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袁术敢称帝,是确有斤两

2019-01-18 那角落 >>历史教师王汉周


你准备先看哪篇热文明朝那些事儿讲的历史是真的吗慕容复要恢复的大燕国有多奇葩极简中国游牧民族史古代一两银子值多少钱国外历史书吹水的现象很严重我们为什么要放弃永生



授权自

zhihu.com/question/50975532/answer/125578457


01


实话说。

197年初袁术僣号时,为当时最强军阀。

而袁绍、曹操各自陷入困境。


下图就可以看出袁术是当时最强势力,紫色粗线范围内,为袁术僣号时的极盛势力范围。

红色字体为袁术任命的各郡太守,蓝色字体的吕布和华歆皆仰仗袁术。

绿色粗线范围内为曹操势力,蓝色粗线范围内为袁绍势力,袁术一家人

其余粉色字体为各路军阀,及主要太守和边疆民族。



袁术是汉末极为重要的军阀,但却受到历代史家的忽视,导致几乎所有人无法认识到袁术在僣号之前是汉末最强军阀,而谈及袁术势力时,也总是会有孙策是独立的,把孙策从袁术势力中剥离开来的误解。


  • 袁术在僣号时,扬州6郡几乎全部在袁术手上,而豫州的沛国、陈国、汝南3郡,徐州的广陵、下邳2郡都有着袁术势力的存在。



02


在初平三年(192年)的时候,袁术所控制的土地是以荆北南阳和豫州连成一片。

袁术以孙坚担任豫州刺史,让他率领【荆、豫之卒】进攻董卓(注1)。

但荆北、豫州这片呈长条状的土地东北有袁绍、曹操,南边有刘表、黄祖,西北还有李傕、郭汜,袁术可谓三线受敌而地缘不利。

不久,孙坚又在襄阳城外意外战死(注2),对于袁术的恶劣局势更是雪上加霜。

襄阳以北的南阳,就是袁术掌控的荆北、豫州呈长条状领土的西端。孙坚战死,就会导致袁术专注的荆北,与豫州之间的联系被割断的可能。

而袁术若主动退出南阳,则可专注豫州,从而避免战线拉长而被分散击破。

于是袁术在初平四年(193年)初退出荆北南阳,重心转向豫州,并像流寇一样北上兖州,压迫袁绍、曹操。

可惜的是袁术在兖州匡亭兵败于袁绍、曹操之手(注3),但随后袁术却并没有退回南阳,而是神奇地转向东南,突袭袁绍薄弱之处的扬州。

袁术占据九江郡之后,便自领扬州刺史,又自称【徐州伯】(注4),开始与原本的盟友陶谦交恶对立。

袁术这一转可谓神来之笔,可以说是海阔天空地打开了新局面。



03


于是袁术以淮河两岸为根基,捭阖纵横,巧施谋略,开始布局江东、徐州。

在当时士人眼里,对于在江东扬州、徐州等地,所发生的战事普遍认知,便是许靖写给曹操信中提到的【袁术方命圮族,扇动群逆】(注5)来进行攻略。

然而袁术这一神来之笔的神妙之处,不仅是转出了海阔天空,而且转出后在江东面对的对手都不算太强。

周昕、刘繇、王朗等,便如许靖信中又提到的【术兵前进,会稽倾覆,景兴失据,三江五湖,皆为虏庭】(注6)那样,几乎摧枯拉朽。

而袁术攻略江东任命的主要将领是孙策的舅舅【督军中郎将】吴景(注7),和孙策的堂兄弟【行征虏将军】孙贲(注8)。

初平四年(193年),袁术先派遣吴景击败了丹阳的周昕,并任命吴景担任丹阳太守,孙策便在此时投奔吴景(注9)。

兴平元年(194年),孙策成为袁术部下(注10)。

而绝大部分人并不知道孙氏在袁术麾下的重要地位,就产生了袁术不给孙策太守位置是苛待孙策的误解。



04


首先,袁术在195年也就六、七个郡,其中孙贲是豫州刺史(注11),孙香更是袁术老家汝南的太守(注12),而吴景是丹阳太守,可以说半壁江山都在孙氏手上。

其次,袁术派遣孙策进攻其想要当太守的江北庐江郡,结果【受敌二年】才攻克(注13),这表现实在乏善可陈。

因此结合这两点,袁术不太可能再把庐江郡交给才20岁,此前表现也不佳的孙策。

正当吴景、孙贲更进一步时,不想长安朝廷任命的扬州刺史刘繇突然杀出(注14),吴景、孙贲遇阻,于是孙策自告奋勇【乞助景等平定江东】(注15),也成为参与进攻刘繇的袁术部队。

