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他22岁拿下博士,26岁成为斯坦福终身教授,拿遍数学界所有奖项!华尔街10倍高薪挖他和学生,他却说……

2018-07-20 那角落 >>灼见




(一)


丘成桐的人生道路显得那么不同:


22岁,他获得了美国加州伯克利分校的博士学位;

26岁,他成为了斯坦福大学的终身教授;

27岁,他一举破解世界级的数学难题“卡拉比”猜想;

任教哈佛后,有人评价说:

“丘成桐一个人就是哈佛的一个数学系”。



数学皇帝、一代宗师……

丘成桐的身上,有太多光环加身,

菲尔兹奖、克拉福德奖、

沃尔夫奖、马塞尔·格罗斯曼奖,

丘成桐一个人几乎囊括了

数学界所有让人梦寐以求的荣誉和奖杯。


他本人和他学生始终都是华尔街邀约的对象,

华尔街公司甚至用超10倍的薪水挖他,

但是他却说:

这不是我的生活,

我一辈子不是为了钱来向前走的,

我有我的理想。

大房子、漂亮汽车对我来讲,

都不重要。




当董卿问:

在您心里什么是最重要的?



他说:

一个是我的学问,

对数学能够有贡献,

使人类向前进。

一个是家庭,

我要对得起我的妻子,我的小孩。

第三个是国家,

我虽然现在不是中国公民,

我还是将中国看成是我的国家。

我希望中国能够有很大的进展,

能够成为世界的领导的国家!



他是这样说的,

也是这样做的!


为了培养数学人才,

2009年,

在丘成桐的倡导下,

清华大学成立数学科学中心。

同年,清华推出了“清华学堂人才培养计划”,

丘成桐成为清华学堂数学班首席教授。

这个班到底有多牛?

看看近年升学去向就知道了!


据统计,

在清华学堂数学班2017、2018届43名本科生中,

有42名同学进入清华、北大、哈佛、

MIT、斯坦福和普林斯顿等中外知名大学攻读硕士或博士学位。


清华学堂数学班

2017、2018届本科生升学去向


丘成桐


著名数学家,菲尔兹奖和沃尔夫奖获得者,清华学堂数学班首席教授。


祝福寄语

好的研究是需要30年、40年才能完成的一个长远计划,期望学堂班毕业生继续努力、持之以恒,同时也希望出国的学堂班学生在未来回国效力。


(二)


站在山巅太久的人,

会让人们生出一种错觉,

似乎他注定和自己不同,

是原本就出生在群山之巅的,

我们忘记了他在攀爬高峰时,

曾遇到的艰辛和付出的努力。

我们看到的,

是一个无时无刻不优雅淡定,

随时都能解出数学难题的丘成桐,

我们看不到的,

是在追求数学大道上,

他数十年如一日“苦行僧”一般的付出。

我们印象中,

数学家总是严谨而不苟言笑,

看上去有些“坚硬”的,

丘成桐又一次“刷新”了人们的印象,

在解出了“卡拉比猜想”后,

他用过一个浪漫之极诗句形容自己的心境: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这位数学家,

让人窥见了他内心的柔软与诗意。

今天,让我们随着他一起,

重读山水田园诗人陶渊明的《归去来兮》,

感受数学无与伦比的美,

走近这位“数学皇帝”的别样人生。

1954年,

意大利著名几何学家卡拉比

在国际数学家大会上提出了一个惊人的猜想:

在封闭的空间内,

有无可能存在没有物质分布的引力场。


“卡拉比猜想”一经抛出,

就在数学界的深海中掀起了一波惊涛骇浪,

无数数学家宛如冲浪者一般,

被危险的海浪吸引,

他们希望能证明这一难题,

成为数学界的弄潮儿。

然而,所有人都折戟而归,

除了一名青年。


20岁那一年,

丘成桐在图书馆遇见了“卡拉比猜想”。

该怎样去形容这一场“命中注定”的邂逅呢?

第一眼看到“卡拉比猜想”时,

丘成桐说,

他像是遇见了一个美丽的姑娘,

让人忍不住想离“她”近些,

更近一些。

丘成桐的老师,

著名数学家陈省身曾告诉他,

怎样去分辨一个数学家的能力?

就是看他起床的第一件事,在想什么东西。



彼时的丘成桐,

就如一个陷入热恋的青年,

每天睁开眼的第一件事,

就是思索如何去印证“卡拉比”猜想。


最初,

丘成桐和其他数学家的想法一致,

认为这个猜想太完美,

以至于不可能真实存在,

他用三年的时间,

每天超过12个小时的工作量,

找到了“卡拉比猜想”的“反例”。


1973年8月,

在斯坦福大学召开的一个顶级几何学家研讨会上,

丘成桐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卡拉比。

在场的所有人都认为,

困扰大家近20年的问题解决了,

这位年轻的“数学新星”一战成名,

连卡拉比本人,也对他提出了褒奖。

登上群山之巅的那一刻,近在咫尺。


(三)


