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这部你爱的美剧,却是几百万美国父母的噩梦

2016-06-16 那角落 >>假装在纽约

有一部已经播了好几年的美剧,在中国有很多人喜欢,在美国也曾经拿过纯粹靠观众投票决定的“人民选择奖”。


但是与此同时,有很多人不喜欢这部剧,IMDB评分只有6.8,烂番茄上只有59%的人喜欢。


它曾经被媒体评为“年度最差电视剧”、“史上最容易让人变笨的十大电视剧之一”、“史上最种族主义的50部电视剧之一”。


在继续往下看之前,先请你在心里猜一猜,我要说的是哪一部美剧?


……

……

……

……

……

……

……

……

……

……


不知道你猜到了没有,这部美剧就是《破产姐妹》。



2011年,《破产姐妹》第一季在CBS上推出时,曾经一度让人眼前一亮。


这部片子的主角是两个人生经历和性格截然不一样的女孩子。


Max 出身社会底层,人生要多惨有多惨,完全可以用暗无天日来形容:从小不知道父亲是谁,母亲也从来不管她,曾经被无数次性侵,不停被出轨,生活作风随便,欠债没钱,酗酒嗑药……但是,她有一种因为从小混迹市井而自然而然学到的草根生存智慧(用英语说就是street smart),更有无比坚强的神经和强大的心理素质。



Caroline 原来是衔着金汤匙出生的天之骄女,父亲是亿万富翁,从小上最好的精英私人学校,大学读的是全美最好的哈佛大学沃顿商学院;但是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父亲因为欺诈被关进监狱,身无分文的她被迫自谋生路。



两个原来根本不可能发生交集的女孩子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走进了彼此的生活,在同一家生意惨淡的没落小餐馆打工,合租同一套破旧不堪的公寓。


故事发生的地点被设定在纽约布鲁克林区威廉姆斯堡的贫民窟,这个地方还没有经过贵族化(gentrification)的洗礼,住着不同族裔背景的底层普通人,有着曼哈顿精致街区已经没有的粗俗和原生活力。


这样的情节设定虽然过于戏剧性,但考虑到这是一部情景喜剧,稍稍出格的夸张反而恰到好处。


更不用说,Max和Carolien都颜值逆天,Max更是天赋异禀胸器伟岸……不同的观众各取所需,都在《破产姐妹》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看的东西:直男被美女吸引,直女被女孩子之间的友情吸引……



大家都对这部新剧充满了好奇,第一季第一集的收视率表现非常不错,收视人数1937万,在所有电视节目中排名第32。


但是,慢慢地,大家发现有些地方不太对劲了。


首先是剧中的台词充斥着大量的性笑话、性暗示笑话、男女生殖器和骂人的话。


不管是Max、Caroline还是其他几个配角,常常脱口而出penis, vagina, threesome,bitch这一类词,让坐在电视机前的观众猝不及防。



虽然生殖器和粗话在美国的影视剧里并不是禁忌,普通人早就见惯不怪,但是如此大量密集地出现,仍然越过了很多人心里的某条线。


第一季大家还抱着观望和宽容的态度在忍受着,但是后面几季,编剧一点也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


Max能够在所有的台词里插进对她自己过去性经历的调侃。


东欧厨师Oleg脑子里永远想着做爱,可以说是一根 walking penis。



波兰移民Sophie则和Oleg是绝配,两个人随时随地能够找到地方行不可描述之事。



有媒体曾经对第四季中的一集"And the Old Bike Yarn"做过统计,结果发现在21分钟22秒的时间里,和性有关的笑点多达42个。


其中:


在最密集的14:52到15:36这短短44秒钟里,一共有7个性笑话;


和男性生殖器有关的笑话一共有16个;


和女性生殖器有关的笑话一共有11个;


和胸部有关的笑话1个;


和名人有关的性笑话:1个;


和妓女有关的性笑话:3个。


这些笑点大多浅白粗俗,没有任何智慧幽默可言,也不值得玩味,最多就是玩玩双关之类的语言游戏。偶尔出现一两次还说得过去,但如此高频度地出现,就让人烦了。


更不用说,这部剧的播出时间是周一晚上8点半,正是一家人一起看电视的合家欢时段,这样的语言一不小心就会被电视机前的孩子听到。


于是,很多人坐不住了,转而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投诉。


这是FCC在2011年到2013年不到两年时间里接到的针对《破产姐妹》投诉的汇总,这个文件足足有209页。



我节选其中几则投诉:


“破产姐妹我之前看过几集,也容忍了其中经常出现的赤裸裸的台词。但是上周那一集实在是有点太过分了,性暗示和骂人的话实在是太多了。我觉得还是得有点底线的吧。我实在是厌倦了一整集都在讨论性,骂人等等。我再也不看破产姐妹了,虽然里面的角色很讨人喜欢,但实在不值得每周花上20分钟去忍受那些污言秽语。更不用说还可能会让孩子听到。”


“在全家人欢聚在一起等待着观看超级碗的时候,我们绝对绝对要抑制住自己拿起遥控器想看看别的频道在放什么的冲动……否则一不小心就会切换到破产姐妹里,然后就得向孩子们解释那两个女孩子围着钢管在做什么……”


“现在是星期一晚上8点半,我正在给我的孩子解释到底什么是指交……”


“破产姐妹里的一集,其中一个角色在找她不见了的耳环,她们很快开始互相骂对方是bitch……我三岁的孩子本来自己在玩,结果突然听到这个他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词,就停了下来看电视。我赶紧把电视给关了。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bitch可以出现在黄金时段的电视节目里的啊?”