最终吴景、孙贲、孙策把刘繇打的西窜至豫章郡(注16),孙策也神奇地转变为征讨部队之首,估计这是袁术放手让孙策参与(注17)战事时,所始料未及的。

而刘繇逃难地豫章郡,恰恰是先由袁术任命诸葛亮的叔父诸葛玄担任豫章太守(注18)。

而在几经不同势力分别任命的豫章太守争夺战(注19),以及197年1月在豫章西城所发生的一场民变导致诸葛玄死亡事件(注20)之后,其太守的位置最后通过长安朝廷之手,又砸到袁术曾经的部下华歆头上(注21)。

此时,吴郡严白虎、会稽王朗也已被孙策等人连续击破。



05


视线转到徐州,袁术乘刘备新上任,于建安元年(196年)发动战争,占领广陵郡(注22)和部分下邳郡(注23)。

期间,袁术便大肆分封,任命孙香为汝南太守;

舒仲应为沛相(注24);

吴景为广陵太守(注25);

刘勋为庐江太守(注26);

袁胤为丹阳太守(注27);

孙贲为九江太守(注28);

朱治为吴郡太守(注29)。

当年,孙策等人又进军至会稽东冶(注30)。

至此到197年初,袁术便通过各种手段平定了江东等地。

此时袁术之疆域,北抵陈(注31)、沛;东临下邳、广陵;

南至会稽东冶;西接刘表的江夏,横跨扬、豫、徐3州11郡,成为了当时最强势力。

参考东汉鼎盛时期的户口数,以此作为标准来计算,袁术辖下差不多有800万人口。

连昔日投奔过袁术的吕布在占据部分徐州后,也仍需仰仗袁术(注32),甚至有部将与袁术勾结(注33)。而天下贼寇对袁术态度是,豫州黄巾军响应袁术(注34);

黑山军联合袁术(注35);

白波军投奔袁术(注36),似乎袁术小指一勾,四方好汉就会纳头便拜曰:术爸爸。



06


相比周边势力,袁术一方不但绝对属于庞然大物,而且形势最好,而其控制的地盘,尤其是江东,动乱很少。

袁术称得上志得意满,春风得意,声威一时无二。

当然,红花需用绿叶衬,此时袁术最在意的老对手的日子就不好过了,袁、曹已然分家,曹操脱离袁绍而独立,但这两位却各自陷入困顿之中。

袁绍面对臧洪举东郡叛乱的战火还硝烟未散(注37),就不得不和隐藏在冀州太行山的张燕与虎谋皮(注38),而公孙瓒却在此前于冀州河间郡易县(注39)修筑了易京(注40),威胁袁绍腹地,可以说袁绍正处于多线作战,举步维艰的境地。

曹操则刚迎汉献帝于许昌,不仅连制定朝廷典章制度都要靠袁绍来帮忙完成(注41),而且曹操还有更迫切的【饥馁】温饱问题(注42),需要花力气靠屯田来解决。

但屋漏连夜偏逢雨,就在袁术僣号前的197年1月,曹操便遭遇宛城惨败,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等人皆丧命(注43)。

而鲜为人知的是,袁术曾于建安元年(196年)春正月,派部将苌奴勾结董承,阻拦袁绍、曹操团伙西迎汉献帝(注44)。

虽然军事行动最终遭遇失败,还失去了豫州颍川(注45)及汝南、陈部分区域(注46),但随后袁术便在196年底,在江东等地获得了势如破竹的胜利,这完全能够让苌奴行动的失败及豫州失地不值一提。

此时袁绍、曹操各自的困顿,则能够让袁术喜上眉梢,进而反衬出自己的如日中天。



07


在建安二年(197年)春,袁术挑准时机,在袁绍、曹操各自麻烦不断的时候,不顾某些部下的反对(注47),不可一世地僣号,自称【仲家】(注48)。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无法确认袁术僣号【仲家】是否真的是称帝。

