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李玮||苏城之恋(长篇小说连载:第七章)

2019-04-16 那角落 >>李炜

倾力打造当代中国文学“微”领域第一公众平台

刊名题写:主编魏民 刊名制作:希然

作者简介:李玮,1984年出生内蒙包头。写有长篇小说《苏城之恋》,中篇小说《意外的到来》,短篇小说《分手》《相亲》,累计著述二十余万字。


当代中国文学“微”领域



最具影响力的纯文学公众平台之一

第七章


7.1

随着时间的推移,田慧在苏州的生活逐渐丰富起来。总经理赵可伊家每周日下午都有一个“下午茶”聚会。田慧很快就受邀参加了这个周末聚会。这个聚会的气氛是开放的:客人们大多来去随意,只有一小部分是受邀前来的,其他人则看天气不错,事先向这家人打个招呼就过来了。此外,这家人也乐于看到客人们带自己的朋友过来玩儿,尤其是当带来的朋友切中这家人的口味时。当然,不论客人带来的朋友令不令人满意,客人也不会感到拘束,因为人们一致评定赵可伊具有“让人舒畅的开放”心态,许多人在背后开玩笑时,也会歪解这句“让人舒畅的开放”。

田慧第一次来赵可伊家费了些周折:来的路上就走岔了道;驶入‘云溪苑”小区后,转了三圈,才找到属于赵可伊家的那栋楼。田慧把车停到了大门口旁的车位后,从掩映在柏树中的大门走了进去,穿过一片种有蒲葵的小花园,跨上了几级台阶,便站到了白色房门前。

“田老师。”田慧按了门铃后,身着短裙、光着大腿的孟婷婷给田慧打开了门。

“啊——”骤然见到孟婷婷,田慧惊讶地说不出话。

“赵可伊ist meine Mutter。”孟婷婷笑嘻嘻地为田慧解释道。

田慧恍然大悟地点点头,跟随孟婷婷走入了客厅。她看到已经有三三两两的客人在了,其中有几个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看样子是孟婷婷的同学或是朋友。赵可伊见了田慧,赶忙过来招呼。

“我丈夫还没起床,稍后等他从楼上下来,我介绍你们认识。”走到田慧身边后,赵可伊说道。

“您丈夫昨晚一定熬夜了吧,要不就是刚出差回来?”

“熬夜是没错的,不过他天天如此,这是他的作息规律。先不说他了。来,我为你引荐一位你一定感兴趣的人,因为我知道你也是个文学爱好者。”

赵可伊领着田慧来到了两位正在亲切交谈的男士身边。一位年龄在五十岁上下,身材瘦削小巧,身着休闲西装,鼻子上架着一副略显可爱的圆框眼镜。另一位年龄四十岁左右,相貌俊朗,皮肤白皙,鼻梁高挺,像是西域人士。

“江老师,吴医生,这是我们培训学校新来的德语老师田慧。这位是小说家江义雄老师,这位是苏大附属医院精神科主治医师吴翰潮医生。田老师也是一位文学爱好者。”赵可伊一面做介绍,田慧一面和二位男士道了问候,并一一握手。

初一听到江义雄的名字,田慧惊讶不已。因为她不但听说过这位作家,而且还读过他的作品(喜欢谈不上,不喜欢也谈不上,因为她觉得他的作品过于晦涩,看着不太懂,自然不能轻易用喜欢还是不喜欢来评价,但她能感受到这位作家文笔流畅,学识渊博,语言精雕细琢),于是赵可伊话音一落,她便开口道:

“江老师,很高兴能在这儿认识您。您的书我是拜读过的。”

“荣幸之至,荣幸之至。我的书可不怎么畅销,知道的人并不多”江义雄道。

“那我很幸运,我并不从畅销书中找书看,我总是从文学奖中去找书看,或者是阅读我欣赏的作家推荐的书。而您这两个条件都满足了。您的《身份确认》获得了第三届卢克林小说奖,我喜欢的女作家淤沁呦也曾在书中提到过您。这就是促使我读您的书的原因。不过说实话,您的书不太好懂,不是说某个语句难懂,相反您的语句清新流畅,毫不做作。但您整体想要表达的意象却让人颇费思量。”

