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那角落网

有些人蹉跎岁月无缘相守,有些人转身遇见便是白头。

2018-10-21 那角落 >>唯美古风文字

青竹板凳,老酒几杯,只等故人归

文 /网络 配乐 / 网易云

你眼中是江湖,我眼中是你


相逢太短 等不及茶凉 你若驻足 我陪你走完风霜

——公子宇

你 闻 讯 而 来 ,我 大 喜 过 望

文/by安秋

“哎,师兄师兄,这就是洛阳嘛,好热闹呀。”

“臭小子,别东张西望的乱跑,不让你来你非要来,一会我要去办事情你就待在这里,可不要走丢了。”

“哎呀,师兄你真啰嗦,你快去吧,我就在这里等你好了,绝不乱跑。”

“哎……新鲜出炉的烧饼”

“糖葫芦~又大又甜的糖葫芦”

“算卦嘞,上知天文下文下知地理不准不要钱”

“……”

“哇,好热闹呀,原来外面世界这么热闹啊,早知道早点叫师兄带我出来了。”

“我说大叔,你这茄子是金茄子呀?都快蔫掉了卖这么贵?”陈晓晓出门买饭,看到茄子不错顺嘴问了句。

“那你想怎么着啊?”

“便宜点怎么样,除了我也没人问了吧?”

“快走快走,穷丫头寒酸样,买不起就别买,我这茄子,新鲜着呢,去去去……”

“哎……算了算了,你这茄子都那样了吃了说不定闹肚子。本姑娘还不稀罕

哼……”

“老板给我来5个烧饼”

“好嘞,姑娘稍等”

陈晓晓买完烧饼便要回去。

“哎呦!”刚买的烧饼撒了一地。

“你没长眼啊,这么大人站路中间找死嘛?”陈晓晓直呼晦气,今天真是倒霉到家了,大早晨还没睡醒床板塌了,脑袋还撞到了墙壁上,当下一个死菜贩子都跟自己过不去,现在还有人敢挡她的路。

“我……”

“路杓”

“师兄,你回来了”

“路杓,这是怎么回事啊??”

“哈?路标??还有人叫这种名字?路标你站路边去呀。站路中间怎么回事呀。。你今天撞到我了,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跟你没完。”陈晓晓真是气的不轻。今天一天真的是太不顺心了,她本不是计较之人,只是今天火气无处排放,在不发出来她要疯了。

“喂,你年纪小小的怎么这么野蛮啊,分明是你自己走路不看路,闹市人这么多,你头都不抬火急火燎乱撞,你……”

“哎哟……大家快来看呀,我一个小姑娘没父没母,被人撞了也没人管啊,要是死了都没人知道,呜呜呜……”陈晓晓索性躺在地上耍起赖来了。。

“喂……你这样躺地上算怎么回事呀。讹人呀??”

“哟,你看这小伙子年纪小小的一副恶毒心肠……”

“就是呀,撞了人还污蔑人家小姑娘”

“这小姑娘真可怜……”

一时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周围的人议论纷纷,纷纷出来指责路杓。

“我……”

“路杓……”师兄打断了他,示意他不要再起争执。

“这位姑娘,你没事吧。你要是有哪里不舒服,就随我们去医馆看看吧。”路鸣伸出手

“我哪里都不……”抬起头,陈晓晓看到一张干净帅的脸,明明这两个人皆是一身白衣,偏偏一个一尘不染,一个桀骜不驯。

“我…我没事了…”陈晓晓脸有点烧,似乎,她原本破口而出的话却说不出来了,她没有伸出手,只是自顾自的爬起来,转身跑走了。

“走吧,路杓”眼底毫无波澜。

“晓晓,怎么回事呀。我才走开一会怎么弄得这么脏呀,有人欺负你了吗”

“阿姐,没事,我只是摔了一跤,菜没买到,烧饼也弄脏了。。”

“没事的晓晓,走,阿姐回去给你做好吃的。”

“嗯……”

[三年之后]

“陈晓晓你跟我站住,把师兄送我的话本还给我!”

“不还,路标有本事你追上我,追上我我就给你。”

七年前陈晓晓与路标,不对是路杓相遇后,本以为是相逢无缘,谁知道却是孽缘的开始,路杓师兄带着他下山办事,第一件师兄自己便办好了,第二件事是找师兄的救命恩人的两个女儿,给她们送家书,好巧不巧正是陈晓晓姐妹。从此之后两人见面就掐,相看两厌。

而每次在师兄面前,陈晓晓便会乖乖的低着头。

“陈晓晓,你把话本还我,我给你你的家书!”

