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创作目的不单纯,创作态度不真诚,创作时间不充足……今天的上视节炮声隆隆

2018-06-14 那角落 >>珞思

|攻主(珞思影视研究组)


一片祥和、无人“放炮”的电视节是寂寥的。还好,第24届上海电视节在今天打破了这种寂寥。


今日上午,白玉兰奖评委会见面会现场,面对“已经相当不错”的入围名单,评委会成员高群书却直言并不满意,年初因为《声临其境》爆红的戏骨赵立新也在谈及今年国产剧的发展形势时怒斥“吸引眼球说”,更“求”观众别再叫自己“老戏骨”


上视节白玉兰奖评委见面会


下午,由企鹅影视主办的“颠覆世界·洞见未来”互联网影视发展新趋势主题论坛上,《红色》导演杨磊直言,国产精品剧面对的最大难题除了钱,还有时间,在美国拍一集肥皂剧需要5天,但在中国,“一天至少要拍两集”。而现在,“一天能拍多少集”甚至成为不少制片人衡量导演是不是足够好的“标准”,“我觉得这个很可笑。”


现场一

白玉兰奖评委会集体抨击国产剧现状


其实,今年白玉兰奖的入围作品还是相当丰富和厚实的。5月24日入围名单出炉之时,捕娱记(ID:ibuyuji)就曾指出详细分析各项入围作品,综合当时网络讨论度来看,因为云集《白鹿原》《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和平饭店》《急诊科医生》《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美好生活》《情满四合院》《那年花开月正圆》《我的前半生》等多类别、多题材作品,今年的“白玉兰奖”一度被认为是难以分出伯仲的一届。


但即便如此,今年白玉兰奖评委会成员高群书还是表达了不满。作为电视剧导演出身知名导演,高群书的炮火指向主要有以下几点:


导演高群书“开炮”


A.电视剧整体有提高,但发展比较滞后


不是小看电视剧,我自己就是电视剧导演,我不是看不上电视剧,但是现在创作受到很多阻碍,没有爆款。我说的爆款不是现在大家常说的爆款,那种点击,流量的。那些爆款很可笑,是对社会思想意识的破坏,很多所谓的爆款制作粗糙,演员台词都说不清楚,我觉得很可笑。什么力量导致的?是数据操控还是资本操作?很可怕。我其实很怀念我们小时候看《渴望》的时期,创作应该回到当时那样的状态。


B.创作目的不单纯


还有一点是,为什么技术、资金和媒介越来越好,但创作还落后了?是因为对电视剧的操作有问题,电视剧变成了谋生、圈钱、上市的手段,前几年还有《北平无战事》,刘和平老师写了7年,但现在没人会给你这个时间


C.创作态度不真诚


现在很多电视剧,所谓的爆款一看就是导演的糊弄,仍然看到导演不太真诚地在拍,或者很多都是执行导演在拍,这对于我们电视剧的发展是不利的。


批评国产剧现状的,自然不止高群书一人,赵立新也是积极分子。


评委赵立新“火力全开”


评委会见面会现场,在提到什么是好的电视剧时,赵立新表示第一要看价值观,第二要看真诚度,第三要看审美高度,“但我们大量的戏价值观是模糊的,糊涂的,不值一提的,危险的;很多戏也让我感受到不真实,胡说八道。”他提到,当下能满足这三点的精品剧“真心稀少”,随后,他以“我是来说真话”的开头,开始了对国产剧现状的炮轰:


A.国产剧现状对不住那么多钱,对不起那么好的技术


投资到电视剧上的钱越来越多,电视剧体量越来越大。放在10年前,几个亿拍剧简直是痴人说梦,放20年前不敢想会有80集的戏。但现在都有了。技术越来越好,(剧组)比着用好镜头、比着用好机器,随之而来的却是知识层面上的内容越来越空洞,艺术的审美表达越来越粗糙,情感神经越来越迟钝……对不住那么多的钱,对不起好的技术。


