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万字长文说西安:几十年来,西安为何一直“城运不济”?

2019-03-19 那角落 >>西安城记


了解更多西安请关注 西安城记

文=G君


前言|Preface

本文作者G君,是一位专门研究城市经济、产业和发展的专家级人士。老陕,目前人在北京。


大概在十多天前,一个清晨,我和G君聊起西安。他说:“2015年,西安很多数据都摇摇欲坠,全面走低,西安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户籍人口迁出。如今,时隔38年GDP重返前20强,一个烂摊子开始被扭转。”


往往,人身在其中就会“不识庐山真面目”。出于敏锐,我就向G君约了这篇专题。没想到,这篇万字长文完整分析了西安的“城运”,让人深感震撼!

西安,华夏古都、西部重镇,长期以来却异常消沉:仿佛除了兵马俑、肉夹馍、古董文物以外,就没有什么让人记忆深刻的点。

这几十年来,西安为何被成都和郑州拉开一个身段?作为特大型城市,这关系数千万人的民生和未来。本文重点剖析西安40年,通过一些数据来展现这个城市的变迁,看这座古老城市复兴蹒跚的不易!


一些原则观点,是本文的核心逻辑:


1、一座城市的发展,与这座城市周边的自然地理环境、宏观产业发展阶段、国家宏观政策以及地方主官作为息息相关;2、对外开放商贸往来是城市快速发展的重要推动力,开放则兴,封闭则衰;3、现代社会下,只有强大的制造业才是地区发展的根本


友情提醒:

分为上、下两部分,今天刊登上半部分;

本文包括图表32张,阅读全文约十分钟。


必须知晓西安发展的滞后点

事实可验证一切



谈及历史和过去,不能只看表面的辞藻,更要看它背后的规律和背景。否则,只能是“知其然不知所以然”。


西安的振兴,源于中西方交流的丝绸之路,西安是“陆上丝绸起点”。这条路,不只是买卖丝绸那么简单,它是中世纪及以前东方文明与中亚文明、西方文明的重要交流渠道。商品、技术、宗教、艺术品相互往来,为西安带来了空前财富和人流。


▲城市和国家是否发达,贸易最重要衡量标准之一


然而,15世纪末葡萄牙人的航海改变这个千年商路模式,世界商贸进入了海运时代,海运是点对点运输,成本较低,能够有效避开内陆各种关卡和战争带来的阻隔。由此,世界各国的沿海地区开始快速发展,内陆地区开始衰落。


下图,是2014年全球海运贸易路线图,红色地区表示贸易线路密集的经济地区,也是我们熟知的经济发达地区。改革开放后,东部沿海地区能够大发展的根本原因,其实是融入到了世界主要贸易航路中、融入海运贸易网络中。这,是东部能够快速崛起的根本原因。


▲全球海运贸易路线图,也是经济版图变化的路线图


贸易路线转向海路,造成了内陆地区的衰落。但是,西安的衰落还有重要的自然地理因素制约。

一个就是自然生态环境的破坏。比起成渝等西南城市来说,西安的一个弱点就是缺水。没有几人知道,西安早就是中国极度缺水城市之一。曾经的西安,八百里秦川,八水绕长安,水资源丰富。但是到了近代,很多河流皆已干枯。

1980-2005年,西安水资源总量23.47亿立方米:人均占有水资源量234立方米,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2098立方米)的11.6%。陕西省人均水量还要1133立方米,西安低于全省水平。国际公认,维持一个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所必需的人均水资源1000立方米临界值。西安在2005年以前的水资源,低于国际正常生活临界值。

上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西安遭遇过多次水荒:工厂停产减产,高校被迫放假,人畜饮水困难,地下水遭疯狂采掘,可以说盲目开采地下水,是导致大雁塔倾斜加剧的重要原因之一。而这种缺水,让西安在改开以后,全国各地大力发展工业的时候,西安无力发展工业,因为缺水呀!


