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涉嫌传销的“知识付费”模式调查

2018-09-15 那角落 >>反传老李

近日,不少人的微信朋友圈被一张互联网课程的海报刷屏。疯狂刷屏的网课购买,究竟是成功的营销还是违法的传销?



  近日,不少人的微信朋友圈被一张互联网课程的海报刷屏。海报上,北京世相科技文化有限公司CEO的营销课程被标以9.9元的价格销售。3个多小时后,微信平台封停了该海报上的二维码,随后,不少购买者要求主办方退款。次日11时许,“新世相”称网友可在相关微信公众号申请退款。

  疯狂刷屏的网课购买,究竟是成功的营销还是违法的传销?“知识付费”如何在营销炒作与传道授业之间找到平衡点?记者进行了调查。

  投50赚1万8小时吸引10万人

  记者了解到,这份原价199.9元的课程,近日8时以9.9元起卖,根据规则,购买人数每增加1万,课程价格涨5元。

  记者扫描朋友圈的一个二维码付款后,进入了一个名为“新世相营销课B-439”的群中。

  随后,群管理员发布提示:“每邀请一位好友报名营销课程,即得40%现金返现,多邀多得,上不封顶,若您邀请的好友同时邀请了朋友报名,您也可获10%返现,立即到账微信零钱。”群管理员还发布通知称,要下载该公司的APP才能收听到购买的课程。

  记者下载APP后发现,课程已更新9个课时,内容包括“如何引爆一个活动”、“如何标准化地生产爆款文章”等,单个课时在15分钟以内。

  截至当天16时,页面显示已有9.6万余人购买了该课程,APP“营销课榜单”中排名第一的人赚得1.7万余元,“新世相”团队也证实了该案例的真实性。

  通过邀请好友掏钱加入课程、自己提现而获利的网友不在少数。暨南大学一位学生几个小时就获利超过1000元。在微信群中的网友“喵喵”称:“我就是想挣钱才买的,谁要听他的课。”
  3小时后微信页面被封停 隔夜开通退款申请

  当天11时,课程涨价至54.9元时,

  微信平台对“新世相”的分享转发页面进行了封停,理由是:“新世相”通过多层抽成等方式,推广网络课程,违反了《微信公众平台运营规范》,微信团队严厉打击多级分销等违规行为。

  此外,微信支付团队当日表示,还关闭了该账户支付能力,冻结了账户除了向用户退款外的资金流动能力,并同时禁止账户主体再次接入微信支付。

  对于微信关停公众号的处罚,“新世相”表示已关闭了分销机制,最终课程价格停留在54.9元,此前获利用户不影响提现。随之而来的是大批网友要求退款的呼声。网民“龙颖”表示:“我交了54.9元,从我这封了,那我还怎么邀请人、怎么提现赚钱?”

  新世相首席品牌官邵世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发现由于技术原因导致部分用户体验受影响,因此开通了退款通道。用户在平台上的收益不会因为退款而受影响,收益提现还在处理当中。申请退款的用户可以得到全额退款。”

  对此,多位法律人士表示,网民的退款请求其实较难得到法律支持。因为在用户购买上述课程的过程中,对于价格是有明确认知的,而且课程的宣传与讲授的内容是一致的,不存在欺诈。“新世相”开通退款申请渠道,或出于舆论压力。

  抽成营销引法律争议法律规制应及时跟上

  随着大批平台和内容的涌入,“知识付费”市场开始变得拥挤起来。在付费产品足够多且同质化比较严重的情况下,分销成为另辟蹊径的营销新手段。

  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已有平台专门从事“知识付费”的内容分销业务。在一家名为“新榜有赚”的平台首页上,单个课程佣金从30%-55%不等。

  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用户行为研究中心副主任魏武挥说:“其实‘知识付费’一直依靠微商体系。一方面制作成本相对较低,可以给出较高的返佣;另一方面,‘知识付费’产品的制作者一般都是小团队或个人,很难有非常大的广告投放。在线上流量越来越贵的情况下,利用社交关系链进行传播是一种低成本获取大量用户的新思路。”

  那么,这种模式是否涉嫌传销?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律师卢迪欣表示,分销是一种经营模式,并非法律用语。“新世相”鼓励发展下线、以新增下线数量向介绍人返还利益,介绍了新的购买者后介绍人也能获得利益,其经营模式符合多层级“拉人头”的特征,已涉嫌传销。

  上海市律师协会刑事业务研究委员会主任林东品的观点则相反。“相关法律条文中明确,传销要有‘骗取财物’的目的。在‘新世相’这个案例中,课程是存在的,是知识产权的一部分。至于课程的价值,则较难评估。因此,‘骗取财物’的主观性很难认定。”林东品说,但知识不是纯粹的商品,提供者应当具有道德自律,行业监管和法律规制也应及时跟上。

  卢迪欣也建议,相关部门应及时引导互联网公司完善推广规则、设定更加合理的“返利”区间,以免给一些不法分子留下投机获利的空间。此外,他建议互联网企业进行类似的金融行为需要取得备案许可,同时有关部门应督促该类企业依法依规对交易金额进行披露。


小伙勒死传销监工案引发舆论风暴 因传销引起的人命案罄竹难书

近年来,因为传销引发的人命案屡见不鲜,从2010年12月1日起至今,因传销致人死亡的案件就高达1172起,几乎所有的案件受害者都是刚被骗入传销组织的新人。


小伙勒死传销监工引发舆论风暴

与昆山“反杀案”应当区别对待


8月10日,被告人张世才在楚雄州中级法院受审。


近日,小伙张世才“反杀”传销监工案经过媒体报道后,在网上掀起了轩然大波。而这件事之所以能引爆全网舆论风暴,跟昆山“反杀案”有很大关系。


网友把该案与昆山“反杀案”做比较,很网友认为应该算正当防卫或防卫过当,不应该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张世才的刑事责任。