B.滥用老戏骨


我们现在做什么都是为了吸引眼球,我们的眼睛到底是怎么了?是蒙上了什么,需要不断去吸引它,刺激它?!而且这个行业进入了夸大其词的时代,滥用形容词,一开始出来“老戏骨”这个词,我还觉得新鲜,后来觉得完全是由侮辱性质了。我想你今天再说陈道明是“老戏骨”,他肯定不乐意。求大家别叫我“老戏骨”,我是一个演员。


C.流量小鲜肉


还有“什么肉”(小鲜肉),(这本来是)没法提的词,现在堂而皇之登大雅之堂,让一些老艺术家觉得可悲但又无可奈何,市场太强大了。


现场二

做精品剧到底有多难?除了钱,还要有时间


时间到底会给一部剧带来什么样的奇迹,相信这道理已经被奇幻剧《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讲得很明白。今日下午企鹅影视“颠覆世界·洞见未来”互联网影视发展新趋势主题论坛上,包括制片人黄澜、导演杨磊、演员赵立新、张志坚在内的从业者都提到,打造精品剧真的很难,而这个难除了钱,还有“时间”。


企鹅影视论坛现场


拍出过谍战经典《红色》的导演杨磊就提到,前段时间去美国学习,就问当地同行,一集肥皂剧在美国需要拍摄多少天,“对方的回答是5天,然后像《24小时》那种剧集,一集可能需要拍12天。”他苦笑,“肥皂剧一集就要拍5天,我们呢,一天拍两集。”他还提到,经常有制片人来询问,“问我一天能拍多少集。”原来,拍的速度快不快已经成为判断一个导演到底合不合格的标准,“我觉得这个很可笑,这不应该是评判标准啊。”



杨磊提到,国产剧的制作当然不可能达到12天拍一集的美剧标准,这不现实,“但多给一些时间,让创作者用最合适的时间去拍出最好的东西,去把握那个平衡,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


除了杨磊,黄澜、赵立新也在这个论坛上发表了许多不一样的见解。


黄澜:不是现实题材讨论度不高,而是精品的数量不够



【前面提到,腾讯视频两年来在古装、纯爱、悬疑、探险方面均有爆款出现,但类似《我的前半生》和《人民的名义》这种爆款类现实主义题材和主旋律题材少见,是否是因为这两个方向没有互联网基因?】


我不认为一定要针对年轻观众去做所谓的类型片,也不认为通过电视机看剧的人和通过新媒体看剧的人完全是两拨人。


人性层面上是共同的,之所以网络上的现实主义题材或主旋律题材量少、讨论度不高,不是受众不喜欢,而是因为精品的数量不够,还没有形成一种风气。从业者直到碰到了这两部现象级的爆款,才知道有年轻人一样喜欢看。我觉得不是观众不喜欢,而是我们做得不够好。


赵立新: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金子



有时候我会考虑,影视的天下现在到底在谁的手上?在很多人看来,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在网上活跃的时间越来越少,年轻人的声音越来越多,年轻人就占领了平台,年轻演员就在市场上占领了位置。


但是我一直在想,艺术工作者一定是内心有特别激荡的热情和对生活的体验以及对世事沧桑的感受,编剧通过故事来表达这些情感,演员再去寻找人物跟自身人生暗合的轨迹,所有这一切基于一个真诚、有感而发的基础上,作品是真情所致,才可能出好东西。


流量演员吸引年轻观众我完全可以理解,但大浪淘沙,留在最后的才是金子,能被人们关注和津津乐道的才是好的。我们的观众真的不傻,他们会用眼睛、心来投票。


我很反感的一个问题是,重拍一部戏了,比如《风声》,就有记者老问,你有没有什么压力啊?我是觉得说,任何一部角色都是一个新的开始,这部戏与其他任何戏无关,我们可以向前辈学习,但这个戏是这个戏,是新的开始,我们需要重新打量人物,付出我们的辛劳和认识。


各界的声音都在催促我们快快快的时候,我们拿出一个什么样新的《风声》?我觉得抓住了人性,展开了对每一个人灵魂的拷问,这部剧里每一个人都有小小的自私,都有对活着的热爱,在信仰与死亡的选择时都犹豫过,但是犹豫之后依然选择信仰,战胜了对死亡的恐惧。


责编|七号 排版|厂长 图编|一惊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