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中国男人为什么走哪儿都爱拜把子?

2019-04-15 那角落 >>Vista看天下



在被打上“三类人”的黑标签清退出公司之前,在快递员被下调公积金比例、取消底薪之前,很多京东员工万万没想到,噩运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毕竟他们的老板刘强东,可是曾经无数次在公开场合与自己称兄道弟过——


“一定要让兄弟们活得有尊严!”


“一日京东人,一世京东情。公司能做这么大,都是兄弟们的功劳。”


甚至还信誓旦旦地还许下过“永远不会开除任何一个兄弟”的诺言。



这并不稀奇,很多企业发家都是建立在“兄弟文化”上的。雷军带着八大金刚创小米,俞敏洪也有自己的新东方三大马车。


刘强东也不例外,甚至还是对兄弟们最义气的一个。


在京东顺风顺水的那些年,网上一直流传着各种刘强东为基层员工谋取福利的视频,他曾在地方公司视察员工宿舍建设时急红了眼:“看了员工宿舍我气得想打人,没把兄弟们当人!”


也曾在聚餐中,直接为所有工作五年以上的老员工送出一部iPhone。



比起高高在上的老板,刘强东表现得更像一个和员工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带头大哥。


坚持在每一位员工来敬酒的时候都要一口闷,“兄弟跟我敬酒,我不能喝水,那是欺骗兄弟。”



每个人被企业文化深深感动过的员工,都以为自己和“东哥”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兄弟情为无数人羡艳。


直到京东快递小哥当街哭诉自己被拖欠了整月工资,996工作制度被京东默许为“全情投入”,基层日夜加班却连基本工资都保不住……



员工们才发现,在如此吃人不吐骨头的大环境下,自己也会成为被推下船的累赘。


然后用血泪教训向后辈发出忠告:要小心所有动不动叫你“兄弟”的人,尤其是你的老板。



可偏偏,习惯于人情社会的中国人,又是最喜欢和别人称兄道弟的。


俗话说得好,有兄弟行遍千里,没有兄弟寸步难行。


回顾几千年来的华夏文明,比起单打独斗,一起结营寨,一起打硬仗,一起分杯羹,才是乱世枭雄们的成事之道。



并且很多时候还都有着不怎么光彩的起源。


比如电影《投名状》的片名,就出自《水浒传》中林冲上山,白衣秀士王伦给立的条件——以他人之名,换兄弟之义。



这种用以约束他人行为的方式,造就了或大或小的利益团体。稍微掌控不好,就容易被欲望裹挟着共同下沉。



在武侠小说里,拜把子被塑造的更侠肝义胆一些。


在刀光剑雨的江湖里打拼,遇见一个高手,如果我杀不了你,你杀不了我,那便交你这个朋友,这是古往今来武林豪杰的共同准则。


大家不仅能一起侃侃大山,关键时候还能救命。


就像分别和四位后来的皇帝拜把子的乔峰,就因为朋友交的好解决了不少麻烦。



现代人虽然没有这么硬核的快意恩仇,但“不求同生,但求同死”的结拜情谊却被渐渐流传下来。


这不,前段时间在齐齐哈尔到青岛的火车上,就有三位男子在喝了一斤二锅头、吃了一包花生米之后,直接在车厢内磕头跪拜结成兄弟,拉着全车旅客作见证。



不知道的围观群众只当是原本就认识的三位老哥耍酒疯,没想到哥仨在上车之前完全素昧平生。



说起来,这很有可能只是发挥了东北人自来熟技能,只要有个不算剑拔弩张的开始,很容易唠着唠着成了兄弟。


得亏只是到青岛,如果火车直奔三亚,那还不得梁山108好汉了。



不过大家还真别小瞧如此草莽的认亲方式,也不只是东北人才爱到处认兄弟。


想当年多少懵懂无知的80后,都曾在中二的年纪羡慕过铜锣湾兄弟团所向披靡的气势。


打群架也能想陈浩南一样有800个兄弟镇场面,成了最大的奋斗目标。



毕竟,在追求狂拽酷炫的年纪,比起女孩子们酸溜溜地拉着手一起去厕所,没有什么比结拜更适合男生来表达对彼此的欣赏了。


拜了把子就是异父异母的亲兄弟,指天盟誓,义同生死,代表自己愿意像古人一样为兄弟两肋插刀。


也算是一种男人的浪漫吧。



虽然一群初中小男生冒充古惑仔的后果,最后是以——以为自己是青龙帮,被班主任发现后,硬生生被改成“青龙学习小组”——的屈辱而告终吧。



被坊间笑谈很久的“人生四大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一起分过赃,99%的兄弟团都只是实现了第一个。


