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在床上,老公不愿碰你了,这点最致命

2016-10-17 那角落 >>每天学点摄影技巧

  在妇科医院排了一上午的队,终于轮到我时,我却拽着挂号单临阵脱逃了。

  回去早了不知如何向婆婆交代,回去太晚了,错过了做饭的时间也只有挨骂的份。所以我一直在街上晃荡到了下午四点多,掐好了时间这才挤上一辆公交车往家里赶,心里越发觉得做人媳妇真难。

  老公家不算有钱,经济条件一般,住的是一个花园小区的套间,房子不大,一百多平米,三房一厅。

  我掏出钥匙打开门,奇怪的是客厅里一个人也没有。

  带着满心的疑惑往里面走,刚走到沙发处,忽然听到浴室里传来了一阵水声。

  我转过头看去,只见浴室的门口放着一张椅子,椅子上整整齐齐的叠着一套睡袍——老公的睡袍。

  心中奇怪,老公怎么会在这个时间点洗澡,我快步走过去,喊了声“老公”,同时握着门把手一拧一推,浴室的门就开了……

  我站在浴室门口,怔怔的盯着站在花洒下的男人。

  男人背对着我,周身萦绕着一抹水雾,而我却仍能看清他的身形高大,宽肩窄腰,就是书上形容男人身材好的句子都可以用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呆愣了两秒,我呐呐的问:“老公,你怎么长高了一点?肩膀也变宽了点?”

  “出去!”

  完全陌生的声音让我浑身一个激灵,我定定的盯着他的背影吓得口齿不清:“你……你……我老公……”

  那男人忽然转过身,面无表情的脸完全陌生。

  我终于抑制不住的尖叫了一声,吓得拔腿就跑,却因为动作太急,脚不慎绊到了门前的椅子脚上,整个人狼狈的摔趴在地上。

  还不待我起身,门口忽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和说话声,是老公和婆婆的声音。

  我慌忙抬眸,正看到公婆和老公走进来,公婆的手里提着很多菜和水果,而老公的手里提着的是一个装衣服的购物袋。

  老公见我狼狈的趴在地上,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慌忙过来扶起我,关切的问:“筱雨,你怎么趴在地上?”

  “老公,有陌生人,浴室里怎么会有陌生人?”我急切的问着,还扭头指向浴室,却发现浴室的门不知何时已经重新关上了,椅子上的那套睡袍也不见了。

  老公古怪的盯着我:“你进去了?”

  我并没有发现老公的异常,只急促的说:“我以为里面的人是你啊。”

  老公的脸色不太好,他将我拉到一旁,小声的说:“你别瞎叫了,那是我公司的老板顾总。”

  老公说完,我顿时惊讶的“啊”了一声,婆婆则丢了我一个白眼:“瞎嚷嚷什么,吓走了贵客我要你好看。”

  我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婆婆阴沉的脸色,真不敢嚷嚷了。

  自我嫁给苏沐阳开始,婆婆就从没给我好脸色看,尽管如此,我依然选择辞了工作,在家好好孝顺公婆,打理好家务,希望能用我的贤惠来改变婆婆对我的偏见,可貌似效果不佳。

  “哐当!”

  一阵开门声拉回了我的思绪,我下意识的抬眸看去,只见那个男人穿着我老公的睡袍正站在浴室的门口,齐耳的头发还在滴水,好看的面容有些冷。

  看见这个男人,我的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他刚刚光着身子站在花洒下面的画面,顿时一阵面红耳赤。

  老公没有注意到我的脸色,他提着那个购物袋朝那个男人迎了上去,语气中透着一丝讨好:“顾总,您的衣服我送去了干洗店,这套是我刚刚出去买的,您将就一下。”

  那个男人未开金口,只是接过老公手里的购物袋,然后随意的往某个房间走,而他所走的方向,正是我跟老公的房间。

  我顿时不高兴了,我和我老公的房间怎么能随随便便的让一个陌生男人进去,而且我早上收的内衣内裤只是随意的扔在了床上,还没来得及放进柜子,就被婆婆催着去做早餐,然后又被逼着去了妇科医院,所以……

  所以那内衣内裤还随意的躺在床上。

  想到这里,我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发足不管不顾的往房间猛奔。

  “沐阳,快拦住她。”

  婆婆又惊又怕的声音响起,我就好像没听见一般,在那个男人刚推开.房门进去的时候,我飞快的跟着闪了进去。

  然而等我闪进房间的时候,我整个人都傻眼了。

  我早上叠得整整齐齐的被子此刻凌乱的扑在床上,而我收进来的内衣内裤则孤零零的掉在了地上,白色花边的内裤上还印着一个脏兮兮的脚印。

  不知是愤怒还是尴尬,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时老公急急忙忙的跑进来,拉着我小声的问:“筱雨,你干什么?”