首先,袁术自称的【仲家】是第二的意思,与皇帝的身份不符合。

其次,曹操在己亥令刻意提到袁术先【僣号于九江】,后有人【劝术使遂即帝位】,但袁术回答【曹公尚在,未可也】(注49),可见【僣号】和【即帝位】是两回事,而【僣号】可能属于【即帝位】前的一种特殊的准备。

当然,不管【僣号】和【即帝位】是不是一回事,袁术僣号后的厄运终究还是来了。

花无百日红,好景不长,孙策便率先于江东自立(注50);

随后吕布又与袁术翻脸(注51);

而天公又对淮南降下旱灾(注52)。

在这一连串的打击下,袁术一下子仿佛由上天的宠儿变成了弃儿。



08


而对袁术最大的打击便是以孙策为首的孙氏背叛,让袁术所掌控的人力、物力、财力瞬间缩水一半。

前文就已经说过,术爸很早就对孙氏关爱有加,在攻略江东以前,就已经把半壁江山托付给孙氏,孙香、孙贲、吴景分别被任命为汝南太守、豫州刺史、丹阳太守。

未曾想孙氏以袁术之名、袁术之财力、物力、人力夺取江东以后,孙策便乘袁术僣号之时,更替太守(注53),并且命令徐琨击走丹阳太守袁胤(注54)。

夺取丹阳意味着孙策打破袁术监控,与袁术划江而治,可以毫无顾忌地割据江东。

最终孙策就以一纸休书,与术爸断绝了关系。

可怜术爸对孙氏恩宠有加,结果一干白眼狼几乎集体背叛,江东这半壁江山为孙氏作嫁衣裳。

当然孙氏一族中,好人还是有的,汝南太守孙香继续跟着术爸混,最后病死于寿春(注55)。

而与孙策升堂拜母,有着总角之好的周瑜也是个实诚孩子,憋到建安三年(198年)袁术几乎快穷途末路的最后时刻,才【观术终无所成】,看衰术爸,无奈转投孙策(注56)。

袁术已与吕布交恶,再遭遇南方孙氏背叛后,便陷入腹背受敌的境遇。

袁术虽怨恨孙策的背叛,但还是先把武力讨伐的对象对准近在咫尺的吕布。

为了避免腹背受敌,于是袁术又玩起了得意技能,策反煽动孙策的后方来进行牵制。

比如刚迁都许昌的朝廷,下诏敕纠集四方忠义之士讨伐袁术,却在袁术施计下,发生了小小的意外。

讨伐诏敕里,朝廷钦定的【吴郡太守安东将军】陈瑀是与孙策、吕布【戮力一心】讨伐袁术的大汉忠臣(注57),结果孙策奉诏与【布、瑀参同形势】而跑到钱塘时,陈瑀已被袁术策反,反而【阴图袭策】(注58)。

然后袁术又与陈瑀一起煽动的泾县土匪祖郎等人(注59),只是陈瑀最后被吕范等人击破(注60),祖郎则被孙策亲自抓获(注61)。

袁术对孙策进行策反煽动后,便进攻吕布,未想终日打雁反被雁啄,白波韩暹、杨奉反被吕布策反,遭至大败(注62)。

随即袁术又侵陈国,遭吕布和缓过气的曹操合力打击。

曹操攻克陈国蕲阳(注63),吕布则进一步攻至淮河南岸的九江钟离(注64),袁术只能仓皇渡淮。

在数月时间里,袁术疆域由鼎盛时期横跨豫、徐、扬3州11郡,到只剩有沛、九江、庐江3郡而已。



09


雪上加霜的是江淮【天旱岁荒】导致百姓几乎【相食殆尽】,但袁术却能过着【服绮縠,馀粱肉】(注65)的舒适生活。

而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古代贫农首先要解决的是温饱需求,是没有想法也没有办法,去生产和拥有【绮縠】和【粱肉】的。

那么袁术所享受的【服绮縠,馀粱肉】的来源,可就耐人寻味了。

昔日袁术在帝乡南阳【抄掠】,过上了【奢恣无厌】(注66)的生活,但南阳的反映仅是【百姓患之】,结果袁术大军开到豫州,豫州黄巾便群起响应。

而袁术在人相食的淮南【荒侈】,也没有农民造反的记载,反倒有沛相舒仲应代替袁术,散【米十万斛】给饥民(注67)的记载。

那么袁术所享受的那些【服绮縠,馀粱肉】的来源就很清楚了。


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这说明袁术所【抄掠】的【百姓】,主要是指拥有庄园配备宾客、徒附、奴婢等各种技术人员的豪强阶级(注68),他们才具备生产这些【服绮縠,馀粱肉】等奢侈物,使之从原材料到成品的条件。

话又说回来,袁术要想过上奢侈生活,不去抢有钱的豪强,难道去抢几乎无产的贫农吗!