“你说得很对,我好久都没听到这么中肯的评价了。事实上,我的小说没有收获更多的读者的责任全在我,我没有和读者形成良好的互动,没有认真去考虑读者是否能理解我说的和我要表达的。我目前正在写一部有别于我以往写作风格的小说。”

“真让人期待,我会在第一时间购买的。”

“谢谢。”

两人正说着话,没注意到赵可伊的丈夫孟棠宇已经悄然走到了四人身旁。赵可伊马上为了田慧做了介绍:“这是我丈夫孟棠宇,蝉壳公司的掌门人,微商品牌‘人参养荣丸’(一种保健品)的创始人,这丸药女人吃了最滋补,你走前我给你带一盒。”

田慧与孟棠宇互道了问候。她注意到孟棠宇身着一身灰色家居服,身材高大,身体发福,前额略有谢顶。本来在场的人士中孟婷婷的一个同学——身着一身运动服——的衣着是最随性的,现在孟棠宇出现了,这位同学也就只能屈居第二了。

“吴医生,药给我带来了吗?”与田慧握过手后,孟棠宇便对着吴医生说道。

“带了,中药的和西药的都给你带了。但效果也未必有我之前给你的好。你的问题关键是作息规律,这才是病根所在。”吴医生说。

“老生常谈。你只要多给找些效果好的药就行。我不认为我的作息无规律。只是我的规律和你们的不一样罢了。”

“吴医生,我看棠宇说的也对,不是作息规律的问题。但是呢,棠宇,吃药也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你已经抗药了,加大剂量,换药,也至多管用一时。我其实是知道问题的根源的,但是想来你也做不到,我说了也没用。”江义雄道。

“老江,可不要卖关子。根源是什么啊,你倒是说来听听。”孟棠宇笑说。

“就是,说来听听。”吴翰潮笑道,“看来我这个医生也是多余的。你老江可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想必比我更清楚人类精神层面的疾病。”

“你可别奉承我了。我也就是根据自己的经验,结合棠宇的作息规律,有了一点心得体会罢了。”江义雄道。

“那就说说你的体会吧,老江。要是能把我这失眠治了,我对你可是感恩戴德。”孟棠宇道。

“好吧,那我就说说。是这样,如果我哪天晚上和朋友喝酒,并在酒席上多说了些话,夜里就会失眠。又或者有时朋友晚上来我家做客,谈话到较晚,我晚上也会睡不着。你呢棠宇,几乎天天要和不计其数的经销商不定时间地进行各种语音视频电话。每天晚上公司的高层领导还要来你这里开会,而且你还把卧室当做了会议室。我琢磨,当那些公司高层凌晨时分从你家走了之后,你亢奋的大脑怎能恢复平静,又怎能睡得着。所以我说,你下午开始工作没问题,凌晨四五点睡觉也没问题。关键是,你起码不要每天在家开会吧,把家(而且还是卧室)变成了工作场所,那么这个环境就不可能让你放松下来,又怎么能利于睡眠,你说是不是,棠宇。”

“老江啊老江,你是第一个把问题说到点儿上的人。可惜啊,大半夜的,我不在家开会我去哪开会呢。”孟棠宇一边说一边摇了摇头。

“老江,你表面谈得可真在理。但我看,问题的实质还是作息规律。”吴翰潮道,“棠宇,药在我包里,我去给你拿。”说着,吴翰潮便离开了。孟棠宇冲江义雄和田慧点了下头,也随吴翰潮过去了。

在与江义雄聊了几句后,田慧脑中便想到了尚明。她觉得应该让尚明与这位作家结识,他一定比自己更感兴趣,而且也许还会对他的创作起到促进作用。因此,当那两人离开之后,她便立刻开口道:“江老师,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会不会打扰您。”

“请讲。”