▲大雁塔不同年份倾斜情况,2008年以后西安才有能力进行回填,让大雁塔回正。

另一个因素,是西安的地形:位于关中平原,周边是秦岭山脉,全市面积1.07万平方公里,有三分之一是秦岭山脉,无法开发利用。大规模建设工业需要平地,只能有限利用沿渭河的平原地带。

1971年,咸阳与西安分离,恢复建立地级市后,西安可开发平地更少,老城区还有考古遗址因素无法大规模建设开发这两个重要的自然地理因素,让西安在改革开放前期,难以大规模发展现代工业。


▲从行政区域上来看,西安发展受限严重


建国初期,西安曾经有一次历史机遇发展大规模现代工业。当时,苏联决定派专家援建年产3万辆吉斯150型载重汽车的工厂,时任重工业部长的陈云建议,选址西安


但是,后来与各方专家商讨后发现,“如果这个汽车厂全年的产量是3万辆,电力就需要2.4万千瓦,而西安只有9千千瓦,光建电站就需要几年时间。另外,一年要二十几万吨钢材,而石景山钢铁厂生产这么多钢铁,要在5年或者6年以后。木材要用2万立方米;而在西北砍木头,山都要砍光。


还有运输问题,每年的运输量是100万吨,而西安到潼关铁路的运输量不超过200万吨,光汽车厂的原材料就够它运的了。”于是后来选址长春,也就是现在的一汽。至此,西安错失发展现代大工业的机会。

改革开放后四十年的西安

事实可验证一切



“最大的迷失不是死亡,而是遗忘。”“废都”一词,是当年西安的代名词,交织着各种问题更是成为包袱。


基于以上的梳理,我们再来看西安改革开放的40年,便能更清楚过程的不易。所以,“废都”一词就能充分体现。


第一阶段

1978-2008年,孔雀东南飞的30年

这一阶段,国门打开,国家确立了对外开放的政策,东南沿海迅速凭借地理优势和之前的发展基础,融入到现代国际贸易网络体系中,大力招商引资,实现经济的快速发展

这一时期,我国产业的主题就是承接日韩台港的制造业转移,把国际上已经成熟的生产线和生产模块搬进来:进口原材料,国内加工制造,然后再出口赚外汇。这时候的产业不需要大规模研发,需要的是广大劳动力,需要的是发挥东部地区的沿海优势,快速消化吸收外部成熟技术。


▲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西安大雁塔和城南

为此,中央在20世纪80年代提出了国家不平衡发展战略“两个大局”理论:“沿海地区要对外开放,使这个拥有两亿人口的广大地带较快地先发展起来,从而带动内地更好地发展,这是一个事关大局的问题。内地要顾全这个大局。反过来,发展到一定的时候,又要求沿海拿出更多力量来帮助内地发展,这也是个大局。”

由此,大量人口东南飞,去沿海工厂打工,东部地区得以快速吸收外资带来的资本、技术和管理经验,城市发展进入了快车道,居民收入快速提升。而西安,则进入了沉沦阶段。

1980年,西安GDP31.7亿,位居全国第20位,历史排名最高。然后便开始不断滑落,不曾想到未来的30年都未曾到达这一高度。1995年,西安GDP排名全国第43位,创历史新低。不要说那些强一、二线城市,就连中部的湖北襄阳都比西安高


之后,随着国家西部大开发战略提出,西安GDP有所回升;但2008年,排名32位,依然未能返回前30名。而前30名,大部分都是东部地区城市。



▲1994年,湖北襄阳和浙江金华的GDP,甚至比西安要高


这三十年,东部二线城市的明星城市是苏州。我们可以做一下数据对比,看看西安这三十年与苏州的差距如何拉开。



两座城市GDP和城镇居民收入差距,在1992年拉开。那一年,浦东大开发,长三角迎来了国家大开发的机遇。苏州坚定走大力发展制造业之路,积极吸收外资,工业产值全面甩开西安。至此,两座城市的差距就全面拉开。



制造业在发展不同阶段,有不同的高附加值领域。近20年来,世界的高附加值制造业领域是电子计算机和通讯科技类产业,苏州积极调整城市产业基础,2004年计算机通讯和电子设备产业产值占全市比重35%。


同期西安的产业结构相对较低,主导的是24%交通设备制造,第二名是化工产业。工业领域的产值和附加值,远远落后于苏州。



工业发展和利用外资进出口贸易的差距,让两个城市差距越来越大。苏州制造业大发展,吸纳了大量外地人口就业,进而苏州常住人口快速提升。2006年,苏州常住人口正式超越西安,西安人口增长缓慢