然而,不久后,

丘成桐接到了卡拉比教授的亲笔信,

卡拉比希望丘成桐完整展示出自己的证明过程。

丘成桐为此不眠不休两个星期,

找了大量的例证,

试图证明卡拉比猜想是错的。

但一次次证明,

一次次失败,

有好多次似乎逼近终点,

最后却在很小的地方推不过去。

群山之巅,一步之遥。



隐藏在迷雾中的美人,

在即将取下面纱的时候,

突然改变了主意,

“她”转身,

给丘成桐留下一个欲说还休的背影。

丘成桐不得不认清,

整整三年时间,

他找错了通往山顶的道路。

发现错误后,

丘成桐立即提笔给卡拉比回信,

承认是自己错了。


在登顶的瞬间从高峰跌落,

丘成桐没有给自己失望的时间,

他开始融合学习数学与几何,

选择一条更艰难、更危险的道路攀爬高峰。


没有假日,没有休息,

他的世界里,

简化到只剩下这么一位高冷的“卡拉比女神”。


又过了三年时间,

当他觉得自己快和“卡拉比猜想”中的空间融合在一起时,

“女神”终于款款摘下面纱,

把独一无二的面庞给了他。

该怎样去形容这六年的艰辛呢?

丘成桐给出了一个诗意的表达: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在求证大道的道路上,

他独自面对,“人独立”,孤军奋战;

但当他真正进入数学的美妙世界,

和整个猜想融为一体时,

又有了“燕双飞”的快乐与满足。



三年又三年,

一代数学宗师正是在不断的攀爬与跌落中,

在不断的试错中,

最终开创了新的数学流派,

因为他的孜孜以求,

微分几何敞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更多宝藏露出了金光,

欢迎数学冒险家们去一探究竟。


(四)


数之不尽的荣誉接踵而至,

许多华尔街的公司向他抛出橄榄枝,

他拒绝了比学校薪资高出十倍的高薪诱惑,

这位“数学宗师”依旧选择留在学校,

教书育人。

丘成桐说,

最高兴的是,

太太和自己一样,

有一种朴素的观念,

“我们的整个家庭都是比较清高的,

我们也不要求钱,也不要求名利,

我太太不喜欢我去出名,

也不喜欢我去赚大钱,只要我能做学问,

能够为人类有所贡献,她就觉得很高兴了。”



遇见一份喜欢的事业并为之奋斗终身,

是幸运;

遇见一个懂自己,

时刻为自己鼓劲喝彩的人,

更是缘分。

丘成桐在追求数学大道的路上,

结识了相伴终身的爱人,

他曾说,这一生,

有两个人对他影响最大:

一个是他的父亲,一个就是他的妻子。



年少时,

身为哲学教授的父亲

带领他看到中国传统文化之美,

汪洋恣意的文学世界,

成为他一生想象力的起源和精神上的秘密花园。



成年后,

身为物理学家的妻子给了他无数的启发和灵感,

让他在一次次登峰问鼎时,

有了不竭的动力和爱的支撑。



熟悉丘成桐的人都知道,

他爱用文学的方式表达对数学的喜爱,

因为在他眼里,

数学和文学一样,

充满了韵律之美,

在他笔下,

“赋”和几何是绝配:

“穹苍广而善美兮,何天理之悠悠。

先哲思而念远兮,奚术算之不休。

形与美之交接兮,心与物之融流。

临新纪而展望兮,翼四方以真酬……”

这是一个数学家关于几何的浪漫表达。


丘成桐的朗读,要献给父亲,

年幼时,父亲曾带着他,

一遍又一遍诵读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

少年不识愁滋味,

彼时懵懂的丘成桐,

并不明白父亲吟诵时,

一字一句中透露出的向往与坚持,

直到父亲永远离开,

曾经的少年,也到了两鬓星星然的年纪。

他渐渐读懂了父亲,

读懂了父亲教给他的《归去来兮辞》……

1600多年前,

当田园诗人的鼻祖陶渊明

提笔写下这首《归去来兮辞》的时候,

恐怕没有想到,

他留下的文字,将穿越千年的时空,

和另外一位数学领域和他成就相等的老者相遇:

“归去来兮,

田园将芜,

胡不归?

既自以心为形役,

奚惆怅而独悲。

悟已往之不谏,

知来者之可追,

实迷途其未远,

觉今是而昨非……”

千年的时空交错,

文学与数学的交汇,

理性与感性融合的最高境界在此处呈现,

我们惊讶发现,那一块块字,

一个个图形交融在一起,竟如此和谐美丽,

在丘成桐的朗读中,

我们觉得,数学成了诗篇,

诗篇也成为了最美的图形。


—THE END—



MORE
灼见热文

从挤羊奶的小丫头,到人见人爱的女总统,她用自信和坚持改写了平凡的人生

致敬!这位96岁高龄的院士,拯救了超过15000位患者,如今仍坚持每周至少三台手术……

越来越火的“斜杠青年”,我为什么劝你不要当?

一位原解放军战术专家的醍醐灌顶之作:中国一个连,一手造就了美国的奇耻大辱!

彭于晏:有趣通往自律,自律通向体面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