强盗也要挑选打劫对象啊!

但建安四年(199年),旱灾的持续杀伤力迫使袁术穷困潦倒,估计【抄掠】豪强也无法维持,士卒不可能【服绮縠】来御寒打仗,【馀粱肉】的数量也不可能让士兵得到温饱,于是【资实空尽,不能自立】(注69),部下也纷纷散去。

当然,袁术散去的部下也够奇葩的。

雷薄、陈兰不去投奔他人,却偏偏跑到灊山(今天柱山)落草为寇。更奇葩的是,袁术居然也想投奔这哥俩做山贼,但不幸遭到拒绝后,只能欲与兄长袁绍联合,投奔青州的侄子袁谭,但又不幸为刘备所阻挡,最后在回归寿春的途中,于当年6月在江亭病死(注70)。


下图中,紫色粗线范围内,为袁术遭遇连串打击后缩小的势力范围,粉色字体为袁术任命的太守。

蓝色粗线范围内,为孙策自立后的势力范围,红色字体为孙策更换的太守,原豫章太守华歆在199年被孙贲和平取代。

橙色字体为袁术周边各路军阀太守。





10


从建安二年春(197年)袁术不可一世地僣号自称【仲家】,到建安四年(199年)6月袁术病死,不过短短的2年时间,可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袁术死后,妻儿投奔庐江太守刘勋,但庐江郡不久为孙策所夺取(注71),沛国、九江2郡则为曹操所有。

而袁术的政治遗产,则大部分被后来的东吴孙氏所继承(注72)。


当初袁术从南阳风风火火地北向流窜至兖州,在匡亭打了败仗后,居然再立马火速逃窜至扬州;

期间黄巾、黑山、白波相继对着袁术竞折腰;

而雷薄、陈兰在袁术衰败后,不投他人宁可落草为寇的怪异行为;

而袁术走投无路时居然也会想着去投奔这哥俩入伙当山贼,这些奇葩之风景,无一不显示整个袁术集团是【扇动群逆】的流寇作风。

袁术出身四世五公的汝南袁氏,却有流寇作风,这大概是袁术不为当时士人所喜的原因。

从袁术早年以【侠气闻】和【后颇折节】(注73)来看,袁术在当时虽然不能和袁绍相比,但还是能够受到很多人欢迎的。然而董卓之乱后,很多名士投靠他,继而又离开他,这恐怕不仅仅是袁术的才干问题,而是袁术的所作所为,以及与黄巾的关系引起了这些名士的反感。

而汉为赤德,袁氏继为黄胤(注74),黄巾军的【苍天已死,黄天当立】(注75)口号,恰好与袁氏天命相符,这许是袁术与黄巾合流的原因。

这【代汉者,当涂高也】的谶语(注76)已在两汉流行数百年,又被东汉光武帝刘秀亲自认可后(注77),估计成为袁术内心深处根深蒂固的执念,认为天命在己(刘秀给割据蜀地的公孙述写信:代汉的是当涂高,你TM也配?)。

只可惜一失足便成千古恨,袁术要是没有僣号,历史会如何发展不得而知(个人认为袁术即使不僣号,孙策也会独立)。

袁术故去,唯在淮南留下公路城、公路浦之类的遗迹(注78)。

最后就以平家物语的开篇诗来结束本文:


祗园精舍钟声响,诉说世事本无常;

娑罗双树花失色,盛者转衰如沧桑;

骄奢淫逸不长久,恰如春夜梦一场;

强梁霸道终覆灭,好似风中尘土扬。


娱乐YY一下袁术的五维能力:

