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女子某处被狗舔...去医院一检查,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尿了!

2018-06-14 那角落 >>健康健康

1
第一章 反击

我从未想过我会婚内出轨,然而这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我并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两年前嫁给刘泽凡时,我们许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可这个承诺,随着他的出轨变成了笑话。

那时我怀胎八月,一场意外令孩子胎死腹中。从鬼门关艰难爬起来的我,不仅没得到老公的半点关心,还发现他和他老板的秘书方璐搞在了一起。

当这对狗男女把婚外情从宾馆发展到家里的床上时,一直隐忍的我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我打算报复,把他们给我的伤痛和屈辱都还回去!

但是目前的我无力还击。最后,我把目光瞄到了他们俩的上司——苏嵘生头上!

如果我能钓上比刘泽凡更优秀的男人,不仅能扬眉吐气,运气好的还能吹吹枕边风,让苏嵘生辞退了他们!

在筹划了三个多月后,我总算等到了有机可趁的机会。

他们公司每年都会举办年会,且可以携带家属参加。在我的软磨硬泡下,刘泽凡不甘不愿的带我同去。

凌晨时分,苏嵘生步伐踉跄的回楼上的酒店房间休息,我紧步相随,在他随手关上门之际,悄然推开门潜入房中。

房间里没开灯,黑暗中一抹身影朝门边走了过来。

我以为他发现了我,可他突然冲着我说了句:“宝贝,来了?”

下一秒,我就被他揽入怀中。

我疼惨了。

我知道他把我认成了别的女人,根本不敢发声,只能把所有的情绪都往肚里吞……

天色泛亮时,他总算放过了我,而一夜疲乏加上心头结已解,我翻了个身背对着他便睡着了。

我后来是被从床头的飘窗里照进来的太阳光给刺醒的,我一睁眼,便在温暖的阳光里,对上了苏嵘生暗影流动的双眼。

我心里开始慌乱起来,放在被子里的手下意识的紧紧掐住大腿,故作镇定的说着准备得烂熟于心的台词:“苏总?我……我昨夜明明是跟着我老公回房的,怎么你会在这儿?”

1
第二章 无婚一身轻

苏嵘生却很镇定,他的唇瓣微抿着一抹似是而非的笑意,也不说话,就那样看着我。

我攥紧拳头,指甲嵌进手心里,刺刺的疼,却能让我保持着清醒。“该不会是苏总和我老公有什么肮脏的交易吧?”

他继续笑而不语,我伪装的愤怒渐渐变成了慌乱,但出鞘没有回头箭,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泼脏水:“想不到你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竟这么卑鄙!”

“即使真如你所说,那又怎样?男欢女爱向来正常,何况你昨晚也挺配合的。”他话锋突然一转:“不过,我苏嵘生不是你报复渣男的工具!”

“你……你都知道些什么?” 我的慌乱在他凌厉的注视下一览无遗。

“远比你所知道的要多,”他顿了顿:“他们俩,只能怪他们自己手太长。”

我没有明白苏嵘生话里的意思,显然他也没想和我解释。

苏嵘生开始穿衣服。“看在昨天晚上的份上,我帮你一个忙,你我两清。”

苏嵘生说完这些就走了,我计较了一下,去了酒店前台已苏嵘生的名义,拿到了刘泽凡和方璐房间的房卡。

打开门后,我用开着闪光灯的手机对着他们就是一顿猛拍。看到那两个人惊慌时还搂抱在一起的画面,我忍着泪说:“现在就去离婚,否则我立马把照片发到你们公司的内部网站里!”

一小时后,我和刘泽凡拿着还在发烫的离婚证一前一后的走出民政局,方璐满面春风的勾搭住刘泽凡的胳膊,一脸得意。

我目不斜视的走过去,刘泽凡说:“澜清,可以把照片删了吧?”

我直接把手机丢给他:“这手机是你买的,还你。”

“那个……”他难得露出一副愧疚的样子:“对不起,祝你幸福。”

我忍着痛,故作洒脱:“我不用你祝福,因为既脏又恶心,不过我倒是要祝你们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方璐听到我这样说恼羞成怒,伸手就要打我。

我抢先一步抓住她的胳膊反手打回去:“别和我撒泼,你还不够格。”

1
第三章 一切归零,重新开始

我找了一份工作,也搬出了那个家,自己在外面租房子。

有天下班前同事托我帮忙送个货,我爽快的答应了。

我照着快递上的地址送到隔壁街的高档小区,我按了门铃,过了一会儿门打开,我还没看清对方长什么样儿,就被那个人拉着往屋里拖。

他用嘴封住我唇,手在撕我的衬衫。我反抗不成,纠缠了好久他才似餍足的放开我。

在我抬头那一瞬间,我的愤怒迅速的蔫了下去。

我从未想过我和苏嵘生还会再见,还是以这么尴尬的方式。

他眉头微拧,脸上的怒气更甚了些,语带嘲讽:“是你?没想到你离婚后竟然堕落到做小~姐。”

我恼怒的瞪着他:“我不是!”

苏嵘生一脸不耐烦,“你自己脱,还是我帮你?”

还没等我说话,他一把捞起我丢在大床上。

我胃里一阵翻滚,用力挣扎着想起来。

“怎么?上次不是很主动?这次装矜持了?”

他话音刚落,我“哇”的一声,吐了他一身……

1
第四章 送货被误会

半小时后,再次洗了澡的苏嵘生一脸愠色的坐在我对面。

“苏总,我真不是故意的,恰好胃不舒服……”

他紧绷着一张脸不说话,我只好又硬着头皮说:“我吐你一身是我不对,但这也不能全怨我。”

我说着捡起盒子递给他:“我只是帮同事送个不知道收件人是你。”

要是知道是你的,那我宁可得罪同事也不会帮这个忙,当然这句话我不敢说出口。

苏嵘生好看的眉毛挑了挑:“你这是在怪我了?”

我意识到话题越跑越偏,站起来说:“今天的事儿谁也没讨到好,就当没发生过吧,我先走了。”

苏嵘生把玩着快递盒子,我走了几步后他突然叫住了我:“等等。”

我在原地站住。

他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这东西你拿着吧,出去之后闭紧你的嘴。”

我本能的拒绝:“我说了当今天的事没发生过,所以你大可放心,我不会乱说的。”

他举着盒子的手显得特不耐烦:“这里面是一枚独家定制的蓝钻戒指,价值百万,封你的口足够了”

“那么贵重的东西,我不敢收。”

他一脸厌恶之色:“那你拿去丢了吧。”

“为什么?我知道苏总有钱,可也不能这么浪费吧?”

“那你可以把它转手卖了……”

苏嵘生有些不耐烦了,把我往外门推,又把盒子强行塞进我手里。

见他要关门,我着急的说:“这戒指我真不能要,你……”

回应我的只有巨大的关门声。

我在门外站了会儿,决定暂时帮他保管这东西,等以后再还他。

回家的路上,我想起之前呕吐的事。

我似乎……很久没来月事了……

明明是月亮高悬的静谧夜晚,我却有种五雷轰顶的震撼之感。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情节更精彩!

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或【长按识别二维码】继续阅读

↓↓↓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