就业机会的匮乏,导致西安留不住人才。西安拥有高等院校56所,每年大量毕业生外流,这个城市并未享受到青年人红利。由于数据可得性的问题,我们选取06-08年西安每年高等院校(含大专)毕业人数,以及这个城市每年剔除自然增长(新出生-死亡)的常住人口数量对比。可以看到,每年10余万的高校毕业生,很少部分留在了西安。



强大的制造业,不仅能吸收大量就业,而且还会带来大量服务业的需求,餐饮住宿、商务贸易、技术服务、咨询等等。大家不要看杭州互联网电商发达,那是以江浙沪包邮区的强大制造业产业为基础的,江浙各种工厂都有

所以,强大的制造业,正向推动了服务业的发展,进而带动居民收入的全面提升。两座城市居民收入差距是不断拉大的。2008年,苏州城镇居民每百户拥有私家汽车15辆,西安仅为4辆。


第二阶段

2009-2015年,四万亿基建阶段

2002年开始,西安引秦岭黑河水作为城市水源,有效缓解了城市缺水现象,自然环境有所改善。同时,2008年次贷危机改变了全球的经济运行模式,我国推出了4万亿经济刺激计划,各地开始大规模基建,刺激内需。

中西部城市这一轮提振,普遍受益于能源经济和基建扩张,西安GDP有所提升。但是必须指出的是,如果说前30年,西安同其他中西部城市一样发展受到制约情有可原的话,那么这个阶段,西安则是自己错失诸多机会,发展缓慢,与其他中西部城市差距全面拉开。在此选取成都和郑州做对比,看得清楚。


平心而论,这个阶段的西安已经开始逐步调整产业结构了,随着大基建的开启,西安围绕有色金属、非金属矿物等深加工产业快速发展。同时汽车制造产业产业开始发展。更重要的是,在陕西省的推动下,三星大力投资西安,2015年的时候西安计算机通讯和其他电子设备产业初具规模。


但是当我们目光放远一点,和邻近的成都、郑州对比,会发现这时候的西安发展太慢了,差距日益在拉大。09年开始西安GDP重返前30名,然后在26-29名之间逐步上升,有所进步。但是看GDP数值,会发现西安与同为中西部的成都、郑州的差距不断拉开。


西安08年与郑州GDP的差距700亿元左右,而到了15年,两个城市的GDP差距拉开到1500亿元。要对比成都,则是差距更大,08年西安与成都差距1600亿元左右,15年西安与成都差距5000亿元左右。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成都和郑州抓住时机,强化制造业发展,推动城市进入新的发展期。成都和西安都是西部城市,早期发展制造业难度大,因此普遍都是第二产业占比低,而三产占比高。

但是,2008年后成都主政者坚持发展工业,竟然让第二产业占比不降反升。而西安则是制造业发展缓慢,2015年第二产业增加值甚至还下降了,二产占比滑落至37%



在此必须强调一个工业化的规律,先要有工业化大发展,而后才能有第三产业服务业的大发展。如果尚未完成二产大发展的话,第三产业占比就快速提升超越二产的话,那么城市的发展是没有后劲儿的。


我们所熟知的香港、上海这些第三产业发达的金融中心,当年都是工业之都。就算是现在的金融中心上海,全社会第二产业就业人员占比也是33%,远高于西安的25%。西安过早的进入“去工业化”阶段:尚未真正工业化,就去工业化。

西安的社会投资并没有投向工业,去了哪里?去了第三产业,去了房地产。这个阶段西安的经济才是最依赖房地产的,全社会投入到第三产业的资本占社会投资的75%以上,其中投向房地产比重创历史最高,达36%。同期成都固定资产投资投向房地产比重,为33%。

成都的工业大发展,不是仅仅依靠国有投入的,而是大力鼓励民间资本和外资发展制造业。国有经济受制于诸多因素,并不是想增大投资就能的。地方如果要发展制造业,打铁还需自身硬,需要让多种经济所有制都投入到地方制造业发展中来,尤其是民营和外资才能有效带来更先进的技术、资金和管理经验,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和财富,为地方提供更多税收。