这两起案子最大的区别在于,“反杀”传销监工案中,张世才被女子思思(化名)骗入云南楚雄州“假天狮”传销组织,该传销组织派“监工”王关平白天黑夜看守。


2月10日,张世才上厕所时,王关平要张世才参与传销,对其进行了言语侮辱和威胁。张世才提出给王关平1万元放他走,王关平不同意。随后双方发生争执,怒火中,王关平用手掐住张世才的脖子,过了几分钟,张世才拉下帽边的绳带勒住王关平颈部,并用力拉扯两端。


后来,张世才将王关平扑倒在地,王关平仍掐住张世才的脖子。张世才主动提出“你放手我也放手”,王关平仍不同意,掐脖子的行为仍然继续。


王关平完全失去了反抗后,张世才将缠绕在王关平脖子上的绳子打结,并将衣物塞进王关平的口中后离开卫生间,最终导致王关平死亡。案发后,张世才通过滴滴平台请求滴滴司机向公安机关报警。


事发传销窝点


检察机关指控张世才在传销人员王关平失去反抗后张世才仍打结绳子。公诉人认为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责。


而昆山“反杀案”中,刘海龙从车中取出一把砍刀连续击打于海明,由于砍刀从刘海龙手中甩拖,于海明在人身安全受到威胁时,反抢砍刀并捅刺、砍击数刀,最终导致刘海龙死亡。


9月1日,昆山市公安局和检察院相继发布通报,认定于海明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不需要负刑事责任。


小编认为这两起“反杀案”应当区别对待,不能一概而论。


因暴力传销引起的人命案罄竹难书

八年时间“假天狮”致人死亡案例382起


张世才“反杀”传销监工案单从法律角度来看的确有防卫过当或故意杀人的嫌疑,但是从传销角度来看事情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因为张世才陷入的是“假天狮”传销组织,该类型的传销组织牵扯到的人命案可以说是罄竹难书。


反传防骗快讯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发现,从2010年12月1日起至今,短短不到八年时间,因传销致人死亡的案件就高达1172起,因“假天狮’传销限制人身自由致人死亡的案子就有382起,占比高达32.6%,几乎所有的案件受害者都是刚被骗入传销组织的新人。从这组数据不难看出“假天狮’传销组织的确存在暴力限制人身自由、非法拘禁的行为。



而张世才陷入的恰恰就是“假天狮”传销组织。


2017年7月17日,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宣判一起恶性“假天狮”传销致人死亡案件,


被告人龙辉伙同他人为将被害人王某骗入该传销组织中,限制其人身自由,在此过程中,龙辉伙同他人不顾被害人的反抗,采取暴力手段造成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并使用暴力、胁迫等手段抢劫被害人财物。


次日凌晨1时许,被害人王某乘众人熟睡之机,用手打破所住房间窗户上的玻璃,向外求救。被告人龙辉和其他传销人员为制止被害人王某的呼救和反抗,惊醒后便上前将被害人王某按倒在地,接着,蔡某冲入主卧室和被告人龙辉等人按住王某的手脚,黄中祥冲进主卧室骑坐在王某腹部上,并用双腿夹住王某两侧肋骨。


因被害人王某不停地喊叫,黄中祥便用被子捂住王某头部,待王某呼喊声减弱时,黄中祥掀开被子,指使被告人龙辉用透明胶带封住王某的口鼻,绑住王某的手脚。


2014年7月30日,福建省南平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样宣判一起特大“假天狮”传销案,向钰兰等76人分别获刑,首犯向钰兰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和非法拘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七年六个月,并处罚金15万元。该该案中76名被告人指挥、领导和直接参与实施殴打、体罚就高达264人次,非法拘禁170人次。


公开宣判向钰兰等76人现场


在这起案件中,该传销组织同样对所有被非法拘禁的被害人采取了程度严重的多人暴力围殴、蹲马步、面壁、泼浸冷水、扇耳光、往墙上撞、辱骂、做俯卧撑等方式进行殴打、体罚和身体折磨。甚至以弄死被害人的儿子进行威胁。


从以上案例不难看出,“假天狮”传销组织的行为对各被害人的身心造成受到严重摧残、巨额财产损失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


张世才是否遭遇非人待遇

是否以防卫过当追其刑责更为恰当


8月17日,楚雄市人民法院也以非法拘禁罪判处限制张世才人身自由的两名传销人员,二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和一年零六个月。


该判决书显示,张世才是1月21日到达该传销窝点,直至2月10日杀死传销监工才得以脱离,张世才被该传销组织非法拘禁长达20多天,而这20多天里张世才在该传销窝点是否被该传销组织人员恐吓殴打过或经历过以上两个案例的非人待遇就不得而知了?


小编我曾经也陷入过“假天狮”传销组织过,在该传销组织里面的确看到过新人被传销人员暴力围殴、蹲马步、面壁、泼浸冷水、扇耳光、辱骂、做俯卧撑等方式进行殴打、体罚和身体折磨的事情发生。


张世才“反杀”传销监工案从情理上来讲,如果张世才的确经历过上述非人的待遇,法院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是否有点过了?从小编的角度来讲,以防卫过当追究其刑事责任反而更为恰当。


文章来源:价值中国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