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反制不一定非得是子弹,手榴弹、炮弹照样用

2018-07-12 那角落 >>国是直通车

让子弹飞。

“第一枪”已经打响,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场以美国挑起的贸易战将如何发展?是速战速决,还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

7日,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白明在参加由中国新闻社主办的“国是论坛——中美贸易争端背后的较量”时表示,中国在反制方面,不一定非要用“子弹”,其他经贸方式都可以尝试。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白明

(夏宾/摄

什么是贸易战?

白明表示,中国已从贸易战的战前状态走向贸易战的战时状态。

但到底什么叫贸易战?在白明看来,“战”可以引申为战斗、战争、战役。作为贸易大国,中美平时贸易摩擦不断,可以称之为战斗。但从美国今年发起232调查开始,针对从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进口钢、铝产品加征关税,中方也对从美国进口的128种商品同样加征关税,进行了反制,真正进入了贸易上的战争。而在7月6日,中美贸易问题升级,对中美经贸关系造成的长久性的影响,就可以称之为贸易上的战役。

白明进一步解释,真正可以称之为“贸易战”,首先要具备的四要素分别是,规模大、有两个以上的回合、以打压对方为最终目的、其中某一方不遵守现有的国际规则,特别是WTO的相关规则边缘化,以单边主义为特征。“现在来看,中美经贸关系中这四点明显是具备的。所以称之为贸易战是合理的。”

如何应对?

中美贸易战既已爆发,中国如何应对?此前,在美国不断挑起贸易摩擦“挑衅”之下,可以看到中国保持一个负责任大国的态度,始终克制。但美国明显已在单边主义的路上渐行渐远,中国唯有应战。

对于下一步,白明认为,中国可以从五个层面进行考虑。

第一,在个案中,可以以相同规模、等级进行反制,特别是“双反”案件这种情况会比较多。


第二,目前中国对美国可以说是“打包型反制”。比如232调查,美国对全世界的进口钢、铝加收关税,中国出台的反制措施是对美国128种商品进行加收关税。


第三,但是打包型反制之下,如果子弹用完了怎么办?这时候就要考虑其他经贸领域,不仅有数量型反制措施,也要有质量型反制措施。中美之间的合作是多方位的,经贸冲突也是多方位的。“所以我认为,中国进行反制不一定非得是‘子弹’,‘手榴弹’、‘炮弹’、‘导弹’都要用。其他的经贸方式也可以。”


第四,国际经济上的协调,比如说货币政策上的国际协调、国际金融市场上的合作等方面,中国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任何国家不能够忽视。


第五,除了经济上的影响力外,中国在国际关系更广泛领域也可以找到有所作为的空间。

从中长期来看,美国发起贸易战的最终目的实际上就是技术转让。一方面,将技术与投资联系起来,污蔑中国利用市场迫使美国企业交出技术,同时防止中国的企业在美国通过投资获得美国的技术,美国的做法感觉上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另一方面,美国坚决反对中国制造2025,为的是维护美方在高端制造业上的超额垄断红利。看起来美国是热衷于抢蛋糕,而不是做大合作的蛋糕。不过,在打造制造业强国上,中国寸步不让,这绝对是中国的底线。

美国“下一枪”开向哪?

第一枪已经打响,第二枪还会远吗?未来美国会向哪个领域下手?

白明分析,在低端领域,比如服装、箱包、纺织等方面,美国如果选择加征关税,东南亚的有些国家劳动力成本更低,比较容易趁势而上替代中国,从而对美国的损失也会相对较低,这也是美国大概率会选择的领域。

但在中端领域,恰恰中国更具有一定的竞争优势,包括产业门类齐全、产业集聚优势、规模经济优势、制度优势,因此这方面中国是很难替代的,或者对中国的替代成本比较高,也是美国比较慎重考虑的方面。

但目前美国对中国进行加征关税的几个领域怎么办?中国能承受吗?白明表示,中国对美国进行反制虽然有一定的成本,但是中国力求反制成本的最小化。比如大豆,大豆虽然是中国的刚需,从大豆入手反制看似反制成本比较大,但也要看美国农民对中国的反依存度。实际上,一方面,中国从俄罗斯、巴西、阿根廷等其他国家进行进口。另外也扩大了种植面积。同时,在大豆最终用途方面还进行了一些的替代。从这几个方面分压,中国在各个环节的承受压力也相对容易接受。

而在汽车领域,白明表示,国际汽车市场品牌丰富,除了美国生产的汽车,还有日本、德国、韩国,以及中国本国的自主品牌,这方面完全不用担心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推荐阅读

点击图片阅读 |郑永年:美国挑起贸易战后,世界经济或形成新格局



编辑:张文绞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