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台湾著名语文老师说:我在大陆上课很紧张,因为这里见不得冷场

2018-06-14 那角落 >>读书画报




作者:李玉贵

摘自《当代教育家》杂志2016年第9期




李玉贵,台湾著名语文教育专家、台湾师铎奖获得者。本文系根据李玉贵老师在第十届“新经典”大讲坛上的演讲整理。


作为老师,我们每天最努力要做的,是让学生彼此之间成为互学共学的伙伴,而不是一个个孤立的授课对象。学生如果不互为学习伙伴,有再好的想法他都不会想跟同桌、跟好朋友分享,只会想举手告诉老师,老师就只有累死。可是,正是我们塑造了这种文化,让小孩误认为,他的想法要得到老师认可才有存在的价值。



1


台湾的小孩为什么都不善听,

日本的小孩为什么那么善听?


那么,什么才是“学习共同体”下的听和说呢?


第一次去日本教室参观学习时,我听得很吃力,因为学生说话很小声,老师说话很小声;学生讲话不举手,前一个讲完之后,第二个学生会接替这个话题,回应前一个小孩的观点。


话题不停轮转,那是真正的对话。我非常震惊,借镜自照,照见我自己课堂上的学生发言状态:


第一,他必须举手;

第二,他必须经过我的允许跟指名;

第三,他必须站起来。


但这些还不是最紧要的。最紧要的是,我们当时问了一个很没礼貌的问题:台湾的小孩为什么都不善听,日本的小孩为什么那么善听?


陪伴我们的日本老师佐藤学回答说:如果每位老师每天在课堂都跟学生示范如何听,再小的声音老师都愿意听,说得再断断续续的话也耐心公平地听,这样我们的小孩每天就在看如何听,久了他就会听。


他的意思是:老师自己不是一名好的示范者,却还在怪小孩不会听。是的,孩子是我们教出来的,最没有资格批评小孩没能力的就是老师,因为他们的不足正是我们专业成长的空间。





2


好的课堂,

上着上着老师就不见了 ...


什么叫听?佐藤学老师说:听是建立学习关系。


我们追问:那差生怎么教?佐藤学老师回答说:那你就听他会到哪里。


在日本我曾听过一节三年级的数学课:两位数乘以一位数。先出两道题:第一题是71×8,第二题是56×8,请用竖式把答案算出来。


日本老师一开始完全让学生自己去算,大部分学生都算错了,一个班大概只有六到八个人算对。


这是佐藤学老师一直强调的:课堂应该有三成的时间去挑战学习,即不教简单的内容,给学生一定的空间去伸展跳跃。


课上到一半时,有个小女孩突然站起来说:我可不可以发言?


大家回答她:好,请讲。


她说:我用了平常的算法,可是算到中间就出问题。


同学问她:你出了什么问题?


她走到台上算给全班看,每算一步停下来跟全班核对一下:6×8是48对不对?


这时候老师不见了,其他同学自己会回应她:对!


你看,当老师没有强势地发挥主导作用时,学生可以充分互学,话题可以进行,彼此可以互相解难。老师越强大,学生就越不尽他学习的职责。


小女孩继续说:6×8=48,所以我在个位上写下8,但剩下的40,我不知道写在哪里?于是全班好多学生很开心地附和说:我也不会我也不会哎!


这就是让人安心的课堂,而我们的课堂呢?小孩花很多力气把不懂憋在心里,不懂装懂。其实,小孩的不懂一定要说出来,这样才会发现好多人跟他一样不懂,这样他就会很安心地去弄懂。






3


在孩子很明显地表达出需要帮助前,

我们最好先按兵不动


会听,敢说,还要能等。


我们的老师往往是不耐等待的,学生稍微一慢就觉得冷场。你心里的假想:最好是前面的人刚说完,后面能够马上接上,等三五秒都觉得漫长。你想不到的是,那三秒、五秒的等待其实非常值得,即便是几十秒也很值得。


在日本的一节社会课上,一名女生点了同一个小组的男孩发言,男孩虽然是主动举的手,但其实并没有把握,所以站起来大约三十秒钟没说话。但你看其他组员有争着要发言的吗?有悄悄告诉他答案的吗?没有。

佐藤学老师说,这叫“无所事事的体贴”。因为每个人内心其实都想成为自立的人,在他很明显地表达出需要帮助前,你最好先按兵不动。


所以,我们习惯在学困生旁边放优等生的做法也是不对的。我们要教的是让有学习困难的小孩有问题敢问,提问是他的生命责任,他要学会自己去解决问题。


三十秒后,男孩开始说话了,整个课堂的小孩都在侧耳倾听。你说这样的时间投资值不值得?后来我自己上课,经常这样要求小孩:只要有人说话,你们就不可以举手,认真听对方在说什么。  





