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看了今天这篇,你就明白特朗普为什么能有这么多人支持了

2016-06-16 那角落 >>假装在纽约


美国奥兰多枪击案的效应还在持续发酵。


网民们吵成一团……


大街上开始有人攻击穆斯林……


特朗普利用这个机会狠狠地黑了奥巴马和希拉里一把……


奥巴马罕见地动怒,和特朗普隔空骂战……


在我的印象里,美国社会、乃至整个西方社会,近年来从来没有这么混乱、这么撕裂过。


不太清楚911发生时美国社会是什么样的一种状态,不过我猜那时应该是上下同仇敌忾的吧,绝对不至于像现在这么撕裂。


纽约地铁上的小插曲



昨天在纽约地铁上,有一个白人男子对两个穆斯林妇女说,你们这些恐怖分子外国人从哪里来就滚回哪里去。


当时一个目睹了经过的乘客在Facebook发帖说,整节车厢都被这句话激怒了,很多人站出来指责那个白人,其中包括一个黑人,一个罗马尼亚人,一个男同志,几个亚裔。


那个白人坚持要穆斯林带着炸弹滚回家。


然后另一个乘客说,“这里是纽约,世界上最多元化的地方。在纽约,我们不会去管任何人长什么样子,他们爱的是谁,之类的东西。先生,请你不要再骚扰这两位女士。”


然后车到站,那个白人下了车,车厢里爆发出欢呼声。


特朗普的讲话


昨天特朗普做了一个很长的演讲,主要内容是指责奥巴马无能,搞乱了美国的移民制度,放了很多恐怖分子进来;希拉里上台的话也会继续这样的政策;只有他上台才能拯救美国。


我节译了其中一部分,看了之后你就能理解特朗普为什么能够得到很多人的支持。


第一,他能够直接简单粗暴地切入普通民众关心的要害问题,大开支票,听起来确实很痛快。


第二,他的遣词造句都非常非常简单,全是短句,也没有什么复杂的单词,文化程度再低的人也能听懂,不像奥巴马、希拉里和其他政治人物的演讲,句子很长,还经常有不常见的词。基本上特朗普的演讲和其他政客的演讲是体裁完全不同的两种语文。



以下是部分翻译。


面对这一次针对美国的袭击,我们应该团结在一起,用力量和决心。


但是目前的政治正确语调阻碍了我们清晰思考和交谈的能力。


我不愿意提及凶手的名字,他的父母是从阿富汗移民到没过来的。他的父亲公开支持阿富汗塔利班,一个把所有不同意他们激进主张的人都杀掉的政权。他的父亲甚至说要竞选阿富汗总统。


凶手之所以出现在美国,唯一的原因是我们允许他的父母来到了美国。


这就是我们要谈论的事实。


我们的移民制度已经瘫痪,已经保护不了我们的公民,也无法让我们知道都是谁入了境。


根据美国移民法,总统有权在合适的时候拒绝任何他认为会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的人入境。我会用这以法律来保护美国人民。