“我有一个要好的朋友也在写小说,但我看得出来他一定是遇到了创作困难。我们都曾有过一些艰难时刻,如果踏过去,那就是坦途一片。踏不过去就麻烦得很。我倒不是认为他不能凭自己踏过去。但我还是想帮他一把,让他尽快地踏过去。当然我自己对创作一窍不通,也就使不上力。可是谁晓得偏偏这么巧,让我在此遇到了您。所以我想带他来拜见您,您如能不吝赐教,我俩都将感激不尽。”

赵可伊夫看到两人打开了话匣子,便也自行离开了,朝教英语的沈老师走去。沈老师刚从广州、深圳回来,正打算向赵可伊汇报在广州、深圳开分校的选址情况。

“田老师太客气了。”江义雄笑道,“如果真能帮到他,那我也荣幸得很。但是你知道小说创作这件事并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技术活,每个人困难的点都是不太一样的。因此在我并不了解他的具体情况下,如果泛泛而谈,我相信对他并没有任何帮助。要想有针对性的谈一谈,我必须首先阅读一下他完成或是未完成的作品(如果有的话)。只有看过之后,才能知道他的创作进行到了哪个阶段、都有哪些问题,也才能有针对性地给出一些意见。你说是不是呢?”

“您想得太周到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您。我一定尽快把他的作品带来给您看的。”田慧感谢道。

相比江义雄的侃侃而谈,他老婆木翠兰则待在一个角落里显得落落寡欢,似乎在用表情控诉着对社交生活的厌倦。大概无数令她枯燥难挨的社交时光,她就是用这样的表情和冷眼旁观挨过的。与江义雄妻子的意兴索然对比最大的还属命理大师颜泰,大概和他的职业有关,颜泰无论走在哪似乎很快就能成为中心人物。此时一群年轻人就聚拢在了他身边,纷纷自曝生辰,请颜大师批算。

这时,年轻人那儿的吵闹声吸引了田慧的目光。此时,孟婷婷刚刚把自己的生辰告诉了颜泰,让颜大师给批算一下。

“这个八字我怎么好像在哪见过。”颜泰盯着手机沉吟良久后,抬起头说道,“稍等一下,我打开我的文档库查一查。”说着他便打开他的文档《中外名人八字库》开始检索。

田慧听到颜泰的话颇感好奇,便向江老师道别,朝颜泰的位置走了过去。

大家都静静地注视着颜泰,仿佛都坚信他再次开口定能语惊四座。

“啊,检索到了。果不其然。你的八字和杜月笙的八字相似度极高。首先,四柱中最关键的两柱月柱和日柱,你俩是一模一样的。其次,杜月笙年干的阳土换成了你年干的阴水,这一方面使得你俩的大运排布一样,二来也使得你的年干变为了喜神,这就会使你的父母双全得力,而不像杜月笙那样父母早亡。再有,杜月笙时干的阳水得根于年支的阴水,而你年干的阴水则得根于时支的阳水,阳水含阳木,日主通根有力,而杜月笙则日主虚浮,易受倾覆。”

“颜老师,您能再通俗一点吗,我的命到底好还是不好呢?”孟婷婷一脸困惑地说。

“首先,你的八字跟杜月笙的八字相似度高达百分之八十。其次,照我看比杜月笙的好。再有,从杜月笙的命运对比来看,我断定你日后定可飞黄腾达,成为一个庞大团队的卓越领导者。”

“婷婷,就是说你原来是杜月笙级别的人物投胎转世啊,”孟婷婷的那位穿运动服的男同学说道,“我跟你干了。明天就给你转钱加入,有你这样的团队老大,我的运程也准保差不了。”

“那还用说,早加入早发财。”孟婷婷说,“不过谁能给我解释一下杜月笙是何许人。我得承认我对这个人一点都不了解。”

“杜月笙啊,他可是中国三百年帮会的第一人,”刚才那位名叫尹志勇的男同学说道,“他还有一个称号叫‘上海皇帝’,他在旧上海的商界、政界都可谓叱咤风云、炙手可热。想想当时的上海青帮人数,怎么也有三四千吧,看来婷婷你的团队裂变为千人万人也是指日可待的。”

“哦,明白了,那我以后招商的时候可就更有底气了。”孟婷婷笑说。

“不过颜老师,”尹志勇说,“我有个可能已经很多人都问过您的问题想问您,我之所以问您这个问题,是因为恰好我有一对双胞胎弟弟,他俩是我小姨的孩子,今天十三岁了。这俩孩子长相完全不同,性格也迥异,一个能吃能喝,身体倍儿棒,另一个则自幼厌食,体弱多病,而且就在前几天又患上了一种我忘记名字的皮肤病。我就是想问您,双胞胎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可为何差别这么大,命运截然不同呢?”