  “老公,你是不是在床上睡午觉了?”我指着乱糟糟的床低声问。

  老公小心翼翼的看了那个男人一眼,扯着我小声的说:“你先跟我出来,我慢慢讲给你听。”

  一听老公这么说,我越发确定了心中的猜测,整个心情越发的郁闷了。

  我拨开老公的手,执拗的去捡起那套白色的内衣内裤扔进柜子里,这才转身跟着老公出去,却一眼看见那个男人环抱着胸靠在门上,淡淡的眸色盯着我刚刚扔进内衣的柜子。

  不知怎么的,我心里对这个男人顿时生出了一抹反感。

  跟着老公刚走出房间,房门就被重重的关上了,我郁闷的皱了皱眉,心说这老板人品还真不怎么样。

  老公拉着我走到沙发处,小声的说:“筱雨,这顾总是我在街上无意间看到的,当时他喝醉了,我就把他带回来了。”

  “然后你就让他睡我们的床?”我委屈的问,想起被踩脏的内裤,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那不单单是一条内裤的问题,而是关乎到我的尊严。

  “你瞧咱们家,也就咱们的房间装修得像样点,这顾总是大人物,自然是要让他睡最好的房间。”老公说完,扯了扯我的手臂,声音越发压低了许多,“筱雨,这顾总能到咱们家来,那是咱们的荣幸,你待会可要小心说话,别惹恼了他,要知道,咱们家的表现可是关乎到你老公以后在公司的发展前途。”

  见老公神色严肃,我只好压下心中的万般委屈,小声的嗯了一声。

  这时婆婆将买来的菜扔在我的面前,拉长着一张脸下命令:“去做饭。”

  对婆婆的话,她说一我向来不敢说二。当下提着那些菜悻悻的往厨房走。

  不一会就听到老公和公婆讨好那个男人的声音。我郁闷的拍着鱼头,就好像是拍着那个男人的头一样,心说:老板就了不起了,老板就该端着架子,老板就能随意的踩脏别人的内裤了?

  在厨房里忙活了快两个小时,听到的大多是公婆和老公的声音,那个男人似乎很少开口。

  当我将做好的饭菜往餐桌上端的时候,婆婆慌忙将那个男人安排在首座,那个男人也不客气,姿态从容的坐在首座上,就好像自己才是这个家的一家之主。

  我心里对这个男人越发的反感。

  给每个人都添好饭,当我正坐下准备吃的时候,婆婆忽然问我:“检查得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你到底能不能生?”

  我心底一颤,尴尬的抬起头,发现每一个人都盯着我,眼神却各异。

  老公放开筷子,脸上也闪过一抹尴尬,看着婆婆小声的说:“妈,顾总在这呢,咱家的事过后再提成吗?”

  那个男人倒是一派自然的神色说:“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有问题及早治,若是实在不能生,去孤儿院领养一个也是常见的事。”

  婆婆脸色一变,却也不敢对着那个男人发狠,只得对着我冷着语气说:“莫筱雨,你听好了,不能生就给我离婚。”

  我咬着下唇,心里头异常的难受。

  老公握着我的手,看向婆婆无奈的说:“妈,好好吃饭成吗?”说完又看向那个男人,抱歉又讨好的笑道,“顾总,家里的一些琐事,还让您见笑了。”

  那个男人扯了扯唇,没再说什么,只是眸色古怪的看了我一眼,看得我心里发慌。

*****

  吃完饭,那尊大佛终于走了,我安静的收拾碗筷,婆婆坐在沙发上指桑骂槐:“沐阳啊,你外婆早上打电话来跟我发牢骚,说家里的母鸡天天吃那么多,却一个蛋也不下,还真不如宰了炖了,留着也是浪费粮食。”

  我拿碗筷的手顿了一下,心里不是滋味。

  老公朝我看了一眼,冲婆婆说道:“妈,我和筱雨结婚才半年,没生孩子也正常,又不代表她不能生。”

  “哼,别人家的媳妇两三个月就怀上了,这都半年过去了,她还没怀上,这不是不能生是什么。”婆婆冷笑了一声,看向我,拉长着脸问,“今天的检查结果,你倒是说啊。”

  面对着婆婆凶神恶煞的眸光,我抿了抿唇,低声说:“我……还没检查。”

  “没检查?”婆婆的音量顿时拔高了,气势汹汹的问,“那你这一天是到哪里去鬼混了,哼,进家门才半年就学会偷懒了。”

  我垂着头,敛着眉不敢反驳,婆婆却是越骂越凶,什么脏话都能骂出来,最后还是老公给劝阻了,说婆婆:“妈,你就少说两句吧,你放心,明天是礼拜天,我明天就陪她去检查好不好?”

