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李书福谈竞争法则:没人能单打独斗,中国汽车要具备国际视野

2018-04-17 那角落 >>汽车头条

近年来,李书福和吉利一直都是中国汽车圈乃至全球汽车产业的“焦点”,无论是势如破竹的市场表现,还是豪掷千金的海外并购,都让外界对于这家中国民营车企充满了好奇。为何李书福要大手笔打造“中国版的大众”?为何在并购宝腾、路特斯之后,仍然要相继入股戴姆勒集团、成为沃尔沃集团大股东,对于汽车圈“新四化”的扑面而来,李书福是如何思考的?

而就在不到两周时间即将进入“北京车展时刻”,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在英国《每日电讯报》、德国FAZ通讯社和瑞典《工业日报》发表署名文章,首度对外界透露了对于当下激变的汽车产业竞争格局的思考,以及吉利集团在未来竞争中的角色定位。

而这篇长达3000多字的长文中,也让外界可以依稀感受到一家目标高远的自主品牌世界观,及李书福作为中国汽车圈近年来炙手可热的大佬对于竞争格局的“大局观”。
值得注意的是,李书福的这篇长文是在吉利汽车进入到30年关口的大日子,2018年这个春天对于中国汽车人而言,有着更多特殊的意义。一方面,吉利、长城、长安和传祺为代表的中国军团去年正在奋力争夺市场份额,另一方面,对于合资股比放开的一锤定音,预示着中国汽车产业将在一个开放程度更高的环境下展开新一轮的竞争,而科技带来的颠覆性的变化、更严格的政府监管以及不断开展的汽车公司间的股权并购或重组让这场鏖战变得变数多多,充满悬念。

作为近年来的自主品牌“最大黑马”,而立之年的吉利对于未来竞争是如何思考的?李书福在文章中给予了非常全面的阐释。

首先,他精辟地总结了过去传统汽车行业的竞争遵循的是“适者生存法则”,他写到,“企业不遗余力地削减成本、提高运营效率、削减平台数量和提高劳动生产率。效率低下或者缺乏基本规模的品牌逐渐消失,其中包括庞蒂亚克、大宇、罗孚、萨博、奥兹莫比尔、水星和土星等知名汽车品牌。取代他们的是拥有全新商业模式的挑战者们:从滴滴出行到优步,从Waymo到特斯拉。”

时过境迁,中国市场也悄然发生着剧变,造车新势力层出不穷,正在成为这个已有3000万辆基盘的最大汽车市场新的趋势。“在不到一代人的历史进程中,中国市场,这个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上涌现了一批新的品牌。中国传统汽车企业正在奋力争夺市场份额,他们中很多都已经与外国品牌合资。中国市场上目前已经有1.85亿辆汽车,今年预计还将销售3000万辆新车。”

春风袭来,分外妖娆。过去三年时间,吉利先后跨越50辆、100万辆的产销规模大关。2017年,吉利汽车销量124.7万辆,同比增长63%,在乘用车市场占有率达到5.06%,同比增长1.75%。去年全年总收益927.61亿元,同比增长73%,公司股权持有人应占溢利约106.34亿元,同比增长108%,一个诞生于民营企业的汽车帝国正在隆隆到来。

《人民日报》在2月23日曾经专门报道了李书福和吉利汽车的惊人成长。“16年前,吉利汽车年销售不到2.2万辆,营收不过10多亿元。16年后,吉利已经成长为拥有吉利、沃尔沃、领克、宝腾、路特斯等十大品牌,年销售汽车182万辆、营收预计超过2700亿元的全球汽车集团。”

但多年来喊着“请给我一个失败的机会”的李书福,从来没有迷失在繁花似锦的成绩单上,在他眼中,中国市场的成功仅仅是成功的基础,而就在中国市场,依旧旺盛的刚需仍然无法彻底“根除”车企转型所面临的挑战和风险。

“我们并不能依靠中国市场的销量增长来抵消新入品牌和颠覆性技术在世界各地带来的挑战。中国正面临着与北美和西欧等成熟市场类似的问题。”

成绩已经属于过往,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中国市场的一枝独秀并不是灵丹妙药,不能解决全球汽车工业面临的问题,因而中国汽车品牌需要超越国界考虑问题。”成长中的中国车企需要将眼光放至全球市场,全球一盘棋去思考问题。
而从七年前的并购沃尔沃,再到如今入股戴姆勒,都是李书福为了“答题”未来所做的准备工作。“展望未来,我们汽车行业必须思考如何协作与创新的新路径,几乎没有公司可以单打独斗。”

这种全球思考的大局观同李书福之前谈论的“三个决定于”如出一辙。汽车头条APP注意到,在不久之前,当吉利站上百万辆级体量之后,李书福抛出了“全球汽车产业的未来,取决于如何应对全球经济格局正在发生的深刻调整,取决于如何把握正在孕育兴起的新一轮世界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取决于在开放合作协同创新中体系能力的提升。”

而在这篇文章中,李书福进一步描述了在协同在作战和战略独立之间的平衡协调关系,他援引了沃尔沃汽车的例子,“我们治理沃尔沃汽车集团的经验和心得就是保护品牌和产品的独立性。但在汽车行业里,按照市场化的方式探索合资、合作的可能性是长期存在的。只要符合法律与规范的要求,一切互惠互利的双边、多边合作都是可以讨论的,这是市场经济的魅力,也是战略创新的一种探索。”
“为了确保下一代科技成果的商业可行性,我们必须积极探索广泛联合的可能性,而不是回避现实,自我封闭。如何以可持续、盈利的方式驾驭这个变革的时代。我们必须做到在尊重品牌独立性和管理自主性的同时,能够在全球范围内寻求协同,产生规模经济,降低风险。同样,必须在保护产品差异性和尊重知识产权的同时,提升股东回报率。”

而这样看似“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事情,实践证明恰恰是汽车百年发展历史中得到了屡屡验证。“这样做并不会对各自的战略独立性构成威胁,而是这个行业百年历史变革中始终贯穿的商业现实。”
对于未来的竞争,对于互联网对于百年汽车产业的冲击,李书福语重心长地写到,“二十一世纪是科技革命、产业变革、商业重塑的世纪,汽车产业也无法摆脱应有的命运。平台经济是大势所趋,单打独斗只能成为平台的俘虏,谁赢得了平台,谁就赢得了未来。我认为,主宰未来汽车工业的命运在于传统汽车公司的自我觉悟!”

诚然,发展的主动权不能掌控在别人手里,互联网思维不是灵丹妙药,自己的命运要靠自己奋斗,中国汽车品牌未来的成功密码必须在全球市场里找到答案。

李书福的这篇长文,是吉利对于自身价值观和市场竞争判断的总结,更是李书福这位汽车大佬应考新四化考题的“答题思路”。

“节物风光不相待,桑田碧海须臾改。”吉利为代表的中国汽车品牌,未来将交出怎样的一份答卷?值得我们更多的期待。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