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俄反思俄格战争后仓促军改失误值得关注

2018-08-10 那角落 >>华语军事


2008年8月8日起,俄罗斯与格鲁吉亚这对以前一个锅里吃饭的兄弟曾经有过那么五天的拳脚相加、刀枪相向,尽管结果是俄罗斯占了上风,但也是打得很吃力,付出了一定的代价。这来得并不那么轻松的胜利,让俄决策层、俄军上下“大吃一惊”,怎么都陶醉不起来。战后,检讨五天战争,俄军从指挥体系、编制体制、作战协同、兵员补充、通讯、装备与后勤保障等领域暴露出的问题入手,迅速启动了新一轮大刀阔斧、称得上脱胎换骨式的“新面貌改革”。然而太过匆忙的大动作,由于考虑欠佳,崇洋媚外,妄自菲薄,搞丢了自己,失误不少,教训深刻。

在俄格战争十周年纪念日来临之际,俄退役上校、军事科学副博士、俄军事科学院院士、俄作家联盟成员安·德·齐加诺克撰文《论历史人物的作用》,反思时任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俄军总参谋长马卡罗夫大将领导的那段军改,发表在8月3日出版的俄《独立军事评论》报上,觉得还是有一些看点的,分享给大家。

前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与俄联邦武装力量总参谋长马卡罗夫大将

他是这么认为的,俄格这场战争过去10年了,前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与总参谋长马卡罗夫将军作出的草率决定至今仍影响着俄军建设、部队战备状态。

“坦克无用论”结论草率。通过分析俄格战争,俄国防部得出了一个令人惊讶的结论:大型坦克兵团笨手笨脚,指挥起来十分吃力。再联系到北约空袭南联盟,坦克几乎没有发挥作用(俄国防部领导忘了,这场战争是一场空中作战的特殊性)。为此,决定大量削弱坦克,从2005年的2.3万辆,压缩到了2009年的仅3000辆。

“师改旅”后果严重。从四级(即团-师-集团军-军区)向三级(旅-部队集群-军区)军队指挥体系过渡,没有改善部队指挥,相反大大降低了部队的战备状态。2009年至2012年举行的各种演习证明,旅指挥能力、火力和机动能力都有所下降。改革前,1个编有890名到1800名士兵和军士的坦克团或摩步团,一般编设252名军官、100至132名准尉;改革后,1个有着3800名军人的旅仅编配135名军官,不再设准尉。结果导致管理大大弱化,不仅缺少军官和准尉,而且缺少火力装置、修理器械和后勤部门与医疗保障。在“西部-2009”演习中,俄军1个旅以铁路运输方式行军,在870公里(到白俄罗斯边境450公里+在白俄罗斯境内420公里)的路程,居然用了7个昼夜的时间才完成!而在苏联时代,波罗的海军区第11集团军(2个摩步师和2个坦克师加上一个集团军直属部队)仅用了2个昼夜就穿越了1200公里,抵达捷克斯洛伐克。

“外包”不是万能的。曾几何时,人们对在俄军实施“外包”制度抱以很高期待,巴不得把所有为武器装备加油、维护修理、运送、人员饮食、洗衣打扫卫生等涉及后勤保障的一切事宜一股脑地交付“外包”来打点。但很快就发现,事实上,民营商业机构在野外特别是作战环境下,根本胜任不了部队的物资与技术维护保障。交付“外包”,战时军队将是饥饿的,这无疑于是一种破坏行为。上届国防部领导人实施的外包,只适合于平时,而在作战环境下,外包不仅没必要、而且有害。

合同兵役制摧残战时动员准备和动员部署。部队补充向合同体制转变是又一“突破”。这种情况下,应征兵员正在减少,而战时的胜利之军正是从征兵中产生的。因此,合同制摧毁了战时军队动员准备和动员部署的基础。也就是说,准备的不是进行战争,而是立马输掉战争。俄格战争彻底打破了完全战斗准备合同制部队的神话。2008年8月,作战分队中的合同兵比例不超过20%。推进到南奥塞梯的第58集团军的大部分部队都配备了义务兵,这证明,义务兵一点都不逊色于合同兵。在“东方-2010”演习中,也证明了这一点。陆军总司令亚·尼·波斯尼科夫上将就讲,演习表明,义务兵有两个月的时间就足以熟练掌握手中的武器装备。

以上每段的小标题是本人根据作者文中的意思加上的,为的是便于理解,相信没有歪曲齐加诺克的本意。齐加诺克最后还说了一句:当然,俄军是要逐步地走出前任领导的绝境,但必须要更加积极地这么做。他说的是对的,绍伊古大将2012年11月接任俄国防部长以来,做了大量的纠偏工作,喊停了前任部分改革措施,作者谈到的前三个问题,都有所纠正,而且还不止这些。至于合同兵役制状况,到是没有听到什么微词,还在义无反顾地往前走着。

齐加诺克还有一些结论性的话,是这么讲的。很明显,无论是在工作经历上还是在以往的工作经验上,阿纳托利·谢尔久科夫(一个税务局长出身的国防部长)在原则上都不可能成为军队建设新思想的发源地,更不用说确定俄罗斯军事思想的长期发展方向了。并且,由于改革的封闭和突然性,信息的极度缺乏给成千上万的军官、准尉思想造成了混乱;事实证明,苏军技术保障、修理、维护、战斗技术和物资保障经验并非不好;俄军参与叙利亚作战表明,上届国防部领导人实施的外包,只有平时才有可能实施,而在战时条件下,外包不仅不需要,而且是有害的;在欧洲、北极、西伯利亚西部和东部以及远东,机动摩步师在防御和进攻、反空降反登陆以及濒海防御中的行动能力要比旅在山地的机动能力更为重要,等等。

看了齐加诺克的文章,联系到之前了解到的俄军改革的一些情况,本人也有一些感慨:一是改革应该是在继承基础上的创新,而不是扬弃己有的好做法与好传统。俄军在学美军过程中,就走过一段这样的弯路。二是多种文明之间,应该包容互鉴,取人之长,但一定要知其然知其所以然,而不能简单地照猫画虎、盲目地(机械地)照搬照抄。俄军在师改旅的过程中,以美军为样板,但没有考虑到美国陆军拥有十分强大的陆军航空兵,每个旅配备近3个作战和物资保障旅保障,而俄军过渡到旅体制后,1个旅仅配以0.8个作战和物资保障旅,此外,陆军不再保留航空兵,结果是水土不服。美军的外包对私人实体有着严格的限定与职能划分的,私营公司竞标部队业务,只有在其报价比政府机构至少低10%的情况下,才能中标。三是俄军有勇气正视问题,实事求是,讲实话、讲真话,改革起来大刀阔斧;知错就改,纠正错误也是雷厉风行,这一点也是值得佩服的。

- END -

华语智库专栏作者 | 朱长生


华语智库高级研究员、执行秘书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北京外经贸大学俄罗斯/独联体研究中心研究员,环球战略智库特约研究员

华 语 智 库

更 多 专 家 解 读 可 按 国 家 查 看 文 章

长 按 下 方 二 维 码 , 关 注 本 公 众 号

专家 | 深度 | 权威 | 原创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