4


不要打断他,

那已经是他这辈子想得最好的时候了


我在大陆上课很紧张,因为只要发言的小孩说得比较慢,只要他说得磕磕绊绊、支支吾吾、断断续续,马上就有十几个尖子生争着举手。


这时候,如果老师没有专业自主又喜欢热闹的场面,他就真的会去点其他举手的孩子,还会对原来发言的孩子说一句:下次想好了再说。


告诉你,那已经是他这辈子想得最好的时候了。他正在努力搜寻、组织、关联你的话题跟他的思绪的关系,他试图将零碎的思维片断组织成语言来跟大家沟通。


但你却因为没有专业直觉而点了别的同学,而且别的同学回答得又快又好。于是,这个小孩就只能得到一个很差的自我印象,尽管老师和同学完全没有恶意,但事实上他会越来越不爱讲话。


这就是课堂文化的敏感性。老师带着温暖的心去听、去等,这些敏感性就会出现。






5


真正的教学要通过学生来相互支持


在日本的滨之乡小学,作为参观者,我们被要求一点:不要看老师的教,只看学生的学。佐藤学老师让我们特别看的,不是课堂的亮点,而是课堂的“卡点”:为什么学习不能放松,学习在哪里没有发生,哪些小孩子没有在学习……


他所追求的,不是一个好老师,一个好课堂,而是看到学生,听到学生,想到学生。老师要关注的,不是孩子的理解,而是他的不理解。只有这样,才能贴近孩子的想法。


滨之乡小学的办学理念是:“我和你一起成长,一起学习,就会有更多的人一起成长,一起学习。”课堂上,我牵你的手,你牵我的手,每一个人都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大家一起成长,这比其他学校的办学理念要具体得多。你完全觉得他在讲人话,对小孩说小孩能听得懂的话。


再来看一句话:“懂的时候,要能够有让自己懂的力量,要聆听对方的轻声细语,并与自己的想法结合。”对照我自己的课堂,我发现,学生比较在意听站在前面这个老师的话,而不太在意听隔壁同学在说什么,所以上学的第一件事要建立同伴之间相互学习的关系。


而想到我们自己班级的班训,我觉得很惭愧。“要么成为说谢谢的人,要么成为被说谢谢的人”“所有我能做到的事情,不仅要做到,还要比其他人做得更好”…对照日本的小学课堂教育,他们一直在教小孩心里有别人,我们是在教小孩要卓越,要胜过别人。


第二件事,要能探知未知的世界,不是将已知的事告诉孩子们。每天要想想我们到底在教什么,有多少东西是小孩通过搜索引擎就能找得到。


第三件事,在不孤独的前提下成为自立人。每个人在教室不孤独、不孤立,每个人有困难的时候都能安心地跟别人说,这个我不会呀,谁来帮我?一道数学题你讲了八遍,班上还是会有人举手,老师,我还是听不懂。如果是那样,就是一个安心的课堂。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问自己,我的班级教学的基础是什么。日本标语很少,但是有一条给我震撼很大:“只透过老师的力量来教学是不够的,要透过学生来相互支持。”


最后,我想以这个来结尾——


你教训的这些学生,其实他的存在,也很有价值。碰见这样的小孩,我们永远只能假设我还不够懂他,我还没有找到理解他的路径,他本身没有好坏。


我之前是教体育的,那一节体育课,教室里跑来一只老鼠,全班吓得奔跑的奔跑,打架的打架。只有一个小孩把那只老鼠打死了。


当时我好感激那个小孩。可是,在这一天之前,有十几次上课我并没有好好看过这个小孩:功课很差,不善发言。可是在这节课上,我竟然感受到了他存在的价值。我凭什么当老师?我们只是没有遇到这样的机会,我们总是用学科知识、学习的角度、听话的角度来判断,来感受,来回馈。


所有这些,我只是想让大家知道,每个小孩都不一样,只有我们谦卑,才会找到方法。


作者:李玉贵,台湾著名语文教育专家、台湾师铎奖获得者。本文根据李玉贵老师在第十届“新经典”大讲坛上的演讲整理,刊于《当代教育家》杂志2016年第9期。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侵权请联系责编;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仅供参考、交流之目的。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