武力80,袁术年轻时以侠气闻名,又亲自进攻宫门诛杀宦官。蒯越评价他:勇而无断。

统御73,袁术有统帅数万大军的经验,打过胜仗,但败仗更多。其实他更适合居中调度。

智力86,袁术坐镇淮南,捭阖纵横,屡施反间,平定江东等地,一度成为汉末最强势力。

政治71,袁术曾做过河南尹,乱世剥削豪强过上奢侈生活,治下无农民造反,僣号是败笔。

魅力85,袁术引得黄巾、黑山、白波竞折腰,而士人却避之不及,说明有着异样魅力。


关于袁术僣号前后的史料十分凌乱,但整理以后也很多。

以下为所引史料:

(注1)后汉书袁术传:刘表上术为南阳太守,术又表坚领豫州刺史,使率荆、豫之卒,击破董卓于阳人。
(注2)典略:坚悉其众攻表,表闭门,夜遣将黄祖潜出发兵。祖将兵欲还,坚逆与战。祖败走,窜岘山中。坚乘胜夜追祖,祖部兵从竹木间暗射坚,杀之。
(注3)三国志袁术传:引军入陈留。太祖与绍合击,大破术军。
(注4)后汉书袁术传:术退保雍丘,又将其余众奔九江,杀杨州刺史陈温而自领之,又兼称徐州伯。
(注5)三国志许靖传:昔在会稽,得所贻书,辞旨款密,久要不忘。迫於袁术方命圮族,扇动群逆。
(注6)三国志许靖传:正礼师退,术兵前进,会稽倾覆,景兴失据,三江五湖,皆为虏庭。
(注7)三国志吴景传:会为刘繇所迫,景复北依术,术以为督军中郎将,与孙贲共讨樊能、于麋於横江,又击笮融、薛礼於秣陵。
(注8)三国志孙贲传:行征虏将军,讨平山越。为扬州刺史刘繇所迫逐,因将士众还住历阳。
(注9)三国志吴景传:袁术上景领丹杨太守,讨故太守周昕,遂据其郡。孙策与孙河、吕范依景,合众共讨泾县山贼祖郎,郎败走。
(注10)三国志孙策传:兴平元年,从袁术。
(注11)三国志孙贲传:术表贲领豫州刺史,转丹杨都尉。
(注12)江表传曰:袁术以吴景守广陵,策族兄香亦为术所用,作汝南太守。
(注13)后汉书陆康传:术大怒,遣其将孙策攻康,围城数重。康固守,吏士有先受休假者,皆遁伏还赴,暮夜缘城而入。受敌二年,城陷。
(注14)三国志刘繇传:避乱淮浦,诏书以为扬州刺史......繇遣樊能、张英屯江边以拒之。以景、贲术所授用,乃迫逐使去......汉命加繇为牧,振武将军,众数万人。
(注15)三国志孙策传:策乃说术,乞助景等平定江东。
(注16)三国志刘繇传:繇奔丹徒,遂溯江南保豫章,驻彭泽。
(注17)江表传曰:术知其恨,而以刘繇据曲阿,王朗在会稽,谓策未必能定,故许之。
(注18)三国志诸葛亮传:亮早孤,从父玄为袁术所署豫章太守,玄将亮及亮弟均之官。
(注19)三国志刘繇传:笮融先至,杀太守朱皓,入居郡中。繇进讨融,为融所破,更复招合属县,攻破融。融败走入山,为民所杀,繇寻病卒,时年四十二。
(注20)献帝春秋曰:皓从扬州刺史刘繇求兵击玄,玄退屯西城,皓入南昌。建安二年正月,西城民反,杀玄,送首诣繇。
(注21)三国志华歆传:时袁术在穰,留歆。歆说术使进军讨卓,术不能用......东至徐州,诏即拜歆豫章太守,以为政清静不烦,吏民感而爱之。
(注22)英雄记曰:备留张飞守下邳,引兵与袁术战於淮阴石亭,更有胜负......收散卒东取广陵,与袁术战,又败。
(注23)三国志袁术传:珪中子应时在下邳,术并胁质应,图必致珪。
(注24)后汉书袁术传:时,舒仲应为术沛相。
(注25)三国志吴景传:术方与刘备争徐州,以景为广陵太守。
(注26)三国志孙策传:后术欲攻徐州,从庐江太守陆康求米三万斛。康不与,术大怒......术遣策攻康......策攻康,拔之,术复用其故吏刘勋为太守,策益失望。