  婆婆冷哼了一声,厌恶的瞪了我一眼,这才坐回沙发上继续看电视。

  我捧着碗筷情绪低落的往厨房里走,老公过来搂了搂我的肩,低声说:“晚上咱们努力努力,一定会怀上的。”

  听了这话我不觉得羞涩,而是很感激的看了老公一眼。

  这半年,也多亏了老公处处护着我,才让我在这个家里的日子不至于那么难过。

*****

  因为晚上老公的卖力耕耘,第二天我睡到了上午十点多才起来,起床时又被婆婆骂骂咧咧的说了一阵。

  准备出去买菜回来做饭,刚出门就看见我老公正从外面回来,他的手里拖着一个行李箱,旁边还跟着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我定睛一看,那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我的表妹何佳雯。

  惊讶的空档,那两人已走到了我的面前,我盯着何佳雯疑惑的问:“你……你怎么来了?”

  “表姐,我大学刚毕业,所以过来找工作,本来是想提前通知你一声的,想想觉得还是给你一个惊喜比较好。”

  我面瘫式的笑了笑,心说,确实有惊,但是没喜。

  我看了一眼我老公,又问她:“那怎么是你表姐夫去接你的。”

  “早上你睡得太沉,佳雯表妹打电话给你的时候是我接的。”不待表妹开口,老公顿时低声笑着说了一句。

  我并没发觉有什么奇怪之处,只说道:“那你带表妹先进去吧,我去买菜。”

  将表妹交给老公安顿是最好不过了,要知道我婆婆虽然凶狠,但是对象却只是对我,婆婆对她这个儿子倒是溺爱得很。

  买完菜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了婆婆指桑卖槐的声音,无非就是骂我不会生,还带来了个赔钱货。

  我轻吁了一口气,心说,表妹啊表妹,你真该提前给我打个电话的,我好提前给你在外面找个房子。

  吃完饭后,表妹因为赶了长时间的车程,所以早早的进房休息了。接下来的时间,我原本以为老公会陪我去妇科医院检查,却不想他带着我出去,竟然是为了给我表妹买日用品,以及一些换洗的衣物。

  当时我皱了皱眉,心里有点不舒服,但是什么也没说。

  路过一家内衣店,老公想也没想的进去,我心中的那抹疙瘩顿时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丝甜蜜,心想老公定是看我那条内裤被踩脏了,所以这会给我重新买。

  老公挑了三套内衣内裤和两套睡衣,结账的时候,我扯着老公的手臂小声的说:“老公,我睡衣有好几套呢,不需要买了。”

  老公一边掏钱包,一边神色如常的说:“这是给佳雯表妹买的。”

  我愣了一下,指着营业员装袋的内衣内裤,问:“那也是给表妹买的。”

  “嗯。”老公点了点头,接过购物袋往店外面走。

  我定定的盯着他颀长的背影,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刚好背后的营业员在那小声的嘀咕:“那些内衣内裤好像是那个男人给他表妹买的,也不知道是那男人的表妹,还是他老婆的表妹。”

  “不管是谁的表妹,男人给除了自己老婆以外的女人买内衣内裤,那就是有问题。不然那男人怎么会知道别的女人的尺码。”

  我的听力一向很好,营业员的声音压得再低,我也听得一清二楚,当下就朝着老公追了出去。

  “快点,还要去给佳雯表妹买几套像样的衣服,这样找工作比较有胜算。”老公回头催我。

  我走到他的跟前,定定的盯着他,声音中含着一抹质问:“老公,你的心里现在就只有佳雯表妹,你是我的老公,你怎么可以给我表妹买内衣内裤,而且,你怎么知道她穿多大的内衣。”

  老公愣了一下,半响,搂着我笑问:“吃醋了?”