陈晓晓回头,看着路杓举着一封信。

“你先把家书给我。”

“你先给我话本。”

“你先!”

“陈晓晓你欺人太甚。”

“明明是你……”

两人争吵不休。

“晓晓,怎么又吵起来了,多大的人了。”晓晓姐从远处走来,将陈晓晓手中的话本拿过去,递给路杓,路杓乖乖将信封给了晓晓姐。

“哼。”

“哼!”

两人冷哼一声各自离开。

路杓送完信便要在赶在城门落锁之前出城,两人目送路杓离开后,晓晓姐将陈晓晓带到房里,看着她默默不语。

“阿姐,怎么了?”

“晓晓,你今年多大了?”

“十六了啊,怎么?”

“晓晓,我十六那年都已经嫁给你姐夫了。”

“阿姐你不会是要给我说亲吧!”

“你也不小了。”

“阿姐,我有喜欢的人了。可是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

“乓啷!”门外一声坛子倒地的声音,陈晓晓开门查看,看到的是忘记拿话本的路杓。

“姐姐,我忘了拿话本子。”

“是路杓啊,进来吧。”转身又对陈晓晓说到:“既然你心里有人,我也就不参合了,但是你要今早与他说明。”

“是,阿姐。”路杓看着回答的陈晓晓,那个神色,他见过很多次,是陈晓晓每站在师兄面前的神色。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路杓再也没去过陈晓晓家,也没有去见陈晓晓。直到晓晓姐找人来请师兄,说是有要事相商。回来的师兄,带着安安静静跟在身后的陈晓晓。

陈晓晓是第一次来山门,除了师兄和路杓,她不认识别人,所以在师兄忙着门内琐事的时候,陈晓晓就跟着路杓。

路杓发现,即使他故意去招惹陈晓晓,她也不会再回应,更不会与他打闹。甚至有时候陈晓晓总是看着路杓,不知道在想什么。

陈晓晓安静了很多,却让路杓的心微微有些惶恐。

这不是他认识的那个陈晓晓,他眼里的陈晓晓是哪个无事生非,活泼热闹的陈晓晓。

“陈晓晓,你过来,我有事要问你。”

“正好,我也有事要告诉你,关系我的人生大事。”

路杓心里咯噔一声,她是要告诉他,她喜欢师兄了吗?

苦涩蔓延,心中微微有些苦楚,“让我先说,可好?”

“你说。”

“你是不是喜欢师兄?”

“谁告诉你的?”

“你别管谁告诉我的,你是不是要和师兄成亲了?”路杓有些难过,“明明是我先遇到你的,明明我和你相处的时间最长。”

陈晓晓神情莫名,“你要说什么?”

“陈晓晓!我喜欢你,我不允许你和师兄成亲!”路杓嘶吼着,死死的盯着陈晓晓。

“那个……容我说一句。”陈晓晓笑了笑,“谁告诉你我喜欢你师兄了?”

“嗯?什么?”

“我喜欢你师兄?要和你师兄成亲?我怎么不知道?”陈晓晓笑嘻嘻的反问。

“那你为什么跟师兄来山门。”

“找你啊。”

路杓有些茫然。

“你那么久不去找我,难不成我还不能来找你么?”

陈晓晓坐在地上,拉着路杓一起,“阿姐和师兄定了日子,半个月之后,我成亲。”

“和谁?”

“和你。”

“你不喜欢师兄?那为什么每次看见师兄都那般安稳。”

“长辈不是都喜欢文静的女孩吗?我若太猖狂,你师兄不让我嫁你怎么办?”

“那你第一次见到师兄,话没说完为什么就跑。”

“他长得好看。”

“就这样?”

“就这样啊。”

你说的有理我竟无言以对。

半月后,路杓师兄与晓晓姐姐姐夫为他们二人证婚。

原本安静了一段时间的陈晓晓又回到了从前的样子,吵吵闹闹的。与路杓更是一天吵到晚,甚是无理取闹。

岁月安好现世安稳,最好的你在身边,就是最好的。

往期精彩回顾

你是我眼里可见不可触的风,心中可观不可及的梦

红叶有霜终日醉,醉到深处是相思。

我倾尽所有换她一生自由,却不知她用三千年换我一条轮回路

美腻的古代饰品,你中意哪款?

若你已厌倦尘世喧哗,我便搭一座木屋容你安家。

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缘不问何灭尽来世再续

我愿此生,换你月下倾城,散发相邀

古诗中的“美人”


| 小编微信/hy801413

|小编QQ/990726408

|QQ群号 /486878222

| 新浪微博 / Healer-贺宇

我希望我是个太阳可以永远温暖到你的心

微信扫一扫
分享到朋友圈