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在妇产科,我看到了人性的丑陋!

2018-09-16 那角落 >>医学微刊

在医院里经常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每天发生着不同的故事~


作者丨白衣飘飘

来源丨医学界妇产科频道


从医数载,有些病,有些人,有些情景,始终历历在目,难以忘怀。的确,妇产科真的算上是一个正能量满满的科室。十月怀胎,一朝分娩的喜悦,仿佛个个生出的孩子都是自己的一样;术后十年,宫颈癌患者还是满头黑发,满脸喜悦跟你聊天,根本看不出肿瘤细胞“作祟”的痕迹,那种成就感也是他人所体会不到的。


但并非所有的疾病,所有的患者及其亲属都会按“套路”出牌。总归,人心隔肚皮,患难见真情,并非所有的亲情、爱情在疾病面前都能经得住考验。


下面和大家分享几个发生在自己工作中的偶遇,让您看看不为人所知的人性的弱点。


故事一

一个拥抱后,他消失在茫茫人海


小梅(化名)是从外地来省城工作的打工妹,与同一厂房的小王认识不到半年就怀孕了。怀孕近四个月的时候,小梅一直觉得肚子胀的厉害,去医院做B超检查发现在一侧附件区有一个直径8×9 cm大小的实性包块,且包块周围血流信号丰富,医生建议剖腹探查。在小王的陪同下,小梅住进了我们医院。


到手术前谈话签字时,小王被术前知情同意谈话的内容“震”住了,他拒绝签字,并很理直气壮地说:“我们还没领证,这些风险我担不起,我找她家人来吧”。最后饶了一大圈,还是小梅的姐姐签的字,做手术的钱也是小梅她家人凑的。


术中冰冻结果回报“卵巢恶性黏液性肿瘤”,做完手术后,小梅被送回了病房。那天晚上,小王给了小梅一个很深情的拥抱,时间还算长,大概有两分钟。


第二天早上,我们没有看见小王的身影,只记得护士早上去抽血时瞥到小梅床头柜上的一张纸条:“梅,我们认识也没多久,这孩子我也要不了,你这个病我不是很能接受,我要离开这个城市了,我很无奈,祝你好运……”


小梅那天的脸色很差,一直在拨那个可能永远打不通的电话……后来,小梅再也没有来医院做后续的治疗或复查。

故事二:

考试,真的比生命还重要?


玲玲(化名)是当地某初中学的学生,记得很清楚当时是因为腹胀1周,当地诊所打消炎针后症状不缓解来我们医院就诊,查体时摸着她肚子鼓鼓的,只是不清楚是哪里长了东西,后来我们对比了她近两天做的B超检查,发现B超报告的包块大小在短短两天内呈现进行性的长大,从最初的10×10 cm到后来的18×20 cm,甚至于最后一次复查B超根本看不清病灶的界限和大小。我们建议患者尽快手术,却果断遭到了患者母亲的拒绝。


“我家闺女还有四天就中考了,能不能熬过这关键的四天再手术,不然她这三年就白读了,你们再给她输点高级点的消炎针和止痛针应该可以让她再坚持几天吧,我们在诊所都打了几天药了……”


我们对玲玲母亲的话“噎住”了,甚至是有些许愤怒,不管再怎么告知不马上剖腹探查,患者母亲“为中考坚持到底”的态度没有发生丝毫动摇,后来我们做了玲玲父亲的思想工作,还是开明的父亲不顾“虎妈”反对在手术知情同意书上签了字。


术中打开腹腔,一个篮球般大小的瘤样组织被我们剥离下来,我们在送术中冰冻前把完整的标本拿给玲玲的双亲过目,当时看到标本后的父亲失声痛哭,差点嚎啕起来,站在一旁的“虎妈”却依旧面不改色的问了句:“手术都做完了,后天我女儿能出院去中考吗……”


送标本的小大夫已完全无语,不知道怎么接后面的话茬,只是默默地拿着标本去送了冰冻。还好术中病理回报是良性的,术后回报与术中一致。玲玲出院那天,她的“虎妈”还在为闺女没有去参加当时的中考而感到惋惜,甚至言辞中有些许抱怨。


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可是遇到这样的母亲,谁又能去可怜可怜这无辜的孩子,如果没有玲玲父亲对手术的坚持,真不知道这可怜的娃儿会不会“战死于考场”。 “虎妈”本身远远忽略了教育本身的内涵与价值,把孩子当成考试的工具,这着实让人心寒。


故事三:

这绝对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人渣”


20岁的孕妇小花(化名)已经是一个两岁孩子的母亲,那天因为提前破水了,孕37周的小花在配偶的陪同下来我院就诊,第一眼看其配偶西装革履,谈吐文雅,给人感觉还算是很有素养的。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小花顺利生下了孩子。


不过,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小花在整个孕期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后来才知道小花夫妇没有正式工作,其配偶是一“文艺小青年”,经济收入很不稳定)。


产后的小花身子虚的厉害,复查白蛋白水平一直在16-19 g/L左右回荡,我们要给小花输注人血蛋白,可是其账上已经欠费,开不出来白蛋白。我们让丈夫去交钱,却说囊中羞涩,拿不出钱。小花的父母也表示孩子都已经是别人的了,就没必要再管医药费了,而且他们日子过得也很拮据,根本拿不出输蛋白的钱。还好,天无绝人之路,同一病房的产妇胡女士看着小花可怜,就给她老公先借了8000块,让其先补齐拖欠的医药费和输注白蛋白。


本以为小花可以顺利渡过此劫,没想到此男拿走别人借他的救命钱后再也未出现,任凭电话怎么打也打不通,小花的父母也对女儿不闻不问。因为白蛋白属于特殊制品,没有患者家属的签字及申请单,以及充足的费用,医生是很难开出来的。所以对于小花的治疗也只能是维持在补充一些我们可以提供的基础营养液体方面。


渐渐地,小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到最后某个夜晚突然在病房去世(这是我们没有料到的),后来死因鉴定为低蛋白血症。小花去世没两天,其配偶出现,那个西装革履的“文艺小青年”完全换了一副嘴脸:“你们这群见死不救的,我要去告你们,赔我媳妇的命……”这,绝对是我见过最不要脸的渣男,直到今天,此人渣还在榨取亡妻最后的“剩余价值”,隔三差五来院哭诉。


人性,在疾病面前总显得那么的脆弱,一切的一切终被暴露的一丝不挂。希望以上三个故事是我工作生涯中经历的最糟糕的佚事。或许,真的只是希望吧……谨以此文献给那三位受苦受难的女性同胞。


- 完 -

>>>>推荐阅读

准备考试吗?给您推荐一款『医学考试』过关神器……


佑昇助考手机版题库·视频——卫生专业技术、规培结业考核、卫生岗位招聘、乡村全科执业助理、师承和确有专长、执业医师、护士、药师资格考试过关利器,让您随时随地轻松练习!

咨询电话:13503969069(微信)


"阅读原文"注册登录"佑昇助考"免费试用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