我当选以后,会暂停批准来自有针对美国、欧洲和我们盟国的恐怖主义历史的国家来的移民,直到我们找出终结威胁的办法。


在经过不偏不倚、全面深入的安全评估之后,我们会建立一个能够保护美国利益和价值的负责任的移民制度。


我们不能再允许成千上万的人涌进我们的国家,要知道那些人中有很多都和这个野蛮的凶手有着一样的思维方式。


激进伊斯兰分子的很多原则都是和西方价值观无法并存的。


激进伊斯兰分子是反女性、反同志、反美国的。


我拒绝让美国变成一个同志、基督徒、犹太人成为传播仇恨和暴力的激进伊斯兰分子威胁和迫害的目标。


这不仅仅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这还是一个关系生活质量的问题。


如果我们想保护所有美国人的生活质量——女人,孩子,同志,异性恋,犹太人,基督徒和所有人——我们就必须说出激进伊斯兰的真相。


我们还要说出激进伊斯兰分子正在逼近美国这个真相。



一个已经失败的移民制度,一个得到我们的总统支持的智识群体,正在把激进伊斯兰分子恐怖主义引进到西方世界。


即使是FBI局长也承认,我们没有办法有效地对所有进入美国的人做背景核查。


911的11个劫机犯全部有合法签证。


明尼苏达州的很多索马里难民都想加入ISIS。


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的凶手是通过政治避难来到美国的。


加州圣巴蒂诺枪击案的男性枪手是巴基斯坦移民的后代,他利用我们的签证制度,把他的妻子和其他恐怖分子从沙特带到了美国。

在一年的时间里,美国的阿富汗移民数量增长到了5倍。根据皮尤调查,99%的阿富汗人支持伊斯兰教法。


如果我们想继续成为一个自由开放的社会,我们就必须收紧我们的边境。


即使发生了这么多的袭击,但是几个月来希拉里仍然一再拒绝使用“激进伊斯兰分子”这个词,直到我昨天挑战她,要么说出这个词,要么结束竞选。


但是,在她支持的政策给我们带来这么多伤害之后,即使她今天被迫说出了“激进伊斯兰分子”这个词,她仍然不知道激进伊斯兰分子到底是什么,她也不愿意诚实地告诉我们激进伊斯兰分子到底是什么。


她一再地拒绝点名敌人,这样的勉强,是全世界软弱症的表现。


……


希拉里灾难性的移民计划,将会把多得多的激进伊斯兰分子移民带到美国,不但威胁我们的安全,也威胁我们的生活方式。


面对激进伊斯兰分子,这样的忽视是致命性的。


……




我们必须要对所有提交申请的移民进行审查,弄清他们的信仰,以及他们是不是从属、或者支持激进团体。


我们必须要控制未来移民的总数,以便能够防止美国从内部变得激进。


说真的,我们的总统不知道他自己在做什么。他辜负了我们,在他的领导之下,这样的状况不会变好,只会变得更坏。


每年,有10万名中东人永久移民美国,从中东以外的穆斯林国家来的人更多。我们的政府接收的移民一年比一年多,年复一年,根本没有采取任何对我们的安全负责的措施。


……


美国必须团结所有文明世界来对抗伊斯兰恐怖主义,就像冷战时我们和共产主义的对抗一样。


……


如果我当选总统,我发誓将会保护和捍卫生活在美国国境之内的所有美国人。不管他们来自哪里,不管他们出生在哪里,所有生活在这、遵守我们法律的美国人,都会得到一样的保护。

美国会成为一个宽容开放的社会。


美国也会成为一个安全的社会。


我们会保护我们的边界。


我们会打败海外的ISIS。


我们会确保每一位父母都能在和平和安全的环境中抚养他们的孩子。


我们会让美国重新变得富强。


我们会让美国重新变得安全。


我们会让美国重新变得伟大。


奥巴马和希拉里的回应



对于特朗普的讲话,《纽约时报》评论说,这是在利用人们的恐惧,而不是在平息恐惧。


奥巴马很罕见地动了怒,在电视讲话中指责特朗普煽动仇恨,把整个宗教群体当成恐怖分子的共犯。


他说,“难道我们现在要开始对所有美国穆斯林人区别对待了吗?难道我们要开始对他们进行特别监控吗?难道我们要因为他们的信仰而歧视他们吗?共和党的官员都同意这一点吗?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美国——这样的做法不能反映我们的民主理念,不会让我们变得安全,只会让我们变得更不安全。”


针对特朗普批评他和希拉里一直出于政治正确的原因而不肯说“激进伊斯兰分子”这个词,他说,“激进伊斯兰分子”这个词并没有什么魔力,不是说了就能马上解决问题;之所以不想用这个词的原因是,不想让全世界的穆斯林认为这是一场伊斯兰世界和西方世界之间的圣战,那样只会让穆斯林倒向ISIS一边。


希拉里也在另一个场合回击说,“历史会记住这一刻我们做的选择。特朗普说的话是耻辱的”。


奥巴马还对共和党喊话说,看看你们的总统候选人,怎么这样啊,快出来管管你们家孩子。


共和党国会议长保罗·瑞安因此站出来表态:“每一个美国人,必须要时刻记在心里的一个很重要的区别是,这是一场和激进伊斯兰分子的战争,而不是一场和伊斯兰分子的战争。我们国家和全世界绝大部分的穆斯林是温和的,热爱和平的,宽容的,他们是我们最好的盟友,也是我们在这场和激进伊斯兰分子的斗争中最好的依靠。”


英国女主持凯蒂·霍普金斯的文章


混乱和撕裂不仅仅在美国出现,整个西方社会都在进行着激辩。英国女主持凯蒂·霍普金斯今天在英国《每日邮报》发了一篇文章,批评奥巴马、希拉里这些自由左派选择对伊斯兰教过于宽容。


