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出现在这场名为“中国原创”论坛上的节目,能代表原创的方向吗?

2018-06-14 那角落 >>传媒十

第24届上海电视节进行到第二天,在“文化自信 初心不变——中国原创论坛”上,7位行业专家为中国节目模式的“自主创新”出谋划策。

小编有话说

近些年,在政策引导和市场竞争的双重作用下,一方面具有文化基因的节目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诞生了《经典咏流传》《朗读者》等一系列原创文化类节目;另一方面,以配音、街舞等小众题材寻求突破口的综艺也取得不俗成绩。


文化类节目如何从现有文化宝库中汲取养分,借用现代化的手段“唤醒经典”?垂直细分类综艺怎样藉由创新手段将冷门题材推向大众?第24届上海电视节“文化自信 初心不变——中国原创论坛”就上述问题展开探讨。



传统文化是挖掘创造力的“富矿”

放眼中国传统文化,从诗经到唐诗宋词元曲,从宫廷御用的音乐到梨园茶社的戏曲,再加上相声、评书、杂技等,都是中华优秀文化不可或缺的组成。基于中华传统文化的独特性和不可复制性,其成为综艺节目挖掘原创力的一座宝贵“富矿”。


近年来,一批文化类节目“火”了起来,包括《经典咏流传》《朗读者》《中国故事大会》等一系列文化节目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取得了叫好又叫座的效果。《经典咏流传》总导演田梅表示,前人为我们留下太多宝贵的财富,我们要做的就是将其一一擦亮,让更多的人去发现它、认知它和了解它,让经典再次流行并流传。


但这并不意味着传统文化注定是守旧的、枯燥的。让经典“活”起来的关键点落在了时代性和时尚性两个维度上,前者要求节目选取的诗歌和当下社会的关照性紧密相连,后者则是让古典诗歌插上音乐的翅膀。


中央电视台《经典咏流传》总导演 田梅


体现在节目中,《经典咏流传》在形式上做了创新,比如选择京剧演员王佩瑜和洛天依共同演唱《但愿人长久》,将古典诗词与现代歌曲、虚拟偶像有机结合,做到诗、歌、人三者合一。“我们要用创造性的转化和创新性的发展,把经典再次演绎出来,用流行的元素让青年人更喜欢它”,田梅说道。


近年来,从量变到质变,文化节目在北京卫视的品牌构建中起到了支柱的作用,形成了文化的纵横版面格局:将近10年的老节目《档案》是横纵标,连续播出4年的《我是演说家》和已经播出三季的《音乐大师课》等节目组成的周末文化季播节目带为纵坐标。“文化是最高级的娱乐,北京卫视排斥的不是娱乐本身,而是娱乐夹带的低俗价值观”,北京电视台卫视中心主任马宏说道。


北京电视台卫视中心主任马宏


挖掘传统文化这座“富矿”,马宏也透露了平台的秘诀:注重理解的价值,不仅要让观众看到文化之美,还希望观众看懂它为什么美。换句话说,北京卫视的文化节目强调的是体验、解读和转化。比如《非凡匠心》和《传承中国》嘉宾都是学徒式的体验,感受艺术背后的文化价值和工匠精神。


此外,马宏认为创新是最有效的传承,文化是时代的产物,需要不断在创新中适应时代的发展。将这一方法论用到节目中就是赋予传统文化新的审美和文化参与。《传承中国》最大程度上保留了京剧表演艺术的文化内核,同时又利用现代化的舞台技术创新京剧舞台的视觉呈现,更好的地烘托气氛。


垂直细分题材打开原创新视野

电视节目往往容易跟风、同质化,给观众带来审美疲劳,因此从垂直领域寻求突破口俨然成为一种趋势。所谓垂直细分类综艺,指的是深耕某一垂直领域,致力于满足某个领域细分受众需求的综艺节目。这类节目的出现,往往为观众提供了新的观看体验,也成为创作者们“偏爱”的一大门类。


湖南卫视《声临其境》总导演 徐晴


湖南卫视《声临其境》总导演徐晴把全面提升原创节目的品质分为三个维度。


一是题材领域做出很大突破,《声临其境》就是从之前从未有过的配音表演着手,加入真人秀元素,展现演员的真实实力。“如果我们能在新领域做一些探索还是有可为的”,徐晴表示。


二是破译更多的传统文化,文化类节目的兴起,为创作《声临其境》带来了启发。把传统文化的东西用时尚、现代、经典的手法呈现出来,可以为团队创造更多爆款的空间。


三是制作层面突破粗制滥造,提升精细水准。徐晴坦言,团队尽管在选角、舞美、灯光方面越来越趋向成熟,但放到世界舞台,仍有发展空间。


江苏卫视节目中心副主任 张烨镝


同样作为垂直细分类题材,江苏卫视《超凡魔术师》是一档以魔术为核心载体的竞技类节目。节目第一季完成之后,关于原创综艺,江苏卫视节目中心副主任张烨镝总结出了三个关键词,分别是好奇心、创造力和想象力。


其中,好奇心指的是策划层面,作为电视人要对身边的事物充满好奇;创造力是说制作层面,要敢于把题材原有的观念颠覆,寻找新的切入点;而想象力的意思是,节目的立意要有独特的视角,给观众带来不同的惊喜。


阿里大文娱优酷资深制片人宋秉华


原创综艺节目如何打造爆款?站在互联网产品经理的角度,阿里大文娱优酷资深制片人、《这!就是街舞》《火星情报局》总监制宋秉华总结了这8个条件和业内人分享:平台势能、项目规模、卡司阵容、观众洞察、制作团队、广告客户、宣推力度和运气。


宋秉华表示:“此时此刻的国际市场上,可以买和可以借鉴的超级模式已经没有了,这就意味着中国制作人已经处在不得不研发的处境下面,和全球制作人站在同一起跑线,这是件好事。”


SMG东方卫视中心党委书记 李逸


除了上述两大品类,SMG东方卫视中心党委书记李逸也分享了《我们在行动》的创作心得。作为一档定位精准扶贫的公益纪实节目,节目不回避问题,而是正视困难,让观众可以透过荧幕看到新时代中国贫困人群的生活状态。李逸说:“我们最大的原创点在于不是创造一个平台,不是就一个事、一个村和一个人来做文章,这决定了我们节目模式上的逻辑点。”回归节目本身,把握时代脉搏,关注当下老百姓的痛点,也为同类节目的原创思路提供了启发。


从中华文化传统中汲取养分的文化类节目到另辟蹊径从冷门题材中获得灵感的垂直细分类题材,探讨原创节目的发力方向之余,创作者们还提到了节目本身所携带的文化自信。


浙江卫视节目中心主任助理 姚译添


浙江卫视节目中心主任助理姚译添结合《奔跑吧》的创作实践分享说,文化元素能够给予创作者源源不断的灵感,值得展现的东西特别多,并不会也不需要被做成标签。徐晴则认为,标签的概念可以一分为二地看待,如果标签是观众贴的,无可厚非,这证明受众可以从节目中挖掘更深层次的东西。但作为从业者,没有必要为自己贴标签,“如果非要自己贴,我更愿意贴上价值观”。


作者:桦桦

编辑:Zoila


【版权声明】传媒+版权文章,如需转载联系后台,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及原文链接,内容合作请添加微信13521859160。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