(注27)三国志周瑜传:瑜从父尚为丹杨太守,瑜往省之......顷之,袁术遣从弟胤代尚为太守,而瑜与尚俱还寿春。
(注28)三国志孙贲传:策遣贲、景还寿春报术,值术僣号,署置百官,除贲九江太守。
(注29)三国志朱治传:治从钱唐欲进到吴,吴郡太守许贡拒之於由拳,治与战,大破之。贡南就山贼严白虎,治遂入郡,领太守事。
(注30)三国志孙策传:遂引兵渡浙江,据会稽,屠东冶,乃攻破虎等。
(注31)后汉书袁术传:术闻大骇,即走度淮,留张勋、桥蕤于(陈国)蕲阳,以拒操。
(注32)三国志吕布传:术欲结布为援,乃为子索布女,布许之。
(注33)英雄记曰:建安元年六月夜半时,布将河内郝萌反......布问性,言:萌受袁术谋。谋者悉谁?性言:陈宫同谋。时宫在坐上,面赤,傍人悉觉之。
(注34)三国志武帝纪:汝南、颍川黄巾何仪、刘辟、黄邵、何曼等,众各数万,初应袁术,又附孙坚。
(注35)三国志武帝纪:荆州牧刘表断术粮道,术引军入陈留,屯封丘,黑山馀贼及於夫罗等佐之。
(注36)后汉书董卓传:傕将杨奉本白波贼帅,乃将兵救傕......杨奉、董承引白波帅胡才、李乐、韩暹及匈奴左贤王去卑,率师奉迎......奉、暹奔袁术,遂纵暴杨、徐间。
(注37)三国志臧洪传:超遂族灭。洪由是怨绍,绝不与通。绍兴兵围之,历年不下。
(注38)吴录载策使张纮为书曰:元恶既毙,幼主东顾,俾保傅宣命,欲令诸军振旅,然河北通谋黑山。
(注39)后汉书郡国志:河间国十一城......〖易〗故属涿。
(注40)后汉书公孙瓒传:瓒自以为易地当之,遂徙镇焉。乃盛修营垒,楼观数十,临易河,通辽海。
(注41)后汉书应劭传:二年,诏拜劭为袁绍军谋校尉。时始迁都于许,旧章堙没,书记罕存。劭慨然叹息,乃缀集所闻,著《汉官礼仪故事》,凡朝廷制度,百官典式,多劭所立。
(注42)吴录载策使张纮为书曰:今备、繇既破,操等饥馁,谓当与天下合谋,以诛丑类。
(注43)三国志武帝纪:二年春正月,公到宛。张绣降,既而悔之,复反。公与战,军败,为流矢所中,长子昂、弟子安民遇害。
(注44)三国志武帝纪:太祖将迎天子,诸将或疑,荀彧、程昱劝之,乃遣曹洪将兵西迎,卫将军董承与袁术将苌奴拒险,洪不得进。
(注45)三国志曹仁传:太祖平黄巾,迎天子都许,仁数有功,拜广阳太守。
(注46)三国志武帝纪:建安元年春正月,太祖军临武平(陈国),袁术所置陈相袁嗣降。
(注47)后汉书袁术传:术大会群下,因谓曰:今海内鼎沸......主簿阎象进曰:昔周自后稷至于文王......汉室虽微,未至殷纣之敝也。术嘿然,使召张范。范辞疾,遣弟承往应之......承对曰:在德不在众......若陵僣无度,干时而动,众之所弃,谁能兴之!术不说。
(注48)后汉书袁术传:建安二年,因河内张炯符命,遂果僣号,自称"仲家"。
(注49)公十二月己亥令曰:又袁术僣号于九江,下皆称臣,名门曰建号门,衣被皆为天子之制,两妇预争为皇后。志计已定,人有劝术使遂即帝位,露布天下,答言:曹公尚在,未可也。
(注50)三国志孙策传:时袁术僣号,策以书责而绝之。
(注51)后汉书吕布传:术遣韩胤以僣号事告布,因求迎妇,布遣女随之......布亦素怨术,而女已在涂,乃追还绝婚,执胤送许,曹操杀之。
(注52)后汉书袁术传:术兵弱,大将死,众情离叛,加天旱岁荒,士民冻馁,江、淮间相食殆尽。
(注53)三国志孙策传:尽更置长吏,策自领会稽太守,复以吴景为丹杨太守,以孙贲为豫章太守;分豫章为庐陵郡,以贲弟辅为庐陵太守,丹杨朱治为吴郡太守。