  “没有。”我拨开他的手,脸色不太好。

  老公点了点我的鼻尖,笑说,“这尺码我是按你的尺码买的,因为你跟佳雯表妹看起来差不多瘦。”说完,见我仍是板着一张脸,于是叹了口气,继续说道:“筱雨啊,佳雯是我们的表妹,刚出校,什么都不懂,现在又背井离乡,只能来投靠我们,我们作为姐姐姐夫的,理应多多照料她。”

  我冷笑了一声:“就算要多多照顾,也不是你这么照顾的,你公然给我表妹买这些内衣内裤,你为我想过没有,你让别人怎么看我?”

  老公见我真的生气了,慌忙搂着我,笑嘻嘻的说:“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以后我不给她买就是了,我以为你不在乎这些呢,其实也没什么,你别想多了。”

  我看了他一眼,说:“老公,不是我硬要在乎这些,而是换做任何一个女人,她们都会在乎的。”说完,我转身就走,心里堵得慌。

  其实,从这一刻开始,我们夫妻间的一切都已经在悄然改变了。只是那时候的我太过软弱,对他们一再的姑息,当我遍体鳞伤,九死一生时,我才明白,想要活下去,就必须狠。

  许是白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之后,我想得有点多,所以晚上我做了一个噩梦。

  我梦见我老公跟我表妹在床上疯狂的翻滚缠绵,我发了疯的去扯开他们,结果换来的是老公粗暴的踢打,还有表妹的冷笑和谩骂……

  我是被吓醒的,醒来的时候,身上一身汗,在空调冷气的吹拂下,我禁不住打了一个一个寒颤。

  翻过身,我下意识的去抱老公,结果抱了一个空。

  心底猛的一沉,我伸手开了床头的壁灯,借着暖黄色的灯光,我掀开被子,老公果然不在,我皱了皱眉,起身下床,疑惑的往门外走去。

  午夜时分,客厅里很黑,也很寂静。

  刚走出房间,我就隐隐听到一阵怪异的声音从某个方向传来,听得不是很清晰,却也让人难以忽略。

  带着好奇,我开了客厅里的灯,视线同时往那个方向看去,看到的正是一扇紧闭的房门,而住在里面的则是我表妹。

  “嗯……啊……”

  若有若无的呻.吟再次传入我的耳膜,我脸色一白,梦中那些令人窒息的画面再次传入脑海。

  我浑身颤抖的朝着那扇门走去,在门前站定,我仍能听到那压抑的、若有若无的呻.吟声,我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敲了敲门。

  过了好一会,门终于开了,一张青春靓丽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咦,表姐,这么晚还没睡啊?”

  “你在做什么,这么晚了怎么也没睡?”我冷声问着,闪身走进了房间。

  表妹转身跟着进来,拿过床头的手机笑道:“我在看电视啊,最近追的一个剧还挺火的。”

  我的视线从她的手机上一闪而过,手机屏幕上闪现的是一个偶像剧男女正在亲热缠绵的画面,不时的还传来一阵暧昧的呻.吟。

  我皱了皱眉头,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了良久,但是并未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

  我垂下头,淡淡的道:“很晚了,注意休息,明天还要出去找工作。”

  “嗯嗯,表姐,你也早点睡。”表妹乖巧的点了点头。

  我应了一声,转身欲走,视线随意的往床上瞥了一眼,然而下一刻我整个身子忽然僵了一下,定定的盯着那粉色床单上隐隐露出的一块濡湿。

  表妹挽着我的手臂,疑惑的问:“表姐,你在看什么呐?”

  我暗暗收紧身侧的手,看着表妹,神色如常的问:“佳雯,这床单怎么湿了点?我去给你换一张吧?”

  说着,便伸手去掀那烂糟糟的被子。

  表妹却慌忙抱住我的手,笑着说:“不碍事,就湿了一点点,等下就干了。”顿了顿,指着床头柜上只剩半杯水的杯子,说道,“都怪我自己,躺在床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喝水,这才把水都洒床上去了。”

  “是吗?”我冷笑了一声,一瞬不瞬的盯着她。

  表妹眸光闪了一下,推着我的肩膀,笑道:“好了表姐,回去睡吧,我也要睡了,明天还得早起呢。”

  我被她推出房间后并没有立即离开,而是静静在房门口站了半响,很久都没有再听见有怪声传出来,我这才静悄悄的回了房。

  然而我的心却无法再安定下来了,那个噩梦是不是一个预兆?还有那清晰的呻.吟声就真的只是从电视剧里传出来的么?

  这一刻我的心里好乱,乱得无法安睡,没一会,房门忽然“吱呀”一声开了,我浑身一绷,转过头看去,黑暗中,隐约看见一抹人影朝着床边走来。

  我没出声,直到那抹身影轻轻的躺到了我的旁边,我才开口:“老公,你去哪了?”