但很显然,中二的少年们在乎的并不是“成大事,而是仪式感。


于是你看到,中国人以桃园三结义为模板,结合地方特色,发展出了无数约定俗成的结拜流程。



最基础的,就是找个桃园,找不到桃园也要找几根桃树枝。买几种上好的干果,挑几个水灵灵的大苹果,再找个街边小饭馆借来尊关二爷像


几人焚土为香,面北而跪,喝下一碗烈酒之后,一个喊大哥,一个喊兄弟,这礼便是成了。



严格一点儿的流程呢,可参见香港电影《黑社会》。


除了提前要找好见证人,还得百度来起码不少于100字的誓言,兄弟们读完最好能把自己感动的稀里哗啦。



为表诚意,还得互相撂几句狠话。比如什么“如违此誓,天神共厌啦,“基友一生一起走,谁先脱单都是狗”啦。



更真诚点儿的,甚至要割破手指头滴进酒里然后喝下(啤酒不行,至少得40度以上的二锅头)。


虽然血腥,但这可是有历史依据的。清人写《说唐全传》说当年单雄信和兄弟们结拜之时,就因为刺血只刺出清水,老天觉得他们结拜不真诚,才造成了最后的反目。



如果实在怕疼,不想割自己的手指头。买只大公鸡放血,喝鸡血酒证明参加盟约也可以,这就叫做“歃血为盟”。


为了证明这份来之不易的兄弟情,总有人程序不怕多,代价不怕大。


但这有时候也会导致很多意外,比如万一喝了带传染病的鸡血,不就坏事儿了吗。


电影《三个孬家伙


因此更多情况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如今结拜的步骤可简化多了,99%的把子都是在酒桌上拜的。


刚刚在火车上结拜的三位大哥就是典型代表,觥筹交错间就把兄弟认了,你永远想象不到中国人借着酒劲能野成什么样。



如果是在KTV喝酒则更好说,三巡酒过,开着原唱、勾肩搭背吼上一首《我的好兄弟或者《兄弟抱一下》,这门亲事就成了。



喝着酒结拜虽然快意恩仇,但也有一个弊端,那就是很容易酒精儿过了就“六亲不认”了。


就像下面这对女婿和老丈人一阵吨吨吨吨吨吨之后,就成了兄弟。然后……谁醒酒快谁尴尬。



这同时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不要太把一时激动说的话当真


就拿那句“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来说吧,听上去义气,却万万不能动真格,真到实现那一天未免太不吉利。


不然本来是兄弟约定好在红尘中互相扶持,变成集体自杀利器,那多不好啊。



这话就跟爱你一万年一样,也没见谁真爱过一万年。任何情到浓时许下的承诺,实现了自然最好,但都是不能强求的,也没什么好意难平的。


毕竟嬉笑之后、相忘于江湖,还不是最悲惨的结局。


更惨的是,他们都当玩笑,只有你当真了。



多数的时候,所谓“异性兄弟之间彼此会有一种道德上的约束,能够同甘共苦;


但在巨大的利益分歧面前就难说了。江湖上出卖兄弟的事从来不少见,古有轰动一时的刺马案,今有娱乐圈最著名的插刀教。



结拜兄弟,甚至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常见的诈骗手段。


惯用套路是借钱称兄道弟穷仗义,还钱了却人影无处寻,连个反目的机会都没给人留。


一句“既然是兄弟了,就不要计较那么多了”,就把人噎了回去。



这样一看,刘强东如今打脸自己的“兄弟论”倒也很好理解。有事儿是兄弟,没事儿是小弟,这就是弱肉强食的江湖。




说到底,兄弟这个词永远是日久见人心的,而不是靠谁比谁拜把子的时候口号喊得响亮。


最后,那个曾经和你立下结义情的兄弟,如今怎么样了?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的经历。





· END ·

如果喜欢这篇文章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

或点击底部右下角的“在看”


点击图片 查看更多精彩文章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