“无法解释。何止双胞胎,以天下之大、人类历史之久,八字一样的人太多了。我举两个名人的例子吧。好比说,19471017日午时生的人就和蒋介石的八字一模一样。可我们并不知道有哪个稍微有些名气的人是这一天生的。再比如,194946日那天生的人就很有可能和希特勒的八字一模一样。可我们同样没听说那一天生的名人有谁。所以命理学终究是一种玄学,有些类似于概率统计学,但也不完全是。这也正是它经过一千多年的发展始终脱不了江湖习气,难登大雅之堂的原因。算起来我研究命理也有十二年了,想我初入门时,也曾信誓旦旦地宣称:‘定要光大国学,让命理学进入学术的殿堂。’可到今天我是清醒了,当初那样的想法是过于不自量力、狂妄自大了。单拿同一个命造来说,不同的命理师就有不同的解释,始终没有定理、公理能适用于所有命造,甚至连同类型的命造都没有普遍的公理可以适用,这就是命理学先天的缺陷。而且这个缺陷是克服不了的(我认为)。所以对算命你们切不可执迷和尽信,凡事要想成功还是要凭借自己的努力,人生在面临抉择时也要更多地依靠具体情况而不是命理。”

颜泰这一番高论之后,周围的青年除了点头称是,全都说不出话。颜泰冲他们笑笑,便告辞离开,朝江义雄走去了。这头颜泰一离开,尹志勇便对孟婷婷道:

“婷婷,你啥时候去你舅舅那儿啊?”

“肯定明年了,欧洲这时已经很冷了。”

“行啊,那明年我和你一块儿去吧。”

“你啊,先好好挣钱吧。去瑞士的花销可不低。”

田慧从赵可伊家出来,返回家后,先焖上了米饭,随后便坐到了尚明送给她的沙发上给尚明拨通了电话。她详细给尚明讲起了她在赵可伊家的见闻,最后说道:“把你的小说下周拿给我吧,我周末给江老师带过去。”

“行,谢谢你为我费心了。我下周把稿子给你拿过去,等见了江老师一定向他好好请教请教,务必把我这小说完成了。”

(责编:魏民)


链接:

李玮||苏城之恋(长篇小说连载:第六章)

李玮||苏城之恋(长篇小说连载:第五章)

李玮||苏城之恋(长篇小说连载:第四章)

李玮||苏城之恋(长篇小说连载:第三章)

李玮||苏城之恋(长篇小说选载第二章)

李玮||苏城之恋(长篇小说选载)

书讯

作家、主编魏民诗集《日光岩》,2018年6月由中国台海出版社出版,每本含邮资35元。与编辑:nj363688联系,在微信留言上注明书名、书款、册数,真实姓名与地址、邮编,并在微信上商议付款方式。欢迎文友邮购!

赞赏说明:

微刊赞赏资金,每位作者凡累积至50元,编辑部大部分以微信红包形式发放给作者,其余部分则留作网站建设。

投稿须知

1、投稿邮箱:

qhz1960@126.com

注明:投作家

2、凡投稿,必须是没有在其他公众平台编发过的原创首发作品。请一稿一投,勿一稿多投!

诗歌、微散文、微小说:3-10首;

散文、随笔、杂文、文学评论:1200~5000字;

短篇小说、报告文学:3000-8000字;

中、长篇小说:可连载。

3、欢迎针对本平台作者作品的评论与读书心得!

4、投稿请附200字简介,1-3幅生活照,并加编辑微信:nj363688,以便联系。如有合适配图,更佳。

5、投稿须注重文学艺术,不涉及政治敏感问题的纯文学作品。一旦投稿,则视为授权本平台。

6、严禁抄袭,文责自负。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