  老公似乎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因为我感觉他的肩膀颤了一下,半响,他才笑道:“没去哪,就是睡不着,去顶层吹了会风。”顿了顿,搂着我问,“吵醒你了?”

  我摇了摇头,没做声。

  老公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说:“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我咬了咬唇,说:“老公,我们重新给表妹租个房间吧,这样住着也不太合适。”

  老公沉默了一会说:“没事的,表妹也就只在这里住几天,等她找到了工作自然就会搬走的。”

  我盯着漆黑一片的天花板,心里头有些凉。

  我的老公真的已经跟我的表妹搞在一起了么,这件事虽然没有确切的证据,可是我却已经有了这种预感和危机。

  如果我老公真的出轨了我表妹,我又该怎么办?

  这一夜,我失眠了。

*****

  翌日中午,我看着坐在餐桌前懒洋洋的表妹,淡淡说:“找工作一般早上找要好些,吃完饭都到下午了,许多招聘会都结束了,你还怎么找?”

  表妹垂着头,甚是惭愧的说:“对不起啊表姐,我起晚了。”顿了顿,又急忙做保证,“不过表姐你放心,我明天一大早就起床出去找工作,不会在这赖很久的。”

  “哼!”对面传来婆婆嫌弃的冷笑。

  我当做没听见,垂首兀自喝鱼汤。

  表妹看了一眼我婆婆。半响,她喝了一口鱼汤,忽然看着我说道:“表姐,这鱼汤好鲜啊,我们给表姐夫送一碗过去吧,表姐夫天天上班那么辛苦,公司肯定没家里吃得好。”

  本来就怀疑她跟我老公之间有什么,此刻听到她这么关心我老公,我的心里很不舒服,我边夹菜边顺口接话:“不用了,送过去,他都上班了。”

  “哼,是你自己懒得送吧。”我话音刚落,婆婆冰冷的声音顿时响起,语气中尽是厌恶和嫌弃,“你这女人就知道在家好吃懒做,可怜我儿子在外辛苦工作养家,你不知道心疼我儿子也就罢了,现在连个鱼汤都懒得送。”

  婆婆的话总是这般的难听,我心情不好,只是静静的听着她的冷嘲热讽,没有回话。倒是表妹慌忙站起身,扶着婆婆的肩,乖巧的说:“阿姨,您别生气,我们这就去给表姐夫送汤去。”

  婆婆听罢,看着我厌恶的吼:“看见没,一个外人都知道心疼你男人,你这女人真是,我都不好说你了。”

  我看了表妹一眼,没说话,只是脸色不太好。

  表妹倒是一脸自然的问我:“表姐,保温盒在哪?”

  我没回答她,只是闷闷的往厨房走。

*****

  提着保温盒来到顾氏大厦门前,我看着眼前高大的办公楼,恢弘高端的大门,以及门口穿着体面的保安,忽然有些迟疑了。

  走在前面的表妹忽然回头看我:“表姐,快点呀。”

  我垂首看了一眼我的穿着,我上身穿了一件宽松的白色t恤,下身穿了一条米灰色的麻棉长裤。这种形象进这样的地方似乎有些不妥。

  我抬眸看向表妹,淡淡的说:“佳雯,你送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表妹听罢,跑过来挽着我的手臂,一边往大门里走,一边笑说:“表姐,你干嘛不进去啊,你让我送进去,搞不好表姐夫还以为这汤是我专程送给他的。到时候他误会我了咋办?”

  虽然这话我听着不舒服,但是想想也是,我便没再退缩。

  只是走到门口,我和表妹果然被拦了下来。

  那保安倒是没为难我表妹,只是看着我问:“你干什么的?有出入证明吗?”

  我看着那保安,淡淡的说:“没有。”

  倒是表妹看着那保安礼貌的说:“这位帅哥你好,这位是我表姐,我表姐夫在这大厦里工作,我们是来给他送汤的。”

  那保安鄙夷的眼神将我送上打量到下,我蹙眉,心里有些不舒服,表妹冲那保安一个劲的笑:“帅哥,方便一下嘛,我们就送个汤而已,不会很久的。”

  从没发觉表妹的声音原来可以这么柔,这么甜腻,我一个女人听着,浑身都觉得酥酥的。

  那保安盯着表妹笑了笑,说:“那行,不能太久,送完汤马上给我出来。”