我之前一直在介绍西方左派的观点,今天来看看右派的看法。


以下我节译部分。


有时候压力越积越多就会爆发,在自然界我们看到过很多这样的现象——地壳板块的撞击,产生地震,形成高山,造成火山喷发、熔岩流淌。


社会也是一样的。人们的压力慢慢地聚集,最终表现为路怒,愤怒的口角,或者街头的拔刀相向。

不同的力互相激烈地撞击在一起,最终,总会发生一些什么,总会有人屈服。


这一次,是奥兰多。伊斯兰教撞上了同志。


49人死,51人受伤。


这一次人类地震的震波传播得很快。100位原本熟睡的母亲脚下的地突然裂开了,她们中的有些人拿着手机,听着她们担惊受怕的孩子们最后的,惊慌的留言。


一条断层线已经出现了,我们还要对这个事实拒绝承认多久?在这条线的一边,是伊斯兰教和伊斯兰教所定义的穆斯林;另一边是LGBT群体,定义他们的是按照他们自己的愿望自由相爱的权利。


在过去两天,自由左派们和穆斯林、而不是LGBT群体站在一起,这样的情景让人难以接受。


他们选择伊斯兰教,这是可以预见的。


不要再和我说“少数极端分子的行为不代表伊斯兰教”,这已经让我听得恶心。每一次,当又一个伊斯兰教徒袭击夜店,攻陷机场,摧毁地铁,我们都被告知要拥抱穆斯林,要让爱传递。


奥巴马在高尔夫球场上踱着步子,他甚至拒绝承认把宗教带入这一次的公众辩论。希拉里想要让我们清楚,伊斯兰教不是敌人。但这恰恰是她错误的地方。


在比利时的恐怖袭击之后,我曾经在推特上这样写道:


“继续吧。画一幅卡通给幸存者。想一个新的话题标签。在广场放上鲜花。就像你们上一次做的那样。就像你们下一次还会做的那样。”



不到三个月以后,我们果然又在那么做了。新的话题标签#lovewins,新的logo,全世界各地广场上的烛光悼念。面对恐怖主义,在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缺席的情况下,我们有了一个你们很多人都遵循的、全球共用的模式。



但我不想做一只绵羊。我们需要一个解决的办法。而要找到解决的办法,我们就必须足够诚实地去面对事情发生的真正原因。在这个已经变得怪异的世界,伊斯兰显然是问题所在——这是像房间里的大象一样赤裸裸的现实。


一个不容忍同志权利存在的落后宗教正是问题所在。


不要转移话题。这件事的核心问题不是控枪。如果是,那么911之后我们就应该禁止所有航天器。


这件事的核心问题也不在于枪手的精神状态,他的前妻,他的公寓或者他的工作,不在于他是否是孤狼袭击,是否是足球运动员,是否是一个恐同的深柜同志。


我看到英国的政府部门和广播电视台把穆斯林文化看得比我们自己的文化还要重。我们的穆斯林市长,移除了地铁里的比基尼女性图像,留下了burkini(包基尼)的广告。


事实是这个广告的广告语是“你的身体准备好去沙滩了吗”,而被很多伦敦人投诉抗议,认为是对女性的身材羞辱,43000人签名要求拆除,伦敦市长才下令拆除的。


这就是包基尼,从头包到脚的穆斯林女性泳衣。


左派们紧紧地拥抱穆斯林文化,即使这个文化中的很大一部分是黑暗落后的毒瘤,和我们这个宽容的社会所信奉的一切背道而驰。


我看到了穆斯林社区对这次袭击的谴责,但是为什么英国的穆斯林协会不站出来谴责呢?为什么没有一个穆斯林领袖站出来说,他们的宗教如果不能接受人们生活、自由相爱和欢笑的权利,就无法在西方社会立足?


对于英国来说,一切已经太晚了。英国50%的穆斯林相信LGBT应该非法,我们的左派却还是把他们放在首位。英国左派已经选择了伊斯兰教。


但是对美国来说,还不算晚。


也许,我们最应该害怕的,是那些高喊着宽容的人。民主党和自由派用宽容来说教,但是这样做的结果,就是他们选择对一个最不宽容的宗教的黑暗真相视而不见。




新浪微博 / 微信 @假装在纽约


联系邮箱:ask@jiazhuang.us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