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品读 | 你也是那种宁愿自己难受也不想麻烦别人的人吧

2018-05-17 那角落 >>半月谈


作者丨陈大力

来源 |陈大力(ID:chendali1995)


让我们简单粗暴地开始以“我有一个朋友”打头的故事。


我这位朋友是自由摄影师,平时接一单几千到一万不等,人脉广,财路阔,活得还算富足。她最近刚刚谈了个男朋友,大她三岁,很是成熟。


是吃饭时会帮她给服务生讲明“不要葱和香菜”,在她出差前夜替她收拾行李,衣服都叠成漂亮豆腐块,甚至经期也记得住,愿意红着脸皮,出门帮她买姨妈巾的男生。


妥帖得像一床干净的,软塌塌的棉被。


但她终究没法被这样的浓情蜜意,宠成四体不勤小姐。



因为最近在筹备工作室的事情,常要往别的城市飞,男朋友上班累,她不想让男朋友帮自己收拾行李,会在他睡下过后悄悄开始收拾。


每次回上海落在虹桥,男朋友千里迢迢从浦东赶过去接她,她都非常难为情,一直推脱说,


“你别来,真的别来,太麻烦了”。


后来她甚至不想给男朋友发航班号。


“他每次都接,我真的受不起。”


我老调侃她,说让男朋友接几次能怎么样,还能少块肉不成,就算你要做新时代独立女性,也别这么用力呗。


她说“你不懂”,然后给我讲了一件事。


她的上一任,是个比她稍小的男生。


两个人认识的时候,我朋友已经很有钱,但小男生还穷。不过我朋友本来也不介意钱不钱的,她只是爱他。


刚刚在一起的一个月,她在他身上花了好几千块,他说什么潮牌想买,什么游戏套装想要,她都给。不遗余力地给,就像是,如果她是一座镀金的雕像,哪天小男生说缺钱了,她都恨不能把金皮剥下来,让他去典当。


但她暴雨天忘带伞,想让小男生来接的时候,小男生答的是:


“你多少岁的人了?自己解决。”


情人节的时候,朋友圈里又是一阵恩爱风气,我朋友也是小女生一个,渴望巴巴地问他,


“我有情人节礼物吗?一支口红也行呀”。


没想到小男生对她一顿骂,你怎么这么矫情啊,我凭什么要送给你啊,我又没钱,有钱的是你。


最可怕的是,分开的时候,小男生四处对人说,女生自大、高傲,只会拿钱来缝合两人的嫌隙,不顾他的尊严,还处处粘他。


这让我朋友以为,错的是自己。


她开始觉得自己让男朋友送伞是作过头了。觉得她的爱是个庞大的、四肢不便的怪物,诡谲又可笑。她更怪自己要求太刁钻,赶跑了小男生。



后来的她在情场里,就有些蹑手蹑脚。在生活里也是。开始不想麻烦任何人,不想背负太沉的好意,就连男朋友来接,她也觉得,这恩情受不住。


她一直觉得,是自己不够独立,配不上很好的爱,所以,当很好的爱出现的时候,她总觉得,愧不敢当。


她明明配得上很好的爱,但她千疮百孔的过去,让她不得已,缩成一只刺猬。她觉得现任这个好先生的爱,是自己迎不起也接不住的洪水猛兽。


人受伤过后总习惯反省自己。承担莫须有的匮乏和冷遇时,以为这是自己该受的。继续下去,越来越卑躬屈膝。


我认识一个小姑娘,上小学,在我以姐姐的身份请她看电影的时候,她坚定地拒绝了。我很惊讶。


后来她的妈妈说,他们家穷,没办法经常请她看电影,所以不让她随随便便就看,怕让她尝到了一点甜头,以后就任性,就停不下来了。


所以小姑娘的课余从来只有作业,她把“看电影”,划为了不该享有的,奢侈的罪过。



我在认识先生之前,遇见的是一个没事总要放我鸽子,或者消失两三天的男生,后来先生每次都守约出现,还容忍我迟到几分钟的时候,我完全感激涕零。


但其实…这只是最基本的教养而已啊。


人都是这样。被亏待了太久,被辜负了太久,就会忘了,我们本来是可以被宠爱的啊。我们这么善良,真诚,我们是值得被宠爱的啊。


我有个朋友,也不算朋友吧,是我在心里把她当朋友,她却未必的一个女孩子。约她出去十次,她会拒绝八次,一边偷用我的东西,一边背地嘲笑我的为人。而我一直到毕业,也都是会主动约她出去吃火锅的。


所以后来我认识了新朋友,毫无怨言陪我做好几个小时的头发,帮我选课,不嫌弃我反应慢半拍,我都有点感动,哪怕我知道,这只是微小且自然的礼让而已。


人都是以自己的遭遇,来界定自己这个人的。我们在经历了那么多的苛刻,那么多别人赐给的难关过后,误以为自己是只能被这样对待的。


《壁花少年》里有两句对白,很契合:


-“为什么我们总是爱上错的人?”

-“因为我们误以为自己只配得上那样的人。”



像是我这样的人,真的一点也不愿意麻烦别人,生怕给别人带来困扰,说错一句话都要懊悔很久,哪怕生病了,难过了,也只想自己裹着眼泪躺一会儿,不敢向别人倾诉,觉得别人一定很忙吧,哪里有时间听我这些破事。


很多人向男朋友要口红,或者微信发段子骗几百块的红包钱,都是不亦乐乎,但我不行,我是稍微多花男朋友一点点钱,浪费他一点点工作时间,心里就要过意不去了。


没办法说出那句“工作算什么,你多陪陪我”。人越长大,越容易丢失张口向别人索要爱的能力——


是的,张口向别人索要爱,是一种能力。



之前半仙幺幺写过的,我没有开口索要爱的能力,并不是我自立自强。是我怀疑自己配不上这样的爱,这是一种自卑。


什么都想自己扛,哪怕扛着会很痛苦,也不愿给别人徒添叨扰。我心里是不想做这么泾渭分明的成年人的,可我没有办法在任何人面前,做回那个撒泼打滚的小孩子,牵着人家的衣角说,你给我一颗糖好不好,很大很甜的那种糖。


而懂事,其实是一种残缺。


能大大方方地,要求及接受别人的爱与馈赠,是一种能力。


我已经没有这样的能力了。




作者:陈大力,95后写作者,无敌大长腿,钻石少女心。你说和没说的,她都懂 | 来源:陈大力(ID:chendali1995)


主编:孙爱东 |版式:张初 |编辑:张初


阅读品读全集,点击阅读原文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