(注54)江表传曰:初,袁术遣从弟胤为丹杨,策令琨讨而代之。
(注55)吴书:香从坚征伐有功,拜郎中。后为袁术驱驰,加征南将军,死于寿春。
(注56)三国志周瑜传:术欲以瑜为将,瑜观术终无所成,故求为居巢长,欲假涂东归,术听之。遂自居巢还吴。是岁,建安三年也。
(注57)江表传曰:建安二年夏,汉朝遣议郎王誧奉戊辰诏书曰:董卓逆乱......又诏敕曰:故左将军袁术不顾朝恩,坐创凶逆,造合虚伪,欲因兵乱......定得使持节平东将军领徐州牧温侯布上术所造惑众妖妄......其亟与布及行吴郡太守安东将军陈瑀戮力一心,同时赴讨。
(注58)江表传曰:是时,陈瑀屯海西,(孙)策奉诏治严,当与布、瑀参同形势。行到钱塘,瑀阴图袭策。
(注59)江表传曰:策既平定江东,逐袁胤。袁术深怨策,乃阴遣间使赍印绶与丹杨宗帅陵阳祖郎等,使激动山越,大合众,图共攻策。
(注60)江表传曰:策觉之,遣吕范、徐逸攻瑀於海西,大破瑀,获其吏士妻子四千人。
(注61)江表传曰:策自率将士讨郎,生获之。
(注62)后汉书吕布传:又许破术兵,悉以军资与之。暹、奉大喜,遂共击勋等于下邳,大破之,生禽桥蕤,余众溃走,其所杀伤、堕水死者殆尽。
(注63)后汉书袁术传:操击破斩蕤,而勋退走。
(注64)英雄记曰:布后又与暹、奉二军向寿春,水陆并进,所过虏略。到锺离,大获而还。
(注65)三国志袁术传:荒侈滋甚,后宫数百皆服绮縠,馀粱肉。
(注66)后汉书袁术传:初,术在南阳,户口尚数十百万,而不修法度,以抄掠为资,奢恣无厌,百姓患之。
(注67)后汉书袁术传:时,舒仲应为术沛相,术以米十万斛与为军粮,仲应悉散以给饥民。
(注68)后汉书仲长统传:豪人之室,连栋数百,膏田满野,奴婢千群,徒附万计。船车贾贩,周于四方;废居积贮,满于都城。琦赂宝贷,巨室不能容;马牛羊豕,山谷不能受。妖童美妾,填乎绮室;倡讴伎乐,列乎深堂。
(注69)后汉书袁术传:于是资实空尽,不能自立。
(注70)后汉书袁术传:四年夏,乃烧宫室,奔其部曲陈简、雷薄于灊山。复为简等所拒,遂大困穷,士卒散走......术因欲北至青州从袁谭,曹操使刘备徼之,不得过,复走还寿春。六月,至江亭。坐篑床而叹曰:袁术乃至是乎!因愤慨结病,欧血死。
(注71)三国志袁术传:妻子依术故吏庐江太守刘勋,孙策破勋,复见收视。
(注72)江表传曰:(孙策)闻勋轻身诣海昏,便分遣从兄贲、辅率八千人於彭泽待勋,自与周瑜率二万人步袭皖城,即克之,得术百工及鼓吹部曲三万馀人,并术、勋妻子。
(注73)后汉书袁术传:袁术字公路,汝南汝阳人,司空逢之子也。少以侠气闻,数与诸公子飞鹰走狗,后颇折节。
(注74)典略曰:自此绍贡御希慢,私使主薄耿苞密白曰:赤德衰尽,袁为黄胤,宜顺天意。
(注75)后汉书皇甫嵩传:讹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注76)春秋谶:汉家九百二十岁后,以蒙孙亡,授以承相。代汉者,当涂高也。
(注77)后汉书公孙述传:帝患之,乃与述书曰:图谶言'公孙',即宣帝也。代汉者当涂高,君岂高之身邪?......天下神器,不可力争,宜留三思。署曰"公孙皇帝"。述不答。
(注78)水经注:颍水东侧有公路城,汝水别渎又东迳公路台北,皆袁术所筑也......淮阴城西二里有公路浦,昔袁术向九江,将东奔袁谭。路出斯浦,因以为名焉。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