2015年,成都国有经济从业人员97万人,非公有制经济从业人员434万人。而西安同期,国有经济从业人员84万人,非公有制经济从业人员237万人。




同时,成都和郑州这个阶段大量外资涌入,提升了进出口额,让城市更加开放,更有活力。郑州这一时期成功吸引富士康落户,带来电子产业整体搬迁郑州。随之而来的,就是郑州进出口额快速增加,2011年超过西安,2015年超过成都。


机场方面,郑州新郑机场货运量2010年尚未进前20,而2012年就正式超越西安咸阳机场,15年货运量是西安咸阳机场的两倍,位居全国第8位,而2015年西安机场仅为全国第14位。


而成都一直都是西部利用外资的高地,大量吸收跨国企业资本,提升整体的产业链和就业,推动先进管理落地,也促进地方政府更多转型,增强服务意识,营商环境领跑西部。



我们再来看看西安引以为豪的第三产业。第三产业中的高附加值部分是现代服务业,以金融、科学技术、商务服务为主。但是这些高大上的现代服务业,需要强大的制造业作为依托。正是有了强大的制造业实体基础,才会形成大量融资需求,推动城市金融业的健康发展。


成都的金融行业增加值一直是西安的两倍,差距不断拉大,成都已经俨然有了西部金融中心的地位。西安虽然服务业占比高,但是主要是餐饮批发零售和交通运输,靠肉夹馍销售是没有多少产值的。


西安空有科技人员比成都、郑州高,但是无法转化为有效生产力。产业的落后导致居民收入的落后,进而导致购买力落后。我们对比一下2015年几个城市城镇居民每百户汽车拥有量可以看到这种差距,苏州遥遥领先,而西安位居最后。别扯什么车位少不好停车的借口,西安有的问题,其他城市也有,购买力的差距是明显的。



没有强大的制造业提供增值税,地方财政只能从服务业抽取营业税以及卖地搞土地财政。西安这一阶段就是如此,地方财政与成都和郑州差距越来越大。



地方财政上不去会怎么样呢?最直接的,就是城市公共服务没有钱投入了。西安现在的教育问题,很大程度源自这里,财政没有钱。

成都有充裕的财政,而且不断提升对教育的投入,西安2013年以前教育投入比例高于成都,2014年以后被成都反超。


最直接的结果就是,2008-2015年,西安小学数量7年间消失了近500所,中学消失了20所。如果说西安各种教育矛盾的根源,我认为是这里:没钱,你咋投入呢?



到了2015年,随着4万亿效应的结束,西安的各项经济数据开始下滑,尤其是工业数据。这个城市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收入和利润10年来同时下滑,企业赚不到钱了。



随之而来,这个城市社会固定资产投资首次明显下降,这还包含了房地产投资的情况。这个城市加上房地产投资都开始下滑了,首次投资数据也低于郑州。


同时,这个城市的民间资本也没有兴趣投资了,15年民间资本投资社会固定资产的增速竟然是负的。我们知道,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是指社会上的各类主体把钱投入到有形的物品上进行再生产的资本,用于购买土地、厂房、设备等等,这个增速为负,说明社会资本在撤离。



更惨的是,这个城市户籍人口开始迁出——这是一个相当令人警惕的信号。2015年,西安历史上首次户籍人口净迁出3.5万人以上。要说,2015年是西安的至暗时刻是没错的。怎么办呢?如何破局?



上篇完


『城记圆桌』

基于专业、深度的角度,『城记』十多年城市分析报告——《西安城变》专题已路演几十场。2019年,聚焦城市、行业、建筑等领域话题,『城记圆桌』即将开启。

如果加入,请咨询微信!


敬请期待(下篇

写给未来西安“一把手”:西安GDP重返前20强的背后!

文=G君

版权声明:部分图片来自公开网络,转载需注明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投稿及联系:150 336879(微信)

与西安城记一起,见证西安新未来

专题城论

谁能做西安“一把手”?历任市委书记大盘点

西安之问:“后王永康时代”,西安走向何方

尘埃落定:他,成为西安市的第十九任市长


专题:城史

从“大雪封城”到“雪落路净”,看看西安之变

秦岭北麓有多少别墅?我们绘制了别墅地图

再谈“秦岭保卫战”:如何拯救“伤疤”的乡村


专题:建言

规划真正四、五环,打通“西咸+高新+长安”

莫待无花空折枝:西咸再不合并,时机堪忧

写给西安“一把手谈规划”:我们有这些建议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