊单,内分泌科医生接单前往会诊了解患者情况,对患者的治疗方式提出建议并进行适当调整。而对需要测量血糖的患者方法也比较单一:护士定时测量患者血糖,登记在本子上,医生拿着本子去查房。


但这样的血糖管理模式是有缺点的。首先,从患者有会诊,需求到内分泌科医生给出方案,所需的时间大约2~3天,即时性不足;其次,一次会诊往往无法解决所有问题,会诊的时候,内分泌科医生可以对患者的治疗进行一次调整,但会诊不是天天有,这就导致有的时候患者的负责医生只能在没有内分泌科专科医生建议的情况下调整患者用药,难以达到最佳的治疗效果。


“借助网络医疗和移动医疗的技术,我们看到了解决这两个问题的机会。”刘军说,区域性血糖管理系统,看似只是一台小小的电脑,但里面包括的信息非常丰富。利用无线网络技术,护士只要在测量患者血糖之后,在手持终端上输入患者数据,数据就直接上传到血糖管理中心的数据库中,医生可以在电脑终端看到患者的血糖变化情况。


患者人数多,医生看不过来该怎么办?系统还集成了一定的数据分析能力。通过后台大数据分析,对血糖情况出现异常情况的患者作出提示并报警,从而方便医生对有疑问的,危险性较高的患者进行优先管理和干预。


从医院到全国,实现远程管理血糖


“目前,这种血糖管理模式已经覆盖了全院所有科室。”刘军说,“这个系统投入使用后,我们发现患者的餐前血糖和餐后血糖的控制明显更加合理,同时,住院天数也有所减少,患者确实从中受益;同时节省了患者的医疗开支和医院的医疗资源。”


“除了医院之外,几个附近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也逐渐纳入区域性血糖管理系统,在那里住院的患者,只要护士查房时正确输入数据,我们也能远程对患者的血糖情况进行监控。一旦发现异常,也可以通过这个系统对患者下达医嘱,通常当天就可以实现对患者病情进行干预。”刘军说,“而借助于互联网的即时性,距离已经不再是妨碍患者就诊的难题。”


新疆泽普县医院是上海五院援助的医疗点,那里也已经开始纳入区域性血糖管理系统的范畴。即使患者远在几千公里之外的新疆,上海的医生也能实时收到来自那里的数据,从而实现对那里的患者血糖情况的管理。“我们为患者搭建的这套血糖管理模式,即使放眼全国也处于领先地位。”刘军自豪地说,“我们想把先进经验与医学领域的同仁们交流分享,因此也参加了不少相关领域的论坛和发言,得到了不少同行们的认可。”


完善五院大内科

提升服务患者的能级


2017年,医院领导班子找刘军谈话,提出希望他担任医院大内科的主任。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我是拒绝的。”刘军说,自己平时的工作已经十分忙碌,况且对其他科室的工作也不那么熟悉,这个担子实在不轻。可最后,在医院领导的再三坚持下,他还是硬着头皮,接下了这个担子。


要么不做,要做就好好做。真的走上“大内科主任”的岗位后,刘军又变成了一个“闲不住”的人。进一步加强科室建设,需要从临床、科研多个角度进行突破,因此他完善财务管理制度、建立人员培训制度、改善医生晋升制度……担任医院大内科主任之后,刘军越发明白,内分泌科其实就是医院众多科室的缩影。


“每年,我都鼓励科室里的医生出国。不是去玩,而是去深造、学习,去拿博士学位,去把国外更先进的治疗技术和理念带回国内,提升医院科室的诊疗水平。”刘军说,“说到底,让我们的医生和经验走出去,交流也好,学习也罢,都不是为了‘显摆’。科室建设的初衷和目的,永远都是为患者服务。希望通过每个科室的不断努力,反哺医院,提高医院的诊疗水平和知名度,促使医院加大对科室建设和研究的投入,形成良性循环。对医生来说也是如此,医院发展越来越好,医生才能拿出更多精力和热情,为患者提供医疗服务。”


“梦想是会进步的,我今天的梦想也许需要10年,20年的努力和时间,才能看到实现的希望,但10年之后,我的梦想也会发生变化,更进一步。”刘军说。


这就是刘军,永远有梦想,永远走在实现梦想的路上。


人物介绍

刘军

主任医师、硕士生导师,现任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大内科主任、内分泌科主任,丹麦Steno中心访问学者、上海市医学重点专科负责人、上海市糖尿病学会委员、闵行区九三区委委员、闵行区人大代表、闵行区领军人才。对内分泌系统疾病尤其是妊娠期糖尿病及甲状腺疾病、难治性高血压的诊治具有深厚理论造诣和丰富临床经验,在国内学术界享有较高声誉。主持或参与国家级课题2项、省部级课题3项、市级课题7项。共发表论文141篇,其中SCI23篇。主编出版书籍5本,获上海市医学科技三等奖1项。科室在他的带领着逐渐成为复旦大学“985”优势建设学科,2014年通过了国家临床药物机构(GCP)的认证,2015年被评为上海市重点专科,2017年荣获复旦大学“十佳百优”优秀团队。


文 | 施源

编辑 | 周霄

-The End-

@康复出品,版权所有

新发现DISCOVERY

本月关注|如何才能教给孩子幸福的能力?

性商|男“性”问题口难开?看这篇就够了

症状提醒|“软脚蟹”步态,半月板受损


戳原文,进入【杂志订阅】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