  “谢谢帅哥。”表妹喜笑颜开,拉着我往里面走,这一刻我忽的觉得自己挺没用的。

*****

  因为老公跟我说过他在设计部工作,所以按着电梯口的指示牌,我们直接上了17楼。

  一走进办公大厅,我就听见我老公和同事们的对话。

  同事甲说:“小苏啊,听说你老婆长得很漂亮,啥时候带出来大伙瞧瞧。”

  老公说:“我老婆确实挺漂亮的,懂时尚又贤惠。改天有时间一定带出来给你们瞧瞧。”

  职员乙说:“小苏啊,你老婆是做什么工作的。”

  老公停顿了一下,然后自豪的说:“我老婆是做设计的,服装设计,所以她对时尚界很敏感,平时穿得也很时尚。”

  职员甲乙丙同时起哄:“哇,小苏,你真是娶到宝了,老婆漂亮又能干,羡慕死咱们了。”

  我在办公厅门口听着,一股自卑和难受直冲胸腔,刚想转身就走,却不想表妹抓着我的手臂大步走了进去,并扬声喊道:“表姐夫,表姐来给你送汤了。”

  因为表妹的这一声喊,办公大厅里所有人的视线都朝着我俩射来。各种议论声和嘲笑声也随之响起。

  “这谁呀,真土,手里还提着保温盒,啧啧……真像是从乡下来的土包子。”

  “可不是,不过旁边那个长得还挺好看的,穿得也挺大气。对比起来,那位完全就是一嫂子形象。”

  “哎哎……那个长的好看的刚才不是在喊表姐夫么,难道这办公大厅里,有谁是那个土女人的老公?”

  “不是吧,这么土,瞧那乱糟糟的头发和那土得掉渣的穿着,谁娶了她不是丢人么?”

  “啧,还是咱们小苏幸福,老婆漂亮又能干。”

  听到这里,我真的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下意识的去看我老公。

  我老公坐在办工作前死死的瞪着我,脸色很不好看。

  从恋爱到结婚,我老公对我一直很好,从来都不会给我脸色看,可是这一刻,他阴沉的脸上明显浮现着一抹怒气。

  我知道,是我丢了他的脸,毕竟刚刚大家都在羡慕他娶了一个漂亮又时尚的老婆,可是现在我以这个土样子突然出现在大家的面前,无疑是狠狠的扇了我老公一巴掌,让我老公在同事面前抬不起头来。

  我真的好想逃,可是此刻在大家鄙夷和嫌弃的眼神中,我竟然连转身逃跑的勇气都没有,只能任由表妹拽着我的手臂往我老公那边走。

  “小苏,那也不知道是谁的老婆,提着保温盒跑来真是丢人,还是你小子幸福,老婆那么漂亮又能干,快快把你老婆带给咱们几个瞧瞧呗。”职员甲拉着我老公的手臂笑着打趣。

  老公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这时表妹拽着我已经走到了老公的面前。

  见我俩站在我老公的办公桌前,办公厅里顿时炸开了锅,各种猜测和鄙夷的声音此起彼伏,我的太阳穴突突的跳,脑袋隐隐的痛了起来。

  “表姐夫,今天表姐做的鱼汤好鲜,怕你在公司吃不好,所以特意给你送了一碗过来。瞧,表姐多心疼你。”表妹看着我老公笑着说。

  “哈哈……原来那位提着保温盒的就是小苏传说中的老婆啊。啧,真是漂亮又能干啊,还烧得一手好鱼汤。”

  周围顿时响起了一阵哄笑声。老公脸色阴沉得骇人,咻的站起身,拽着我的手臂就往办公大厅外面拖。

  因为他是反着方向拽我,我的手臂被他拽得生疼。委屈和难过还有自卑一齐涌上心头,我的眼泪顿时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周围的讽笑声和议论声越来越强烈,老公也越走越快,我被他拖得脚步凌乱。

  老公将我拽到电梯口,脸色阴沉的看着我,也不顾我苍白难过的脸色,不管不顾的吼道:“谁让你来的,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没重要的事不要来公司找我。”

  我死死的抱着保温盒,抬眸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我怕你在公司吃不好,所以给你送了点汤来。”顿了顿,我忽然讽刺的看着他,“老公,你理想中的老婆就是那样的吧,漂亮又能干?而我……”

“谁要喝汤了。”我的话还没说完,老公顿时暴戾的吼了一声,一手便将我怀中的保温盒给打落在地。

由于微信篇幅有限,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看全文。

↓↓↓

阅读原文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