“永无休止的关于做爱体位、射精和月经周期的讨论,而且用的都是粗俗得多的词语……破产姐妹简直是毫无廉耻……这个国家的电视审查制度是已经死掉了吗?”


“虽然我喜欢看破产姐妹,但我还是对CBS居然在一部晚上8点半播放的电视剧里讨论鸡鸡尺寸和dildo而感到很失望。”

“我不是一个假正经的女人,但是在晚上8点半看到电视里的男性角色在讨论指交,还和女性角色上了床,这的确有点太过了……”


《破产姐妹》的问题不仅仅在于粗俗无聊的性笑话,很多人也抱怨这部剧有强烈的种族主义色彩,表现最明显的是对餐馆老板Han这个角色的塑造。



他说一口不标准的英语,个子很矮,没有任何男性魅力,智商好像也不怎么样,完全没有性性吸引力、因此也没有任何性经验。


美剧里面的亚裔大多没有什么好角色,不是猥琐就是书呆子,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现在还在播的美剧里就有《生活大爆炸》里的印度人Raj和《硅谷》里的Jian Yang。



但《生活大爆炸》和《硅谷》很少被人指责是种族歧视,那为什么《破产姐妹》会被指责种族歧视呢?因为这部剧做得更加过分了一点:每一次Han出场,必然遭到Max不留情面的嘲笑:笑他的身材,不标准的口音,处男的身份,等等等等。


在政治正确的压力之下,美剧和好莱坞电影断断不敢这样刻板塑造黑人形象,但是把亚裔写成这样,却几乎没有任何政治风险。


事实上,也几乎没有任何亚裔为此提出抗议,反而是看不过去的大众媒体提出了批评。


《破产姐妹》的原创作者、编剧和执行制片人,叫Michael Patrick King,他也是Sex and the City的编剧、导演和制片人。顺便说一下,扮演Max的Kat Dennings第一次演电视正是Sex and the City,那一年她才13岁。



2012年,在一次电视业界的讨论会上,有媒体问Michael Patrick King对于种族主义的指控怎么看。



Michael Patrick King为自己辩解的时候说,第一,这部剧不是种族主义,正是开玩笑比较大胆而已;第二,他在这部剧里嘲讽一切可以嘲讽的东西,不仅仅只针对亚裔,比如东欧背景的Oleg就被塑造成了淫荡好色的性机器,这样的做法叫“equal opportunity offender”,言下之意就是嘲笑了所有人,所以就是可以接受的;第三,他自己就是gay,但这部剧里也有大量针对gay的笑话,充分证明了他没有特意针对某个族群。


这样的解释,大多数媒体是不接受的。因为最好的幽默,是同时嘲笑了所有人但是又不让任何人觉得受到了冒犯;而《破产姐妹》则恰恰相反,每次都是把其中一个角色和他代表的那个群体单挑出来,让那个被针对的人感到尴尬,同时让除了他以外的其他所有人发笑。


到第四季里,《破产姐妹》里明显有种族主义的台词终于惹出了火。去年2月的一集里有一句台词,一个男性角色在说到一名澳大利亚女性时说,“她有一半的澳大利亚土著血统,但是她人还不错。”


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是,因为有土著血统,所以长得很丑。这一集播出后,在澳大利亚掀起了轩然大波,被无数澳大利亚人在社交媒体上批评。最后Max和Caroline迫于压力在推特上发帖道歉,表示这样的台词纯属无知,踩到了红线,以后绝不会再犯。



但是,针对《破产姐妹》冒犯亚裔的批评,却始终局限在几家娱乐媒体的小规模范围之内,没有形成任何大规模的批评声浪,亚裔自己也从来没有提出过抗议,因此这部剧也就安然无恙地存活了下来。


在剧情发展和笑点设置上,《破产姐妹》也越来越没有什么新意,越来越乏善可陈,所以这部剧的收视率也在不断下降。在很多网络论坛上,经常有人好奇地问,到底都是谁在看《破产姐妹》?


当然说这部剧完全没有人看也不公平,它还是有一批规模不小的观众,所以CBS才会续订明年的第六季。在不想动脑子的时候,看看Max和Caroline的毒舌,虽然都是套路,但还是挺欢乐的。




新浪微博 / 微信 @假装在纽约


联系邮箱:ask@jiazhuang.us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